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小屁孩】掛羊頭賣狗肉的殭屍片

重點並不在「一直以來,好萊塢電影都主張不殺小孩,這次就殺個夠!」

重點在教育者(e.x.:老師們)如果不硬起來、不拿出更多的主張主見,就只能任由「教育」主導權落在自大無知的家長和利益掛帥、互相掛帥企業政治聯合手中.......

這部電影的重點真的不是在「殭屍片」或「殺小孩」上頭

不過要教育者們硬起來,──談何容易。(對,上面那句話講假的!)

先不提老師們大多也是堆也很需要提升心理素質、或重建自信心的魯蛇........

就說台灣的「教育者們」吧!繼承了台灣社會對名聲的畸形需求與認知,學校的管理高層很難適時地成為教育者的後盾,更遑論建立起有深度的教育理念或學風,──迎合升學主義是今日學校的唯一武器!

這等於是任由大家一起營造了一個可以輕鬆互踢皮球的狀況。

學校認為今日的教育會完全升學主義導向是基於家長們的需要,可是家長們也會認為「這樣對小孩子最好」不也是學校發明的策略嗎?

碰到一系列品格教育失敗引發的問題時,家長們認為老師們在學校裡無法作為模範,老師們也拼命把責任推給家長縱容、和社會謀體做出的壞榜樣.........



所以學校變成了安親班補習班,沒有能力餵養兒童心靈的老師們就安慰自己「這是小孩子不受教」,然後繼續在課堂上教一堆學生不受用的屁話,課堂結束就放任學生泡在品質低落、霸凌充斥的校園社交中。

台灣的教育向來有注意飲食均衡的習慣,所以不太容易發生拿垃圾食物塞學生的現象,但「輕忽體育」某種程度來說不也是一樣的嗎!



不管是殺小孩,或校園殭屍片,這部電影都很「雷大雨點小」,但看待問題的方式倒是很多元。

「如何當個好老師」並不是個需要多元性探討的議題,因為電影本來就沒有能力和責任在短短的篇幅中把「全天下所有值得表彰的老師模範全集中在電影中」。

所以這片不碰這個議題,而是單純的快速讓大家瀏覽過「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家長當然有問題,社會風氣和制度當然有問題,教育制度的主要消費者(學生/小屁孩)當然也有問題,但老師呢?學校呢?

故事的觀點集中在老師們身上只能說是必然的結果。小孩子會長大,十歲的問題只會在十歲發生,不管是對小孩子或對家長來說,但對固定教導十歲孩童的老師們來說,他們才是真正面對和處理這個問題的人。

所以這並不表示老師們的需求或觀點或評論一定是絕對的正確或要優先顧及的,只是......我們還有得選嗎?

(理性的、有修養、有品格的人,如果意識到這點,會有更深更高的責任感使命感,而不是只會在那抱怨自己的權力不夠、薪水不多、社會地位不高........)

【私刑教育】隱形的大美國主義

比起麥可貝那套「追求美國應該有的偉大」,這部電影才是在赤裸裸、活生生、毫無節制的歡唱大美國謳歌。



當社會經濟成長陷入停頓、階級流動可能性微弱後,人們對自身存在意義的鑑別標準自然不再是「外貌」、「學歷」、或任何很容易被階級給綑綁的東西。(家族的經濟後盾可以決定一個人的穿著品味等級,甚至是否有能力負擔高級沙龍和整形手術。繼續用這種東西來衡量一個人的價值或等級,恐怕會引來公憤吧!)

這個時候對暴力這類的原始力量的歌頌很容易回到娛樂舞台。(例如史特龍的【洛基】,表面上是美國夢,但骨子裡頭就是頌揚暴力,不管是暴力本身,或是精習暴力的人。)

而暴力在原始型態下的極致展現自然是「剝奪他人性命」,(抵禦他人的暴力並不一定要靠暴力,牽涉到意識姓、語言、或制度面的暴力時,那就不原始,也不一定總會以「剝奪他人性命」收場。)



所以中性的殺手題材一般來說不會多提殺手的身分背景出身。

「這就是個殺手!」

交代完,就是藉由殺手的觀點來描述/譴責這個世界的紙醉金迷.......或任何電影內涵的觀點。



限定殺手身分為「政府軍隊/特務單位的產物」,這樣的電影在內容或意識形態上都會有一定程度的空虛空洞,因為殺人的道德真空性不見了,變成一種很合理的「社會服務」。(所以盧貝松的「霹靂煞 Nikita」是經典!因為它不空虛空洞,很直接地觸及了「現代人對自己當下處境常有的違和感」。)

這樣的電影最後都會變成「美式中二病」的宣洩出口。(已經不敢再做夢了!所以開始不停地把自己丟到幻想世界中。)



但這也還好。

唯一真正讓人不樂見的負作用,就是會有一堆傻瓜以為讓自己人生獲得昇華的最佳法門就是投軍或報考特務機關。(希望自己會莫名其妙通過心理測驗被選為秘密殺手?)



但這部電影很奇妙.......

一個政府訓練的殺手服務多年後,並不是因為對政府或體制不滿,而是完全出於私人情感因素,決定在不經過上級批示的情況下退隱,成功後很安分地躲藏在市井小巷中、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平凡的美式生活」是多麼偉大的溶劑!可以輕鬆化解一個人凶暴的習性。(當然!劇情會告訴我們「這個人沒有這個問題,他只是單純的就是殺人如麻。」)

但他的平靜生活很快地被來自俄羅斯的黑社會寄生蟲給打亂了!──再次證明了「平凡的美式生活」的偉大!連俄羅斯都想要依附在上頭討生活。

結果被這個美國政府訓練出來的殺手打敗的,不單單是俄羅斯黑幫,還包含了俄羅斯政府訓練出來的殺手...或叫特種部隊士兵也行...

美國,不單單是文化比俄羅斯優秀,就連政府體制和政府體制運作的成果,都優秀了好大一截!



這樣一部節奏緩慢鬆散、攝影缺乏特色(只有膚淺的蒙太奇和極度不協調的極端攝影)的電影,如果意涵尚可,......那倒還能讓人開心看完,可惜它不是。

丹佐華盛頓這些年即使沒有像凱吉哥一樣拍一堆爛片但仍舊淪落為一個「只是得過影帝」的演員(沒人會真的把他跟其他人擺在一起),不是沒道理的!

【Alien Raiders 恐怖異形入侵/異形突襲】手法很廉價,徒具良好的創意起點,但缺乏野心

劇情本身的概念就有很強大的張力,很可惜、很奇妙的是...

這部片其實沒有野心!



異形實際的能力很單調,一般來說都應該要在天花板上爬、嘴裡噴酸液、可以把人徒手扯成兩段的怪力之類的安排,──拜託!都可以製造地震了!這些小事很合理吧!

後半段員警決定攻堅時,應該更豪邁的安排一場大廝殺。

或是真正的蟲王身分曝光時,可以強制招喚所有的被寄生的人,讓大家/觀眾見識一下異形的陣容有多龐大........(被寄生的人像蝗蟲一樣朝超市直奔而來,這也算挺諷刺的畫面吧。)

會這樣說就表示──以上這些點,這部片通通沒做到。

因此,只有短短八十幾分鐘,稱得上有張力的頂多只有前三分之一片段,當它開始走入「知道有異形存在的人要用原始、讓人難以接受的方式鑑定出異形宿主」後,電影就失去開頭營造的魔力。



但這是成本極低的科幻恐怖片。恐怕光是噴那些血就已經是他們能耐的極限了。

可是對喜歡這種老掉牙型的科幻恐怖片的觀眾來說,這部片既符合古典精神,又兼顧了手法的新潮和創意。

例如劇情不再需要白費工夫去營造一個老掉牙的封閉環境,就巧妙的利用了超市搶劫和警匪對峙的情境。

也因為牽涉到搶劫,所以劇情內容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科學探索與邊境/絕地探索。

稱不上值得推薦的佳作,但頗有可觀或參考之處。

這部片,沒有同類,所以理當沒有標題... 【侯孝賢的 刺客聶隱娘】

因為沒時間,所以我遲遲沒看【刺客聶隱娘】,所以就先在臉書上寫下...

看聶隱娘,我會看到什麼?

一個人,沒有同類。...不!

我會看到一個人對自我的認同理解都是建立在虛假(甚至錯謬)的教導和人生經歷之上。

對此,她沒有什麼驕傲,沒有什麼悲哀,沒有什麼憤怒,更沒有什麼怨恨與對立,只有寡言與接受。

放下「對自我的認同理解」的堅持,在矛盾中繼續追尋並建立自己的人生...

好政治啊!


不可否認,看完以後我還是覺得它有政治意涵,但已經不只是上述所說。

我看到編劇利用魏博與中央朝廷的關係隱喻政治時勢的轉變,還用道姑和汝公主說明了政治這種東西的「愛即是恨」、「恨亦是愛」的道理,(汝公主究竟是希望守候魏博?還是守候自己出生的朝廷?道姑派聶隱娘回家以前,是不是就已經知道了結局?)

(我用「道姑」和「汝公主」這兩個詞,是想表示:有沒有事前做功課搞懂人物的背景關係,並不會妨礙觀眾沉醉在這部電影無邊無際的想像空間裡。)

但在形式上,這還是一部以「文化」為主、「政治」不彰的電影。

不說衣服器物音樂,就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田季安的愛妾瑚姬是個舞者,所以田季安用(蹲姿)跳舞的方式主動表達自己的愛慕,在房中,他也不求瑚姬的肉體,(別告訴我「反正都例行公事了,何必急,」)而是要來求心靈的慰藉,(房間中的薄紗似乎就象徵著田季安的心情狀態,隨著瑚姬伺酒、聊天,多次的掀開、放下、再掀開、再放下........)

簡單來說,唐朝的女人是很有地位的,男人不會覺得在女人面前「逞威風」「展現霸氣」有必要;不單如此,雖然從沒出現在議事廳堂內,但田季安的元配田元氏手下的能耐對魏博的影響力不輸給唐上的所有男人,而田元氏也從不會顧忌使用跟展現這份力量。(就跟聶隱娘不把田季安的兵器威脅當一回事一樣,田元氏自然也不怕憤怒的田季安拔劍作勢要砍殺自己。)



雖然形式有很多解釋跟想像的空間,但我想它的主題還是要展現中國人最古老最原始的道德觀點。

人活著,目的不是要求同伴、求理解、求幸福、求名利.......

人活著,活的其實很短暫,無時無刻不被生老病死糾纏著,所以超脫這種糾纏才是根本。

因為做不到,人才會發明求同伴、求理解、求幸福、求名利.......這些概念。(為得僅僅是麻痺自己。)



因為一直做不到,所以我們自己中國人的文化或道德觀早就捨棄了這層。我們也開始慢慢隨著世俗化的腳步、或流行娛樂的傳入跟普及,開始認為「刺客」或殺戮這些東西可以是人用來展現自己有能力控制自己命運的一種方式。

藉由剝奪別人的生命,消滅生命中的所有可能性,帶給別人痛苦,來證明自己還有能力活下去......

所以今日在「次文化形式」的電影和漫畫中,「刺客」或精於殺戮的人都要很帥氣、很吸引讀者。不然相貌就要醜不拉雞、言行也要令人作噁...

「因為帥氣所以好棒,因為好棒所以做的事情也好棒!」



但怎麼擺脫?

是要往外的忘我?還是反向的尋真我?

當然還有以上兩者皆非的選擇。例如任憑歲月的增長和肉體的衰老,讓對生老病死的恐懼排斥日漸消逝...(所以長壽是福亦是德,老了卻還貪圖權力榮華富貴是種惡。)

聶隱娘這個故事怪異/奇妙的地方在於:道姑用「殺戮」來教導聶隱娘。

聶隱娘在「田家」的人生是很扭曲的。(跟我「還沒看」以前的假設有點類似。)

這可能牽涉到家族的形式、家風、與藩鎮的文化。──身為魏博主軸的田家,身分規格等同帝王或諸侯。尋常人家的幸福與煩惱本來就跟他們無緣。

她不知從何時開始,就被當成了維繫魏博和朝廷和諧的第二代祭品,又不知從何開始,連真心都被扭曲,(「愛」田季安成了她心靈的依靠,試問這種愛真實嗎?)又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任務消失、自己存在的功能也消失。

如果對常人來說都會是巨大的打擊,何況是「無法捨棄人倫親情等與他人牽連」的聶隱娘?

家人(因為沒能力)看不見她的心中可能隱含或孕育的哀傷/憤怒,就連(長大成人後的)田季安都理所當然以為她會怨恨自己,......事實上,她的命運本來也應該是這樣的。

這種命運也是「生老病死」的一種!

如果沒有被道姑帶走,只能沉溺在怨恨、憤怒、或哀傷的她,不知道人生會如何落寞。

畢竟即使是田季安的元配,也有屬於自己的幸福,但聶隱娘如果一直留在田家,得到的可能連那樣幸福的「一絲」都不如。

但最後她放下了一切,並將自己的決定告知師傅。就跟開頭一樣,師傅對她的決定沒有表示任何的喜惡悠樂,只是下了評論:「劍道無親,惟不與聖人同憂,汝今劍術已成,惟不能斬斷人倫親情。」

沒仔細看英文翻譯,但我想這地方的「不能」,是「can't」,也就是沒辦法,主詞不是「it」,而是「you」,也就是說「聶隱娘的劍術是有人倫親情的劍術」,也反映了她是個「無法捨棄人倫親情等與他人牽連的人」。

所以這是反向的尋真我,看見自己。

雖然故事最終呈現的答案不是什麼多玄妙多偉大的東西,但必須要說...道姑的教育有用。

多少人,終其一生總是被不知名的某種憂鬱或煩惱糾纏著,割不開放不下,看不見自己擁有的,看見了也無法好好珍惜跟享受.......(所以古老道德的首要目標要追尋超越它!)

所以,很多自以為務實的人一聽到「古老的道德觀點」都會嗤之以鼻,笑說「講這種東西有用嗎?」但侯導演卻要將它拍成電影。

想想聶隱娘回到離開多年的家,她眼中的一切都好陌生。

本來該是舒服的沐浴,讓她要在澡盆中縮成一團。

僕人伺候她更衣、讓她等一下和長輩拜會,但她臉上表情一片木然。

格格不入?...這不單單是刺客聶隱娘所擺脫的命運,這不也是很多人今日生活的寫照?

沒能力去追尋自己的歸屬,只能硬著頭皮去強迫自己去認可、去接受世俗的教條和遊戲規則,穿著打扮?言行舉止?工作?生活?感情?.......一陸硬著頭皮,硬著硬著......不知不覺就要死了!

看來所謂超脫「生老病死的糾纏」、在這過程中尋得真我,其實就是要讓人尋回感受自己、實踐自己、重建自己的機會罷了!

實用的很!

【致命武器三】在台灣,我們努力的不尊重生命

(我對警察的執法手段沒有意見!牽涉到這方面的意見我一律不理會!)



「I shot a kid!」Murdock對打死一個朝自己開槍掃射的年輕人感到難過半天。記得...【致命武器】系列只是爽片,可是即使爽片也隱含著這種對生命的尊重,和對自身權利與道德水準的規範和追求。

但在台灣,警察卻可以理直氣壯的上網表示「小妹妹,妳的死是妳們自己選擇的。」

先不提這種話是講給「踏出去就知道這是條不歸路」的人聽的...(今天竟然講給一個交通規則違規犯?)

但那警察的發言竟然獲得大家的狂「讚」?我們這個社會真的很有問題...

不是犯法就表示活該死於非命。

不是說警察就有道德制高點可以對一條生命的逝去不痛不癢。

還是台灣警察根本就有權評論一條生命的價值?「死掉是自己選的?」



執法者應該要有基本的道德修養和人情血性,否則我們這個社會中的凶暴因子都會被隱藏在「忌惡如仇」的面具下。

我只是依法執行勤務而已,不要批評我、不要擋我,我忙著去打示威的學生!不要害我沒打到!」......啊!離題了!

我只是依命令跟規定執行勤務而已,不要批評我、不要擋我,我忙著去操死那些關禁閉的白目!不要害我沒爽到!」......啊!還是離題了!

「我只是太衝動、太氣憤了,真的不是因為我愛打人殺人!」

單純的一段簡單發言就把一個人的道德品行水準嶄露無遺,如果這個人是跟執法或司法或公務體系無關的人,那就算了...但我真的不懂在台灣,這種道德水準的人是怎麼當上警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