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生活不等於便利超商,便利超商最後真正便利到的始終只有觀光客,還有幾個在裡面工作的當地員工。(蘭嶼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如果是便利商店,那早就有便利商店了!但顯然不是!)

被「便利」這種東西吸引誘惑很容易,忘記自己為了登上現代化的潮流而犧牲了多少東西、還有無視犧牲後一去不返的哀傷......更容易。(還不提自己從沒有選擇的機會!)



我不是要阻止蘭嶼人追求現代化。

但如果現代化的代表是便利商店......那我要說蘭嶼人根本還停留在把女兒拿去賣了換酒喝、換錢蓋房子的時代。



身為一個在現代化社會出身的我來說,我很清楚自己是活在「沒有文化」的社會。

所有的「文化」都是一層皮,對我來說只是考試的題目、社交場合的偽裝、寫文章時武裝自己的彈藥......感受文化、創造文化並不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否則,我會選擇更艱難的生活之道,而不是把生計擺第一為前提當個部落客。)

我終究只是一個小註腳,恐懼自己會被社會轉動時激起的浪潮捲走淹沒,從不曾是社會轉動的一部分,社會轉動也不會因為少了我而有不同。

這種社會,我很難承認它有文化,因為它只是一個不停轉動的機器。這種轉動方式,我不承認它是文化,因為它寧可碾碎無形的東西來換取很快就腐朽的物質。(講的太詩意了,但我不想多解釋。)

所以......我也希望蘭嶼人別那麼快擁抱便利商店。
對我的人生(和我的性格)影響力最大的十五部電影:

15.鐵達尼號(別懷疑!這個世界認為濫片值得三個小時片長和十二億美金票房。)

14.禁入墳場 (史蒂芬金~~還要多解釋?)

13.聖戰奇兵(電影終究不是真的,它可以研究的東西、可以帶給我們的樂趣,不只是故事而已,特效技巧?歷史典故?...總之,從這片開始我變成技術控,一開始狂專研特效,接著是劇本,後來是全面性的...)

12.蝶變 (徐克~~還要多解釋?)

11.英烈的歲月(我不相信「從軍的榮譽」這種東西。)

10.重裝任務 (不管是什麼樣的年代,都還是有「突破」跟「創新」的機會,就像這片一樣。)

8.哈拉瑪利 (我覺得這是個對男人很嚴苛的時代。有部電影來體恤男人的窘境,是件很不錯的事情。但觀眾們繼續吹捧那些空有臉蛋的年輕演員,這種喜劇遲早會斷層。)

7.星際大戰(Chapter1~6) (因為我是男人,所以不需要明說那理由。我覺得前傳並不比正傳差。)

5.摩登年代 (別懷疑!這個世界會把瘋狂當進步!還要你乖乖的坐上椅子當犧牲品。)

4.駭客任務二 (「我們不就是因為骨子裡都是反抗者,所以才會坐在這邊嗎?」...別否認、別遺忘自己的本性)

3.空中監獄 (「也許上帝根本不存在...」「娃娃臉,我現在就去證明給你看,上帝存在!」別等著信仰來拯救你,有的時候,你要拯救自己的信仰。)

2.鬥陣俱樂部 (「你的車、你的房子、你的工作......這些都不能定義你!」......W.T.F.我自己定義自己!)

1.征服情海 (獲得成功和「懷抱著熱情去堅持理想、用理想指引自己做對的事」並不牴觸,那些告訴你兩者不能兼得的人,可以去吃屎。)
【更新】同台挺胡志強? 吳念真:「Shit!」

不知道怎麼說...但是我覺得吳念真的行為很沒品。

我也經常堅持自己的「某些原則」,但我覺得原則不是給別人難堪的合理藉口,更不是支持自己背地裡耍弄任何手段的動機。

(當自己走到那個地步的時候,我會停止堅持某些原則。)



血當然是紅色的。

但那些不願意資助窮人、幫助窮人的有錢人,難道血不是紅色的?

莫非血是紅色的,就表示大家的理念都會一樣?就表示大家對法律、對真善美的標準都一樣?

碰到理念不一樣、認知不一樣的人,丟出一句「血是紅色」然後走人?當流下來的人是白癡?碰到同樣情況不發脾氣的人是白癡嗎?



他根本只是把這些很感性的「說詞」拿來當成自己很有水準、很有格調的「證據」,藉以當作支持自己任性自大的理由,他執導的作品也一直給我這樣的疑慮。

討厭吳念真的等級又升一等......
長大後(真的有點年紀後)來看,我發現我對【教父1/2】的厭惡總合起來,還遠不如我對【教父三】的喜愛。(嗯...一片打二片。)

就技巧來說它有點老套了,顯示柯波拉也有點落入「換湯不換藥」的窘境。

但內容來說,.......我很喜歡第一集麥可柯里昂跟老人提出「讓我跟你女兒交往」要求的片段。寥寥數語間,用詞懇切、態度柔軟,而且還為談話的雙方都保留了做主的空間和彈性......除此以外,這系列電影不過就是在追求一種「用黑道來重現帝王權威的假象」罷了。(我超討厭這種電影。就好像大陸那邊老愛拍一堆帝王大傳電視劇,明明空洞虛偽的要命,但台灣人就是愛的要死。)


故事繞一大圈,那些商場外交的狡猾奇詭,或家族成員間的情愛糾葛,........都是廢話,反正最後一定是用暴力手段獲勝,再一個段落之間,用奇怪的影像順序把主角下令暗殺的對像死況一次排開......

明明那些段落單一來看都很無趣,但卻被柯波拉用這種手法重組.......這就跟看「麥可貝」的電影只是想看飛車、爆破、比基尼,為何會有飛車、為何會有爆破、為何那些人會在車子上、為何那些人要按下爆破的按鈕?....Who care???



我很想質疑:人們看「教父」,究竟是在看電影?體會歷史的片段?(理解今日安和樂利的美國社會部份靠的也是黑道社會的自律自清甚至自重所建立起來的。)

或者根本上人們喜歡【教父】,就是因為欣賞那種存在資本主義社會現世中「攻城掠地、擴建版圖」的恣意?──我覺得柯波拉在第一第二集中有點刻意縱容後者、滿足後者,而忘了自古以來,再怎麼被神化般的帝王說穿了也是凡人。

他本人確實也親口證實過他想要在這部電影中加入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只是我不懂到底批判到什麼地方去了?商人只重生意?

第三集能用一種全然凡人的角度來拍麥可柯利昂尋求救贖的故事......我想真正獲得救贖的,並不只是故事中的麥可,也包含了柯波拉自己。(柯波拉再也沒拍過類似「教父」的題材,不單單是因為他本來就討厭「黑手黨」,我想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





【才發現...Blogger根本不要求加上文章標題,所以這篇文......還有以後的文可能都不加標題了。】

【地球戰場】對「反恐」進行反思和批判的開山之作

911之後,反思「為何會有恐怖份子?」、「恐怖份子為何都要攻擊美國、傷害美國人?」.....慢慢從偏激的陰謀論變成一種小眾市場的顯學,大眾即使不能熱衷這個議題,但多多少少也要懂一些這個議題的內容,(即使不懂議題中提到的資訊,也要保留疑惑的態度。)

但這種類型的電影一開始是用「同情」的角度在拍攝。同情恐怖份子不小心成了「美國消滅獨裁者」過程中的受害者......但這等於變相的譴責他們「不知道感激」。(另一方面來說,這種電影並不是第一時間就可以讓主流接受,因為911後「愛國」思維和氛圍相較之下又強烈濃厚,連台灣這裡都可以感受到「不可以批評美國的軍事方針,因為那是正義.......」之類的狗屁。)

(其實這要怪罪到史匹柏的夢工場剛成立時拍的【戰略殺手】,這部電影對反派的描寫就是基於這種手法和思維。)



第一部用A級製作、大眾觀點拍攝、又真正明白講出恐怖份子和美國之間因緣際會、而且講的通俗好懂的電影,是彼德柏格(浴血叢林、全民超人、超級戰艦)的【反恐戰場】,開頭的動畫已經到了可以當成歷史教材的等級。(注意看那前面落落長的條件!)

不過一旦明白把「為何會有恐怖份子?」、「恐怖份子為何都要攻擊美國、傷害美國人?」講出來之後,這些電影的形式又變得很無趣。



這跟【地球戰場】有什麼關係?

這部電影名列史上A級製作的百大爛片之一,而且排名很前面。劇中的英雄角色非常「弱」,不管是實力、智慧、或是「主角威能/開外掛」,各方面都弱到不行,這不該是壞事,但另一方面來說,反派一樣也弱到不行。

沒人會把業餘籃球隊比賽當成禮拜五晚上的娛樂活動首選,要看當然是NBA冠軍淘汰賽、配上大杯爆米花和飲料,如果把台北市高中生籃球隊聯賽第一場友誼賽拉到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行,觀眾的觀感大概就跟看了【地球戰場】一樣........

全世界都毫無心理準備自己會花錢進戲院看到這樣的電影。

外星人並不邪惡!他們或許缺乏同情心,但我們這個時代真的有同情心的人又有多少?他們或許沒啥修養跟品德可言,但我們這個時代不也如此?錢能掏出來,大家都會當你是「貴賓」。

說白了這些外星人下流粗鄙,就像一般的人類,甚至可能如你我,許多人千里迢迢跑到地球來,為的是響應政府號召、開發邊境資源以服務社會,結果有一天,邊境的落後野蠻人送了核彈回到自己老家.......砰!.......老家沒了,老爸老媽全變銀河土豆泥。

這不就是恐怖活動嗎?那些外星人不就是今日(當時)美國人的翻版嗎?

不覺得一部1982年就寫好原著的故事能有這樣的劇情結構很有趣嗎?

(【ID4星際終結者】把外星人定義為「毫無人性基礎的蝗蟲」,跟下流的殖民者是有差異的。兩部電影拍成的年代差異並沒有那麼大,但觀點手法卻是天差地遠。)



而且在反思「為何會有恐怖份子?」、「恐怖份子為何都要攻擊美國、傷害美國人?」這類議題的過程中,很多人矯情的姿態都會跑出來。

「擴張不好!」「迫害其他人不好!」「藉由侵略其他人來滿足自己的慾望不好!」.....BahlaBahla....廢話一堆!

【美國隊長】中有句很有趣、也很有道理的台詞,「德國其實是第一個被納粹入侵的國家。」

同理!人們應該真正看清楚邪惡的真面貌。這些迫使恐怖份子攻擊美國的動力,背後說白了不就是「貪婪」?

這些貪婪產生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迫害誰,而是貪婪為了滿足自己,過程中會不停的迫害其它人。用同情受害者來當成對貪婪的議論似乎不成立。(【獨行俠】中,壞人為了讓陰謀得逞,第一個選擇攻擊的其實就是白人自己。)

恐怖份子有很多機會與方法來跟美國對抗,但他們選擇最殘暴恐怖的手段,並不是因為「這是美國應得的」,恐怕多多少少也反映了他們的人性等級。但他們選擇了自己人性中低劣的一面,而不是為自己、為還活著的同胞和子子孫孫謀求未來.......要怪誰呢?

不去多議論被外星人殖民的地球人有多可憐,(因為電影已經用一種幾乎是反文明的指標來重建失去進步文明後的人類,──那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如果可以不用擔心被外星人的武力威脅與奴隸。)專注在提醒大家縱容自己的貪慾,是件多醜陋的事,這樣的電影豈不是妙不可言?



【地球戰場】當然沒有好看到值得推薦。各方面來說,早很多年的【ID4星際終結者】還是比較強。去年的【獨行俠】也不差。但欣賞它用來與內容做搭配的故事形式是一種不同的樂趣,打發一下時間,甚至藉機轉換一下思考觀點也不賴。

【魔鬼終結者三】我認為這系列最好的就這集

約翰康納到底為何而跑?他為何不能接受「未來被改變」的「事實」?

答案很明顯,如果他接受了「未來被改變」的事實,就表示他要接受自己的人生將不會有機會見到生父(即使邏輯上來說他是自己的晚輩、見面了也不可能有任何父子情感上的交流),也不會有機會見到跟自己建立起情誼的養父(機器人)。(不接受A並不代表B一定會發生,但至少心理上會好過點。)

但也有可能他只是無法忍受過著平凡的生活,有著平凡的社交圈,但深夜的噩夢總是會提醒他「你該開始逃亡了!」......(如果要吃沙拉,就好好調個沙拉醬,不要硬拿噩夢流出來的番茄醬灑上去。)



這又跑出一個很有趣的議題(反過來從電影創作的角度去看):要如何去「獵殺」一個一直在跑的東西?

很多人不能理解(自然也沒有機會接受)這點:第三集主題跟視野已經不再是過往的「從獵殺者手中逃生」,而是「約翰康納怎樣真的變成一個大人,一個領導者,一個英雄,一個救世主。」

從獵物的觀點去觀察獵人們如何獵殺一個一直在跑的東西,而且逃跑的技巧遠超過獵人的獵殺技巧.......會變成搞笑片。所以T-X先是跑遍全城市對著警察和小鬼賣弄色相,在動物醫院內舔一下地上的番茄醬就高潮(異食症?),然後翻車,然後被RPG火箭筒炸飛,接著又被拖去撞卡車,然後又摔到電梯天井中,最後被T-850體內那根又硬又熱的棒子給「口爆」.......(真的變搞笑片了。)



有些人可能注意到了第三集刻意把T-X的邪惡色彩給淡化。她不單單沒戴墨鏡、全程總是掛著笑容(她已經可以說是「有豐富情感」的機器人了),甚至一路上可以說是洋相百出.......

(我也是翻了漫畫後才知道)因為T-X是天網做為孤注一擲而生的產物。它不旦是在天網已經明確感受到「自己除了滅亡,沒有第二種可能」的情況下誕生,而且還是只有這一支,不會有第二支的終極限定版。送它進時光機的天網就跟把超人的父母把超人擺進太空船中送往地球...是差不多的感覺吧!

甚至可以說「她就是天網的『Kyle Reese』」!──送她回到過去,獵殺反抗軍真的是其次!邏輯上來說,天網如果把資源用在打造更強大的武器上,而不是去想辦法讓T-8xx系列有學習和體悟人類情感的能力、或是讓T-X有這種豐富的情緒反應,反抗軍全體死一百次可能都不夠!天網創造這樣的機器人,就好像人類會生兒育女、然後(如果是理性的人)期望兒女會比自己更優秀、擁有更多未來選擇的機會。

(相較之下,把自己父親送回過去,就為了當種馬跟媽媽一夜情的約翰康納,是不是無情無義多了?──這問題可能要他的父母才能回答吧!)



這樣簡單比較就可以發現:第三集的劇本在豐富電影意涵和使用符號上的技巧是前兩集遠遠不能比的!

雖然大家都對詹姆斯卡麥隆的才華讚不絕口...但換個方向思考:如果是詹姆斯卡麥隆來拍第三集,能拍的好嗎?

我想不可能,因為光是劇本就不可能這麼有意思!

=========================================

有些天才是屬於任意妄為型的,他們只做自己情緒上能接受的事。但有些天才是屬於支援後備型的,他們懂得收斂自己的意圖與慾望,讓自己的能力可以幫助別人完成規模更大、格局更遠的計劃。

詹姆斯卡麥隆是前者,喬那森莫斯陶是後者。

雖然跟電影好不好看完全無關,但只要想到這點,我就更確定了:第三集是整個系列中我最喜歡的一集。

【百萬精先生】幸福的男人

我沒看【星叭克超有種】(【百萬精先生】是這部電影的美版翻拍),但我覺得技巧 風格之類的差異不應該是大家欣賞這部電影享受這部電影的關鍵。



這片指出了這個年代的家庭問題,──失敗的、平庸的、能力差勁、而且沒信心去面對跟克服這一切的家長。

很多控制慾望很強的家長,或許說白了只是想要藉由控制子女,來證明自己擁有掌控的能力和實質上掌控別人的權力。

很多有家暴傾向的家長,.......大家都知道只是想要逃避自己在外面世界受到的挫折。

很多喜歡批評子女表現不夠傑出、不夠優良的家長,只是想要子女去證明「如果擁有不一樣的人生,我會變得更傑出。」



不害怕「自己哪天當上父母會不會犯這些錯」的人...我相信基本上根本不在乎。因為這些錯誤很平常,是我們走到現實社會中,都會不停在別人身上重演的錯誤。

可是主角很幸運,如果我有機會像這樣(藉著觀察自己的兒女們)明確的感到「我的人生充滿無限的可能性」,而不是卡在無限的疑惑迴圈中、擔心自己的才華能力獨特性「不過就那麼一點點而已」、任何努力都會被打回票導致自己除了躲在「家」這個小天地中根本無處去.......如果我有機會可以永遠免除這樣的疑惑,我會感到很幸福。

【迷走星球】倫理親情的價值



雖然這片的動畫品質根本上比【野蠻遊戲】好很多,但特效的品質是差一點的!

看「外星人的弟弟」和「華特的弟弟」講話的那幕就知道......現場的打光師根本應該吊起來打屁股!因為明顯對不起來!為了讓兩者的「對位」有說服力,所以做出「前者」站在光源前擋住「後者」的光線的效果,同時為了製造迷離的效果打上強光,.......如果要這樣做,應該在拍攝「後者」時,在他前方擺個替代物來製造遮擋效果就好!但顯然不是!最後「後者」太暗、「前者」太強。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迷走星球】,因為就核心來說,它不會太爛情。(也就是說【野蠻遊戲】太爛情了!甚至刻意突顯「兒子失去父親」的哀傷和懊悔,明顯就有點保守與刻板印象。──但做為羅賓威廉斯中年時最多產時期的代表作之一,我就不太「苛責」這點。)

人們堅守家庭價值不該是建立在為了遵守「不可以拋棄親人」之類的教條上。

親人因為親近、因為相處機會多,發生摩擦與衝突的機會自然也多,怎麼對待親人其實反映了自己怎麼對待他人的真實情況,那才是最真最真的自己。

身為哥哥,能不能照顧弟弟?能不能照顧弱者?能不能跟弟弟一起好好玩球?能不能跟旁人一起分享歡樂?...身為弟弟,能不能不挑剔哥哥、不取笑哥哥?...

所以.......你/妳要選擇當個更好的人嗎?還是被教條約束?



柯P和神豬

沒人能決定自己的老爸和自己的出身。

所以把這點考量進去......我不覺得神豬有什麼資格不能當台北市長。雖然如果我是台北人,我打死都不會投他,但問題不是在我投不投他,問題是在怎麼能有人對他這麼反感、又對柯P這麼認同?...但這馬上會講。

昨天中午跟同事吃飯,順口說了句「把全台灣的立法委員都換掉,改讓找不到工作的大學新鮮人去當,台灣就有救了。」........

如果民選的官員和代表是政治的「一切」,要公務員幹嘛?市長的專長應該不在懂多少吧?畢竟「台北市的房價」這種問題......隨便一個稍微關心政治與社會事務的高中生都知道解決的策略和答案有哪些,問候選人過往的能力和學經歷幹嘛呢?

況且真要說,柯P才是最不及格的人!



仔細看看柯P的死忠支持者,很明顯有一大群都是屬於體制中層級比較低、或是那些被明顯灌輸了「自己層級比較低」的意識的人。

但醫學教育的本質.......不!是任何一種西式教育的本質,關鍵就在於「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學有所成。」

但柯P的教育理念卻與此相反!「以前醫院裡發生疏失的時候,為了要保護珍貴的醫療人員,常常會由護理人員當代罪羔羊出來扛責任,並由醫院內部出錢賠償,柯文哲建立的制度就是一套醫療SOP,每個步驟都需要有負責的人員記錄並且簽名,如此一來疏失發生在誰身上就非常清楚,同時也可以在每次開刀結束後,檢討過程中每一個步驟有沒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一步一步的團隊醫療功力就建立起來,而且有了這樣的標準流程,也方便新進人員照著流程做事以跟上團隊的步調。柯文哲也把醫院裡的評鑑制度E化,讓每個人去評鑑其它人,也要受到其它人的評鑑,評鑑E化之後具有便利性也具有隱蔽性,不但增加了評鑑的效率也增加了大家上去發表意見的意願。

天哪!他用的還是種非常不科學不文明的粗魯方式來訓練來淘汰醫界工作者、或是訓練實習階段的醫學界菜鳥。

這種概念就是完全把體制當成一種鞭子!在這個體制內,存活者要承受無止無盡的鞭打,並且認為自己除了恐懼被鞭打、恐懼承受鞭打、因為恐懼而「督促自己」不要因為鞭打而倒下以外,完全沒有別的選擇。

反應快、腦筋清楚的人,可能已經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柯P不過就是醫院版的慣老闆罷了!

「把皮繃緊!」「做不好都是自己不努力!」.........(柯P不會講這種話,但他也不需要講。)

行醫數十年,他曾經跟體制有過大規模衝撞嗎?

如果有,他就不會想出那種制度。因為醫院的經營管理者和普羅大眾最愛這種制度:用最少的經費聘用最少的人、打造最簡陋的教學環境、建立最廉價的工作福利.........,然後讓學生/新鮮人自生自滅,(「把皮繃緊!」「做不好都是自己不努力!」)再把存活下來的人盡可能擠壓到極限!(「把皮繃緊!」「做不好都是自己不努力!」)

這不就是典型的慣老闆式的管理思維嗎?



講真的!買進最新的設備、推廣這種設備......誰不會?難道葉克膜是他發明的嗎?

建立標準器官移植程序?他是全世界第一個嗎?.......

倒是因為台灣有健保可以濫用,所以他有辦法幫人裝上117天的葉克膜!(拿全國人民的錢成就他的學術名聲。)

這種明明就誰來做都可以的事情,為什麼落到他頭上會是種功績?

我不是說「葉克膜」是種爛東西,而是說以此當作柯P很優秀的證據與基礎,這種思維就是台灣不停造就陳水扁、馬英九這種領導者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