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眼裡出西施】向那些迎合母豬主場優勢的愛情遊戲比起中指!(不喜歡標題者勿入!)



這片因為拍攝的年代「比較早」,所以對這些議題的詮釋或觀察可能比較「原始」,但它講的其實不是什麼「情人眼裡出西施」或「諷刺外貌至上的愛情觀」。

它講的其實是所謂的「母豬」議題。而且是不含任何女權主義或女性思想的「母豬」。

否則,用外貌來展現「人的內在美」豈不是種雙重矛盾?

畢竟內在美不可能是用眼睛來看,若是需要用心靈錯覺來讓主角對女人的外觀產生錯誤的感覺,好表達「內在美」的意義........「內在美」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一定有人看到這裡會反駁「電影嘛!符號學上本來就不會太講究。」...但請先遷就一下吧!



簡單來說,母豬就是「醜陋」!(英文的「Ugly」?)

更進一步說,母豬們的愛情觀其實是種「不包含愛情」的「吞食男人但不需要背負任何責任的技巧」。

不管是藉由無端的譴責男人膚淺(可是自己更膚淺),來要求男人修繕自己的內心後、再來間接肯定「自己其實也是有豐厚的內涵」,像是哈爾的鄰居辣妹,以為哈爾是個不重視外表的男人,就積極地用誘惑的方式展開「反追求」...想要自己是個有內涵的人、但不想要付出任何努力!(待人既不溫柔親切,也從不熱衷任何有意義的活動。)這其實很矛盾!因為一方面她既認為這個男人不膚淺,但又期望他跟其他膚淺的男人一樣被自己的魅力征服!

或是用各種世俗盛行的愛情語錄來掩飾自己只是個愛情中的恐怖份子的事實...像那位主張「時間點剛剛好,所以我們就在一起了。」的女孩子,但她口中所謂的「時間點剛剛好」其實只是「身邊沒有男人供我使喚、出錢讓我享樂。」...進一步擴展一下這句話,結果就是「交往的過程中,這個男人都很稱職的滿足女人的需求,女人就放心地認為這個男人會維持這樣的生活品質到天長地久,然後「選擇」(或說催促)這個男人一走步入婚姻。等到哪天這個女人膩了、或是真的又碰到了愛情的火花,就把責任推給這個男人,說「我沒辦法跟你在一起了!你都沒有認真經營婚姻!你都沒有想要把激情留住!......贍養費簽一簽,我們離婚吧!」

所以,這片的主題真的不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電影當然用了非常極端跟矛盾的手段,一方面完全捨棄了愛情電影中必須的郎才女貌,但另一方面又原封不動地想要移植那種「狂熱的愛上了某人」的反應,但它的主題其實是聚焦在這個時代的母豬們的猖狂上!而這種猖狂不是只傷害到男人,更是傷害到女人!

因此這樣的結局或是主角個性的轉變是非常必要的!畢竟電影沒有能力去解釋、分析、讓觀眾理解為何世俗的愛情觀點會扭曲跟沉淪到這種地步。

它只能很用力的點醒大家「快樂真的不是建立在懷抱中的女人有多漂亮上,快樂是種絕對非常主觀的感覺!而人要時時客觀的睜大眼睛看這個女人的行為,而不是用她的美貌來塘塞一切。」這根本是在向那些迎合母豬主場優勢的愛情遊戲比起中指!

【星際爭霸戰 浩瀚無垠】咆哮吧!曲速引擎!





J. J. 把星際大戰七的一些製作概念也拿來用在這部電影上。

開頭短短十五分鐘,我對企業號的「理解」超越了這輩子全部影集與電影的總合。
電影裏頭出現的,不光是有細節,而是能夠幫助人去真實體驗「如果真的站在企業號前會是什麼感覺。」就好像「原來滅星者戰艦是空的」、或「破壞地表吧!X翼戰機!」一樣。

也不單單是視覺上,甚至還有企業號內的「文化」或「生活型態」。就好像星際大戰七也介紹了拾荒者的生活方式。



劇情上,這片的反派其實是在反應社會世代交替變遷的必然所造成的無奈。

好戰份子或許「技能」上能夠適應和平,但心態上卻不行。這最終造成了他們自身的悲劇和整個體制的大難。

這就好像「產業轉型」造成一堆人的工作技能不在實用,如果沒有他們先前的努力奉獻,今日產業和談轉型?但硬要繼續將他們強留體制內?這不是個「或許還有其他選擇」的問題,而是「必須要這樣做」,然後...準備迎接那可能隨之而來的災難。(例如管理階層的食古不化妨礙創新,或冗員問題。)

所以反派的動機看似讓人難以費解,但...「它」並不是那麼的稀奇!只是我們習慣遠遠的、或自以為幽默機智的處理這種問題而已!

另外,我們可能都忽略了這部影集的原點...宇宙非常的大!那裡頭有驚奇、危險、邪惡、暴力...一切的未知都不是真的未知,只要有準備就行。

其實這是對人生最單純的隱喻。「前方的路不知道有什麼在等著你/妳,但說白了就那些,即使如此你/你還是會感到新奇緊張,迫不及待......如果偶爾發條鬆了、倦怠了,停下腳步跟朋友一 起看看星際爭霸戰吧!(XD)」

非常喜歡這樣的第三集。比起拼命賣偶像魅力的第二集,這集在輕鬆的「刺激冒險」之餘,還提供了我們對人生或人性的一些反思機會。

(但也可能這部電影就跟剛上映的【奇異博士】一樣,只是反映人類即將開啟另一波太空探索競賽而已。)

【奇異博士】電影宇宙起始三人(鋼鐵人、雷神索爾、美國隊長)的總結

很多時候,寫完這樣的文章(上一篇【奇異博士】),隔天睡醒來我都會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傻笑...

笑自己怎麼可以這麼假掰、就因為自己是小咖就這樣心安理得的發表這種打高空的文字。但到了下午就會改嘲笑自己「今天醒來的時候怎麼會這麼犬儒、這麼愛貶低自己。」...問題是現在是早上,所以我還沒從犬儒狀態中清醒過來,只好.......

繼續寫一篇「更假掰」的續集文!讓自己的「假掰」達道登峰造極的程度。(然後錯字一堆。下午的時候會怎麼想...是下午的事啦)



現實世界的主流態度向來是主張讓人遺忘「人是會死、而且死亡來的很快」的事實,就沉迷於工作、享樂、縱慾、或是最單純的「追求幸福快樂」或「追求心靈平合(但事實只是心已經老了、放棄希望了)」這樣度過一生就好。

有些人早早就發現這個事實,所以轉而投入宗教或神祕學;有些人無法拖離唯理的世界的誘惑、想要在兩者中間尋得平衡,所以專注在很多基礎科學的研究,不管是哲學、物理、醫學、另類科學.......

主流世界對這兩種人的態度向來是予以嘲笑,前者就嘲笑他們的偏激,或展現各種商業書市中販售的心靈書籍並質疑「我們有這些東西、我們並不空虛,哪像你們只能抱著古人的典籍和絕不可能存在的神。」後者則是醜化他們的不食人間煙火、賺不了大錢、老在花花世界經歷感情挫折.......

好萊塢則是進化版。前者就拿來拍恐怖片,但有信仰的人永遠不會是主角,沒有信仰的人反而往往更快掌握信仰的真諦、輕鬆遊走兩者之間;後者就是把他們的心血簡化、擷取、或乾脆用科幻之名行假科學之實來嘲笑他們的無能。

簡單來說,這就是鋼鐵人:東尼史塔克的處事態度!也是在走入魔法師之路以前的奇異博士:史提夫史傳傑。



但這幾年科學不再無能。

人終於再次的突破了各種科學領域的知識障壁,不管是醫學、物理學...甚至是經濟學、哲學、文學...都有非常驚人的突破。(痾...因為這幾天在讀高行健,所以把文學也加上去了。)

上一次人類在物理學上取得這樣的進度成果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被「證實」,或是DNA的結構被證實為雙股螺旋、很多遺傳學原理都可以被這個模型給解釋。

而那都是五十年以上的事情了!只要今天你年紀低於七十歲,一定不曾體驗過那種「光是靠理論就能讓你相信『科學有無限可能』」的感動。

基因療法即將不是空想、或僅止於標把藥物這樣的應用,但如果沒多少普羅大眾負擔的起,這種技術又有何意義?

物理學已經能窮究原子等級以下的世界,能告訴大家光速不是絕對的、重力不是絕對的......但大家曾經還一度以為要證實這個理論有可能在地球上製造出一個黑洞把大家都毀滅掉!或以為「蟲洞」還是很潮很酷的東西。

歐盟已經穩定的運作...十五年以上!但我們仍然對ISIS或現在發生在敘利亞的事情束手無策(或乾脆一無所知、毫不在乎。)

我們就好像美國隊長一樣,身上集合了各種當代科學領域的大成,而且「這還不是終點,這只是起點。」可是我們卻不能改變自己只是個「來自紐澤西的傻頭傻腦年輕人」。

這部電影中,古一的學生們也大多是這樣的角色.......不管順服、質疑、或反抗,大家並沒有能力踩到跟古一同樣的高度。



至於雷神索爾...來自阿斯嘉,一個早已經融合了科學與魔法、悠遊於我所說的「這幾年科學的突破」之上的更之上、之上、再之上...不知道好幾次的世界。

索爾屬於哪個層級當然不言而喻。問題是電影拍得很虛!而且完全就只有「假科學」、或「根本沒有科學」的內容。所謂的六顆無限寶石也只是用舊科學觀點來看待宇宙與生命...

空間與時間是絕對的,心靈是肉體的附屬物,神必然有人形,永恆的生命是自高無上的目標........

實際上,一直到【蟻人】為止,漫威的電影世界從沒有在議題或視覺上處理過這個問題。(雖然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心靈成為了跳脫了肉體、真正賦予生命獨特性的條件,但這並不是視覺上的焦點。)

(以下有雷.......)

這次的電影中,更是直接點明了人不需要遊走於時間之外也能克服時間施加於人的殘酷限制。(所以史傳傑用「時間」克服了危機,反派卻是被「時間」扭曲了心智。)



對我來說,這部電影就像是漫威在對觀眾發出的邀請函...

希望大家注意到「這一切都不是娛樂電影中的空想議題,不要老指望這是一場歡樂視覺盛宴,結束後...大家可以從這場盛宴中獲得一些啟發,去讓自己的人生真的不一樣。」

可惜它失敗了。失敗的很徹底。

【奇異博士 Doctor Strange】永恆與從不存在的兩難



人在蒼茫宇宙中,渺小、短暫、短視、無能......可是又充滿無限可能。

點燃一根火柴棒,火花不會為了延續自己的存在而有「燃燒」以外的可能,──但人會!

萬一我們忽然擁有了永恆的生命、或是跳脫了這種渺小無知...生命還會有意義嗎?我們還會去掙扎的想要追求功名利祿幸福快樂知識權力嗎?...還是我們只會變成「永不熄滅的火花」而已?

即便不去試圖跳脫這個「是否能夠永遠燃燒下去」的問題,我們也要「面對」無數的「為何燃燒」「燃燒如何發生」「燃燒完以後」...的問題,重點不再問題的答案,而是我們必須要「面對」自己會發現這些問題的事實!

去永無止盡的追尋答案?或是轉過身去在「我不過就是個即將也必然終極的物理現象」的概念下度完自己的人生?

該怎麼選?這是個「火花」從「被點燃」以前就已經開始...直到熄滅以後(或是可以永不熄滅)的每一刻都在面對的問題!(好難選啊!因為難道前者就有不同嗎?難道前者超越了「人是個火花,是個短暫的物理現象」的概念嗎?)

主角選擇了棄絕後者、走上了前面的路...這部電影正是試圖挑戰如何在短短的篇幅中窮究這條路上的各種選擇與結果!(只是不是用主角的觀點或經歷!直到電影結束為止,他都還沒有正式開始走這條路。)



明明就有個很棒的劇本,企圖(藉由古一大師這個腳色的行為)去探討、去呈現這個「身為人」所具備的人性要面對的永恆難處,不再只是徒然的賣弄包裝成哲學或信仰的神祕學。

明明.....

可惜電影實際上就只有眼花撩亂的特效、和特效、和特效、和特效、和特效、和.......還是特效.......還有一樣被神祕學包裝後失去焦點的台詞。

這不是缺點!不是瑕疵......只是根本上讓這部電影變成了一部很難看的爛片!

不是因為特效值感不好、或犯了什麼風格上的錯,也不是因為它的內容失控反被神祕學駕馭而失去焦點,甚至不是因為它劇情結構太老套,就是單純的因為「特效多到它媽的毫無節制!讓我除了罵髒話以外沒有別的選擇!」「明明就很成功地挑戰了用視覺去呈現『無限』的概念,遠超越了【星際效應】物理現象假想,但是動作戰鬥的視覺特效篇幅過多過長過大過亂......根本上已經是『沒辦法觀賞』的東西了!」

(我懷疑一般觀眾裡有多少是真的懂這部片的內容,或真的有時間去欣賞它的內容,還是就只是習慣性的「等笑話」、「等史丹利客串」、「看到B.C登場好開心」、「看到特效好炫假裝被震撼到」.........)
大概是漫威所有電影中讓我看得最痛苦的一部。

【絕地七騎士】新時代的靈魂!新時代的道德觀點!



要我說,這是很棒的電影!光是片頭大反派頌揚(被扭曲後)「資本主義是上帝的福音」,來讓自己的冷血殘暴合理化、讓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說出「擋我的路就去死吧!」,就讓我從腳趾尖冒出一股憤慨直衝腦門,只有「看到這人絕望的慘死」才能平息!

必須要說:本片的結尾沒有讓我失望!



因為「害怕自己的人生無可避免的只能因為衰老、貧窮、疾病、槍傷而落的曝屍荒野收場」而想要「投身義舉」好換來「有人為自己收屍並默哀」...這其實很合理!只是相信「人活著只是為了追求更多名聲、地位、權力、物質、享樂體驗.......」的中國儒教社會,很難體會這種恐懼,即使有這種恐懼產生,也往往被道教玄學思想或「家族」「孝道」概念給掩蓋過去。

即使如此,相較於這部電影,傳統西部片的英雄與紳士精神就顯得太過於矯情且不符合時代的變化!

因為身懷絕技、敢勇於仗著一己之身本事挑戰社會成俗,這是「個人成就」!而相較於「人活在天地之間茫然無所仰賴」的事實,是何其渺小微不足道!──站在西部荒野間,遼闊的曠野不是美景!而是種「痛」跟「恐懼」。沒真正面對過這種「痛」和「恐懼」,就不能理解想要擺脫它們的急切和渴望。(主流社會習慣譴責那些麻痺於聲色享樂的人,顯然是因為今日的主流社會其實都是種不講君臣倫理孝道的儒教社會罷了!)



所以(個人推測)可以看見導演/編劇/製片企圖在電影中追尋「電影對於整個社會來說」所能呈現的一種價值觀或道德觀。甚至可以說是種「身為人的靈魂。」

但相較於傳統電影會用腳色性格來隱喻自己想要呈現的、追求的理念,這部電影直接使用每個腳色的身分。

以前不能這樣做,是基於時代的政治正確性!像對墨西哥的敵視,或是對亞洲黃種人的不信任,甚至是對印地安人的刻板偏見。

所以這部片中,可以看到印地安人與負責獵殺印地安人的前遊騎兵,也有北軍與南軍,還有墨西哥人和在美墨戰爭中喪生的美軍士兵後代(同時也是南軍)......其他還有逃亡的中國奴工與賭徒......七個人要聯手對抗的,竟然是信仰著「剛成形並廣受歡迎的國家資本主義」信徒。(而不是什麼強盜土匪。)

當這些人共處一室時,並不是總要以發洩仇恨作為收場,反而可以一路相安無事的共同為一個理念(正義)服務!這些都是這整個時代的縮影!

過去不能告訴大家資本主義剛成形時帶給社會的動盪,也不能提墨西哥人其實曾經是個跟美國平起平坐、可以有對等地位的民族,更不能提那些聽從國家法律之名而獵殺印地安人的人晚景是如何的淒涼悲慘......但這部片很完整很大膽的跨過了那條線!

所以這部片根本上就放棄了「追求一種統一的美德標準」,不像原始黑澤明版的【七武士】會藉由七人來共同組成「理想的武士情操」,只是本片無法直接明示,而是藉由這些基於政治正確理由而產生的具有負面符號意義的腳色投入了這場義舉,來逐一打破各種刻板道德教條!



這部片的腳色形塑某種意義上來說,反而是將重視娛樂性、壓縮故事節奏步調的新時代電影技巧提升到一個完整的境界!──用這種過往總被批評「徒有娛樂性」的技巧去挖掘出屬於自己的靈魂。

這其實很矛盾很諷刺!

因為「基於商業考量而生的電影技巧」反而可以用在追尋新時代的道德觀價值觀,反觀那些老派的、經典的手法,卻被用在呈現一些內容很極端、甚至很獵奇,腳色性格又很誇張假掰,但卻會被評價為「具有藝術價值」的電影。(所以我越來越不喜歡昆丁塔倫提諾的電影。)

因為「具有藝術價值」的電影有自己的票房基本盤!考量到拍攝成本後,它可能反而有比較合理的獲益與風險C/P值。

相較之下,為了追求票房與商業娛樂性而拍的電影,成本投入高,但票房起伏波動卻非常大。

所以究竟是拍攝藝術片的人是在追逐夢想,或拍攝商業片的人是在追逐夢想?...恐怕不再有絕對標準。

【記憶拼圖】開頭決定結局,但結局變成開頭,而且滿是開放式的想像

聽說台灣發行的DVD版本有別於國際間流通發行的版本,敘事方式完全不同。但我不太確定自己看到的是哪種版本。



電影(原著小說)採用一種很奇特的倒敘法(將每一次主角失憶發生之間的時間點切割成一個片段,然後從最新的片段一路倒敘回到事情最早的片段,)顯然是為了隱藏電影真正的目的:這不是個追尋真兇並復仇的故事,這是個人如何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故事。

這是典型的「一個小動作隱藏了左右電影結局的關鍵」。只是它的結構顛倒過來,結局變成了「我們必須看這部電影的關鍵」,而這個「關鍵」自然轉變成了電影的結局。

可是一旦考慮了它的目的,這個獨特的敘事手法反而變得不獨特,(因為非常必要,)這個奇特的故事也變得一點都不奇特!(如果把它從新剪接、順著故事真正的時間順序撥放...)

這似乎是一種矛盾,但整部電影都充滿了矛盾,原因不全是因為「主角沒有短期記憶」,更根本的原因是不管「仰賴記憶」與否,都無法阻止人的行為充滿虛假。



電影從主角殺死一個男人後一路將故事倒推回「導致主角必然會殺死這個男人」的決定瞬間。

一度,觀眾以為自己是在看主角如何在這種沒有記憶的劣勢下抽絲剝繭、發現兇手就近在眼前。

一度,觀眾又以為自己是在看主角如何被「善心」的服務生愚弄而錯殺無辜的友人,(電影結局是否會就落在這個「誤殺別人」的局面上?)

一路看下去,觀眾以為這是「懸疑」故事,但其實不是!

或者說,真正懸疑的地方在於我們並不清楚主角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我們以為他深愛自己的妻子並為她的死去而悔恨痛苦,但連這種愛、或是這種悔恨痛苦,其實都是他自己所決定的生活方式!

所以明知道自己留下這樣的線索會導致這人的死亡,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寫了下來,──這並不是個為了愛或為了復仇而行動、而殺人的男人,這不過是個為了讓自己能夠活下去而選擇殺人的人!

可是退一步看,他已經選擇了要停止去無止盡的追尋不存在的兇手。因為這個人的行為雖然沒有惡意,但確實是導致自己無法擺脫這個循環的關鍵。

所以這到底是個「樂於活在惡意之中」的男人,或只是無法擺脫自己悲劇遭遇的男人?...電影留了個很明確,但充滿解釋空間的答案,大概就看觀眾自己想要相信什麼了吧。

(我選擇相信「這不過是個為了讓自己能夠活下去而選擇殺人的人!」)

很少有電影可以就這樣光明正大地向觀眾們暗示「真相到底是什麼我不明說,你們自己去猜測吧!」因為這裡頭沒有真相,真的只有「觀眾自己選擇的觀點」。

就這層面來說,這反而是這部電影最獨特的地方。因為儘管看到了故事的結局,但反而讓它真正的意涵變得模糊不清,成為一種真正開放的結局。

【科技浩劫】進步的軌跡...(科技是為了崩壞而進步/科技帶人一路不回頭的衝向地獄/魔鬼為每個人都準備了計畫)

這大概是本年度「隱喻」最強的電影!(去年是【聖獄:耶路撒冷】。)



先不提「譴責科技」這件事情。

在這部電影中,人其實也是種科技產品,只是過往很原始、但又很普及,有一天,「它」忽然變的超級先進!可以連網、可以跟手機互動、可以接收手機傳出的指令........

瞬間世界大亂!

升級過的新科技使用者紛紛排擠、敵視、甚至攻擊那些拒絕升級的人!(有人被這波攻擊搞的手足無措!有人冷靜的看著「攻擊發生」的事實。)

很快,電影中不過是一個晚上的時間,這種攻擊就從傘兵游擊發展成集體行動!拒絕升級、排拒「攻擊發生」(對此帶有恨意)的人開始發現這種升級的荒唐、或說不完美之處,也組織了零星的反擊或想出如何不升級也能存活的方法。(公共電話,數位電視外接接收器,光碟機,傳統撥接網路.......)

又很快,電影中大概已經過了一個禮拜,新科技開始有了本質上的升級!可以做到之前做不到的事情!而不是要使用者發展出特殊的行為模式來適應升級!

新人類/新科技與舊人類/舊科技的區隔具體成形!臣服於科技、無法抗拒升級「誘惑」而放棄抵抗的人數大增!甚至又有些原本自以為找到了「如何在這樣的世界活下去」的舊人類/科技開始受不了新人類/新科技的攻擊而被淘汰/死亡!

事情惡化的程度並未停止!

許多針對舊人類/舊科技而生的存活技巧竟然被證實根本就是謊言!不是沒用,不然就是不存在、不可能完成,甚至「骨子裡其實就是升級!」

而「升級」的幅度跟手法從未停止翻新過!而且也一再的證實了「自己即將征服一切」「自己是不能被打倒或逆轉的」。



所以這其實不是殭屍片...甚至也不是什麼異形類的科幻恐怖片!

人類的文明演進一直走著這樣的方向與形式。例如:說到吃東西,人類最早誕生時想的是拿起武器去狩獵或走近荒野巡視陷阱,但今天的人想的卻是如何操作科技產物去從事生產然後換取金錢勞動再消費食物食材而前者是上餐廳但後者還要研究烹飪烹煮跟選擇想要的口味風格.........

我們一直在變得越來越不像人類!明明本質核心需求完全沒有提升!(說不上有進化可言!)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不知不覺。因為我們其實都在被迫接受別人發明出的進步概念。

時尚設計師定義了工程師的穿著是「宅」跟「呆版」「沒品味」。

文學家、或作家定義了網路族群的文字是火星文!評斷了哪些文字有被大眾使用的潛力!

音樂家、歷史學家、地理學家、政治學家、哲學家.......這些跟「發展科技」無緣的族群都有著這樣的潛力跟權力,差別只是在於「他們要不要去這樣做」而已!



所以這部電影並不是在「譴責科技」,而是站在人類進步的歷史前面,發出恐懼的無聲吶喊、驚懼自己或下一代接下來要被粗暴的推向何方。

畢竟...接受了「升級」以後,人生所有的煩惱真的都消失了!自己不再是個長不大的自私混蛋!也成功的救回兒子,兩人手牽手在鄉間漫步享受彼此的陪伴...試問有誰能夠真心的拒絕科技升級又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被粗暴的轉變呢?.....(有人沒把電影看完喔!ㄎㄎ...)







【探訪】真正的「恐怖」並不虛幻,不是來自外星球,也不屬於超自然範疇,但反而「正常」的讓人無法相信

個人理論。

以「非電影攝影機」視角去拍攝的電影,也就是所謂的偽紀錄片,基本上有兩大類...

一類是拍攝者(主角)帶有拍攝紀錄片目的而拍攝。這類影片的開山始祖【厄夜叢林】就是,【驚字塔】、【忐忑】、【最後大法師】.......


另一類則是「蒐集」了攝入所有事件相關的影片。這幾年最有名的就是【鬼入鏡】,但這種風格的始祖是【柯洛佛檔案】,【弒訊】算是非常有創意的作品,也有中規中矩、以情緒取勝的【惡靈嬰室】,還有我個人很喜歡的【詭影訪客】和【聖獄:耶路撒冷】...



為什麼要這樣區分?

第二類型的偽紀錄片最大的特色在於「它的起點大多是拍攝者的人生或日常生活」。(所以我很喜歡【詭影訪客】,因為它在這上頭做得很好。)

第一類紀錄片則是有意義、有特別目的的去拍攝某個主題或事件。

因此,第二類型影片的情境其實是「人的生活」然後搭配「他們遭遇了恐怖的意外」,而第一類影片說白了只是單純的拍紀錄片拍到出事!





這樣將「偽紀錄片」做個簡單快速的分析後,這片除了有奈特沙馬蘭習慣的「逆轉式收尾」外,它真正的獨特之處才會突顯出來...

這部片不是第一類,因為它所拍的內容不過是對姊弟去鄉下地方拜訪從未謀面的外公外婆,但它又確實是部紀錄片:姊弟想要理解母親為何跟外公外婆決裂、希望藉此得到幫助母親的力量。

但以第一類來說,它的公式又不走「拍紀錄片拍到出事」的模式,(雖然【最後大法師】更早就已經開始掌握到這樣的劇情要素,但本片有個根本上的差異,)但它又經常會捕捉到拍攝者對於「該拍」或「不該拍」的討論。

而且它顛覆了這類影片的鐵則:不能揭露事情的真相!真相必須要超越常理的可能性!

女巫傳說的真假?鬼屋腐蝕人心的把戲?驅魔儀式的真偽?外星人?地底迷宮裡到底有什麼?.......

所以外公外婆那詭異行跡背後的真相,其實簡單到「根本沒有必要去探詢」,甚至連「能察覺異常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發現的東西」。



當「真相必須要超越常理的可能性」變成公式以後,這類型電影反而很快讓觀眾厭煩,因為劇情其實大多鬆軟無力,就是看準了觀眾不厭倦那些突如其來的「驚嚇鏡頭」。

所以雖然曾經有些企圖逆轉突破新局的作品,但除了必須要用完全不同的題材(例如殭屍片)和「更花俏的拍攝工具」以外,大多不成氣候。

因為排除掉永遠不能解釋的「為什麼要拿著能拍攝的東西走來走去」以後,這些電影的劇本大多無法成為傳統正規電影!(至少,拍得越正規,觀眾評價與票房越悽慘!)

但本片從劇本上做到了!

去討論劇情的涵義是否能感動人這下就顯得很多餘,剩下的就看這種勉強算得上「希區考克」式的驚悚能不能符合觀眾的口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