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視界戰】科技絕對中立,威權絕對人性




明明就有顯色能力,但這項虛擬實境「科技」所呈現的虛擬實境卻大多只有黑與白。

我們的情緒和對事物的感受,會受我們隨時所見的顏色影響之大(而不僅止於我們當下關注的事物焦點),.....以遊戲來說,日本的遊戲業者早在任天堂時代(1990年以前)就已經發現:光是簡單合宜的操作顏色的對比就可以左右一款遊戲的成功與否。......這不是什麼稀奇的資訊,問題是:這樣做理智嗎?

思緒不夠敏銳的人可能沒注意到:如果單純得靠一個海報與演講時的服裝配色就可以決定一場選舉的結果,那請問芸芸眾生的個人意志是否還有獨立性可言?

請問「你」此時此刻的情緒是真的嗎?你觀看這段話時所用的手機或螢幕邊框會不會影響你的情緒?這個網頁的配色會不會影響你的感受?

如果個人意志可以被輕易扭曲,請問我們活著賺錢花錢終究是在滿足自己、或僅僅只是貢獻自己的勞力後再把薪水轉成資本家需要的營收而已?(上班跟下班只是服務不同的資本家而已。)人活著不是應該追尋自己的幸福嗎?如果連簡單的忠於自我、並滿足且娛樂這個自我都辦不到,幸福還有可能存在嗎?


並不是說黑與白就不會帶給人任何情緒的影響,但當所有東西都是黑與白時,就表示大家都一同(不管是自願或被強迫的)放棄了使用這種技巧去影響大眾的機會。

同樣都是在講述虛擬實境技術,但當【一級玩家】這類作品在追求極致五光十色的畫面時,這部電影使用了超級簡單的黑與白,在質感非常復古(上個世紀80年代)的建築中,演出了屬於自己的「反資本主義烏托邦」故事........

安德魯尼可就是這麼不一樣的導演。


有小孩蹲在角落翹課完虛擬實境電玩。看似尋常無奇的一幕,這又顯示了這個「科技」本該追尋的另一個理想境界,──科技只負責輔佐人類,本身並不下達道德的判斷。

這一口氣解決了很多問題:不管科技再強大,人類永遠把持了最後的按鈕,也占據了一個永遠存在的價值。

所以負責做出道德判斷的人類本身就有義務追求並提升自身的道德。

執法者(擁有權限者)能否忍住不去窺探別人的隱私,當窺探別人隱私時又是用什麼樣的心態在做判斷?.....就說這是烏托邦了!它必然經不起檢視、必然存在虛假的黑暗面,但......真的很誘人。


(避免過度深入電影劇情,所以評論所達到的內容只有電影的頭幾分鐘。光是這樣就已經很精彩了!.......安德魯尼可或許應該考慮從政、或是從事社會工作才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