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

【鐵血神探/行過死蔭之地 A Walk Along Th Tombstone】世界愈糟,愈不要放棄自己的人生



電影有很多細節和小說不同。

最關鍵的就是少了小說中已經算是「掛穩交(也偷偷從良)」一段日子的妓女女友伊蓮,因為少了她,所以電影把史卡德想要重建自己人生的渴望從伊蓮轉移到另一個街頭小混混阿傑(TJ)身上。

這種「重建人生的渴望」是整部作品很重要的一個元素。

另外,變態殺人魔搭檔的下場是雷被亞伯殺掉,死了老婆的毒販Kenny最後也沒有失手被反殺,FBI也沒有在小說中直接登場,反而是阿傑介紹來幫忙突破關鍵瓶頸(?)的駭客沒有在電影中登場。

而且這部小說其實是變相的大回顧,提到了很多過去的作品與案件。並不是說作者從不這樣做,只是這部小說中,這類內容的比例拉高了許多。但電影是獨立作品,所以無從讓這些內容有所發揮,自然也沒有這方面的內容。


一開始不懂為什麼要改編這部小說,因為它的名氣幾乎遠不如【八百萬種死法】之後的每一部小說,而且連恩尼遜似乎也跟馬修史卡德溫馴幽默低調的形象大大不同,但仔細以較後才發現這是有原因的。

這故事是發生在【八百萬種死法】以後(但不是接續的故事),大概就是馬修史卡德的人生在終於碰到谷底以後開始明確往上翻轉的開始。(下一部就是他的戒酒人生又更邁出一大步的【一長串死者】。)

雖然小說被明確的歸類在「驚悚」類型的偵探故事中,但過往的系列很難讓讀者真的感受到什麼驚悚的味道,只能看到性格與靈魂都已經殘破不堪的主角竟然要不斷面對各種人性道德的難題,然後總是很驚險地用模糊曖昧的姿態踩在那條很灰色的地帶上。

雖然主角周旋過的兇手中從不乏性格頑劣與變態之人(特別是「通往墳場的車票」),但「行過死蔭之地」大概是第一次直接且正面的使用變態殺人魔作為故事主題。

看著這些變態殺人魔的作為,主角開始的清楚意識到:雖然自己失手打死了一個小女孩(而且過往的工作態度操守低劣、對家庭也毫無責任感),但並不表示自己是個極端糟糕惡劣的人!自己還是有機會擁有美好的東西,不管是人生、或伴侶、或單純的第二次的機會(去為自己爭取一個更好的人性評價)。


連恩尼遜的人生經歷可能是他會被找來飾演性格與形象明明都很溫和的馬修史卡德的原因......(個人特別喜歡這部片在這個層面上提供給觀眾的想像空間。)

2019年6月8日 星期六

【School For Leftard】女性主義經典電影介紹




這算是異業結合嗎?
其實個人並不是那麼反左膠,因為人都會有膠的時候。
只是左膠真的有點誇張.......

【X戰警:黑鳳凰】該死外星人假扮成女性主義者



電影試圖將X戰警應用超能力戰鬥的方式推升到一個新境界,不管是萬磁王、藍魔鬼、或暴風女,(X教授真正的壓箱底超能力是愛,這倒是萬年不變!)

漢斯季默的配音很滿、但感覺不出什麼真正具體的功用,反而有點礙事。這是我唯一能想出來的缺點。

故事的份量或整體長度拿捏得剛剛好,邏輯或節奏很流暢、不會有太突兀的地方,(電影畢竟是經不起檢視的東西,但已經不輸【復仇者聯盟4】滿坑滿谷的邏輯破洞。)

整體創意或製作上其實是很圈可點的電影,實在不懂為什麼在這方面會惡評如潮。


故事其實是隱喻第二波女性主義者如何引導人類開發自己的潛能、讓這些潛能成為世界穩定發展的助力,但「邪惡外星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潛入第二波女性主義者之間,毒化了「下一代的女性主義」、然後殺掉第二波女性主義在街頭與社會運動的實質支撐者.........

魔形女和X教授就象徵著90年代初期女性主義運動方向的兩大分歧:社會街頭運動和政治活動。(你可以因為某些理由討厭其中一個人、然後肯定或喜歡另外一個,但別人也可以找到充足的理由去做相反的事情。因為......他們本來都應該只是時代的一波潮流、是下一個世代來臨前的過渡期,沒人真的完美、也沒人真的一無可取。)

作為被邪惡帝國收購前的封山之作,創作者向帝國的邪惡根源:第三波女性主義比中指的意圖實在太明顯了!(就連故事的背景時間都是第三波女性主義崛起的時間。寧可讓X教授與萬磁王明顯年輕的不合理也要這樣拍。Bravo....Bravo....)

2019年6月6日 星期四

【復仇者聯盟3&4】各種進步思維信徒常用的假邏輯:「奇異博士怎麼可以把寶石交出去!太沒邏輯了吧!」



習慣填鴨教育的人經常搞不懂什麼叫邏輯(但又自以為很有邏輯),以為所謂的邏輯是指「A題目必然要對應正確的B答案,如果認為A題目不必然對應B答案、甚至試圖證明C答案也可行,就是沒有邏輯。」

所以「不是要保護寶石嗎?怎麼可以交出寶石?」或「你怎麼可以不支持女權主義?你是不是覺得女人不配有權力?」「你要我別罵他?那是要我幹嘛?拿出無限的愛心去包容他感化他教育他嗎?」


但其實在討論題目與答案前,很多題目是還沒有精準或可讓大眾信賴的答案的,而邏輯就是種工具去幫助想要找答案的人用更有效率的方式在茫茫大海中撈出那根針。

譬如:不喝水會死,但為什麼有人喝了一堆水依舊死了?(這不是腦筋急轉彎,)顯然「水並不是沒有害處的東西」。對只知道題目和答案的人來說,這結論在他們聽起來就有「難道水是不好的東西」的嫌疑,所以會被批評為「沒有邏輯」。

(當然除了「要有邏輯」外,人還要敢「不被舊的觀念與答案侷限」,但這是不同議題。)

其實除了「在茫茫大海中撈出那根針」外,邏輯這種工具還有一種更深的意義。

除了純理論性的問題外,人們拿來用邏輯討論的問題背後都有個共同點,就是這問題反映的是自己生存的欲望或需要,而「怎麼滿足」「怎麼達成」就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但如果「問題」並不是自己自發產生或思考出來的,而是別人套裝好的問題,直接去思考答案會產生矛盾,因為這問題本身就不能反映自己生存的欲望或需要。

像標題...奇異博士一行人的目的並不是「保護寶石」,而是「阻止薩諾斯和他的瘋狂野心」!

兩者的差別是:如果為了保護寶石而任由薩諾斯殺死鋼鐵人與星際異攻隊,然後開啟傳送門帶著寶石逃走......結果呢?薩諾斯有空間寶石、有現實寶石、有力量寶石,不管集合多少幫手,薩諾斯擊潰他們也只是多彈幾次手指的問題而已。

所以把前者當題目,思考者會掉入「把延長苟活的時間當作成功」的矛盾與陷阱中。

但要把後者當題目,其實尋找答案的過程也是一個又一個的小題目。「找進了無窮的答案後發現這一戰每一種打法都是輸,」這時該怎麼辦?即使退一步看,認為「目標不是在打贏這戰」,但看到「找進了無窮的答案後發現接下來每一步都是薩諾斯成功彈了手指頭,」這時該怎麼辦?

奇異博士的答案很簡單:看下去!必要的時候必須也要接受失敗、並想辦法讓這個失敗變成可以被接受。的!.......結果他看下去就看了五年.........那是一千多萬個五年!然後讓他發現了一個唯一的答案。

注意到了嗎!這種「看下去!必要的時候必須也要接受失敗、並想辦法讓這個失敗變成可以被接受。」的策略其實跟「把延長苟活的時間當作成功」是一樣的!

「看下去」本身並不是種問題的答案,而是「大家要在各種題目與當下的情境,去推論各種選擇的可能結果,然後選擇出真正最好的答案!」

這才是「邏輯」。

講這麼廢話,我是在感慨「為什麼台灣一堆人把死問題配死答案當成有邏輯(然後批評答案跟自己不一樣的人沒邏輯)」?還是在佩服編劇讓奇異博士這個「看見未來」這個明顯違反故事屬性設定的動作背後的精神與意義顯而不彰?

你/妳怎麼想?I dot car.

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城市獵人 Nicky Larsen et le parfum de Cupidon】「愛她越深,我越下流!」的法式浪漫!+「21cm恐同」就是爽!



其實在對理想伴侶的外貌期望這件事情上,膚淺是人人共通的天性。就好像老是嫌棄孟波好色的阿香也有她膚淺的地方。

但女人的膚淺人人會諒解,男人的膚淺人人當笑話。

而且男人的膚淺更多時候是因為他們和女人互動的技巧低劣,──但這種低劣並不表示他們的人格品行,比較像是愚蠢無知遲鈍。孟波畢竟是個在戰場上看盡人間生離死別在彈指之間發生的人,所以雖然他是個敢無恥像寡婦修女求愛的性食野獸,但其實他內心深處真正想要的不過是牽著愛人的手走向教堂、或上電視參加紅娘節目,這種單純豈不是無數女人渴望的伴侶條件呢?

這是引言。


其實我對菲利浦拉紹不熟,這還是第一次看他的電影,更不要提他本人身兼導演編劇。

可以明確感受到本片刻意背離好萊塢慣用的風格與邏輯「拼命從一個題材或文本中挖掘與灌注視覺刺激」,所以即使從頭到尾一堆女性穿著性感內衣或嶄露曼妙身材激突,但真正讓人意識到「這是色情」的並不在當下鏡頭聚焦在女性時的畫面,反而是菲利浦拉紹的演技才是「下流」感覺的來源........

原來「下流」對法國人來說是件很高尚的事情。

「我無法將我最珍貴的愛情獻給我最心愛的人,所以我只能在這些放蕩不羈又下流狂野的求偶儀式中麻醉自己!──愛她越深,我越下流!」

(法國人解讀整套「城市獵人」的觀點與邏輯非常有趣!)





電影的核心看似是種恐同笑話:孟波因為香水測試而愛上了男人,一開始非常抗拒,但越到後來、他竟然越投入這種「明知道是藥物的效果」的「虛情假愛」,甚至還因此一度覺得「這世界上的鶯鶯燕燕再也於我無關,真好。」

但愛情只是一種情感,而情感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是否能夠認真投入自己的全心全意去享受對方的存在與陪伴、為對方付出與著想,這才愛情真正的「問題」。

到此,「恐同」不見,「恐同」真正的恐懼並不在於同性戀的醜化,反而在於對過去的自己產生的一種質疑與放不到的依賴。


說到底,愛情到底是什麼?

有愛情靈藥,也有隨意使用愛情靈藥的人,但人活著不是只為了追求愛情,還有無數的恩怨情仇與承諾,即使可以將他人的愛情隨意用手指壓兩下、幾出一些藥劑來控制,但這藥劑無法解除自己其他層面的問題。

還有無數的問題,像是「每個人都只能愛一個人嗎?」「如果愛上很多人要怎麼知道誰才最愛誰?」........不過真的問下去、討論下去,可能很多人要皺眉頭了!





【異類佔領Captive State】邪惡的左派進步主義去死!白人至上主義才是正義!



電影其實廣泛的指控跟嘲笑所有的左派進步主義,尤其是平等主義。

裡頭的外星人其實就是進步主義的化身(例如女性主義和反種族歧視),跟外星人合作的人類就是那些選擇跟進步主義妥協避免麻煩的現實政客。

但事實是:我們看不清、也摸不透外星人的樣貌與意圖,只能隔著女性代理人和他們溝通,而且電影一開始就看到他們毫不留情地將兩個沒有抵抗能力、社經地位中上、白人朋友一堆的黑人化成一堆血霧........


光看這樣的開頭就可以聞到一絲創作者想要叛逆的向現實世界比中指的味道,電影對我們今天的世界看法顯然是悲觀、也負面的。

我們正處於一種全面淪陷的狀態。世界看起來運作跟以前沒有太多不同。但我們沒有人擁有真正的政治權利,社會運作利益也不歸我們。

某種可以毫不留情抹煞我們的制裁力量(疑似左派進步主義所掌控的某些激進派別或高度組織化的SJW)在高空盤旋隨時等著出動,根本不會在意是不是誤殺或怎樣,他們根本覺得多殺一個是自己賺到。

這根本就是今日的華盛頓、或任何一個先進國家的政治圈的寫照。所有的政客都像這部電影中的人類世界高階領導一樣,他們都選擇毫無妥協、毫無保留的跟各種左派進步主義妥協,以避免左派進步主義發動他們用來癱瘓政治、對個人發動人格抹煞的群眾武器,為的就是換得自己可以在現行體系中的位置。

這些進步主義者占奪所有領域的東西。環保?解救貧窮?教育落差?.......管你是什麼,以後運作的基本模式都要先符合他們的期望,然後才能開始談論或追求原本真正在做的事情。

要談環保?請先確保男性/白人/與白人交好的黑人的聲音被抑制!

貧窮?請先確保優先解救女性/黑人,但與白人交好的黑人要排除!

諸如此類!「這哪裡是人類嚮往的進步主義?根本是外星來的異類啊!」


無聲的咆哮與控訴完,電影的結局很哀傷與悲壯。

所謂的反抗軍,看似代號「No.1」的白人指揮坐鎮在最安全的位置指揮著黑人、墨西哥人、或亞裔去送死,但送死只需要一天,「No.1」在這九年中卻是每天都坐如針氈。

但是說白了,他們這些白人也只是在哀悼自己死去的黑人朋友罷了。

【異類佔領Captive State】瞞天過海之星際終結者Ocean's Independence Day



這可能會是今年最棒的科幻片。(已經下檔了。)


電影取用了80年代B級科幻片的傳統:用最低限度的科幻融合美國當代的文明水平去打造一個很悲觀虛假的未來人類世界。

這個未來有兩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是直接影射那些曾經因為資源而被美國用人權或維安理由出兵攻佔的國度,整部電影幾乎從頭到尾都好像在對著美國人說:「喜歡這種感覺嗎?喜歡這種感覺嗎?你們以為自己有理由就可以這樣嗎?喜歡這種感覺嗎?......」

第二個層次則是諷刺各種「進步」主義或思想在今天如何的大行其道,而它們又是怎麼催毀跟屠毒整個社會與文化。它並不走極端,例如去刻意把我們當帶的一些思維給極端化又放大扭曲並加入暴力威權,而是直接質問大家:為了追求你們所標榜和看重的那些進步,你們可以犧牲自己的人性(尊嚴與慾望)與文明到什麼程度?


兩者其實是有點矛盾的,但電影劇本把牠們很巧妙的結合在一起。(這可能是好萊塢戲劇史上第一次。)


但說它是最棒的科幻片,還是因為它的故事本身非常精彩.......

外星人的入侵計畫成功,就好像薩諾斯成功的彈了手指,人類的政治體系和武裝都徹底瓦解,地球資源像自助餐的菜一樣隨外星人取用,而人類就是桌旁服務生。

為了監視地球,外星人身居在地底洞穴內,只有極少數的人類容許進入洞穴中。

保護這些洞穴的安全機制滴水不漏毫無破綻,只要沒有取得外星人的許可,就算是蒼蠅都飛不進去.......有個女高中歷史老師就想到了一個計劃,這計畫可以讓人類只需要花費極低微的代價(僅僅只用了十個人)就成功突破外星人的安全防護,然後進入他們的洞穴內把他們通通炸死。


只是這個計畫花了九年去佈局跟執行。


我們今天這個時代,好像每個自以為胸懷什麼理念、必須去對抗什麼東西的人,滿腦子實踐的方式就是「找到敵人、馬上衝上去幹掉敵人」,不管是唇槍舌戰、或口誅筆伐、甚至是動用社會網路去抹黑跟人格抹殺.......好像每讓敵人多呼吸一口空氣、或享受一刻的感覺良好,自己死後就要在地獄多承受一百年的烈火煎熬一樣!

「我絕對不能等!我要那個討人厭的東西(敢不支持我、敢給我唱反調、敢不肯定我)給我現在消失/死掉!」


對!說半天,其實那也不是什麼理念的敵人,那只是他們自己的敵人。


結果我們的社會一天到晚都在進行著各種膚淺、毫無公義公理可言、也永遠不會有什麼實質進展的爭吵鬥爭,但每個參與的人總是厚著臉皮以為自己懷抱著什麼遠大或正確的理念而完全不打算保留自己的........不知道那是什麼?好像只能用瘋狂來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