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第七大街】舊時代的結束



如果熟悉伊藤潤二作品的人看這片應該會很過癮

看完,我發現「理性的時代」、「大發現」、「大進步」.......這一大段讓人能對美好、進步、未來、希望的概念有所堅持與信心的時代......已經徹底宣告結束了

我們可能永遠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卡在一個退不得、無處進的狀態 (哈哈!Android......)

信仰......?沒用!

理性......?像是消失前的碎碎唸!



過往描述末日的電影,總是帶有一種隱喻,例如殭屍電影,或是基督教義的啟示錄光景(人性犧牲美德多偉大)......這些東西在本片全無

可是......沒頭沒腦的電影這不會是第一部,就好像羅密歐大神永遠不會解釋殭屍的來源

但毫不留情的剝奪觀眾所有一相情願幻想的電影......這大概是第一部




值得看嗎?

不值得,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可以拿來給那些病態性樂觀的人看看、矯正一下

唯一的問題是.........

........

........


這世界上並不存在著這種程度的樂觀、會需要動用這部電影吧!

【賽德克‧巴萊】獵奇式的觀點

假設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給編導演、原住民演員.......那許許多多讚賞這片觀點的觀眾來回答........

沒有壓力!請大家輕鬆、誠實作答。

今天,如果是各位和當時的日本易處,各位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和賽德克族相處呢?

不要忘記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賽德克族把殺人...................

當飯吃!

我們要上學接受義務教育,他們要殺人獵人頭!

我們要準備升學考試,他們要殺人獵人頭!

我們要關心政治、討論如何讓社會進步,他們要殺人獵人頭!

我們要..............................................



回答完了嗎? 答案自己知道就好,我沒興趣知道。



所謂的尊重異文化、異教信仰、異族思維........魏德聖只吸收到了「異」這個字,至於什麼叫尊重、文化與信仰的價值、思維的型態.......他通通沒搞懂,根本連皮毛都沒摸到。

請問莫那魯道真有留下「讓你們看看野蠻的驕傲」這類的話嗎?亦或只是某個漫畫家過度浪漫天真、自以為兼具翻案和創新的異想天開(但其實已經到了幻想的境界)?


隨便找個題材或話題,然後把它套入比較膚淺俗套的「理性寬容尊重式」發言,.......這很容易!

我們都可以是個「尊重同性戀的開放思想者」,我們都可以是個「討厭政治臭臭的中立理性主義者」,我們也都可以是個「不會盲目崇拜高調藝術的務實主義者」........

這真的很容易!說白了,【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的題材深度真相本質只是如此而已,至於期商業算計則是讓觀眾可以在看過這部電影、理解(片面接收)這個膚淺(而且狗屎到了極點)的觀點之後,以為自己也是個「能夠輕鬆遊走在人道和理性之間的務實主義者」而自翔.......

不能理解嗎?那.........請跳進時光隧道,請住在賽德克族聚落旁邊,感受一下自己試圖去理解尊重的對象到底是什麼東西。


如果......出草這種土風信仰習俗直得尊重,那......包小腳、歧視女性、活人獻祭、帝國主義、種性制度是否也有同等機會或角度直得我們去尊重?



我不知道還要批評魏德聖什麼,畢竟他只是拍電影而已,觀點「獵奇」了點,(講好一個故事──少,賣弄對觀眾來說其實很稀有的歷史文化豆知識──多,)但針對這部分其實是可以和電影整體切割出來罵一罵、批一批就算了。(電影好看不好看......跟這無關啊!)

至於其他人......說到這,我也來賣弄一個從網友November那聽來的豆知識吧!

據說南太平洋某個海島上的土著,有著年輕男孩要幫族中長輩口交、接受其男性精華澆灌的習俗。

這個習俗還有許多細部規則,例如同輩分之間不可以有這樣的行為......等等等,但關於這個風俗讓我在意的是:

如果有某個死小鬼,因為討厭男性精華的味道、或跟西北太平洋的男性有著某種心電感應導致他長大後寧可把自己的精華拿去澆灌心儀的女性.......結果族中長輩,可能是某個很有男子氣概的族長,掐著他的「脖子」,要他接受澆灌/幫其他男性澆灌時......他會怎麼作?

不要以為這個問題或處境跟生活在文明世界的我們無關。我們都曾經被長輩的意見與壓力所束縛、或扭曲了自己的觀點和意見,例如本來要讀高職、後來選了高中,本來要選哲學或藝術,後來跑去唸了商管......

屈從長輩、或某個握有權力者的指示,不只是屈從,而是從根本上的放棄/捏息心中那抵抗、反感的火苗......「認命,」「少抱怨,」「這是我們的文化,」(這部片採用的觀點,)......這類似是而非的假教訓充斥啊!......相較於堅持自己的意見選擇本性,前者多輕鬆多簡單啊!

文明的進步、世界的進步,好像從來不是因為前者。

如果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為了遵從長輩的意志而不去堅持、輕易的放棄,怎麼期望這個文化的未來綻放出希望光芒呢?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了......如果和當時的日本人易處,甚至如果各位是當時的賽德克族人......各位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賽德克巴萊】歷史歷史濫番茄

當A和B的意見觀點發生衝突時,有兩種結果,一是其中一者的意見觀點正確,二是兩者的意見觀點都錯。

邏輯清楚的人馬上會知道我想講什麼。

A錯、B也錯,並不代表「絕對的正確」不存在。

就好像電影【鈕扣人】的台詞一樣,「我們只是壞的程度不一樣罷了!」這話的意義並不是說「沒那麼壞的人就是好人,」更不是說「只要比X%的人好就可以算是好人,」以上皆非!

因為......好人的標準是不會變的!

所以......當遭遇到A和B的紛爭、而且好死不死剛好又是A和B皆錯的狀況下,  腦筋清楚、有格調的人會掉頭離去、或是立刻將自己從中抽離保持中立,而不是靠著盲目的直覺、人情包袱、私人利益來從中做選擇,選擇之後使出一切手段抹黑、打壓、OO、XX那些和自己做出不同選擇的人。



坦白說,要「人」有這種水準的格調和頭腦並不容易,(連我自己也是說說而已,)可是往另一個極端方向的行為表現靠攏經常是被大眾公認為極度「理所當然」、「可以、也應該被容許」的表現。

所以我們經常要忍受/經理以下這樣的言論........

「這就表示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正確,」「重點不是如何掌握正確,而是如何詮釋自己的行為,」「只要別說他們是錯的,他們就都不是錯!」........

說白了(個人理論),人在面對這些時刻狀況時講這些話,並不是因為這是正確的,而是因為他們不想承認自己的軟弱,同時從中找到為自己的行為開脫解套的理由罷了!

要避免掉入這種自我解套的低俗模式,當劇本走向處於這種A錯、B也錯的時候,編劇要不是將理性/正確/絕對理想的觀點用抽象方式埋設在劇本中,就是藉由角色C的行為言論來帶出這樣的觀點。



本片,魏德勝既是導演、又是編劇。所以......如果本片「疑似」將所有的抽象觀點維持在「解套」上,顯然也沒有添入任何可以帶出/具備客觀言論行為的角色,那......我實在懶的理這片好不好看、有沒有娛樂性、製作多龐大.........



【開始婊啦!】

基本上,人類的文明為何重視歷史?不就是因為藉由觀察歷史,可以得到何謂理想的、相對正確的、理性的、有前景性的行為/觀點/思想/價值觀嗎?

(請不要把「歷史唯一讓我們學會的就是:我們沒辦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東西」之類的話搬出,前面那堆落賽長的文字就是要解釋這句話背後的邏輯與用意。)

(英雄當然會有瑕疵,但那是指英雄因為自身智慧與能力的不完滿,導致自己經常必須要做出「必錯之選擇」,而不是讓每個臣服於自己的短視、野蠻、物質和權力慾的小人物有機會可以藉由文字或影像來包裝自己、為自己獲得漂白解套的機會。舉例:三國演義永遠只會是小說,而不是歷史,會把他當歷史研究的只會是俗人,可能永遠不會有所作為。)

如果用沙盤推演的方式,以天羅地網無所不包為等級,來評斷魏德聖的作品,我發現:不管魏德聖的用心為何,基本上都是失敗的、甚至是低俗的。

想要反不理智的民族主義?(然後變成無所謂作為、沒有立場、甚至偏向反秩序的消極虛無主義?)想要點醒被奴性左右而看不清統治、被統治階級之間的真相?(但其實只是再為所有曾經被強權打壓過的人強加上一層虛假的神聖光環?)想要鼓勵大家去深入這個島嶼的歷史?(不多講,大家看看新聞就知道......).......不管是什麼,最後都只是用一個更狹隘、更不理智、更粗暴、更低俗的東西去替代、去填塞那些可能是渴望答案、或只是單純的想要打嘴砲、尋求娛樂的大腦。

就好像把腦中的歷史濫蕃茄,換成魏德聖的濫蕃茄。

Fuc_!



雖然電影應該以娛樂效果擺第一位,但我這篇文不是要告訴大家什麼觀影指南,或是觀影後心得。

以上就是我對魏德聖、對【賽德克巴萊】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