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麻辣嬌鋒】【獨行俠】【神偷奶爸】三重的幸福影城

三重的幸福影城。一張票130元,可以讓人看一整天。畫質音效完全不輸首輪戲院。

從三重國中捷運站走出來後到戲院的距離,可能跟西門町六號出口出來走到絕色影城差不了太多。


顯示詳細地圖

(痾...誇飾法,實際距離可能至少兩倍以上,差不多快走到新光影城了。)


【麻辣嬌鋒】職業女性

感覺上是警匪動作片,因為劇情模式完全照抄,但動作量低很多,也少了很多技術細節,而且結局刻意不去尖銳的批判雄性權力鬥爭的醜態,(畢竟是一天到晚跟暴力為伍的執法人員,)反而經常出現其他職場情境的女性交心劇情。



【獨行俠】復古

西部片、西部文學(有這個詞嗎?)就是從這種很廉價、劇情很破很刻意的狀況下開始的。

「嘿!你知道在大西部的兔子都會吃人嗎?」「雖然這是1886年,可是已經有餐廳衛生管理條例。」這種違和感一直不停的在這部電影中出現,多到了有點刻意的地步,但這反而讓我覺得很親切。

(這其實是部很嚴肅的電影!「獨行俠」其實是種「相信有政府做後盾、雙方同時運作的法律可以改變人類生活和整體文明品質」的具體展現,與其說那是種主張,不如說那是種信仰!人有信仰自由!獨行俠帶上面罩,所要保護的不是自己的身分,而是自己的信仰。

這麼嚴肅的議題,只靠強尼戴普飾演的脫線湯頭恐怕不夠降低它跟觀眾的距離。)



意式西部片興起後,西部片都很強調那種槍林彈雨、劍拔弩張的對峙,這片當然也沒有少,但光是火車(撞毀)的幾場動作戲...雖然敗在「大家都知道那是特效」...就已經算是顛覆了西部片傳統的格局。



【神偷奶爸】
沒什麼。就是部很可愛很討喜的電影。但沒什麼。

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微光閃亮第一個清晨】台灣的電影...


女性藉由藥物探索真愛之旅~「微光閃亮第一個清晨」


預告剪接的太硬、氣氛跟演員的表演方式脫離不了台灣電視劇的範疇(鍾鎮濤?台灣什麼時候被港劇/港片摧殘成這德性了)。綜合這兩點,可惜了這個「還算挺前衛的題材」。

但這是客觀環境的整體條件不夠所造成。導演或許沒有足夠的天分跟經驗去「指導演員跨越制式的演出技巧」、或是「親自修剪電影」,──這些都不該是(不管是誰)評論這部電影的關鍵重點。



基本上,台灣需要多一點「這樣題材」的電影!

 否則,總比大家都在那鄉土來鄉土去、或是愛來愛去、或是幻想著也來賽德克巴來一下(一切就為了在首輪戲院可以賣的好一點)的好!

 (鼓勵大家多這樣拍電影的人,當電影環境一泡沫,肯定都第一個跑掉!而且是用很沒耐心跟修養的方式......)

 多點這樣的題材、多點可以寫出這種題材的「編劇」、多點敢挑戰這種題材的製片........ 這不好嗎?(台灣才不缺導演!)

 前幾天才看了【有人想和你說話】,伊朗雖然規定女性出門要綁頭巾,可是片中女性使用的頭巾樣式非常多變,也都非常講究!

 前年看了【行男漂流日誌】,製片特地從德國飛來台灣,他(在電影結束後的訪談中)告訴我「在德國,刻意挑戰觀眾、不怕觀眾因為看不懂而反感甚至惱怒,是種常態。」



電影人拍電影...不是為了讓戲院有票房!(這個邏輯很基本吧?)

電影人拍電影...是因為他們想拍!

對這種心態的尊重、要能看見別人的這種渴望,才是一個環境、社會、文化能否持續發展創作的根本!!!不是他媽的什麼「民主」、「智慧財產權」、「愛國心」、「技術」、「政策的支持」.......

從「雞生蛋、蛋生雞」的角度看,電影的原點就是「有人想拍/講個故事」!

 不尊重這個原點/意圖/想法,不去試著欣賞這個原點/意圖/想法,不去用寬容一點的方式去包容這個原點/意圖/想法.......台灣的電影有個狗屁未來!!!



【本文其實是對以下這則新聞的一點感想。我根本還沒時間看這片。

威秀影城都把這片擺在「我沒時間去看」的場次。所以我要發出合理的質疑:最好你們威秀體系真的有心支持國片......還討論什麼對國片好、不好?吃X啦!】

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有人想和你說話】伊朗~~伊朗~~(看看自己沒有的東西~~)

這簡直是神級的劇本!

電影主要出現了三個成年女性、兩個成年男性。

三個女性,分別代表的三種不同的女性,事業有成、思想獨立、只能依附在男人的羽翼照顧之下,三個人的個性與處世的方式也完全不同,有人把刻薄、冷酷藏起來,有人專斷、強硬,也有人就是軟弱、被動。

共通點:這些女人的心機都很多!這些女人臉上都沒有幸福的神色.....

兩個男人,也分別代表兩種極端的男人,一個學有專業、情緒自制力強,一個事業失敗、情緒起伏不定。可是有專業、情緒自制力強的男人做事非常沒有「擔當」,(隨一個小女生擺佈,)而且直到最後一刻才坦承自己犯的錯,另一個男人卻是誠實擺第一。



伊朗到底是個封閉的社會?還是表面封閉,但其實內裡有著開明且充滿活力的文化?

這個問題並不是問題!因為沒有回答的必要。

開明跟封閉的標準到底在哪裡?

政府的體制?經濟制度的活絡?還是「已上皆是」?(還是「以上皆非」?)



最近這幾年都沒交出什麼令人振奮演出的)提姆艾倫曾和【看誰在說話】的女主角Kirstie Alley演出一部電影【For Richer or Poorer】(中文片名【貧富之間】)。

片中他們飾演一對偽裝成安曼教徒的通緝犯夫妻。丈夫告訴一為安曼年輕人「遵守習俗常規很重要,但敢去打破它的勇氣更重要,」結果年輕人就用「比較不傳統的方式求婚」因此得到了「岳父」的讚許;太太則是告訴大家「穿衣服別那麼死板板,傳統之中也是有很多發揮的空間,」這話不但沒有引起堅持要死守傳統的長老們不快,長老們反而先是給她機會「請辦一場服裝走秀來說服我們吧!」看完了走秀,又很暢快的表示「確實!我們喜歡妳的想法!」接下來在電影後半段的安曼區婚禮中,大家(全部)都穿著「雖然是傳統形式,但顏色跟配件很多樣」的服裝來參加婚禮。



電影一開場,女主角跟女兒都穿帶著頭巾,而且女主角還叮嚀女兒「把頭髮塞進去」,可是她們穿戴的頭巾樣式非常多!

雖然有著「要穿戴頭巾」這樣的社會規條/法律綑綁著,可是女性有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力與機會!女性可以離婚!而且離婚時,法律給予女性很大的保障空間!

在這裡來特別說說「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力與機會」吧!因為從這點來看,台灣真是個百分之百封閉的社會。

從教育階段開始,體制就不尊重人有選擇的權力與自由!不讓人有機會去理解各種工作的樣貌,不讓人有機會去思考各種工作的價值。

簡單講,薪水,工作時的環境有沒有冷氣,一天要站多久,將來可以多靠近國家權力的核心中樞,以上幾點幾乎就是全部的考量條件。

「薪水低很丟臉,」「沒有冷氣且要長站的工作大多很卑賤、老闆很恐怖,」「如果沒有機會接近、甚至當上當權者,人生就等於白活了!」

光是教育階段就如此,更不要提法規跟社會有多偏袒「既得利益者」。(我們的社會有種莫名奇妙的成見就是「要先在舊體制中取得集大的成功成果,否則任何談改革跟創新的人都是不肯服輸、選擇逃避、只會異想天開講大話的輸家。」)

今天如果有人對「舊技術」、「舊體制」有「新想法」、「新應用」,例如讀完師大物不想當老師,讀完電機工程不想從事電子業.......有這個可能性、有這樣的人會產生嗎?這個人有什麼選擇去實踐自己的想法?

別告訴我「巨X好」,也別告訴我「加入XX人壽」或「XX直銷」......

因為答案就是沒有!到處都是「這不可能」、「那沒有用」、「這種想法不對的聲音」!

答案是這樣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我們的社會從沒有想過要去發展這樣的可能性!(在我們這樣的社會中,「長老們」可不會容許任何人去「試圖」說服他們,因為「試圖」代表著忤逆、反對、不尊敬。)

簡單來說,(我認為)我們的社會並沒有真正「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力與機會」。畢竟一個被侷限的選單和被封殺的可能性,怎麼能稱為自由呢?



所以到底生活在伊朗的女性是覺得幸福呢?還是一旦有機會她們都會渴望西方式的開放與自由?

(可以不用包著頭巾上街?可以自由的穿著清涼暴露的衣服?打開電視整天都是無關痛樣的政治假議題?.......好了不起啊!)

2013年10月17日 星期四

GSmart 7 Tab 我真是猜不透這家公司啊~~

【先聲明:我不想去影響任何正在考慮要不要買這台機器的人。

這台機器當然不完美,但真正完美的又在哪裡?買東西不想碰點運氣、冒點險,不敢承受做錯選擇的風險......去當原始人吧!

我年初一月買了GSmart g1362,前幾天又收到新的線上更新通知,──一支已經出了一年的手機,官方還肯繼續費心維護,集嘉的品質跟用心絕對不是山寨機可以相比的。

而且我討厭那種一味的強調時尚感、然後要消費者為這種時尚感掏錢買單的大廠產品。GSmart的產品當然沒有那種時尚感,但也不醜。真要說醜,ViewSonic的產品才醜,很多山寨機更醜。

這篇文只是想講.......幹!不管是不是廣告文,寫文可以認真點嗎?可以多用點腦嗎?】




先來看看PCHome的購物網站怎麼介紹吧......

然後再來比較一下某公信力超級低的論壇的開箱文...


為何說這個論壇公信力超級低?因為「3C商品的外型」永遠都是他們在做評測或開箱文時的超級重點!

大概是因為這些開箱文其實都只有大概半天的時間可以寫吧!(續航力測試項目中,寫作者有說明測試時間四小時,拍照測試大多是取巧弄出來的。)在這樣的條件下,拼命拍外型當然是上上策,誰會去認真追蹤實際使用經驗?不要說花一個禮拜,連花一個周末都很懶。

否則「*無法用USB充電,要用DC JACK座充電」不會擺在缺點的最後一項。

如果是我,會把這點拿出來「特別強調」!因為如果不強調這點,在網路通路買到的人,十個裡頭有三個大概一打開當場就會想退貨!(要寫文,就認真寫。如果想不到這點,絕對算不上認真。)



它的Android還在使用4.0.4的版本......很想罵一句「X它娘的」,但認真一想,到底該罵誰?罵公司?還是罵開箱文作者?

因為除非是跟4.3相比較,不然4.0.4已經算是很好用的版本;而且它大概是直接使用集嘉自己的手機系列的版本,這樣可以降低開發成本。

螢幕還在用TN規格,可是馬上有人跳出來說「TN也有它的優點」。

CPU雖然是Intel Atom單核心,可是其實有雙執行緒,等於是雙核心。(為何Arm的雙核心卻沒有四個執行緒?我不是專家,我只知道同型CPU的其他款平板效能真的不錯。)



所以它真正的缺點並不多,扣掉外型以外,最讓我傻眼的就只有那個充電線......偏偏這個缺點很致命。

其實不支援USB充電有它的道理跟好處。可是真的該這樣設計嗎?

除非這台機器要強打支援外接裝置,(因為不用為了充電而把外接裝置卸除,)──跟誰對連啊?除了接電腦以外還可以接誰?隨身碟?鍵盤?──否則這年頭沒人會預期除了標準的microUSB線以外,還要多攜帶一組電源線。

(而且最好USB電源轉接線可以隨便有得買!)

真的要說這個設計小組是不是完全在狀況外?

要搞「自己的規格風格」...可以啊!請用在比較務實的地方。

比較冷門的Intel Atom CPU?有人說理論上它在處理真正比較複雜、旁大、無法分散多執行緒完成的工作時,效能會比ARM好.....那為何它不搶第一個推出這型號的CPU商品呢?(這只可能是因為公司內部的研發人手不夠。)MiniHDMI也是同樣的道理。

Android低價機的GPS大多很兩光......抱歉!這台沒有GPS。

前置有雙喇叭.....喇叭等級如果不怎樣,我寧可有個超高級的音效晶片然後自己買耳機。

(到底有什麼真正有意義的特色嗎?)



這台.....真的只有價格很「上進」、很「殺」,其他光是看一下開出來的規格,我連去商場找台機器來測試都不太想測試。

2013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十三人刺客】王金平

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中的第二主角楊威利對於「政治暗殺」這件事下了個很奇怪、毫無立場可言、但很好懂、人人都可以輕易接受的註腳:

暗殺手段從來沒有造成任何實質的好處。

對於功利主義者或重形式的人來說,這話真是它媽的好用。「如果暗殺對手的結果並不能保證自己成功,那暗殺有何意義?有進行暗殺的必要嗎?」

其實田中芳樹和「楊威利」從來沒有對這段話作過任何解釋,這段話就這樣被拿來作為「為何不暗殺萊茵哈特好解除共和國會被帝國吞併的危機?」的解釋。讀者感受到的是「楊威利」將這段話作為一種信仰的熱誠,而不是「楊威利」為何相信這段話。

只會回頭看看吧...羅馬的共和主義者擔心共和毀在凱薩手中所以在大街上暗殺他但結果共和還是終結在另一批軍事強人手中,對!「共和主義者無能到以為暗殺凱薩就可以解決問題!」但不代表「用全面性戰爭來終結納粹的邪惡是理性的表現」,或是「 袖手旁觀看著軍國主義者把持國家政治是理性的表現」。



這部電影開頭刻意強調「這是發生在廣島長崎被核彈轟炸前一百年的事」。

其實意義很清楚。作為一個發動了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區的罪魁禍首,他們是應該要檢討的。

檢討什麼?

中國人、台灣人、南韓人普遍喜歡用慰安婦、南京大屠殺、東北生化武器試驗來「轉移焦點」。問題是:如果日本人在侵略鄰國的過程中,沒有大屠殺?沒有違反日內瓦公約?沒有欺凌戰領區的女性同胞?是否就表示侵略是可以被接受的?

顯然的, 慰安婦、南京大屠殺、東北生化武器試驗.....這些都不該是日本檢討、道歉的理由。

他們真正該道歉的對象,其實是自己。他們真正該檢討的理由,是:舉國上下的人,是如何縱容法西斯軍國主義者操縱這個國家,讓這個國家上上下下的人民都投入了戰爭的行列。

(我超討厭宮崎駿的原因,就在於他的作品處處都是拒絕省思,甚至「緬懷」「美化」那段歲月的企圖。)

如果有人這樣作,如果有人願意堵上一切在事情剛開始時就去阻止,這個國家哪有可能遭受核彈的轟炸?



作為政治手段,暗殺真的一無可取。

因為對話、良性競爭、理念性的互動交流......這些才是政治解決事情的終極手段。

否則只是在開迴圈罷了!

例如台灣。上一個政黨挾立院多數無視在野黨,政黨輪替後,上一次的在野黨就加倍的用同樣的手段羞辱上一次的執政黨。

請問:是否有人真的跳出來大聲說「夠了」、「我們該檢討」、「我們不需要這樣」?

沒有!我倒是聽到一堆人老愛指著別人的鼻子說「你們夠了」、「你們需要檢討」、「你們不可以這樣」。



暗殺當然不是好事──即使不論它的暴力本質,也不去論實際上採行暗殺手段的人大多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盤算。

唐太宗如果沒在玄武門外暗算自己的兄弟,今天唐朝是不是會走向不同的方向?

凱薩如果沒有死在街頭,他有沒有可能建立一個更美好的羅馬帝國?

如果......否定這些「如果」,讓某些少數人可以武斷的依照自己的觀點下定論、然後再依照自己的偏好作出對應的手段,這才是暗殺的本質。



我在說什麼?我在說黑箱作業。

電影中,真正引起天下武士公憤的、讓武士絕望的決定採取暗殺手段的,並不單純的是因為統治者的殘暴;真正讓武士們感到不滿的,主要就在於德川家的黑箱作業:不處置松平齊韶的理由為何?任命松平齊韶明年後接任老中的理由為何?

理由是......不需要理由?

刺殺如果是少數人(而且可能是相對弱勢)專屬的黑箱作業手法,像電影中所描述的政治黑箱作業則是另一批少數人(只是資源上相對強勢)專屬的黑箱作業手法。

我不喜歡在無限迴圈、無限循環的因果思維上下太多功夫,所以直接帶出結論吧!

刺殺行為不應該是種「因」,當刺殺行為出現時,只能說這個時代的政治氛圍已經被黑箱作業給佔滿了。

主政者愛用黑箱作業,士人或庶民就用暗殺這種黑箱作業反擊。(林肯用黑箱作業決定國家的財政制度,南方人最後就用刺殺反擊。)主政者慣用黑箱作業,已經習慣到了「反正怎樣作都不會出包」的地步,他們就會用暗殺手段來對付反對者。

對某些人來說,刺殺是種不良意圖的方便之門,但是對某些人來說,刺殺卻是捍衛自己所相信的道德、信仰、或任何價值觀的唯一手法。

所以刺殺到底是對是錯?.....答案應該只有採用刺殺手法的人自己可以回答吧!



說說台灣政治的黑箱作業。

要批連勝文這支大豬公的崛起過程就太明顯、難度太低了。

我比較在意的是另一個叫王金平的傢伙,聽說他以不分區立委的身分坐上了立法委員的位置,然後當上了立法院長。

坦白說,我應該先自我反省一下,因為我這個人投票從來都投廢票,可是上次選舉卻傻傻的投了一票給國民黨,──明明我一邊投就一邊笑「這一張票是幹嘛的」。

但是真的搞懂了這張票的功能後,才發現這個制度簡直邪惡到令我全身上下的每一根寒毛都在顫動!因為這個制度等於把各政黨的黑箱作業給合理化!

假設眼前有兩個人,甲有高人氣,但乙在政黨內有人脈支持,結果會發生何事?(就暫時不提其實「不分區立委選舉」的部分都不會有太多的選舉活動,選民們其實都不太清楚政黨到底提名了些什麼人。)答案是...乙的提名會排在甲之前,然後政黨就會用甲的名聲來搏取選民支持,理由大概就是「大家不支持,他可能就無法進立院喔!」

懂這個制度邪惡的地方了嗎?(翻一下維基百科,我很好奇在「去財閥化」是主流的今天,王金平身上的財閥色彩可以理所當然的被忽略、不被批評、不被檢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結果今天這樣一號人物當上了立法院長,任內幾十年,整個國家幾乎都是靠公務員在運作,說到重大議題,立法院幾乎都在擺爛、都在「拿著大聲公講話、只為了提醒大家他們的存在。」然後他涉入關說(百分之百是關說)......馬英九很討人厭、很讓人失望?或許吧!可是面對一個沒有民意直接制衡可能性的傢伙,只有國民黨自己內部運作才有辦法制衡,如果今天換做是任何一個支持王金平、或譴責馬英九的人來當總統,會怎麼做?

要學王金平挑些不痛不癢、不得罪任何人的路走嗎?還是走上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善終、但卻可能是正確的路?......這或許就跟「刺殺」是同樣的道理吧!



但這裡還有另一個可能性:馬英九眼看自己就要結束最後任期,按照他的政績,黨內大概也不會讓他接任黨主席,或是任何有影響力的職務,所以他不如作賤自己、安排一齣好戲、做球給出身南部的王金平,指望他將來可以用南部的政治勢力幫自己和北台灣的國民黨勢力(太子黨)相抗衡........兩個人未來還可以演一場「大和解」的溫馨爛戲.......

黑箱政治啊!

2013年10月4日 星期五

【Devour 生吞活剝 (?)】半套的大衛柯能堡

約翰卡本特,大衛柯能堡。為什麼要特別提到這兩個人?

80年代的「恐怖片制作者」鮮少有善終的。

因為那個年代的恐怖片其實有點不受控制,像虐殺型恐怖片就轉變成了「享受殺人魔屠殺青少年的過程」, 因為成本有限,只好打馬虎眼交差作出來的特效卻成了一種文化, ──走到這個地步,電影製作者(包含導演編劇和各個細節的制作人員)和觀眾之間是沒有共鳴可言的!

不信?【十三號星期五】系列經手過哪幾位導演?

沒幾個人能說出來吧?那些導演大家幾乎一個都不認識。

這些電影大家影迷看似愛不釋手,但事實是這些電影就跟衛生紙一樣,只是大家用來滿足某種慾望的消耗品罷了。

可是電影如果不拍、如果賣不出去,就有一堆人失業沒頭路,所以只好硬著頭皮繼續拍。

劇情邏輯別太差,基本上80年代的恐怖片大多淪為一種藉由視覺產生功能性刺激的影像合集。

殺,鮮血,斷肢,尖叫,憤怒、恐懼、歧視、各種負面情緒與人際交流手法........



所以恐怖片雖然賣作(跟成本相比跟話題的持續性),可是那些導演大部分都默默無名。(就跟「廉價餐館的廚師很少能夠脫身更上一層」是同樣的道理。)

少數能夠在拍出成名作之後,繼續更上一層的導演,大部分都有自己的風格。

大衛柯能堡就是其一。



說實在話,拿大衛柯能堡跟約翰卡本特相比,或是任何80年代的恐怖片相比,是很奇怪的。因為他的電影根本是不同屬性的東西。

他的電影色調始終很沉/悶(不是沉悶),不是要給予觀眾情緒,反而是吃掉觀眾的情緒,讓觀眾(過了某個門檻後)的情緒可以先寄託在電影中、等待電影(真的)結束(走出戲院)後再領回去。

都會的建築不像是冰冷的水泥金屬塊,(可是電影到處是冰冷的感覺,還有故事的內容主軸總是會跟金屬有關,)森林讓人感受不到生命,總是一片死氣沉沉。

這部電影算是都有「模仿」到這些特色。(其實這些特色也不是大衛柯能堡的專利。)

而且在某些片段企圖加入一些帶點刺激、甚至是驚世駭俗到讓人反感的情慾元素。(這也不是大衛柯能堡的專利,只是他是高手中的高手。)

只可惜劇中的人物結構、背景故事缺乏力道跟深度巧思,分不清恐怖和悲劇的分際線,最後只能淪為一種「克蘇魯神話」的粗劣模仿作。(發現自己是條豬圈裡的豬,不管逃到哪裡都會被吃掉,這叫作悲劇。發現自己不管多努力,此刻面對的威脅與外力就是有辦法讓自己顯得是無比脆弱,這叫作恐怖。)

算是挺有趣的作品。可惜對習慣了商業電影的觀眾來說,刺激點太少,節奏太緩慢,劇情其實也欠缺焦點,對習慣了公式化的劇情,還有仰賴配樂跟畫面結合的觀眾來說,這片應該會難以下嚥吧。

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

【阿米爾罕 之 大搜索】這片有【星際大戰】、【八釐米】、【街頭痞子8 Miles】、【(史克羅威爾的)太空戰士】、【法櫃奇兵】、【駭客任務二】、【靈異第六感】......

我想想喔...就從【星際大戰】開始吧...這片的主角是個被絕地議會下放、只能擔任偏遠行星警長的絕地大師...能想像嗎?如果可以...Good...如果不行...請跳出...


這個偏遠星球大概就像被妓女/皮條客攻占的紐約市蘇活區加哈林區,只是這個蘇活區加哈林區不是在紐約市,而是快要破產的底特律,感覺上就像再看【八釐米】/【8 Miles】,但是主角不穿套頭外套配毛線帽、不唱嘻哈,也沒有禿頭愛演爛片。

看主角整個案件的搜查過程,基本上就像在看人玩史克羅威爾的【太空戰士】系列RPG,跟主軸冒險有直接相關的劇情其實並不多,總是在進行一堆讓人忘記整個故事背景主題的五四三旁支任務(不外乎是過往的傷痛、人與人之間無法放下防備心去互相溝通跟理解.......),然後竟然會莫名其妙得到觸發接下來關卡的道具或情報!

 結果,一直偽裝成主角夥伴的(女)西斯大帝在電影最後一刻,經由謎一般的手法就得到了【法櫃奇兵】中約櫃的力量,(就說了這是史克羅威爾的作品嘛~~別太計較了~~)拉著主角和壞蛋一起跳進水中(???)........不知道來幹嘛的?反正主角沒被搞死,可是卻被搞成了【靈異第六感】的主角......很不幸的!主角還是沒有機會變成禿頭心理醫生,而是變成了那個小男孩,(真的很不幸!)



 以上是這部電影的內容。

對於這樣的內容,我只能說:

「真是太有才了!」

對於還沒看過電影,但卻能耐住性子把上面的介紹讀完、然後沒有想要摔電腦、或對著我破口大罵的人,我只能:

「去看心理醫生!」

對了......女主角老了!好像看到了【駭客任務二】中的莫妮卡貝露奇。

嗚呼.......反正我一直不覺得她漂亮。



對了!這片置入行銷了一堆商品,大家可以比賽看看能找到多少。

PUMA和Nokia太簡單了。微軟的Excel可能是大家經常忽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