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4日 星期二

遊戲產業的衰退是遊戲產業自己的錯

Unity引擎會在這幾年大行其道,正是因為開發PC/TV平台遊戲的成本真的太高了!聰明的、有商業經營概念的遊戲開發公司經營者或遊戲製作人當然都會選擇「開發階段使用免費」的Unity。




遊戲作為一種藝術,其價值並不該是建立在製作方花了很多錢、給了非常棒的聲光特效,而是種整體質感!

拿戲劇來說,戲劇的形式很多,從電影、電視劇、到歌劇跟舞台劇,甚至還有布偶戲、皮影戲、廣播劇。

各種類型的戲劇都會呈現不同的質感。同樣一個故事,也些版本走卡通造型,也有魔幻科幻風,就像光是一個莫札特的【魔笛】,我就見過兒童劇版、森巴版、和義大利威尼斯風格版.....

認為遊戲的藝術性與感動就是要建立在「電影般的聲光質感」,這才是造成遊戲產業衰退的關鍵。

2019年12月21日 星期六

【NG你的人生 Snowflake】瘋狂之下是對現實世界無奈的殘酷感到哀傷



編劇就是神,我們的人生都在無形中被神的筆下字句給決定了未來與結局。

這個故事從一開場就已經註定沒有希望、沒有別的可能。

因為開場就已經把局面給寫死了!最終兩人要為自己一開始所犯的錯付出慘痛的代價,神給他們各種線索、各種啟示、甚至各種希望,但又決定了要他們藉由自己的手摧毀這些東西。

如果真有神,還是別去問它求他任何事情吧!

(這真是充滿德國式哲學思想的故事。)


戲劇世界的邏輯是沒有意義的。

但其實現實世界也沒有。

我們都希望可以藉由某些形而上法則推論出幸福或趨吉避凶的絕對法則,所以我們有宗教、有法律、有各種道德認知.......

但那些東西最終都毫無意義。

因為現實世界似乎不聽那些東西,那些東西的效力只是我們一廂情願,──說有某個為了戲劇效果就可以無止無盡的撒瘋狂狗血編劇在操縱一切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可能。


電影背後隱藏的是德國人對自己社會是否依舊滿懷日耳曼種族自大的憂慮。

但相對於這憂慮的「比較理想的社會之樣貌」,電影卻又是抱以徹底的空白、完全沒有著墨。

不過也難怪,畢竟電影是走「看似」瘋狂不按牌理出牌的路線。

壞人是個冷血種族主義者兼反資本主義的共產黨,那些不按牌理出來的電影劇情說白了也只是巧妙的混亂了電影的時間線、隱藏了故事的前因後果下所呈現出來的「合理」。(例如那神秘的、搶走劇本的豬頭人。)

電影看似瘋狂,但裡頭是有著非常明確嚴格的理性存在。

這是種德國人的性格嗎?


2019年12月19日 星期四

【星際大戰:天行者的崛起 Star War : Rise of the Skywalker】變本加厲,連印第安納瓊斯都請出來了



這部電影幾乎把前兩集(原力覺醒+最後的絕地武士)的缺點原封不動照搬呈現,故事結構抄襲、時間線缺乏實感與說服力,而且變本加厲,故事份量更多、致敬更兇、風格更混亂,看到主角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尋寶,我才發現製片竟然連印第安納瓊斯傳奇都請出來了。

說白了,這電影是導演在朝黑粉臉上狠狠地甩了兩巴掌,說:「你們嫌棄前兩集的理由通通不成立。」


原來,新系列是個沒有「麥高芬」的故事。

上一集中凱羅忍看似沒頭沒腦說的「把他們通通葬送掉」,竟然是指「好萊塢這幾十年來奉為圭臬的電影故事法則」。

但上一集時觀眾看不懂,這集就把更多的老人或經典系料要素(場景)再次請出來,把疑似「麥高芬」的東西藏在裡面,當觀眾「好不容易」見證主角找到那東西的一刻,結果才發現那東西立刻被隨手拋棄!

只是在那疑似「麥高芬」的東西旁邊,觀眾同時見證了她極具戲劇性爆炸張力的本性(究竟是黑暗、還是光明)。

原來,真要說本片如果有什麼「麥高芬」,其實還是「芮的本性」。

但,這個戲劇性爆炸張力也是個應該葬送掉的舊東西。(不爆雷。只能說路克天行者真的是個雞掰人。)


電影很好看。

芬恩的糾結有了個完美的收尾,(他不只有了兄弟姐妹,他還發現了自己的本性在宇宙中不孤獨。)

跟跨越了無數星系才找到的同志們一起在戰場上衝鋒陷陣!何等豪邁的一幕。


史諾克的真實身分就驚鴻一瞥般的在畫面上一閃而過。(那麼多的陰謀預測都是多餘的。)

芮跟凱羅忍之間的恩怨情愛用一個非常美麗惆悵的方式收尾。



拍了無數的電影,我們都只能想像臆測「擁有原力是什麼感覺」。

這集電影給了一個很樸實美麗的答案,--「與我同在」。

往後的星戰宇宙,「天行者」不再是那神秘朦朧曖昧的「原力受胎」,而是個貨真價實、存在只為了追尋自己本性與渴望的凡人。

有種感動的感覺。


2019年12月18日 星期三

【守衛者 The Watchmen】炫技為主、缺乏誠意的結尾

作為【守衛者】,它整體應該要有某種啟發性、或總結整個時代的氣魄。

但,不管怎麼看,整個影集所要講述的東西格局並沒有那麼高...

中途可以看到一些對政治正確風潮的疑似反思,但結尾還是中規中矩的沿用了現實世界的政治正確式社會形象符號。(黑人是受害者,白人都很卑劣。)

它提到了一些「在這個無神論當道的年代,人們對於虛構一個神、騙取人們的信仰這種事情沒有任何的顧忌,甚至還把它當成實現野心的常規手段。」

至於大家給予極度好評的最後兩集,其實退一步看也就是玩弄電影剪接,來把一段故事用非線性的方式隱藏了結局與暗示,還講的看起來好像是個喜劇。

原著最經典的戲中戲橋段也有在影集中被使用到,但大概在中場休息前就揭露了它的謎底:原來Hooded Justice兜帽判官的故事是這影集的核心!

它的批判性主要還是企圖迎合時代風潮、討好最多觀眾,好符合片商最大的利益。




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守護者 The Watchmen - A God Walk Among Us】耶穌的四種英雄面向:萬能且無畏,心懷憤怒恐懼,義人,狂人



人活在恐懼痛苦中,有人因此而生出無畏的性格,也有人積極的想要超脫恐懼,有人瘋狂,也有人憤怒。

人若不是即將承受某種破壞與傷害而毫無作為,不然就是為了躲避破壞與傷害而做出不該做、也毫無幫助的事情,或是承受了破壞與傷害後瘋狂,但也可能戴上面具、抱著那種痛苦繼續走下去。


上一集大爆冷門、毫無預警地告訴大家「曼哈頓博士就在Tulsa這小地方」,這集則是轉為輕鬆的意外驚喜:片尾彩蛋。

被判決有罪的狂人Adrian在彩蛋中被行刑,──說是行刑,但那畫面頗為搞笑。昔日高高在上的主人,因為觸犯了奴僕們的戒律而被奴僕們用「善意」輪番羞辱。(「拜託你留下來繼續當我們的主人。」)

反過來看,本集的曼哈頓博士則是從受人敬拜的神淪為陰謀騙局的一個標的物,──陰謀家們計畫著消滅他、然後用自己創造的假物來接受人們的景仰。

曾經也是同一票陰謀家暴行的受害者兼名義上的女主角安吉拉,一路上都扮演著在陰謀外圍追著謎題跑的人,但我們忽然發現她才是真正知曉事情全貌(比例上)的人,她本身就是個最大的謎題。真正在解謎的人反而是曼哈頓博士!──他不能理解自己所見之事的意義,必須要等到真正經歷時才能理解。

安吉拉的祖父威爾、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個蒙面英雄,他在陰謀的真相核心裡,卻又徹底不明所以。雖然是個英雄,但他除了滿嗆仇恨與憤怒以外,恐怕並不懂何謂正義。


其實這些腳色的故事「模式」都是相似的!

他們都活在某種謎團中,他們都時刻恐懼哀傷(但又勇敢無畏),他們都壟罩在某種暴力威脅的陰影下.....他們其實是一件事情的多種面向。


影集這時跳脫了前幾集對社會批判反思的表皮,又回歸了文學戲劇常見的傳統題材:從基督教哲學議題出發,去思考身為人的意義。

這這四個腳色象徵了四種面相,而他們又同時為一,這是種悖論,但這似乎也象徵了人的特質。

雖然是個大突破,但還是要看怎麼收尾了。

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

【曼達羅人 Mandalorian S01E05】重回塔圖因



為什麼又是塔圖因?

這個劇本背景設定不太合理,或說我們其實對星際大戰的宇宙結構沒有清楚的概念,因為電影也從沒有定義過。

網路上一面倒的對本集登場的菜鳥賞金獵人給予惡評。

但我覺得這大家並沒有發現這是在劇本/導演在刻意揶揄哈里遜福特所飾演的韓索羅。

登場時坐在椅子上的坐姿、整體穿著打扮、很多疑小心但又敢冒險的性格,讓我怎麼看都覺得這是走歪了的韓索羅。


故事整體風格意外的輕快,雖然特效質感沒有到達一流的電影/影集水準,但內容頗得我心。

「原來摩托飛車還可以這樣玩!」

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箭士柳白猿 Judge Archer】逝去的巨大傳統


徐浩峰的武俠電影,最特殊的地方要算是它的主題。

電影背景在武行中,而江湖跟武行不一樣,江湖是已經消逝的東西,武行說白了就是開武館謀生、讓武為社會所用。

所以徐浩峰的武俠電影講的其實是生活在文明社會的人都會遭遇、都必須思考面對的東西。

人的情慾,還有歷史傳統與未來的分界。

(而不是縱橫江湖、情仇快意的瀟灑或無奈。)
人的情慾,說來尷尬,因為徐浩峰講起這塊東西特別不負責任,總是營造了各種懸宕衝突,時而收斂、時而曖昧,但結局總是讓人莫名奇妙的錯愕。

像本片……

匡一民那疑似有名無實的妻子對他有崇拜、但卻沒有情慾,就連匡一民自己最後也質疑「要這樣一直綑綁著這個女人,讓她把青春歲月耗費自己的理想上嗎?」

但真去把柳白猿找來要求決鬥(勝者可以獲得這女人)時,兩人決鬥、女人發了瘋似的在一旁求神拜佛,她希望決鬥有個理想的結果(匡一民死、柳白猿勝),偏偏結果只全了一半(匡一民輸卻不死),面對這樣的結果,這女人毅然放棄了自己的情慾、聽從了自己的承諾(或說骨氣)。

「這又是哪招?」

也許,這就是徐浩峰年少時棄武從文的心境吧!

人心是肉做的,很多時候,慾望夢想是由不得人自己控制,只能無奈接受。即使是傳統的束縛,也不乏有人心甘情願接受,為的是什麼,這就不是言語文字可以說清楚的,(氣死女權主義者~~)


徐浩峰的作品另一個特色在於「傳統的巨大」。

電影中,擺在歷史傳統旁,不管是有形的器物建築,或無形的禮制技藝,人總是特別渺小、特別唐突。

畢竟歷史傳統永遠都在,人只是暫時負責承載它的過客。

正因如此,每當有歷史傳統斷絕,總是特別讓人扼腕。

不管是武學,還是婦道。

這些東西真跟不上潮流嗎?未必,有時候只是因為本來就真懂其中奧妙的人少。

習武不是從軍就是開武館。看到柳白猿一打三時走位換步,瞬間知道這人的眼光思維如果用在領兵作戰一定也成果斐然。(這就是武學的價值。)

即使一介女流,性格之剛烈堅毅完全被包裹在她溫順的氣質外表裡,但柳白猿卻知道,(直覺知道、心思卻沒發現,徐浩峰在這裡擺了觀眾一道,告訴我們答案,卻沒預告謎團存在。)

這些,都隨著時代而消失了。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海盜戰記】另一個角度的世界

原來從這個角度看世界是這種感覺......

原來維京人不穿越地中海就可以過去希臘....

原來冰島離格陵蘭那麼近。


2019年12月1日 星期日

【曼達羅人 Mandalorian】S1E04 忽然變成中規中矩的美劇

前三集都是個連貫事件的前、中、後...串流直播平台上的影集似乎開始有這種趨勢。

可以看的出來主導劇本的強哥(強法夫洛)喜歡在觀眾認為不該是重點的小事上讓主角花費一堆時間,但這些時間最終都能幫助觀眾更能體會或認識劇中腳色。反而是傳統戲劇上的重點片段,在這個劇集的前三集都變成快速的走馬看花。

(回想一下,第一與第二集中,主角真正拿來執行賞金任務的時間很少!挺起槍就快進快出,反而是花了一堆時間處理馴服野生動物與打獵。)

這一集則是回到中規中矩的美劇,有個完整獨立的事件與主題,還有圍繞著這個事件與主體的起承轉合.......雖然從整季的角度來看,這就只是「讓主角多認識一位盟友(幫助主角對付未來的大危機)」同時「藉由和寡婦的對話讓觀眾更理解曼達羅人」而已.......標準的美劇結構。

不想去爭論這集是好是壞。

但真要說,這集最大的目的大概就是為了幫迪士尼賣這個尤達寶寶吧!


(我買單!)




吉娜‧卡拉諾的腳色比較讓我覺得尷尬,因為這腳色心境上的無奈缺乏說服力(或說力道)、也沒有在鏡頭前被充分表現,整體造型又以女人味取勝,跟她過往的演出不同。

但明明就是套路式的演出,卻有拳拳到肉般的說服力,不虧是前職業格鬥家。




雖然拍得很好...可是跟整集風格有點維和,因為驚悚恐怖的氣氛太重。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布萊絲·達拉斯·霍華未來或許可以考慮執導看看這種帶有科幻與怪獸風格的恐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