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特攻隊】雄性霸權統一一切

這是皮克斯少數得我歡心的電影......在我理解到這點之前。

這部電影其實是用種隱性的手法將男性沙文、父權控制慾、雄性血氣方剛全方面的滲透入人類的家庭結構中。

一旦理解這點,我不喜歡這片了。



主角,一家之主,超能先生,在重新找回他的男性雄風、讓他的雄性破壞慾再次被滿足以前,整個家庭都被他的不滿搞的愁雲慘霧。

從這種愁雲慘霧中解脫的途徑是...

就政治正確來講,答案免不了是:多陪陪兒子,多聽聽女兒的心聲,多和老婆纏綿。

但......

大家都要像男人一樣,掄起袖子大幹一場再說!

暴力!

暴力!

暴力!

連女性也要學著使用暴力,獲求助控制慾、權力慾超強的衣夫人!

靠男性的荷爾蒙征服的雌性敵人是最珍貴的資產!

雄性霸權萬歲!雄性荷爾蒙萬歲!

暴力萬歲萬歲萬萬歲!

【警告】Google也蠢了!HangOut這種東西也敢發佈!

看到了嗎?有注意到這張圖片的玄機嗎?

沒有辦法輸入啊!

沒有辦法輸入對話的聊天軟體喔!神奇吧!

難道Google也開始走下坡了嗎?


1)我選擇更新HangOut後,沒有辦法換回舊的介面!

2)就算把這個小視窗擴張成全畫面,它還是沒有輸入框!

3)那個小齒輪,點下去後整個Opera開始卡卡卡!─對!你沒聽錯!整個Opera的每個分頁!

4)擴張成全視窗後無法還原!如果不小心關掉了,除非整個(信箱)網頁重整,不然使用者再也打不開對話框!

【頭號冤家】從人生的谷底爬起來啊!

超超超超超超超愛這部電影啊!

實在想不通為何喜歡凱瑟琳海格的人那麼少!

她演過那麼多精彩好看的電影,大家為何老要計較她那一字號的傻大姊表演法呢?



這可是『史蒂芬尼帕盧小姐』躍上電影螢幕啊!




如果「28K」「鬼島」「台勞」這類的話題早點在台灣引爆,這部小說在台灣的人氣跟平價一定會很不一樣!

如果像帕盧這樣的弱女子都可以鼓起勇氣、拋開世俗評斷,從「不可能的地方」幫自己的人生(用不會和現實太脫節的過程)殺出一條路,我(我們)不行嗎?

為何大家都不太願意跟中國人道歉?

因為跟中國人道歉的後果太恐怖了!

道歉象徵著「瞭解自己犯的錯」、「願意收拾殘局的歉意」、「有意改善、有意進步」......

但其實在中國人眼中,道歉只是單純的表示一件事:

我(作錯事的人)從今天起願意片面的完全服從你(道歉對像)、願意片面的犧牲自己的權益好滿足你的需要......片面的!

不信?

我們用日本人當例子吧!

「快點為了慰安婦的事情和南京大屠殺的事情道歉!」這話好像很簡單,但訴求這些事情的人真正的想法是「慰安婦、跟慰安婦的後代都應該要獲得補償,直到日本人死光光為止!」「以後日本來中國的商品都要繳較高的關稅,但中國的商品進日本不但不用繳稅,還應該要獲得補貼!」「以後國際貿易談判時,日本記得要當中國的應聲蟲!」.......「不照辦?犬養日本人根本沒有道歉的意思嘛!只會口頭講講而已!」

這就是中國人理想中最完美的道歉...當他們是接受道歉的一方時。



反過來,當中國人要跟別人道歉時,卻又用完全相反的方向去思考。

「我道歉了......是不是應該要把死刑改成八年、同時陪兩千萬改成賠兩百萬呢?......我都道歉了耶!」......反正就是這麼一回事,道歉要有好處當獎勵。



這其實是乎相矛盾的!──怕有人看不懂,所以講白一點。

大家用一種標準期待別人的道歉,可是又用另一種完全相反的標準衡量自己的道歉對別人的價值。

所以誰要跟我們道歉呢?

道歉是一種文明跟人性的標準,今天日本、菲律賓、或未來任何一個有類似狀況的國家,今天道歉了......好!但如果明天換台灣人/中國人惹出麻煩、害死了日本人或菲律賓人,我們會很認真機警的趕快道歉嗎?

想也知道不會!

這跟小混混打架時用的下三濫手段邏輯是一樣的!「只許我打你的臉!不准你打我的臉!這很公平!」結果用公平單挑解決事情是不可能的啦!大家只會比人數多!比誰手段最瘋最狠最下流!

這就是我們的未來!

死了個台灣漁民,一個特使來了又走......我看了好難過...

我不是覺得台灣的漁民該死......

可是大家到底期望什麼?



我相信人不該主動去爭取自己在歷史長河中的地位,不管是刻意做什麼「會驚天動地的大事」,還是設法爭取歷史家與群眾的正面評價

因為把歷史拉長來看,人的慾望、還有那些悲傷跟憤怒根本無足輕重,還不提它隨時可以被放下、隨時可能被遺忘

但兩「國」之間的嫌隙...搞不好會跟著海枯石爛。



況且,我覺得這起事件是台灣自己內政不修、人民長期只以來關注政黨內鬥、對實務都流於功利面和口號的結果!

事實是:從來就沒有理由阻止我們派出自己的船艦到那一代巡邏,(還不提新聞媒體或某些網友們都已經質疑過得:怎麼我們自己的船那麼慢才去救人?)但為何我們都不那麼做?

因為漁業人口是絕對弱勢?沒有選票利基?更沒有話題性?所以大家都愛去墾丁跟小琉球,政客會參加鮪魚季,媒體會採訪小琉球漁民如何征服四海,但我們跟鄰國在領海上持續不斷上演著這樣醜惡的戲碼,為何要拖到今天才有積極作為?

因為這次死了人?因為之前都是花錢就可以解決的小事?.......

拜託!

雖然沒有正式邦交,但我們跟菲律賓一直有正常往來耶!


我知道大家看到了嘻皮笑臉的記者和總統府發言人,還有避重就輕的外交書信,可是......新聞/談話節目不是一直介紹這個國家的政風如何敗壞嗎?

顯然這個國家的公務員操守低落到幹出這種犯罪行為,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都說那麼明白了,那大家也該知道要一個國土是我們十多倍大、人民是我們五倍多的國家的總統、中央官員、首都圈內的一個記者對一個國土最北端的公務員(們)幹下的惡行表示天大地大的歉意和哀傷,是毫無意義、毫不理性、甚至是很可笑的事情。

(這跟在野黨老是拿著一些末端公務員的腦殘/敗德行為,藉機來修理執政黨黨首或首長,是一樣的道理啊!這種行為根本上就很野蠻!只是沒出人命而已!)

我所謂的可笑並不是指「台灣的權益一定又會被總是罔顧公理正義、只顧現實與利益的國際社會給忽略甚至犧牲」。

我所謂的可笑,是:台灣人怎麼可以這麼枉顧人情常理到這種程度?

情緒性的發洩,或是藉機一掃過往外交受挫、國際上被矮化的怨氣,這就是大家要的嗎?


這次的事件當然不是什麼「無心的意外」,可是這跟台灣的外交困境無關!人家不是在欺負我們弱!這次的事件是徹底的反映了菲律賓的公務員操守或行為的低水準,(我不想用敗壞這個字。)

只要這點一天不改變,道歉?屁用!賠款?屁用!抓一狗票公務員去坐牢?屁用!同樣的事情只會一再發生!


別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這不該是所有「悲劇」發生時,除了安撫受害者、受害者家屬以外,我們這整個社會真正應該重視的第一要務嗎?


別告訴我「那不可能」、「那跟我們無關」,因為那都不是我們現在的行為的藉口!請問我們到底在幹嘛? 情緒性的發洩?藉機一掃過往外交受挫、國際上被矮化的怨氣?這就是大家要的嗎?


而且我們竟然可以這樣毫無顧忌的準備張牙舞爪展現我們長期以來累積的軍力?!W.T.F ?我們還是斯文人?文明人嗎?

我們還讓人家的「特使」來台灣像個白癡小丑一樣白繞了一大圈,連好好找個地方坐下休息、吃頓飯的機會都沒有?

我看了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真得好難過!

我替菲律賓人難過,難過他們有我們這樣的鄰居,枉費我們經濟實力遠遠超越她們數倍(...詳細數字我沒有求證XD),但其實我們只是把人家當成度假聖地和外勞供應機而已,我們根本沒有最基本的同理心跟理性去看待/理解他們行為。

我真的很難過......

【鐵面特警隊】野史也是歷史

對我來說,這部片好看的地方在於它成功的讓眾人(我)接受了這樣的劇情安排。

不太遵守娛樂電影的公式,可是又不會讓人失落。

(畢竟電影從一開始就在一種帶入感、投射性很低的氣氛。)



但真要用一句話來形容這部電影,我會說這部電影的基礎是文學/戲劇對稗官野史文獻的一種浪漫遐想。

除此以外......

電影用一種很客觀公正的方式描繪這座城市用一種無善也無惡的中性狀態在運作著。

擅用私刑的警察們,有好有壞;行事規矩的警察們,更是有好有壞。壞人是好人,好人也是壞人,善惡的分別真的存在嗎?

思考一下?

這部電影劇情在形式上,正是帶領觀眾見識、去思考:觀察真相的人如何參與營造謊言,形式手段違法亂紀的人最後成了法紀最後的維護者,反過來的一批人成了優先拋棄法紀、化身為他們原本應該整肅的對象,一個原本只為自己的仕途利益作打算、把其他人都當成踏腳石的人如何找到了一條對大家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座城市一直都在用這樣的步調風格前進。

壞事重來沒多過,好事也從來沒少過。

正義並沒有被伸張,但壞人終究也不會得志。

【數字戰】選錯工作的困擾=泛道德觀點去吃大便!!!

這部電影把很多動作電影的情境都放在一起。

像有良知危機的殺手,樂天純樸的保護/暗殺對象,密封碉堡既隔絕敵人、但也鎖住自己,過去被邪惡組織利用、但今日反思報復跟毀滅組織方法的一批人.......

可是放了這麼多東西,卻沒有任何一樣是這部電影的中心主軸,甚至所有的要素都是輕輕帶過。

碉堡的攻防戰其實沒有什麼張力跟玄機,頂多是還原事情過程原貌的觀察觀點比較具有巧思。

殺手的良知?如果大企業、政客、傳教士、學校、明星、寫手作家......大家都可以靠著大量、持續性、而且會帶有終身後遺症的方式去剝奪另一票人的思考能力跟選擇權利,好讓自己獲利,如果可以這樣做,殺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畢竟所謂的邪惡組織大多不也都是我們這些觀眾日常所服務工作的對象嗎?

我們認為他們邪惡,究竟是因為他們真的邪惡?還是那只是作為我們在其中工作時所累積的怨氣的出口?

又好像當個殺手可以一二十年不痛不癢,一朝良知甦醒後,只要殺出一條血路就可以忽然翻身變成英雄?(殺出一條路、同時賺到一大箱鈔票叫喜劇,殺不出去、鈔票變成灰就變成悲劇。)



綜合來看,這部電影其實是種對世俗普遍遵循的「泛道德觀點」做出的一種反擊。

像「殺手是罪惡的」,「如果帶著替天行道、懲罰罪人的目的,殺人是件好事!」這種「泛道德觀點」在這部電影來看是很有問題的!

首先,殺手跟被殺的人並沒有兩樣,乍看之下殺手剝奪生命,但其實很多人都在不知不覺之間剝奪別人的生命,只是因為是用一種無形的方式、被剝奪的人可能無聲無息,所以大家可以理所當然得不覺得罪惡,而且真正困擾主角的,並不是所謂的良心。

如果理解到我們今日對「社會化」的定義其實都是「泛道德觀點」所扭曲的假像,那應該不難注意到主角其實是種社會化失敗的典型例子!

喜歡說謊哄人好不好?如果你是個演員,有時候反而是種好事。

喜歡打人好不好?如果你不介意冒著被打回來的風險而站上擂台,有時候反而是種好事。

喜歡殺人好不好?如果你能找到殺手的工作,能夠在「可以促進社會穩定與持續的進步」的前提下殺人,坦白說連我這個反死刑的人都鼓掌叫好!

人應該要努力去發掘自己的各種面像,然後將它往有益於社會進步、同時願意有人掏錢買單的方向發展,而不是單純的相信制式教條,像「安分守己」、「愛國是好事」、「為政府服務就是為公眾服務」......

可惜主角在一開始沒這個機會去體務這點。「用高薪挖腳大學生,把他們洗腦,然後讓他們知道敢退出就是死!」不小心踩進了這個陷阱,這才是真正困擾他的地方。薪水太低?良心問題?.......啥鬼?他只是單純的不想把自己的人生花在殺人這件事情上!



良知。

前面雖然否定了「良知」這個議題在主角身上的意義,但既然整部電影的主題是殺手,而且始終圍繞著殺人這個話題,故事很難不去面對良知這個問題(不是從主角的角度),同時也議論了「包庇、並容許這票殺手存在的組織」這件事。

很可笑的是:美國才「剛剛」用正規軍事部隊暗殺了一個恐怖份子。

議論殺人、議論包庇並容許殺人的組織,顯得是件很可笑的事情。而且這種可笑不該在這時才顯現出來,而是原本就存在的荒謬。

因為有納粹黨,因為二戰後為了宣洩民怨,為了把「審判、獵殺小人物」這一連串行為給合理化,所以才有「所有罪惡都是組織造成的」、「但不知道抗拒這種罪惡的人也是同罪」的偽善思維。(這是我的推論,我並沒有真得去考證過這種偽善的起點,只是拿納粹作例子而已。)

總之,這種推論也變成了泛道德觀點。

可是人不是殺人就是被殺,人不是踐踏別人就是被人踐踏,哪有餘地去選擇一個兩面討好的空間呢?(兩面討好,其實就是兩頭都失敗。)

人註定要活得滿手血腥罪惡!不管是拿槍追殺人、下命令去追殺人,或單純的只是介於中間傳達命令。

殺手、或殺手頭子這種行業始終是供需法則的一環,這個社會有必要靠殺人來持,所以就有必要招募殺手。但殺手又絕對有義務去「選擇」自己是否要當個殺手,畢竟如果所有人都同時放下槍去不當殺手,那靠殺人獲利這種行為絕對不存在;相對的,如果沒人要當傳令人,殺手組織的運作其實根本很難穩定維持。

所以在這個環中的每個人都不是幫兇,而是主謀,所謂的組織之惡,其實是種迷思,其目的並不是要解釋什麼事情,而是方便社會集體大眾(主謀)為自己的行為脫罪,但同時又可以怪罪/用公權力合理的排除/抹煞某些特定族群。

像...小三破壞別人的家庭?男人不安於室、愛拈花惹草?元配忽視老公的慾望、存在?.......衛道份子愛譴責小三,女權主義者愛罵男人,前衛、反世俗的雅痞會罵元配......大家都只為自己的信仰、偏好與利益服務。

譴責/放大這種靠迷思堆砌出來的「組織之惡」,並不是真正的良知,也不是電影用來展現良知應該有的手法與態度。

還原良知真正的價值,還原良知真正運作的方式。

剛好,這又是這部電影一個輕輕帶過的環節,只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帶出來,不但讓故事不會過於跳脫常人理解的範圍,也不會太過偽善,同時也幫故事中男女主角未來的發展找到了出路。

帶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