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一拳超人】132回:神創造的藝術品登場(無圖但有劇透)

(這文只是在嘮叨碎碎念...不喜勿入...)

被沼泥怪人讚譽為「宛如神的創造品一般」的第一位幹部「被養太大的(斑點狗)波奇」已經在第131最後兩頁登場。

沒看過原著的人可能會搞不懂那是什麼東西,「那麼大支,竟然只會站在那地方盯著惡狼和鼻涕雄流口水?」

但不要懷疑,這就是「波奇」、一隻「養太大的斑點狗」(本人習慣稱牠為「地獄的看門口」)。──顯然波奇屬於「從其他生物轉化而來」的怪人,而且還保有原來生物的某些特性,(不說明、給大家保留一點驚喜,)所以只會站在那邊流口水、盯著惡狼和鼻涕雄看,甚至還可以讓他們「不要製造威脅、安靜地後退離開。」

網路上說「智商太低是它的硬傷啊!」──聽了很想罵:「幹!等殺人水(Evil Water)等場,是不是要重新定義『智商太低』?」

真一開打,會發現波奇的攻擊方式(除了那招類似哥吉拉火焰的波奇咆嘯彈(我取的名)以外)跟傑諾斯和蜈蚣長老時選擇的策略如出一轍,「纏繞、遠距離轟炸、製造干擾小幅度傷害後在逼近,」也就是說──如果波奇的智商太低,那傑諾斯也太低。(其實網路這樣評論也沒錯啦!畢竟不管是傑諾斯與蜈蚣長老一戰,或這裡波奇的打法,都是作者村田雄界原創,而不是採用One原著的內容,如果只評論One版的波奇,我也會說「智商太低真的是硬傷。」)


在村田版中,此戰的意義非凡,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提出,──這是一直在以人類英雄目標進行獵殺戰鬥的惡狼第二次對上犬型敵人,上一次是S級英雄警犬俠(疑似也有單挑龍級怪人實力)還被打得落花流水,但這次硬是拚了個出彩(讓波奇不能順利拿下獵物)。

顯然,惡狼已經開始掌握到克服「流水碎岩拳」缺點(同時也是常年在銀色獠牙指導與訓練下所欠缺的能力)之辦法,開始慢慢摸索出屬於他自己的「怪害神殺拳」之第一步。(對了!這是他最後完全成為怪人以前所領悟出來的武功。(對了!他已經開始怪人化了!那異常發達的生命力、紅眼睛、可以吞吃怪人血肉的胃口,都是怪人化的特徵。))


在怪人協會的幹部群中,波奇的破壞力也是一流的,除了靠體積取勝以外,蜈蚣長老跟它完全不是在同一個檔次。

如果說到防禦力,蜈蚣長老更是和它沒得比──不想暴雷爆太明確,但光是人類的「武術」就有能力重創蜈蚣長老,但同等級的武術卻傷不了波奇。

就是「越打越大支」的特質讓蜈蚣長老在龍級怪人中有著無人能夠匹敵的能力與地位吧!畢竟就算眾能力皆輸波奇,但波奇絕對沒有一拳徹底擊殺蜈蚣長老的能力,所以戰局只要拖到三輪以上,蜈蚣長老一定會勝利。──難怪大炯眼敢派蜈蚣長老出去搗亂。(金屬球棒當下都認為「這東西不就是大支而已,」真的開打還貼著蜈蚣長老、威風了好一下,但最終也要在「無法徹底擊殺」上吃大虧。)

但這是「分出勝負」嗎?原著惡狼和波奇此戰在概念上就是這樣,惡狼硬是用智慧找到波奇的死角盲點打出全力一拳中止了戰鬥然後來到大炯眼面前。

在看過原著的讀者之間,大炯眼的評價普遍偏低。但我覺得這是因為大家給擊敗了大炯眼的英雄評價太低的原因。大炯眼擁有徹底摧毀一座城市的能力,只是看要怎麼做而已,而且城市是物,但英雄是活的,打起來當然不一樣。

同樣評價太低的另一怪人和英雄是深海王與性感囚犯。性感囚犯是S級英雄,也就是說他「應該」早已經有單槍匹馬擊敗鬼級怪人的實績,(這是英雄協會的判定標準:能夠單槍匹馬擊敗鬼級怪人的英雄,)但他卻被深海王擊敗。也就是說:若不是深海王實際上為龍級,那至少也是鬼級中上上段的怪人。

(說「應該」,因為我這番說法沒有考慮到性感囚犯成為S級英雄是在假面甜心成為A級第一位之前或之後;但反過來說,囚犯應該沒有時間精力去迎合協會的規定爬上A級第一位,所以他必然是靠擊倒鬼級的方式成為S級,跟假面甜心的存在無關。)


在「電玩遊戲」的架構思維邏輯「凡事都用等級來定義跟表達」非常興盛的今天,【一拳超人】對於強弱高低判定方式的思維其實也很獨特。

人要變強,靠的並不是像鍛鍊肌肉那樣的一點一點累積,而是要累積許多乍看之下跟「能力」無關的經歷。

例如怪人是因為承受了很多的痛苦挫折,最後在某個節點上讓累積的痛苦挫折爆開而一口氣跨過了自己原本的屬性成為全新的生物。

關於這套邏輯,具體但簡單一點的說法是:能力或「強」這種東西的提升是種質變、而不是量變。

絕大多數主流的日本王道漫畫要真正獲得成功就必須要參透這點。最淺顯的方式就是讓主角獲得「新的必殺技」,譬如櫻木花道獲得新的得分或防守技巧,(不管是小人物上籃、或籃板球,)譬如漩渦鳴人的「螺旋丸」和「螺旋手裡劍」。──但也不是沒有逆向而行的作品。譬如幽遊白書與七龍珠,主角們靠的絕大多數都是概念上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強、越來越硬,明明都是拳頭或靈彈,但本來打不死的怪物敵人忽然都被打趴了,可是這只是我在這段落開頭所講的:「凡事都用等級來定義跟表達」。

(但也有完全避開這個層次、不去比賽個腳色間的強弱成長,只是很無奈且殘酷的呈現結果的漫畫,例如神行太保這類校園暴力漫畫,或是無限助人之流。)


所以.......雖然這是部很破格、很不受潮流拘束的漫畫,但它的本質(不是素材)卻是很傳統的。

偏偏就是因為它努力的堅守某些傳統,反而讓他有非常卓越的創意。也許那些追求創意的人都該嘗試思考一下「如何先遵守傳統」吧。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 Avenger:Infinity War】關於薩諾斯這個人...(政治幹話狂飆!不喜者請迴避!)

我說啊~~薩諾斯這個人真的一整個華腦到不行!口口聲聲說自己愛子女、說自己的行為是為了拯救世人,但(我強烈懷疑)他根本上只是在用最順著自己個性與喜好的方式去處理這些「子女」與「他人」的問題。

根本上,他就沒有那個責任跟權力去強迫介入處理,一切都是為了滿足他自己的...不管是權力慾、或控制慾,或是單純老年中二症頭...(自行填入。)


但說他華腦,我發現他也整個人台羅到了極點!

(以下是個「聖母瑪利亞長傳」,請耐住性子閱讀。)

我們用個抽象的集體作代名詞:長輩/先輩/前輩...那些比我們年長但又尚未死去的人,基本上我們所處的環境和現實都是他們努力開創或捍衛的成果,如果我們可以隨意只用自己當下的觀感去認定他們現在是「米蟲」或是「有用且值得尊敬的人」,那沒人要為了未來或下一代打拼,大家都會確保自己的每一分努力都只被自己享受而已。
【寫這文幹嘛?老子不屑爆雷啊!「能寫的東西那麼多!」】


所以...如果大家對年金制度有意見,我們應該要客觀的把每一個曾經影響或左右這個制度規劃和執行的條件都考量一下,而不是把米蟲或殖民政權捍衛者這類的標籤搬出來用。

這道理其實很好懂,就算不提我上一段所說的抽象因果,如果今天可以這樣改人家的年金制度、而不是先從政府重新規劃其他不必要的開支下手,那明天新的年金制度就算不破產,也只會是因為「他隨時打算縮減給付」。──而且遭殃的人其實都是政治遊戲中的老百姓族群。(但大家卻認為「我們才是老百姓,那些人都算是權貴。」──這根本是「黃色鬼屋」的勇者冒險漫畫中,人類把過去跟自己同陣線抵抗魔族的非人類族群畫為魔族,好讓勇者們可以殺戮他們繼續讓勇者制度維持下去一樣啊!)

官僚與政商權貴們依舊是穩穩坐在那裏瓜分政府資源(人民稅金)餵飽自己,哪需要去在乎年金制度有多爛多剝削人呢?

不過我講再多都沒用......對台羅來說,他們只要講一句話:「你說這麼多都沒用啊!我才是對的!我就是要這樣幹!」

所以薩諾斯面對別人質疑自己蒐集無限寶石的動機是瘋狂時,他根本懶得多解釋,(非要等到感傷的踏到自己家鄉才會意思性的拿出寶石秀一下自己的想法,)只管使用自己的力量與權力(暴力手段)輾壓別人的意志。

台羅啊~~~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 Avenger:Infinity war】受限於經驗法則的政治正確

整體來說,這部電影是薩諾斯的個人秀,(電影的最後一則字幕可以證實,晚點看、或等二刷的人記得確認一下。)


本來以為像【奇異博士】那樣思考生命之存在的大哉問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漫威電影了,但這議題其實有點虛無飄渺、有點賣弄,反觀本集卻是藉由薩諾斯這個腳色,將當代世間各種形形色色、但又有個共同點「只懂得用自己那極為有限的經驗法則去實踐自己自以為的政治正確」的悲哀人物,全都濃縮在他一人身上、但又放大到極致。

有多極致?──這類人貼近看大多並不邪惡,甚至很容易不小心以為他們是好人、有著偉大的情操跟志業,誇張的是她們也經常這樣看自己,但他們只是總在聚焦談論自己經歷過的哀傷、或研究過的災難,且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咀嚼或深思事情時所用的觀點狹隘與偏激,沒有勇氣像美國隊長那樣貫徹「忠於自己的能力範圍而不僭越」「要失敗,就大家一起失敗」的選擇獨活後,還把這樣的經驗扭曲成「群眾不值得自己浪費時間去溝通或與之合作,只要自己憑絕越的能力一意孤行即可」的許可。

而且特效不會讓人眼花撩亂,動作線條理分明好懂,即便只是在畫面上一閃而過的蜘蛛人,我們也知道他幹了些什麼。

除了大勝【奇異博士】之外,真讓人會覺得「為什麼英雄不再多一點呢?」


簡單來說,我所謂「當代世間的濃縮與極致」就是「只知道追求毀滅的力量」。

用一種抽象且荒唐、有點卡夫卡式的觀點來整體形容,當代的各種政治正確只是在「找個理由來毀滅人」「毀滅的齒輪不停轉所以要不停地送東西進去讓它碾碎」「一批又一批的人以滿足這個齒輪的轉動為人生志願但毫不自知」。像....女性主義者喜歡毀滅父權,人道主義者喜歡毀滅種族偏見或隔離主義.....乍看之下他們是好人,但他們的本性與思考方式很多卻很邪惡,只是剛好站在一個巧妙的位置或立場所以避開了這樣的質疑與檢視。

但「追求毀滅」真正的問題在哪裡?

無限寶石如此驚人的力量,宇宙魔方在地球人眼中是無限能源的可能,奧創也懂得用心靈寶石創造了幻視,奇異博士更是將時間寶石的各種可能性與面向發揮到一個極致,但薩諾斯拿到了寶石之後只會做一件事:毀滅。

但其實這些人(或說是薩諾斯)只是看不到自己的渺小,以為自己的創見是絕對的答案、應該值得被投注一切的資源好實踐它。

「糧食不足,創造糧食啊!笨蛋!」但即使強如浩克或索爾大概也不知道怎麼真正填飽自己,而一心只知道追求毀滅的薩諾斯竟然不知道回頭用無限寶石填補自己內心真正的空虛,(他連奧創都不如,)──所以某些形而上的的道德教訓會告誡大家不要去使用「毀滅」這東西。──甚至足以撼動無限寶石的力量在本集有現身,但它終究是毀滅的力量,所以.......進戲院看吧!

反正總之因為所以......不能暴雷啊!就這樣!

(想看政治幹話狂飆版?點這裡。)


【飢膚Replace】純粹獵奇的大膽之作




電影用了一個很有趣的劇情概念:有天一覺睡醒後,怪物忘了自己是個怪物,以為自己只是個普通的、被奇怪惡疾或詛咒殘身而扭曲了性格(或肉體慾望)的可憐人,然後就一直掙扎於想要擺脫惡疾或詛咒,但為了跟時間賽跑又不得不妥協、屈服於被扭曲了的性格(或肉體慾望)......但漸漸的,怪物發現自己竟然很能適應如何妥協、如何滿足那扭曲了的性格(或肉體慾望),好像天生的性格並不是被扭曲,反而是被醫治、被填滿.......

就好像「忒修斯之船」這個哲學假想一樣......我以為所謂的哲學假想,是指「問題的答案不重要,思考這個問題、去經歷跟體會思考這個問題時會使用到的觀點,本身就是目的。」所以重點並不在於「忒修斯之船是不是真的同一艘船」,(因為表面的答案的判斷標準本身很主觀,所以自然不可能會有客觀答案,)但人如果是「船」,那請問失去了記憶、迷失了本性的怪物到底是個怪物,或只是個困惑的人類?

不過這反而不是本片的重點。女性主義為什麼會是這個世紀學術的顯學,這部片大概可以作成另一種哲學假想,這恐怕才是它的重點。


(請注意!這是電影!電影本身不能作為理論或證據,只能說是一種臆測與觀點,它很曖昧,就好像我接下來寫的東西一樣。)

皮膚在電影中,似乎可以泛指一切構成人的抽象元素,比如性格、記憶、觀念。

主角的皮膚會出問題,因為那本來就不是正常人應該擁有的皮膚,或說那不是正常人應該擁有的性格或觀念,這東西反映的是人們對「新」的異常渴望。

「只要是最新的,我就想要。」「老舊的部分,是一切問題的癥結,只要換掉它,問題(我那失敗的人生)就可以迎刃而解。」雖然女性主義者不能跟左派、進步(退步)左派、甚至所謂的左膠畫上等號,但事實是這些人正是今日女性主義在學院外最大的(自稱)支持與追隨族群,(注意!只是自稱而已!這些人絕大多數根本不在乎女性主義的精隨,只在乎形式,只在乎有個標語旗幟可以在自己反體制時揮舞。)


表淺的元素可以看到:(曾經擁有過的)青春與美貌是女人之所以自我感覺良好的東西,(就好像某些流派的女性主義控訴所有男性「天生就對自己擁有陰莖感到驕傲而瞧不起女性」,)所有一切為了維持或加強青春與美貌而作的努力都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別人。

「這是為了彌補被丈夫拋棄而受損的尊嚴,」但這是假象、這是謊言,女人終究選擇了擁抱自己的虛榮心與慾望,而不是所謂的情感,甚至將過去擁有的情感視為生命的累贅,而像男人一樣追求另一個更年輕的女人。


對了,本片同時結合了蕾絲邊(色情)和戀屍癖(對新鮮屍體飢膚的渴望),這類型電影在台灣本來就不太受歡迎,雖然有小眾的死忠追隨者(不敢說這些人是愛好者),但電影行銷時沒有想到利用這一點,非常可惜。




(本片用了這首歌的重組翻唱版本。)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驚爆銀河系Galaxy Quest】令人厭煩的明星學

關於標題...簡單說,其實我很討厭這部電影。

不是提姆艾倫對我來說有點過氣了,也不是我不欣賞山姆洛克威或亞倫艾克曼,更不是因為我不喜歡【星際爭霸戰】系列或這種「惡搞兼致敬」的電影,只是──這電影就是種好萊塢電影的故事在觀點單一膚淺的濫觴。


今天的好萊塢是形式上的左派當道。表面上凡事必稱「女權」「人權」「貧困者」為重,偏偏真要把這些觀點融入電影故事中又每每成了四不像,被業外人士當笑話算是好的了,重者可能讓演員、編劇、導演、甚至電影公司的名聲形象蒙上一層灰。

因為業內的人絕大多數不懂業外的世界。

不管故事主人翁所處的背景是在哪個領域,其實大多空有其型,而不知道這裏頭真正的秘辛或精髓。

政客絕大多數的辦公時間都花在「站在窗前看著景色盤算各種陰謀詭計」,但其實政客絕大多數的時間是聽簡報、看報告、寫公文、批核公文.......不過編劇不懂,所以就讓政客站在窗前就好。


因為「美國夢」這個口號喊得太響,所以好萊塢的人很容易把自己在成名、成功、或僅僅只是小有穩定的成就以前所吃的苦過度放大,但就好像【大明星世界末日】中講的一樣,「我們的薪水其實很不錯!」──真要他們去體會那些生活很貧困的人要經歷的日子,能作到的人非常少,硬要去碰這個題材,在觀眾理解到劇情的用心以前,可能已經無意間讓一堆想要尋求「寄託」「解放」的社會底層觀眾玻璃心碎滿地。

(所以貧窮人家幾乎都有個酗酒或情緒問題的老爸老媽,不然就是單純的因為「他們不是白人」,好像這是他們生活中最主要的災難。)

不想讓觀眾玻璃碎心滿地,又希望劇情可以有些看似人性與情感的激盪起伏甚至是衝擊,那仍然免不了要有著「正處在各種痛苦、失落、或不滿中的人」,到哪裡去找這樣的人?.......演員、編劇、製片,這類人似乎就成了首選。(很奇妙的是「導演」通常「out of menu」。原因?自己揣摩吧!不然給個提示:史匹柏與梅根。)


這種做法絕不是「好壞參半」,綜觀今日喜劇片的整體評價就知道,──好萊塢的喜劇已經名存實亡(竟然要靠漫威在超級英雄電影中讓超級英雄講笑話來證明「編劇們還有在寫喜劇」),只剩下名為惡搞或無厘頭搞笑的東西而已了!

(當然還是有不錯的喜劇,這些年還是看過一兩部,但也就這樣而已了。)

只能說.......如果功成名就只讓自己學會傲慢待人、或抱怨自己「才華並沒有被放在真正妥當的位置上」,還可以有第二次機會去學著改正自己的品格、換個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但現實中的人動輒要因為政治不正確發言(或僅僅只是被別人過度解釋後定義為政治不正確)而成為笑柄、失業、甚至身敗名裂,我寧可還是看到他們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揣摩我的人生吧!

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超自然檔案 Supernatural】Every time we get close..... S13E18

這句台詞真是無比精妙.......

大哥Dean和被骨沒人格的Ketch走進了另一個維度要去解救困在那邊的母親和姪子Jack,計劃不如預期,但找到了意外可靠的舊(新)盟友、見色眼開的女同志查莉Charlie。趕在維度通道關閉前回來發現......地獄的代理總管阿斯摩太Asmodeus竟然帶著手下闖進他們的基地要抓肉體與精神都虛弱的大天使加百列,(對!他沒死!這傢伙竟然從第五季躲藏至今,)但偷雞不著蝕把米,僅僅只是一點點的休息調養後的加百列只靠一招就把阿斯摩太打得連灰都不剩!(這老兄囂張了幾十集,這個下場讓我看得很爽!)

消滅了一直虐待自己的仇人後,加百列只表示自己真的不想過問世事,如果另一個維度的大天使米迦勒想要入侵這個維度,他寧可相信溫徹斯特兄弟的本事也不想自己跳進來參戰,然後就消失了。

但大天使的能量是打開維度通道的必要條件,加百列(天下第一躲貓貓之王)一走,幾乎表示他們再無機會打開通道了。


大哥聽到這件事,氣得拍桌大罵「Every time we get close......」

這話表明他很清楚這件事情並不是「任何人」的錯,如果硬要說有人有錯,那也是大家一起承擔這個錯誤。

自己不該焦急地想要穿過通道,但如果多等待,肯定會錯過救援查莉Charlie的機會;而且如果不治療好加百列,又有誰能消滅阿斯摩太Asmodeus呢?

不管是親弟弟Sam,或親如兄弟的天使Cass,甚至是大哥Dean自己,沒有人有能力去扭轉這個結果。

但Dean並不是因為意識到這點所以這樣說,而是因為他打從心底將大家視為一個團隊、一個家庭。

成功,必須要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如果無法避免失敗,那就大家一起走向滅亡。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懼嬰Still/Born】不可以不相信女人喔!不管她們的行為再怎麼瘋狂!(有輕微劇透)


加拿大出品的電影....電影在概念設計上很像前陣子的【鬼壓床】,將某種古老傳說或迷信給實體化。

但【鬼壓床】已經算是很失敗的電影,本片又更等而下之。

為什麼?

簡單來說,這部電影乍看之下是部藉機講述孕婦心理壓力的恐怖片,但它完全忙著在敘事上偏袒女性,認定男性「不理解女性生育的痛苦跟偉大」「要女性屈居在家中當生育機器好讓自己可以全心全意在外面追逐自己的雄性權力慾望」。

雖說電影本來就不該太考慮客觀的合理性,觀眾觀影時坐在椅子上(甚至是離開戲院後)可能會發出那些「為什麼不這樣做」的質疑與嘲諷,應該以無視為優先處理策略。

但這種策略是有下限的。

電影中,惡魔的聲音可以被錄音機捕捉,女主角似乎無意間捕捉到了惡魔的聲音,──當她絕望的對著錄音機哭訴、以為自己只是在徒勞無功的自言自語時,惡魔其實都有回應、也都被錄音機捕捉到。──也就是說「並不是因為外界不相信她而將她逼上絕望」,其實尋求幫助的機會曾經就握在她自己手中,但她卻沒有好好把握。


為什麼開頭要提到加拿大呢?因為在這個國家,男人如果打電話去家暴專線哭訴說自己遭遇了家暴,電話另一頭只會冷冷的回應說「男性只會是加害者」然後掛掉電話。──這是個「可以這樣對待男人」的國家,而這種編導手法基本上已經達到了所謂的「敵視男性」的程度了。

為什麼太太要在家帶小孩?夫妻是否有溝通有默契?...電影不明講、從沒有在故事中真正表明女主角的想法,只是將她可能因為經歷了恐怖的事件後的不安和她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真正的想法混淆在一起。 (我不知道編劇導演是否刻意這樣做,但這不是重點,因為這是結果。)

這其實挺新鮮的。因為最近看的電影其實在性別或女性困境這塊領域上,大多以顛覆女性主義常態論述為主要手法,除非是「以過去的女權或女性事蹟」為主題的電影,不然都應該視為一種「負面評價」的觀點。但本片完全排除了「評價」這件事,就毫無顧忌與節制地把女性主義的觀點拿出來甩在觀眾臉上、期望觀眾光是看到這種東西就會滿意的點頭走出戲院.......

評價遭不是沒原因的。(我不是在說電影,我是說今日絕大多數的女性主義運動。)


至於標題,這部電影從發想到劇本完成,應該都在最近流行的「MeToo」運動之前,所以我不想指責這部電影在鼓勵、甚至強迫大家「一股腦的接受所有指控」,我只是借題發揮而已。


【毀滅大作戰/狂暴:世紀浩劫/末日困獸戰 Rampage】帝國主義就是棒!






為什麼野獸要接受人類的文明價值觀?為什麼要學著去理解人類的手語指揮?

如果沒人吐嘲這點,那我要為人類普遍的動保知識與精神水準感到擔憂。

雖然說這是電影、雖然說這背後有實務上的優勢(例如可以理解動物的心理),但這種行為就好像在講「你們這些落後物種的本性(和基因)本該隨我們這些高等人種宰制,看我們是要滿懷惡意(像開公司的兩姊弟)、還是充滿善意跟愧疚(例如主角),畢竟你們本來就只是種覺得對著女性亂開黃腔沒什麼不可以的生物啊!」

我不是在說那些自稱「女性主義者」的「麥卡錫主義變形蟲」對男性的觀點,我是在說「尊重是擺在心裡、油然而生的,如果非要對方具有跟自己同等的武力或威脅力,或對方的背後有跟自己同等的武力或威脅力做後盾,自己才會曉得節制自己的手、不要對著對方的文化精神價值觀甚至是肉體為所欲為,那這不叫做尊重。而這種尊重的精神不該只適用於人類,而是要廣施於所有萬事萬物上。」

就好像空氣不會阻止你吸它,但這不表示你可以亂消耗它、亂汙染它;當你在消耗或取用任何人事物以前,請試著最低限度的去理解這東西,不要好像它的耗損不值得你放在心上。(莊子‧齊物論「夫隨其成心而師之,誰獨且無師乎?奚必知代而心自取者有之?愚者與有焉。未成乎心而有是非,是今日適越而昔至也。是以無有為有。無有為有,雖有神禹,且不能知,吾獨且奈何哉!」)


本片其實並不算非常精湛。

像動畫缺點頗多,狼的質感很糟,(但身體結構設計很讚!)白猩猩喬治一開始很明顯跟背景格格不入。

劇情雖然很有創意,──這是典型的「所有人都被科學怪物殺光光後,科學怪物從禁閉所中闖入人間」B集科幻片續集,差別在於...它不是續集,而是正傳,這裡大概也不會有前傳,──但轉折做的很草率很俗氣,雖然這本來就不是需要什麼深刻感人或熱血沸騰的電影,但我也不是說它糟,我只是說它真的不算精湛。(頂多只是沒有明顯缺點而已,但絕對看不出來有什麼優點。)

人物的結構倒是挺有趣。

主角並不是真的討厭人,那是種另類的心靈創傷兼自我厭惡,就好像男人信女性主義、被「男人是惡、女人是善,邪惡一直在欺負善良,」這類毫無道理的言論轟炸洗腦後開始忙著自我否定、卻完全想不出該怎麼自我改善或去反向影響社會下,所發展出來的憤世忌俗偏激行為。

怎麼又提到女性主義了.......但講真的,這片對女性主義慣常宣揚的性別認知狠狠地甩出了兩個巴掌。

主動挑逗男性的是女人。(不暴雷,雖然不是很重要。)

這世界上有比女人的安全或自信心與自我意識更重要的東西。(不暴雷,雖然不是很重要。)

女人也有相對的犯罪能力,不管是偷東西、或是主動開槍殺人。

該死的就是該死,不可以因為是女人就對她客氣。




應該沒有人不知道這是幾十年前的經典街頭大型機檯電玩遊戲改編吧!(這幾年好樣還有重新復刻後發行。)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一拳超人 One Pounch Man】英雄協會大左派

在長達90多頁的第130中,看到泥沼怪人走到作為人質的瓦剛麻和鼻涕雄前講出「連King也會被殺掉喔!」這種話,我第一個想法是「正常十歲小孩子聽到這種話會精神崩潰吧!」

把這想法分享在網路上,網友Jack看了立刻說了句「反正碰到崎玉還不都一拳搞定」, (簡短的)討論就這樣開始了。

「正常小孩子不知道琦玉存在阿!」

Jack:「yup,國家政策失敗。」

「(思考機能像童帝一樣忽然混亂)怎麼忽然擴展成左派/右派的問題了?」

Jack:「你知道的,英雄協會這種東西成功與否其實是一種國家政策問題。在那個世界裡面無能的人成為S級前十,而真正的SS+卻得從C級開始,還因為沒辦法認證功績只能長期待在B級,這就反映了他們根本沒把制度弄好。」

「 主角根本不是什麼英雄啊!他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興趣使然,但講白了,他其實跟怪人沒兩樣啊!根本就是因為想逃避現實或性格扭曲到了極限就產生了變異。(這些話跟我們目前的主題一點關係也沒有。)」

「 雖然現有的體制很官僚、效能很差,但比起這些毛病,至少他們沒有大方承認主角這樣的英雄。如果承認這種英雄,那惡狼就是正義了!(這不就是惡狼在反感的事情嗎!凡事都力量掛帥!有力量就是正義。)(這些話一樣跟我們目前的主題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是覺得英雄協會是民間自發組織,在這類管理上有疏漏在所難免,(它就像是自由市場為了彌補政府不足而自發產生的商品,而且是由使用者自由選擇付費的方式來獲取利潤或營運經費。)」

Jack:「啊ㄅ過他們有半官方性質啊!」

「所以我很討厭左派。即使是民間自由性組織,當你走向過度權威或高度組織化,就會變成一種類似政府的東西。你做...違反自由主義(反政府干預),你不做...違反企業競爭的根本目的(提供越來越好的服務)。這種自爆爭論或原則...就別再堅持啦!」

「除非這是薛丁格的貓的自由主義。」

討論完畢。


我覺得人應該要駕馭理論,而不是反過來被理論框住。

拿醫療來做例子吧!「盲腸發炎要不要割?不割的治療程序很麻煩、又有一定風險,但割除了未來腸道癌症的機率會明顯增加。」這例子中其實有兩種醫療理論,就好像左派與右派一樣,一是凡事主張人為介入(例如割除),或盡可能維持自然功能(例如讓人體免疫有機會維持完整或主動地位)。

但今天主張割盲腸的醫生未來應該要在其他所有醫療案例上都否定消極的免疫或藥物治療嗎?而不主張割除的醫生是否要堅持消極的免疫或藥物治療嗎?


(我以為)人之所以要在理論上有個統一的策略,不要淪為「此一時彼一時」或「雙重標準」,原因很複雜...例如「雙重標準」──人要能跟其他人互動來往,其中一個必要條件就是個人的反應的大方向大原則要能讓他人掌握,例如脾氣即使火爆,但只要大家掌握到這點就有辦法跟脾氣火爆的人互動,即使結果是乾脆遠離這個人。

所以如果一個人的標準不一、讓人難以掌握、或讓人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樣應付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假人,導致大家選擇乾脆別跟這個人來往...這應該不是個人所期望的結果吧!(刻意搞孤僻的人無法用我現在的模式討論,所以「不考量」。)

簡單來說, 我的根本想法是:人應該是要活的務實,而不是把自己的生命拿去塞理論框架。反過來說,如果這樣做反而務實,那塞理論框架也是可行的選項。(要優先考量務實,而不是理論框架。)

不管是左派理論或右派理論,這兩者都沒有任何一個是可以完整完美解釋今天人類社會的運作法則,根本都還達不到務實的水準,兩者都還需要不停進化改善。所以如果你/妳支持或偏好某派理論,應該是要起身去補足它、讓它更好發揮作用、有更多的實務經驗,而不是闡述大家「為什麼應該要反對相反的理論」。


不過會這樣想的原因,我發現根本原因是因為:我還認為自己的人生有無限可能性。

對那些根本上已經不認為自己的人生還有可能性、一切都只能順著體系軌跡或模型規劃去發展去「累積」的人來說,他們大概很不想承認「建立自己的人生」這件事讓自己感到很無趣吧!(活著還是單純的、不停地滿足慾望就好!)──或是就乾脆把自己的人生拿去塞理論框架算了!至少看起來像是個很有原則深度想法的人。


【以下是後續補充,以上保留原文不修正。】

發現有人搞不懂(可能我上面沒有講清楚):今天大家常講的左派跟右派其實是種虛假的區別法,它最早的意義應該關於是政治態度(右派保守、左派激進),而不是政治主張。

雖然一開始不是,但今天的左派跟右派基本上都同意使用自由市場制度,只是他們對自由市場的價值/缺點看法不同。但這不重要,因為兩派的主張都會產生自我矛盾,像我上面的討論,重新整理一下的意思應該是說「自由市場的產物(例如英雄協會)其實(在追求商品或服務的競爭力越來越好的過程中)最後都會帶有政府形式與官方色彩」,所以右派其實是左派!

企業在特定領域強勢到極致後的現象,其實有個名詞叫壟斷。對某些追求極端自由主義的右派來說,政府就是種壟斷,──但他們這種極端的態度本身就不是右派該有的了!根本上他們就是激進左派。但就算不提左派,一般人也應該懂企業和政府的不同:企業運作的目的或優先照顧的對象是董事、一般股東、高階經理人...以下或其餘都是雜毛,但政府不可以這樣幹,政府存在的目的(或說承諾)就是在合理範圍內照顧全體百姓。

但同樣不提右派,一般人也知道今天的政府根本無心照顧全體百姓。

也就是說,政府的管控不過是提供新的機制與交易平台,讓有心人用新的方式去繼續擴大貧富差距而已!──今天除了極少數的富豪以外,絕大多數都是靠政治力干涉在保護自己的財富或既得優勢,無視這點的左派其實只是把對制度的堅持從「市場制度」轉移到「政治制度」而已,這豈不是右派?

(覺得這番說詞很鬼扯的人,請自己去認真看看外國對於左派右派最新的見解吧!)

那為什麼我討厭左派?........其實我只是說「我討厭左派」而已,有讀懂我在漫畫討論完後寫的東西的人,應該會知道「我TMD一樣討厭右派啊!」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勇闖地獄門Beyond the gate】入門級的克蘇魯和80年代科幻恐怖片




避免有些人誤以為我把什麼都丟給「克蘇魯神話風格」來解釋,所以先聲明:這部片並不是什麼奇怪的恐怖版【野蠻遊戲】,並不只是因為它格局小而已,而是「桌遊」其實是種「將現實與恐怖幻境之間界線模糊化」的一種工具,玩遊戲本身並不是這部電影的劇情目的,類似的劇情結構可能會是「讀本書,書中的事情發生在現實中,」「聆聽占卜,內容一一毫無道理的實現,」所以這部片並不是【野蠻遊戲】。

攝影構圖和利用景物對比在畫面上拉出景深(或各種結構變化)的能力非常優秀,色調氣氛角度都有最早第一集【養鬼吃人Hellraiser】的味道。可是大多是使用靜態的攝影機角度,顯然預算非常有限,但效果不俗、不會被這個瑕疵給影響。

故事的主題讓我第一個回想起的是大衛柯能堡的經典【錄影帶謀殺案】,但僅止於主題,風格內容毫無相似之處。

「遊戲」背後的力量可能是某種邪靈、甚至某種外星人/政府高科技洗腦,無論是哪種版本,觀眾都無法更深入。──80年代的恐怖片總是記得:有些無法解釋的東西要想辦法避開、避免讓它不要出現在畫面上,例如「惡靈怎麼擄走弱小的人質」、「巫術怎麼將人洗腦成殺人機器」、或「這事情最一開始是怎麼發生(父親怎麼會獲得這個遊戲)」。

雖然事後想起來,總是會想讓觀眾挖苦說「邏輯差」「太扯」「自己的設定自己打破」,但當下經常可以引來非常好的娛樂效果。


故事劇本背後是講人怎麼拋棄童年與青春期而克服傷痛並長大。兄弟兩人的朋友克自代表了他們不成熟、或無法成熟的一面,大哥是個外在過度拘謹、對體制(威權)有種莫名奇妙崇拜的人,(可能是因為父親是個脾氣失控的酒鬼,)弟弟則是依戀於任何能夠及時讓自己發洩情緒、或得到安慰的對象,結果隨著遊戲的進行,這些人(兩兄弟的不成熟)都一一死去。

所以劇本其實很細膩,可惜故事內容太單薄、節奏始終太過緩慢,「遊戲」帶來的挑戰並相較之下缺乏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但要多放入點東西又可能會導致故事內容失控.......

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桃色機密 Dsclosure】男人的哀歌...唱不完



作為可能是第一部完整應用了(可以實用的)3D與虛擬實境技術的電影,這部電影的內容之豐富、意涵之深,是其它所有電影都不能比的。(特別是剛上映的【一級玩家】。)

例如我覺得一直被後人高估的【電子爭霸戰 Tron】其實除了作為一款實體化後因為平衡性過糟(不只是不良)導致可能不會有人想要玩的線上遊戲假想以外,這部電影對外來科技的想像不管是可行性或視野都是零。(這部電影的魔幻、甚至奇幻成分遠大於科幻。)

還有些無意間應用了虛擬實境技術的電影,但裏頭所出現的虛擬實境技術要不是技術等級還太低,不然就是單純的特效畫面(根本不具實用性)。

但本片已經在無意間講到了....「玩家視野外的房間其實是沒有貼圖的」,光是這點就讓本片領先了當代所有科幻作品一大截。


這部電影/原著小說的本意絕對不是要譴責「女人掌握權力後做的事情跟男人沒兩樣(甚至更下流)」,因為當時的女性主義者還沒有完整的發展出「女人就是良善、男人就是邪惡」這樣的觀點。

譴責男人要為戰爭負責得到的回應就是這麼簡單,「我到底要為哪場戰爭負責?」...今天譴責「男性」的邏輯在當年的哲學家、思想家、女性主義者眼中來看,一定會覺得很不可思議。(最後解釋...吧?)


解釋一下電影的來龍去脈;主角湯姆山德斯是個有著風流歷史、但顧家且專注於工作的好男人,但這樣的個性讓他在公司中顯得有點孤單,因為今日(1994)的資訊界不比以往,不懂風流趣味的宅男是業界主流,本身也已經是可以跟傳統機械製造業平起平坐的大產業,公司結構複雜的讓很多人無法想像,經營成本不再只是研發與製造,甚至還有各種業務、庶務、甚至法務,如何成長變成經營者與管理層非常重要的課題,但這些一直都不是湯姆在意的事,所以公司希望能夠把他從管理階層移除,但又不希望因此造成外界為公司研發管理能力的評價降低,因此最高層們希望他是因為不名譽的個人因素而從公司中消失.......湯姆的舊情人梅樂蒂就是被找來負責執行這項業務的人,而顯然她的手段下流到連老闆都有點吃不消。

(這個老闆其實是種時代的悲哀。他自己也是屬於就時代的產物,本該競競業業於自己專長的經營理念,但不知道從何開始變得如此樂衷於操縱權力,是自身個性的負面覺醒?還是被其它業界的風氣給影響?...大家可以有自己的詮釋。)


但把「性別」從電影中移除,其實講的就是很單純的權力鬥爭。「權力大的人如何用合法、但不合情不合理的方式犧牲權力小的人,好滿足自己對利益與慾望的需求。」

說到「權力大犧牲權力小」,大家想像的可能是人口買賣中女性成為交易輸送的對像,但隨著提倡禁慾或節制色情的基督教、或基督教價值觀越來越普及,大家都已經知道要迴避這樣的提議與盤算。

所以雖然女性依然是人口買賣的主流,但(思考一下人口買賣這種行為的數量)已經不普遍了。今日說到權力鬥爭,主要的犧牲品是男性,( 女性反而成了操縱者、或有成為操縱者的捷徑。)

本片所講的、所預言的,是男性忠誠的價值被嚴重矮化,(主角從未在公司內結黨派,部屬們都將自己的向心力對準公司、而不是他個人,)但現實中持續在發生的是男性的經驗與智慧財產被剝奪,講白了就是「年輕人比較好用」...如果公司直接擁有資深員工的研發成果、而不用思考智慧財產權問題,這等於確保了老員工可以被毫無顧忌地榨乾後拋棄,....但這是作者當年沒預料到的。

重點是:即便是社會開始開放進步、女性地位也隨著人權價值日益落實而隨之提升,但男性這方面的處境依舊絲毫沒有改變,只要掌權者或資本家想到要開始從壓榨自己內部獲取利益,男性始終是被犧牲的主流,只是因為他們要面對的不是「低薪」或「違法資遣」,所以始終沒人在乎、更不可能有人幫他們發聲或爭權力。

他們只能日復一日的在台下為老闆的虛偽鼓掌喝采,慶幸自己不是那個圍繞著老闆、幫老闆構思下流勾當的人,.......直到自己真的也受不了、拋棄了自己對道德跟人品的堅持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