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喉讚2】以當個娘兒們為榮

【看到一部以女性觀點為基礎的電影不再老是自怨自艾、自視為弱者、相信自己也有能力靠自己征服世界,........有點感動!這幾十年,一路從【全民情聖】、【愛情三選一】看到現在,很高興這種觀點沒有消失,還不停進化茁壯。】


不是說安納坎卓克醜、其貌不揚,但扣掉童星出身的優勢以外,(如果不唱歌))她在好萊塢大概只能一直在同齡的當紅女星旁邊當綠葉,直到年紀也到了熟女年紀,開始在「媽媽」和「有情緒管理問題的女性經理人」這類的腳色間打轉。

但這部電影沒有仿照時下其他一般歌舞表演劇的「俊男美女外表一定要光鮮」的邏輯,演員一律五官端正、台風好、歌喉及格即可!

上了鏡頭,每個人都有機會展現自己的特色,喜歡搞怪的人可以搞怪,喜歡狂野的人可以狂野........所以究竟是她的才華成就她?還是他人慧眼跟有膽識採用了她的才華?

同樣都是大膽跟時下同類型電影唱反調,【瘋狂麥斯:憤怒道】展現的只是「守舊的魅力」,但這片卻是從「電影人和演員之間」開始到劇情主題,處處讓人看到了「傳統」(人有義務捍衛餵養自己的傳統)和「創新」(從自己正在從事的事情中發洩並維持自己的熱情也很重要)之間的協調。

(因為忘了要開心唱歌,所以壞事發生;因為把唱歌的樂趣找回來,所以好事發生。)




我個人超級討厭「歌舞表演劇」,幾年前這種電影還維持在像【紅磨坊】這樣的形式跟規模時,看看挺不賴的。

但隨著時代演進,(美國?)青年們的志氣與焦點從科學、工業、人文上頭移開後,歌舞表演劇變成中二思維的最佳宣洩跟心靈導師。

簡單來說,長得帥、長得漂亮、會跳舞......在電影的世界中真的好像變成一件很值得驕傲、讓自己可以比眾人更優越的事情,即使他們根本沒有能力治療絕症,沒有能力根本上產生任何可以餵飽人的糧食,不懂的怎麼蓋屋鋪路造橋.......他們的專長(或成就)就是說服某票有錢大佬(或大佬的代理人)然後出現在電視上贏得觀眾評審滿堂彩.......

追逐夢想跟「自以為高人一等」是兩碼子事,模糊錯亂了兩者界線的歌舞表演劇已經行之有年,可是今天竟然看到一部歌舞表演劇中試圖探詢跟反映今日美國大學新鮮人對「在大學所學」的缺乏信心和焦慮,而不是很老套的吹捧那些為了在唱歌跳舞戲劇表演界成名的年輕人為了成名而蟄伏、精進、切磋...所付出的努力和決心(註),即使這部電影的手法很平庸,不管是攝影、剪接、或各種場景設計,但它讓歌舞表演劇電影往前進了一大步.........

從【紅磨坊】到最近的【舞力全開】系列,歌舞表演劇其實倒退了很大一步,但歌喉讚不只補回了這一步,還多補上了一步。

而且不管是往前幾大步,導演的動機絕對不該只是為了創新而已,她顯然更想提醒看電影的年輕人們:「人生不是只有獲勝、讓自己比別人優越這檔事而已,怎麼在「過程」中跟他人建立起深厚的情誼,絕對比勝利的獎牌名聲更能充實自己的人生。」

這是部技巧很平庸的電影,但它企圖告訴大家這個道理。大家最近看的電影試圖告訴觀眾什麼呢?.........實用嗎?會不會是不著邊際的打高空?或淪為教條主義?



註:歌舞表演劇的劇情公式是在羞辱其他人,因為就這樣拿「演藝圈出頭成名之難、這些能抱著熱情堅持下去的人之不簡單」一直捧一直捧一直捧..,雖然這些人確實是很了不起,但扣掉警察、軍人、或任何對抗邪惡的人以外,當其他行業不是變成製造科學怪物的幫兇,就是跑去華爾街當熱衷性愛活動的雅痞和白領罪犯,不然就是變成志氣萎靡、等著被政府砍經費後失業的老師...歌舞表演劇的劇情公式真的是種不折不扣的羞辱。

【聶隱娘】........不評電影,評一則別人的「評」(這是政治文,不是電影文,閱讀前請注意。)

從侯孝賢的聶隱娘談台灣對藝術電影的誤解 2015/5/27 費文侯

侯孝賢的「聶隱娘」在坎城獲獎。 圖片來源:東森新聞


先不提電影的功能到底是什麼。

自己國內對一個「題材」(晚清以前的「江湖傳奇」)的態度會有這麼大的差異,我想才是問題所在。

其實「江湖傳奇」在今天來看就是武俠小說。「俠」這個字是中國獨有的,但它的正確解釋很簡單,就是「以武犯禁」,而這個精神並不獨特,西方也有!像美國的憲法修正案「允許人民有武裝自己的自由」就是類似的精神,(只是晚了我們中國老祖先好幾百年。)

當初發明這個字的人很明顯的也看出了「法治社會」與「國家」這些體制的虛假,──它們都是握有集團武力的狂人/寡頭意圖讓「群眾」按照自己的期望與方便行動與生活而產生的概念。

但看出來了又如何?為何要對比這個概念而發明一個詞去鼓勵大家效法或尊崇?

想想官商勾結這種東西,因為官商為政治核心集團服務,所以要在體制內反貪官與奸商,不管哪個年代都象徵著漫長的訴訟過程,中間還要面對各種暴力威脅。

所以即使我們的社會價值觀鄙視商人,也認為「民意大如天」,可是說到跟官商對抗,向來是種「社會禁忌」,而且是大家會積極維護、跟主動遵守的禁忌。

有辦法憑個人本事挑戰這類禁忌的人,大概就是「以武犯禁」。(不要忘了即使禁忌再怎麼無理,人性就是有辦法說服自己去遵從這些無理而幫自己省麻煩。)

早些年的武俠小說或江湖傳奇雖然不明說這樣的故事背景和動機,但其實主題就是這麼回事。一個人有沒有能力憑個人本事遂行其意念?「能」就是「了不起」!「能」就是俠!武藝高低、門派高低什麼的都是屁話!

至於他/她的意念為善為惡,......自己造的業自己擔!不譴責、不批判!悲劇英雄跟喜劇英雄就是這麼簡單!(真正的罪惡只有「不將自己的能力用在遂行自己的意志,而是主動賣給其他人」上,所以為了生活去當鏢師甚至搶劫...行!但為了榮華富貴去當有錢人甚至朝廷的鷹犬?.......不管幹了些什麼就是賤!)

大家都忘了這點,(可能都被金庸以後的「俠之大者」給洗腦了,)才會對這類題材有錯誤解讀。

今天文字式微了,所以大家都忘了探討題材的根源,然後再在這些二手成品的優劣上打轉,有點悲哀。



但更悲哀的問題是......楊鴻江的《侯孝賢坎城得獎又怎樣?》就是今天台灣人言論思維錯亂的典型例子。

台灣人的思維怎麼個錯亂法?簡單來說人們口中發表出來的言論,不管內容為何,但這些言論都是為了某個與言論內容完全無關的目的而服務。譬如?大家討論教育,但其實可能是為了經濟目的,例如說服大家使用某套教材,這樣特定商人可以大發利市,諸如此類的運作模式。

所以,楊鴻江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去中國化和反國民黨!

不是說國民黨好,但是要反國民黨大可以誠實說,........關於「國民黨的好壞」這部份等一下再討論、甚至乾脆不討論,先解釋一下為何我認為他是要去中國化和反國民黨。

「侯孝賢是國民黨栽培的政治電影導演」...但請問侯孝賢曾經用自己的電影為國民黨做過任何意識宣傳嗎?或是他的電影觀點內容會導致國民黨得利嗎?...

 如果有人可以論證,或提出半點可行的解釋,...那絕對是台灣電影評論圈的一篇的絕作。

可這樣的作品不存在,能講的就是「他是紅衫軍倒扁要員」,...顯然藝術家不是人,不可以有政治立場,不可以表達政治立場,更不可能實踐自己的政治立場!

「自己栽培出來的東西倫理上、潛意識上絕對會遵從自己的意志,」即使侯孝賢真的是國民黨威權時代就成名的導演,要說人家是政治導演,唯一能夠支持的思維只有這點。

我說這才是真他媽的威權到了極點!那麼相信威權,哪有資格對國民黨反感?(這話有點狡辯,我自爆。)

但關鍵是大家都知道孝子都會有跟老爸唱反調的時候,為什麼因為成名的早就要被冠上政治導演的頭銜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要突顯國民黨這個機器的強大!

「看哪!人家栽培的政治導演竟然在國際影展得大獎!(即使邏輯上完全不成立,)這表示國民黨這台邪惡機器至今依然是多麼的強大!」真正精采的恐怕在下半句,「相較之下,我們屬於人民的本土意識和民進黨和無黨籍人士就只有可憐的蔡英文、花媽、柯P而已,我們怎麼可以因為選舉大勝就鬆懈!大家一定要更團結、更不擇手段批鬥國民黨!」



這樣解釋人家的動機好嗎?

先不提他也是這樣看待侯孝賢的創作,只是如果不這樣解釋,就表示這個完全不尊重藝術價值的王八蛋只是白癡,而且文章還被還頗有規模的網路媒體採用。

這種結果我無法相信,想了更覺得不舒服。因為那表示這個社會的理性水準已經到了全面潰敗的程度,更本沒有挽救的機會。

【X戰警】最早的寫實派超級英雄電影



因為第三集太爛太可怕,後來的諾蘭形勢也太旺太火,所以大家都忘了......

這才是第一部走寫實風格的超級英雄電影。





電影仍然沿用當時已經開始漸漸退潮流的冷硬風格,(當時的好萊塢電影都喜歡用非常冷酷的色澤與氣氛,整個世界都缺乏生氣、除了機械和追逐「金錢」與「慾望」的噪音。)政治味道非常強烈,(其實它的主題也真的就是政治。)

(本來這種影像風格都是開始涉入政治議題的諜報電影愛用的。裏頭壞蛋不再是靠奇思狂想般的陰謀,而是精密的、可行的、更令人髮指的政治手段。但【X戰警】卻是在馬修范恩接手【第一戰】後忽然搖身一變成為色彩很清爽的美式諜報片。)

比起像後來的諾蘭在【黑暗騎士】中用中二思維觀點去陳述社會的貧富差距或對這個現象做出很平淡無奇的譴責,這部電影對政治人物的冷酷與偏執發出的怒吼其實更為強烈有力。

劇中被魔形女掠奪身分、並被萬磁王拿去做實驗的凱利參議員其實就象徵著政治人物(和支持他的普羅大眾們)總愛用偏執的觀點去衡量自己仇恨的對象,──因為偏執,所以他們看不見自己仇恨的對象根本一點都不可恨,他們也看不見帶著仇恨的自己臉上表情有多猙獰,直到死前最後一刻他們都不覺得自己需要檢討。

像這樣的人物,像這樣的仇恨,現實中是真的存在的!導演選擇用現實的政壇,而不是漫畫式的被景,這都是後來的【蜘蛛人】或【金鋼狼系列】所沒有的。



雖然不是「立刻」,但美國隔幾年就發生了911恐怖攻擊事件,然後偏執的仇恨思想在民間和政壇開始蔓延......雖然沒有全面大勝,但如果美國可以「再」多冷靜一點,或許接下來就不會有長達數十年的反恐戰爭。(反恐戰爭結束了嗎?)

現在回想起來,布萊恩辛格的電影都帶有這種政治性的啟示味道。像【行動代號:華爾奇利雅】用壯志未酬的英雄控訴民眾政治選擇上狂熱且短視的後果,甚至連【傑克巨人戰記】都隱含著「政壇被別帶野心的投機份子把持」的不滿。

不下結尾,只是今天莫名其妙就是想到這部電影。

【瘋狂麥斯:憤怒道】科學與工業產物已經變成我們的本能,我們早已經是操弄著科學產物的野蠻人。

開著車子的野蠻人!

這才叫電影海報


當電影世界都沉浸在質疑文明和科學的價值,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科學災難來質疑人掌握了科學後的「自大」時,這部電影的導演在三十年前就很大膽的往「科學與工業產物已經變成我們的本能」走去。

直到今天,電影圈還是只能模仿【瘋狂麥斯】在人物造型、或佈景設計質感上的狂野直率,但那都是徒具其型,觀點遠遠遠落後好幾截。

(但這樣的水準反而更能符合觀眾普遍的程度,所以山寨版至今在好萊塢大行其道,變成頗具規模的Cult片文化。)



我們早已經是操弄著科學產物的野蠻人。

網路上,動不動就搬出獵巫思維的憤青三十、五十、甚至上百成群的在臉書和連結了臉書的網頁留言系統中出沒,支持他們的都是些由少數瘋狂(或至少腦袋空空的)偶像所傳送的虛無理念和虛假價值觀。他們行徑跟這些末世野蠻車隊並沒有什麼不同!

現實世界中,我們的政治和信仰系統早已經失去他們真正的目的!這些體系依舊存在並持續運轉,純粹只是讓支持者跟信徒們可以狂熱的投入其中,相信光靠「狂熱的投入」就可以帶領自己的生命進入更高的層次........這跟狂熱的信仰著不死老喬的戰爭男孩們有什麼分別?

諭示資源匱乏的未來恐怕只是假議題,人的理性變成徒具形式的跡象,一天比一天惡化,這恐怕才是導演所見跟擔憂的。這部電影警示的完全不是未來,而是人類的現在式。

【基本演繹法】Every time the sun comes up.



這是美版的福爾摩斯影集第三季第二集最後用的配樂......

這個影集的劇情總是比較完整,不會太龐大、不會太強勢的滿足原著粉絲,劇情雖然總是有種揮不去的鬱悶,但.......光是每集最後的配樂就讓我愛死這個系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