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任務四】不可能的蠢蠢蠢蠢任務

開始讀這篇文章前請記得一個大前提:這片很好看。(寫這篇文章純粹是雞蛋裡挑骨頭。)

導演實在是一時之選,這點錯不了;延續了第三集「情報員​也是人」的觀點來鋪陳細部劇情,我很喜歡........




但劇情​實在蠢到家。(可能是【阿凡達】之後最蠢的好萊塢A級製作。)




用【終點戰】做為反例:一旦永生變成可能後,犯罪就立刻升格為一種​毫無經濟價值的愚蠢行為,──對!可以用經濟學解釋人為何犯​罪!(犯罪,本來是種有極高「死亡風險」的行為!但本來「就算不犯罪,人總有一天也會死」,現在卻變成了「犯罪造成的死亡機率時在大的不合理」。一旦了解這點,大家除非是進行合法犯罪,否則應該都會選擇安分度日。)──由此來看,第四集的大反派(諜報片史上戲劇效果最弱)如果聰明到可​以被政府聘僱為顧問、還能找到核武系統的盲點,那怎麼會不知道進​行這樣的行為會有多大的風險、有多高的出包機會?.......​

他只要真實身分一曝光就完了!

只要美蘇一共享情報他就完了!

如果​女殺手沒得逞他又要等個幾年(然後增加真實身分曝光的風險),最​最最最最不可思議的是.......IMF竟然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被腦殘總統解散掉!......他怎麼知道?.......

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

用屁股穴和鳥毛想也知道他不可能知道!簡單來說,這老兄等於冒著​無比巨額龐大的風險,去執行一個就算自殺十次其實也沒啥機會成功的計畫!

重點已經不在於這個計畫內容合理與否、或執行的過程中發生了多少次的巧合與偶然......等這類的劇情小瑕疵,凡是電影,劇情一定有瑕疵,但這片不太一樣的地方在於:這整件事情發生的契機根本就不存在!因為不會(不應該)有人想這麼做!(想毀滅世界是一回事,採行這個蠢方法是另外一回事,認為這件事情值得冒險也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偏偏這部兩個小時的電影,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這個不存在的契機上頭。

蠢!......別告訴我它很好看!老子有懼高症、我才不買杜拜​的帳!

蠢!......別告訴我它動作很精彩!我還是比較喜歡【超人特​攻隊】!

蠢!......那大結局實在太太太太牽強了!簡直要用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蠢.......來形容!



【哇!這張電影票太值得了!看得過癮!婊得開心!(文寫起來更是順​手!)】

【惡靈戰警】死老百姓,會保護你們的東西不一定是『正義』!

【養子不教誰之過】、【與巴席爾跳華爾滋】、【請神容易、送神難】、【豬頭滿天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最近看了好多電影,但這幾天我一直想的都是這部電影,主要原因可能有兩個。

第一個就是這片的觀點很特殊,有點反傳統,不像【蜘蛛人】那樣骨子裏頭還是有點媚俗。

第二則是因為選舉又近了,想找個題材來發洩一下、罵罵台灣老百姓那種死人/不要臉/超級自我感覺良好的性格。



大部分漫畫中的英雄,不分東西中美日,其實並不是一批勇於維護正義的人!這是長久以來大家都有的迷思。

就拿剛推出完結篇的【哈利波特】來說吧!我對這小子的定義是:自私、自我中心、自我感覺良好、愛無病呻吟、愛逞能、老幻想著當英雄......綜觀整個系列,(直到第七集以前,)不管他解決了多少次危機、打敗了多少次佛地魔和他的狗腿們計劃的陰謀,但其基本出發點是在於他想當英雄,(當然也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對佛地魔的仇恨,)那些因此而獲救的同學、老師、芸芸眾生......只是撿尾刀撈好處而已,他們的存在大多不是哈利心中關切的核心。(哈利不是等金妮失蹤、或妙麗中詛咒才開始關切消失的密室,天狼星的冤情也不是他的第一優先要務.......)

根本上,眾人對「正義」都有個很腦殘/混蛋的直覺定義,就是:「保護我、為我抒發不滿和挫折的人/事/物」。(這個定義不只可以用在漫畫超級英雄身上,也可以作用在現實中。)

所以超人要不停緝捕壞人/收拾殘局,然後隔沒幾天就要聽到這些壞人被法院輕判/提早假釋,儘管效率這麼低,但大家還是會崇拜這個角色,......因為「想吃豬肉不見得想知道怎麼殺豬」,想看到壞人被制裁,但不見得需要知道該怎麼制裁才能真正一勞永逸.......這個道理幾乎可以應用到所有超級英雄身上。

不刻意延續、甚至打破這種慣例,就是【惡靈戰警】這個角色在基本屬性上最大的特質:它很嚇人!不管好人、壞人都會怕它!不是因為大家都有幹過壞事,而是單純的因為──它真的很嚇人!

這個角色存在的基本目的並不在於保護無辜/「自以為善良」的群眾,所以它不像其他超級英雄一樣,需要一個帶點男同志暗示/小丑屬性/能讓人有親切感、或放鬆緊張情緒的外型穿著,它甚至不屑於使用一般黑暗系/墮落系/腹黑系英雄角色的造型要素,而是直接使用了邪惡角色會有的外型:火焰+骷髏頭。


從外型上延伸出來的,是它執行正義的方法:讓所有壞人感受到自己所做的壞事帶給旁人的痛苦,而且不要妄想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也不要以為自己是無辜百姓就可以鼓掌列隊歡迎他的到來,這東西對邪惡和「邪惡應受的制裁」自有一套自己絕對、但又可以接受客觀公評的標準,──多「完美」的正義使者!



雖然第一集整體劇情很薄弱、動作場面更是虛,但排除掉「超級英雄電影」的要素後,其餘每個片段都拍得有模有樣,──要說這是一部「失敗」的電影恐怕有欠公允...雖然電影的根本目的就是「娛樂」,而它很顯然搞錯客群了!

但看著這角色,我還是會期待續集將會發生的故事。

「那一定很不一樣!」

【婚禮終結者】ALL you need is love. 【大亨小傳改良版+喜劇版】

所謂的「豪門」,有分成歷史長久的望族,和歷史短淺、可能目前當家作主者即是第一代的「暴發戶」。

暴發戶,這個詞其實充滿了陰謀論的味道。因為這個詞是建立在一種「不需要任何驗證、也無法驗證」的歧視上頭。使用這個詞的人(望族)並不需要證明自己為何有資格使用這個字,也不接受任何質疑,例如「你和暴發戶的差別在哪裡?」「你又比人家優越多少?」被冠上了這個詞的人也沒有權力證明自己並不屬於這個「詞意」所定義的族群。



【大亨小傳】基本上講的就是這個事實。

人都想大富大貴、擠進豪門社會,豪門社會也總是對著平民大眾展開親近宜人的一面,說:「只要努力,人人有機會加入我們!」

結果?(不想再引用【鬥陣俱樂部】!該進步了!)任何人靠著自己的努力致富之後,經常被望族們用「暴發戶」一詞拒擋在外,甚至多方(從社交上、商場上、政治上)與之作對、直到看見這人失敗為止,(然後再對著失敗者的背影/屍體說一句:「我就知道這傢伙走不遠!看吧!」之類的話,)或是「不忘從他身上撈好處,但自己有好處時卻總是不分享,直到這人的利用價值消失殆盡為止。」

蓋茲比,【大亨小傳】的主角,(全書是由一個叫做尼克的中產階級青年以第一人稱口述自己認識蓋茲比、成為知心好友、了解蓋茲比真實人生的過程,)他在從軍時(第一次世界大戰)認識了一位名叫露西的上流社會女孩,兩人曾經想要私奔、但因為某些說不出口的原因而沒有成行,為了能夠和露西在一起,蓋茲比走進了商場最黑暗的角落,靠著很多不合法、幾乎是詐騙的手段,成為紐約長島一代知名的富豪,──蓋茲比剛離家獨立生活的時候,曾經在西岸某知名實業家底下工作,如果沒有意外,他本來會成為這個實業家的接班人,可惜這個實業家死的早、遺產被親友刮分一空,蓋茲比什麼都沒有得到,除了從實業家身上得到的一身經驗與知識,但為了快速致富,蓋茲比把這些也拋棄了。

可惜這時候露西已經嫁為人婦,丈夫吉姆(尼克的大學同學)是個無所事事的富二代,不工作、沒有一技之長,但提起炫耀自己「會」的東西又是一等一的好手。

本來以為自己新的身分可以讓露西鼓起勇氣離開丈夫、離開家族,沒想到這時候的露西反而嫌棄自己、覺得自己失去了以往的魅力......

故事的結局是吉姆開著蓋茲比的車,不小心撞死了自己的情婦,最後卻把錯推給蓋茲比,害的情婦的丈夫將蓋茲比當成兇手、被一槍打死。(負責料理蓋茲比後事的尼克,看清了吉姆、露西、還有許多在蓋茲比旁邊來來去去的上流人士那現實、貪婪、薄情的嘴臉,最後也打消了自己制富、掌權、擠身豪門的夢想。)



不去多論述「露西」就象徵著這個社會階層遊戲規則的潛在真相,因為開頭就已經講完了。

【婚禮終結者】對於描寫這批美國東岸的「豪門+望族」,顯然語氣上客氣許多、觀點也溫和許多。

豪門,對一般小老百姓來說也不過就是一場場華麗奢侈的婚宴,──但再奢侈華麗,都不會讓婚禮變的有趣、讓結婚變的更值得紀念,直到這兩小子亂入為止。「如果「有錢」的意義與價值也不過爾爾,那些想破頭、擠破頭,試圖發財晉身豪門的人,到底得到了什麼?──還不如學這兩小子,「繼續亂入吧!把我們兩人散播歡樂散播愛的天份分享給這些除了錢以外一無所有的人!」

這已經有點「笑傲江湖」的味道了!

除此以外,豪門大家長克里瑞(財政部長)是個有真才實學、同時兼具有教養品德的人,只可惜情感上稍嫌無能,(所以老婆老愛肖想年輕小夥子,女兒也已為父親會希望自己跟一個「門當戶對」的共結連理。)整體來說這些豪門只是「充滿了喜劇要素(不管是白臉還是丑角)」,並不具備讓人唾棄憎恨的成分。

「年輕人!老子欣賞你的才華,我女兒也喜歡你,Go!Go!Go!」「你愛我,我也愛你,我們一起拋棄這一切吧!」全片就收在這樣的大結局下。

不批判豪門,不戳破發財夢的虛偽可笑,一切都可以用愛情撫平......

真是........



我喜歡這片!

【香功堂 開講】如果時代就是要我們追求膚淺、速成、近利,那「我」就讓你們見識骨灰級深度的魅力

1.我還是對賽德克沒好感。

2.這篇心得原本是要用「靠!台下一堆娘兒門!」這種帶有強烈性別歧視的篇名,但某些原因所以放棄......

3.本文是香功堂要開講囉!!!!讓我們跟著電影一起出走吧!的心得文。

4.最近寫文頻率掉很大,所以拿這篇文來希望撿回寫文的胃口和習慣......



這年頭要做一件事情,我們都習慣有個明確的目標、動機,或可以預期、分析、掌握的潛在利益、好處。

寫部落格?......想成為知名部落客?想要有廣告收入源源不絕?想要不斷的有廠商提共的免費好處?......講太多會讓這篇文章顯得立場態度偏激,所以我先打住,反正有慧根的人馬上會知道我再講什麼。

看電影?......因為晚上閒閒沒事幹,因為約會找不到好活動,因為想要找個夠炫、夠新的聊天題材,.......這些電影觀眾總是在戲院前來來去去,遲早會退到DVD出租市場,或是第四台,甚至就看看粗製濫造的連續劇打發時間了事的地步。看電影,就好像人生的過度期一樣,跟我們拋棄掉的奶嘴、奶瓶、尿布、制服、後背式書包、洋娃娃、模仿自己崇拜的卡通主角......等,本質上並沒什麼兩樣。

不會有人從奶嘴中找出自己的人生方向,也不會有人因為書包而讓自己的人生更有品質,沒人真的可以單純的藉由擁有洋娃娃和持續看卡通來找到維持人生的竅門。

同樣是看電影,就是有人只會拼命的計較「剛剛看的電影夠不夠爽」、「剛剛看的電影能不能讓我顯得的很特殊」......香功堂堂主看電影,即使同一部電影給其他人如上的想法,但他「硬」是從中找出了不一樣的收穫──「總有一天我要去拜訪這些電影中出現的場景。」



這場講座,真的讓我很「感動」。

看電影,在臺灣、在香功堂的成長歷程中,很多人可能認為這只是件浪費時間、沒有營養的消遣,畢竟李安還沒成名,魏德勝的人生在最低點,藝術家在台灣都是賠錢貨,會去拍電影的更是瘋子。大環境告訴大眾要把凡是跟學歷沾不上邊、更昇官發財沾不上邊的行為從自己的人聲中掃除,然後稱這個為成長與成熟,又因為經濟發達、生活變的雅致,所以忽然又開始「指導」大眾去積極填充自己的空閒時間,而且還不忘記「建議」大眾要想填充的比別人更聰明、更有品味、更有效益,直到這一刻,大眾才開始關心怎麼看電影、看什麼電影......如何看電影變成一門顯學!

「去!煩不煩啊!老子就是愛看電影,電影本身就是件很有趣、很吸引我的東西!」

在拒看電影和「如何看電影」這兩種極端之間,有什麼?

不是芸芸眾生,因為那兩種極端就是芸芸眾生,除非有即刻明確的好處,(或是能夠輕鬆立即得到的答案,)芸芸眾生從來不會、也沒有能力去追尋任何東西,他們對萬事萬物的要求和標準都很一致,(感想與意見當然也很老套,)任何想要與眾不同、不以追求即刻利益為優先的想法......「算了算了......」

相較之下,香功堂看電影的方式,讓我真的很感動。

【超自然檔案】Spirit in the sky




【超自然檔案】在美劇中,除了收視率和題材特殊以外,自有其特殊之處。

這特殊的地方在於它的劇情結構和整體節奏獨一無二。



美劇是以「季」為單位,不同於台灣的連續季,一拍就拍不停、拍到殺青為止。

上一季的結尾,都會在最大限度內把整季的故事收尾、但又為下一季鋪梗,例如第二季兄弟終於聯手殺死了黃眼惡魔、但哥哥也只剩一年壽命,第三季哥哥始終逃不過惡魔的索命符、死在惡魔獵犬的圍攻之下......

跟一般美劇並沒有太多不同之處,觀眾都會帶著點懸念看著舊一季結束、等待新一季開始。

但更不同的地方在於這整個劇集的故事很敢「開新局面」......結果當然是故事會開始爆走,從原本單純的「復仇/為自己的人生找回平衡點」,變成一次一次的捲入了「世界即將被邪惡超自然生物毀滅」的危機中。

可是美劇這種在每季節尾賣懸念的手法,硬是讓「超自然檔案」給走出自己的新風格。



第三季結尾,哥哥死後下了地獄,(因為他跟惡魔做交易換回弟弟的性命,)第四季一開頭不到兩分鐘,(播放完回顧後再一分鐘,)就看到哥哥翻吐爬出墳墓......復活了!

第四季結尾,好不容易殺死了頭號惡魔莉莉絲,但沒想到這正是打開地獄、釋放路西法的儀式,兄弟兩人看著逐漸擴大的地獄之門,和觀眾一起想著:「靠!這次真的死定了!」沒想到第五季開頭連字幕都沒打出來,(美劇秀出劇名前就會先開始進入一小段劇情暖身,)兩兄弟竟然被「上帝」傳送到一架飛機上!

第五季結尾,弟弟抱著同歸於盡的氣魄抱著路西法跳進地獄之門,哥哥帶著遺憾、放棄狩獵超自然邪物的人生歸隱,沒想到卻看到弟弟的倒影出現在玻璃上觀察著哥哥,「難道弟弟的靈魂在地獄備路西法給征服了!」觀眾正這樣擔憂時,第六季(字幕打完後)我們就看到弟弟又出現在哥哥面前,.....還順便救了哥哥一命!

第六季節局,為了避免天使們強制再次打開地獄之門、重啟啟示錄的世界末日,低階天使卡斯提爾打開了煉獄、吃掉裡面的靈魂、讓自己的力量成長到一種幾乎逼近神的程度,一出手立刻消滅了所有和他意見相左的天使,還威脅主角們「跪下,遵奉我為你們的新天父,否則我就消滅你們!」.......天哪!有什麼比這更絕望的!「神」要消滅他們!.......沒想到第七季主角們正準備下跪,卡斯提爾就先投降,「別這麼做!這不像你們!」......



不拖泥帶水!是【超自然檔案】在鋪陳劇情上最讓我激賞的地方,故事不至於平鋪直敘,也會有許多暗潮洶湧,但不會重複過度翻攪那個牽動觀眾情緒的要素和謎題,該揭露就揭露,(而且了不起三到五集,)揭露完一定妥善收尾並開新局。

不過這點用在兩兄弟的情感上頭就不太適用。弟弟明明是比較聰明的那個,但老是犯下愚蠢的錯誤,哥哥明明是比較堅強的那個,但老是在關鍵時刻猶豫不決,特別是再跟弟弟有關的事情上婆婆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