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29日 星期六

【天能 Tenet】你的開始是我的結束

「毀滅」有種魔力。
正義是否可以毀滅邪惡?如果可以,那是否表示毀滅這種行為本身是中性的?如果要在絕望中奔向終點,是否寧可在最美好的時刻結束一切?
發明並使用逆熵科技、向可恨的熱力學第二定律比起中指的未來,其實是在毀滅邪惡?是讓美好的一刻成為一切的終點?

電影其實不難懂。
因為就是時光旅行的把戲。
只是這個時光旅行不是線性跳躍或不可逆不可介入的影像,並非打開一扇門、另一頭就是自己要前往的時間。
可能為了保密,所以電影沒有讓外人多看過幾次,導致從剪接上非常混亂難懂。但那僅限於當下發生的事情。
拍攝過戰爭片後,諾蘭顯然決定不再堅持動作場面的細節是否好懂,就直接放手讓一切混亂狂奔,只要揭開底牌時,觀眾會驚奇就好。

到了最後一刻,觀眾會驚呼:原來這不是科幻片,這是探討每個生命的存在與孤寂,這是講人與人之間在生命的節奏跟進展上有多麼的不同調,即使人生同時開始,但感觸卻可能完全顛倒,無知的人反而無所不能,(已經經歷過的人不能作太多事情,)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人豁達,旅程正要開始的人卻對旅程毫無期盼。
奇妙,惆悵,但不煽情。

比較奇妙的兩個點:
人類終極的未來如果如此悲劇,你要如何堅持下去?這算是種希望嗎?(所以我變得不喜歡諾蘭,他對人性的論證讓我很不以為然。)
這片是否是【星際效應】的遙遠前傳?(決定毀滅人類的人們根本沒有認真嘗試拯救人類。)

2020年8月28日 星期五

【醉後末日 the world's end】虛假的賽博龐克議題


某種帶有心理學色彩的哲學是這樣定義「我是誰」:

人並不屬於肉體。肉體跟這個世界、跟發生在肉體上的各種事情一樣, 都是人可以感受的目標之一。就好像人會感受青春期、月經、躁動、憂鬱......人會「感受」到這些來自肉體的東西。所謂的「我」其實是去產生「經歷」這一行為的核心。


這種認知帶給賽博龐克文化無窮的想像,例如把人的意識複製轉成數位化後,這個人是否還是人?是否還活著?



討論跟這類假想帶給賽博龐克無窮無盡的活力、形成一種堅實龐大的文化族群。


但這部電影很明確地把這個議題給徹底敲碎。

人不是不願意變成活在數位載體上的虛擬概念,人是明確的感受不到自己跟數位載體之間的連結。

看著外星人製造的複製體,(不知道該不該稱它為機器人,)主角明確知道:這不是我!


其實這種帶有心理學色彩的哲學是種形而上學。它的本意恐怕不是將人定義為一種抽象概念,而是指肉體並不只是感受世界的媒介,很多時候它也是被感受的目標之一,我們的精神並非獨立在肉體之外,在「我」跟外界之間,還有著「肉體」,感受肉體的經驗也形塑了「我」的發展。


但除了使用這種賽博龐克概念以外,電影也質疑了另一種奇妙的觀點,就是「我們是他人評價的集合體」。

所以如何讓自己能夠引人好評,不管是智能體能、工作專業、社交能力、異性魅力......人變成了一種「由各種評價集合而成」的抽象概念。

想像一下,一個只活在一批人口中、但現實中沒有實體的A,是否能在這批人以外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概念?

再想像一下,一個早已經死去的人,他的事蹟與思想,是如何影響、甚至操縱著活著的人。「想像一下如果你是某某某,你會怎麼做?」大概就是類似的概念。




但說了這麼多,這些議題跟假想,沒有一個可以解釋何為人。

它們都只是藉由這個議題在藉機解釋或探討跟何為人幾乎沒有關聯的議題而已。

像積極尋求歷史定位的政客。

像找不到生活重心、但又恐懼死亡逼近的芸芸眾生。

2020年8月20日 星期四

【棕櫚泉不思議 Palm Springs】父權困境的無限循環



無限循環的一天又一天,但這一天又一天象徵的其實是人類在父權社會下一個世代又一個世代的苦悶絕望循環。  

今天今世,也許大家會決定歡樂度過,也許大家會決定寧靜沈思談心,也許大家會投入瘋狂愚行,也許大家會決定開始撕殺......對,也有這種選項。 

但這一切的花花綠綠多采多姿無責任無風險只是種假象,它真正的意涵在於「每一天、每一個世代,生命的意義都被剝奪、也失去了對未來的展望」。

 雖然在電影情境中,循環是因,但在符號上,這種循環是種覺醒、是種結果,掉入循環是因為人覺醒了!人從真實的假象中覺醒、理解自己的生命如無意且無望。 

而這一開始出現在男人身上。 

對,男人身上。 女人後來也加入了這種循環中。

而女人加入後才發現自己的生活是如何的混亂不負責任,她會自怨自艾的做一些虛假的女權主義式檢討和反省,然後發現這些檢討和反省並不能帶給自己一絲改變、或是讓混亂減少,自己依舊要不停面對自己的不負責任所帶來的後果(主要是愧疚、不安、自我輕視、和.....不重要,反正就是那麼回事。) 

然後有一天忽然大聲咆哮、把錯都推給更早就覺醒的男人。


為什麼說女主角做的檢討和反省是種女權主義?  

這些檢討跟反省的特徵有兩個:1.她完全忽略了男方的感受,就片面的認定男方毫無愧疚感、毫無被拯救的價值。2.她的行為基本上是聯合其他女性躲在男性背後對男性進行人格處決。 

最後,她自以為無私的反省檢討其實傷害了男人、也忽略了女人。(女人的部分就不爆雷了。)



 

所以電影等於很直接地打臉女權主義,不管是女權主義的主張、或是自以為獲得了女權主義啟發的女權主義者陶醉自得的神態,還有女權主義對男性樣貌的各種定義,例如男性反對女性的性自主(為了霸佔跟掌控女性的身體)、還有恐懼同性戀跟非典型二元性別....... 


不意外啦!這年頭的電影多多少少都在以女權主義自身所建立的哲學思維議題為基礎,然後去反省、嘲笑、甚至反對女權主義。

2020年8月17日 星期一

【超級銀河戰士 Super Metroid】真正的經典(還有任天堂第一代)

故事很簡單的遊戲,但就好像初代暗黑破壞神一樣:除了探索地城以外,故事背景其實是假的。

但暗黑破壞神給玩家無限刷裝的樂趣,地城背景結構難度並不高,卻有無亂數線組合的機制,而超級銀河戰士的地城探索卻是固定的!所以雖然它的關卡大到幾乎沒人有辦法「背」下內容,但徹底探索過後再次探索的樂趣就少。

所以商業IP價值上,本作其實只是一般般,流行文化的影響力也甚微,但它的電玩要素或設計理念卻遠比暗黑更經典。

其實暗黑是個「借鏡別人要素」多過原創自己要素的遊戲,主要是因為製作面跟技術面很好,否則它只能說是「證明了這些題材與要素的商業價值」的跟風作,畢竟本身所使用的各種元素都已經在其他遊戲中出現過。

 但超級銀河戰士可以說是一整個類型遊戲的初創者。

關卡地圖的設計,各種介面回饋,還有破關的邏輯技巧.......

不只是初創,而是完成度很高,後來的遊戲幾乎除了在畫質跟硬體操縱上求突破以外,幾乎沒什麼顛覆跟創新的地方。

但3D遊戲也很快就走到末流,也許回頭重新創造2D遊戲也是個選擇。


各種版本的結局。


古老任天堂上的第一代。(我有玩過。)


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天劫倒數 Greenland】活要像個人,死也要像個人


這片算是把同類型題材建立的一些公式和觀點都打破然後重新建立屬於自己的東西。

該是時候讓人重新建立自己的生活並擁抱自己的信仰,不要再拿環保、各種平權主張、外交反恐、陰謀論、科技與貿易競賽……等左派議題去消磨和綁架人的心智。

人存在並不是為了這些議題或概念,人存在應該是為了讓「人」這個東西去獲得平靜和滿足,不再恐懼、孤單、和疑惑。

為了呈現這個主張,導演刻意用一段很溫情、很平靜祥和的蒙太奇影像,來營造本片結局是「開放式自行想像」的假象,下一刻又用很絕望的毀滅場景讓人質疑「費盡千辛萬苦活下來又有何用」……(爆雷了!)

信仰的價值經得起考驗,反而是各種無神論進步主義不堪一擊。

有人即使不能被選中進入避難所,但依舊效忠於自己的責任安守崗位,但也有人在看到災難逼近後,依舊把享樂擺在第一位。

環保從此不值錢。

兩性平等讓主角夫妻的婚姻陷入危機(講得很隱晦)、還讓兩人錯失修復關係的機會。

順從多元思想而背離母親的年輕黑人同志(講得很隱晦)後悔的要死,而他的母親是個「政府認為很重要的高階人才:醫生」。

在車上企圖搶奪主角通行證的則是個白人同性戀!

擁槍黑人青年有顆仁慈的心。

一黑一白夫妻之間的感情並沒有比較令人動容。

政府(肯定是共和黨的)不會優先保護資本家有錢人跟政客,凡是有機會救到人的機會都不能放棄!

很多令旁人看了為之髮止的邪惡往往是出於純粹的善意,這就好像告訴人們:活著的意義不在於追求進步良善的思想!那是虛假無用的!

左派一定會恨死這部電影。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Youtube】唐老鴨版的印第安那瓊斯(MD)QuackShot starring Donald Duck / 唐老鴨尋寶記

這遊戲是我小時候很喜歡的一款遊戲。

但主要是因為任天堂的畫質不好,所以這款遊戲的畫質令我非常著迷。但以遊戲性來說,這款遊戲頂多是中規中矩的程度。

但它的整體結構很特殊,把地城冒險的解謎從單一關卡拓展為跳關模式。這是今天絕大多數同類型主題的遊戲缺乏的。(其實有人試著挑戰同樣的設計但沒有成功,甚至非常失敗。)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hJphUAxx68s"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