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仙/死亡占卜



可能是華納兄弟的【厲陰宅】的成功和好口碑作怪,環球也跟著拍了一步手法、題材、元素結構都有那麼一點點像的電影。

就是這部。

然後還找來麥可貝監製。



但基本上,「麥可貝出品,不用看就先婊爆再說。」

果然,就像文章開頭講的,這片就是拍到爛的鬼屋題材電影,本質完全沒有更動或創新,只是加入新的噱頭轉移「它是鬼屋電影」這件事。

可惜這位編劇出身的導演第一次執導演筒,必須要說展現出了相當的天份,但這樣爛情的劇本......對!它爛情的程度跟【厲陰宅】有得拼!.......角色群不管是結構、數量、或個性,又都單薄膚淺到不行!......可換句話說,它也省去了俗套!誰說青少年恐怖片總要有書呆子、乖乖牌、運動健將、新加入的帥哥、蕩貨.......法律有規定嗎?

但這實在不足已構成優點,只顯得這片劇本真的沒有在人物上花太多功夫。

反正這劇本參考經典失敗、又完全看不到創新的誠意,跟那些低成本、名氣低、質感也差的電影實在相去無幾,導演的天份有啥用?這些年輕演員的潛力有啥用?還不是被片商拿去洗票房!



可畢竟有創新的企圖,希望這不會是唯一一部,更希望下一部會更好。
魔法黑森林



劇情深入有餘,但舞台劇原創的音樂搬到大螢幕上卻無法動人。

但它不像一般童話改編的電影,總要東加一點劇情、西加一點人物,搞到最後讓人無法相信「這是我們看著長大的童話嗎?」

每個採用的童話都被精簡扼要的用最接近原著的方式呈現出來,為了讓彼此可以巧妙的融合在一起,當然免不了有些改編或加油添醋,但比起【傑克:巨人戰記】或【女巫獵人】,【魔法黑森林】根本就是照著翻拍而已。



照著翻拍.......我想每個人對照著翻拍的定義都不一樣。可能是因為童話在文字和描述上想要保留想像空間,但是原作者一次又一次的改編細節,金高跟鞋變成了玻璃鞋,還有南瓜馬車、老鼠僕人、和十二點的魔法限制,傑克也只爬上樹一次、女巨人從太太變成了被虐待的女僕.......

隨著這樣的修改,讀者對劇中角色的情緒、反應、決擇的想像空間反而被一步又一步的扼殺了。

鮮少有人好奇灰姑娘對參加晚宴真正的反應和感想,也鮮少有人質疑傑克就這樣把屬於巨人的東西偷走的正當性。

所有人都任隨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左右自己的命運、臨場反應決定自己臉上的表情與展現出來的性格........到了這個地步,童話真正的價值只剩下告訴/說服人們:不用自己思索作決定,不用自己去努力對抗什麼,就坦然「相信自己的赤誠」,並接受「走進森林中」後降臨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理解這點後發現這與自己的性格不合、決定自己不該被「森林中的遭遇」左右自己的人生、性格、與價值的角色,自然就被森林毫不留情的抹煞了──不需要森林的人,在這個故事中能有什麼地位呢?

所以如果真要說它顛覆了什麼,其實它顛覆的不是童話中的角色,而是戳破了我們這個熱愛童話的世界始終是如此不長進的事實。



挺有趣的故事,可惜硬要仿照原著一樣作成音樂劇,能夠簡單講出來的台詞橋段都因為電影拍攝額外加入的許多運鏡換景而變得又臭又長........

但慶幸它又臭又長,不然如果用近代拍攝電影的手法,將四段(小紅帽、灰姑娘、傑克與彎豆、)、五段、不!是六段角色故事之間發生的事情,用正常速度拍攝剪接並交錯在一起,觀眾大概會看得眼花撩亂。

這是缺點,但也是優點吧!
金牌特務

用最精簡的方式來評論這部電影:馬修范恩的山寨作品。

對!這是.......一部「導演是馬修范恩自己」的「馬修范恩山寨作品」。

乍看之下是部嘲諷「這年頭的間諜電影都太嚴肅」的間諜電影,但其實作為一部間諜電影,它骨子裡講白了終究是「限制級戰警」的那套。

「保衛世界和平」?「作為紳士,一生中名字只有三次會上報。」少來了!這些都不過是種「無名英雄」的「自溺」情節罷了!

而且兩部電影都有山謬傑克遜!──再加上他最愛用的老班底馬克史壯,和長的很像飾演「從天上掉下來的星星」(Claire Danes)的公主...這選角也太隨便、太「省工」了吧!



扣掉它是部間諜電影的事實以外,這片的精神核心其實跟「星塵傳奇」一模一樣,──「男孩如何變成男人!」(所以馬修范恩會推掉「X戰警:明日未來」的原因很清楚了,對他來說劇情缺乏這些讓他著迷要素的「X戰警」恐怕無聊到了極點。)

所以這部「馬修范恩斯出品」的電影故事核心換湯不換藥!

還有哪些東西換湯不換藥?

片尾曲風格換湯不換藥!

還有動作場景特點換湯不換藥!

連劇情的高潮爆點都是類似的情境!不同的是上次屌爆俠從天而降解救超殺女,這次是駭客遠端遙控爆爆樂,上次有貓王加持配樂,這次只是單純的...1812?.........



早上看了馬達加斯加企鵝,晚上看了金牌特務,兩片的共通點是都使用了最新的「Matt Painting」動畫軟體,所以暴頭的動畫質感很「馬達加斯加」...注意到的人請不要懷疑,因為用的是同一套動畫軟體!

會這樣幹不意外,畢竟【特攻聯盟一】只花了一千多萬就把毛片拍完了,──馬修范恩是個摳錢的傢伙!

連製作格局都換湯不換藥!.......
每一年都會有一部票房讓人看了覺得很可惜的電影。

2013是獨行俠,2012我暫時想不起來,2011我認為是雲端之戰,2014年就是【蜘蛛人驚奇再起2:電光之戰】。



它讓英雄不只是英雄,是一種象徵。這個象徵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同。

麥克斯狄倫崇拜英雄,因為他不懂英雄的價值,不懂當英雄的代價,對他來說英雄是力量與焦點的使然。

講更白一點,他只是「沒長大」。

「沒長大」並不足以形容他在這部電影中經歷的轉變,一個人要如何從渺小無助變成自大狂妄?.......有些人是不知不覺間變成這樣,但有些人卻是反過來,當下立刻感受到自己的變化、自己的成長、自己新獲得的力量。

人總是喜歡否定自己兒時的興趣來作為自己成長的象徵。(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是因為逃避自己的弱小或不成熟才沉溺在其中、期望從中獲得生活的動力.......?)

當他明確感受到自己真正的力量後,轉頭「否定」蜘蛛人應該只是早晚的事,──可惜他否定的方式最後變成以恨為基礎。不然這個本來也只是熱衷於小偷小搶的反派,實在不應該落得如此下場。



對主角來說呢?

他究竟怎麼看待自己被父母遺留在嬸嬸(媽媽的姊姊)家?...那其實也是一種恨,但推論這種恨,會發現「他或許期望自己跟父母一起死在飛機上」。

這導致他的人生是以「追尋怎麼終結生命」為基礎。(挺奇妙的...這樣的小孩子沒得憂鬱症...不過原著的彼德帕克確實是個有點愛把負面情緒往肚子裡吞的人。)

雖然滿腦子天才,但他似乎從未好好發揮,興趣不定(又是滑板、又是攝影、又是機械、又是化學.....甚至還有一點文學......)

所以當英雄並不是什麼「責任」!(注意到這個新版的蜘蛛人刻意將這句話的重要性大幅降低了嗎?)那只是種天性使然!是他人生中最後一絲「追尋怎麼開拓人生」本性的迴響。

我們都會忘記自己想要給自己開拓什麼樣的人生,(有些人管那叫夢想,)或是我們會放下自己的藍圖、選擇替代品,不管是因為難度太高,或是在執行的過程中出了錯、受了傷、不小心扭斷女朋友的脖子.......

但是「英雄」最後總是會回來找我們,要我們繼續穿上製服扮演它...然後越演越好?...這太理想化了!?管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