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最終章 Resident Evil: The Final Chapter】你們(最愛用派遣員工的慣老闆們)都會死在這裡(大本營)

【標題?不解釋...........看心情啦!】

電影刻意回歸「恐怖優先」,而且是商業風格(大量複製有成功經驗的先例手法)的恐怖優先,不再是第三集以後那種無拘無束的「想要加什麼東西進去就有什麼東西」。



「想要加什麼東西進去就有什麼東西」近十年,全世界好看的殭屍電影幾乎都是基於這個原則拍出來的!

從【活人牲吃】開始,(【倒數毀滅二十八天】算嗎?)【屍樂園】、【死不了的阿璜】、【死雪禁地1&2】......(雖說要什麼有什麼,但都是批判優先。)




這一集(前半段)似乎也有意這樣做,但坦白說不是很成功,先不提很多元素都抄襲第四集,一開頭手無寸鐵的出現在華盛頓特區裡,就暗示了這部片的「基底」是「惡名昭彰」的第二集,不是第三集(公路電影)、不是第五集(災難片)、甚至不是第一集。

它變成了一種很廉價膚淺的殭屍式的闖關式虐殺恐怖片,但不用說它不可能放大膽讓觀眾在螢幕上享受血肉橫飛的刺激,而且每個段落都做的很老套俗氣...

放出怪物?渦輪?坑洞陷阱?怪物的餐廳?.....第五集結尾的殭屍世界大戰到哪裡去了?

而且這麼糟糕、糟糕到讓我想要顫慄尖叫的攝影是怎麼回事?毫無懸念的打破了第二集的紀錄、完美的示範了「我還能更糟」的意義。



電影的結局很俗氣濫情,有違保羅安德森一慣的水準,(他會弄出很溫馨的故事,但不致於濫情。)

保護傘的「最高層」光是「她」的性別與年紀其實就足以製造懸念,沒必要刻意拉回威斯卡與艾薩克博士。(就讓後者乖乖死掉,前者和主角路上狗咬狗一起做死...就很棒了!)

雖然這讓這系列電影一路上「帶出了很多腳色,草率的讓他們有個帶有深度的背景後再讓他們隨便不停領便當、領便當、領便當......但就是不介紹主角本身」這個特色有了很「戲謔」的解答......但這無形中推翻了多少過往幾集所成形的各種設定與故事背景?.....

所以不但腳色是可以隨便領便當的,連故事背景設定也可以?

(這樣說起來,這片還真帶種。)



說說標題好了...

大本營那個會自我思考的電腦「Red Queen」說「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

聽仔細了........

她說: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

很重要...所以要重新說十次....

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我被限制不能傷害保護傘的員工。.......

這一路走來,光是第一集被她殺死的保護傘員工,就不知道多少了.....安怎?那些人是外聘的嗎?

顯然是!

不然熟知公司內情的人怎麼可能安心的在大本營地下室那樣的地方工作?顯然他們都是對大本營的歷史與真相一無所知的人!──就是外聘的啊!

(話說把「那傢伙」開除的把戲...不是模仿【機器戰警一】嗎?被保護傘自己的東西幹掉的保護傘高層到底有幾個?雷射網?反物質炸彈?門?小型手榴彈?...好糟糕的公司啊!)

【死亡飛車2050/絕命尬車】早已經空虛到了極致的生命

圖片取自萬事通DVD專賣店
注意!上面賣的都是盜版貨!請勿受騙!


保羅安德森的【絕命尬車】是翻拍自1975年的Death Race 2000。(哪來的2000?故事的背景根本也不是設定在2000年。)

但除了賽車會出人命、還有主角叫科學怪人、他的主要對手叫「Machine Gun Joe」以外,其實電影跟後來的翻拍版一點關係也沒有。(當年,主角是大衛卡拉定,而Machine Gun Joe是後來演洛基的史特龍。)

反而這部才是正宗的翻拍。原著的經典橋段幾乎都完整保留,但又用巧思和我們今天的文化做出結合與「嘲諷」。例如美國也開始流行升學主義,或是渾身陽剛氣息的男人其實骨子裡是個娘泡......

(但奇妙的是:保羅安德森的版本反而保留了原著對於普羅大眾開始習慣把暴力當娛樂的譴責。正宗新版卻轉向了不同的方向,但文章結尾再說...)


它很B級,質感很差,拍攝或動作設計很智缺、很腦殘...雖然好萊塢已經少有人會拍攝不仰賴特效、只靠演員搏命演出的動作片,恐怕這才是這樣的電影興起的真正原因,但它的娛樂性真的不會打折!(不過如果是沒看過1975年的觀眾可能會只覺得「這就是部B級片/爛片」。)

而且劇本絕對充滿啟示性!

幾名賽車手的形象在設定上都比舊版更立體!其中一位賽車手甚至變成了人工電腦智能,可惜主角馬努‧貝內特(HBO自製影集「Sparticus:Sand and blood」的第二主角,好像連【哈比人歷險】中原本被電腦CG取代以前的獸人首領也是他,)除了是個肌肉棒子、用誇大的演出顯示「科學怪人」對這場形式俗氣的比賽有多麼不耐以外,他的演出其實遠不如在其他作品中的表現。

它嘲笑了普羅大眾沉溺在各種偶像型影視娛樂節目中,幻想自己可以分享偶像的力量、魅力、經歷...但其實大家的生命早已經空虛到了極致,人的一生都沒有機會去真正的體驗大喜大悲大愛,更不要提建立成就或實現夢想,靠著被賽車手在螢幕上撞死的瞬間獲得短暫的成名就是他們這輩子能夠感受到最大的狂喜.......

而且它把後來可以視為【國定殺戮日】這類型電影原始精神(人們渴望殺戮作為娛樂,主流媒體也用暴力殺戮來轉移人們對各種與自身福利甚至生存權益相關的社會議題的關注)巧妙的升級成「人們不再懷抱遠大的夢想,也不再滿足或欣賞腳踏實地的生活,人們就是兩頭空空的坐在那裏醉生夢死...所以這些爛伎倆才能得逞!」
劇本並不會一邊倒的譴責政府、政客、或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相當的反英雄!因為英雄不是來拯救普羅大眾!因為普羅大眾根本不配讓英雄拯救!(其實他們自己就可以拯救自己!只不過他們從沒這樣做,所以他們必須要先付出昂貴的代價......然後......管它的!他們還是不值得讓英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