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8日 星期日

【惡靈戰警】死老百姓,會保護你們的東西不一定是『正義』!

【養子不教誰之過】、【與巴席爾跳華爾滋】、【請神容易、送神難】、【豬頭滿天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最近看了好多電影,但這幾天我一直想的都是這部電影,主要原因可能有兩個。

第一個就是這片的觀點很特殊,有點反傳統,不像【蜘蛛人】那樣骨子裏頭還是有點媚俗。

第二則是因為選舉又近了,想找個題材來發洩一下、罵罵台灣老百姓那種死人/不要臉/超級自我感覺良好的性格。



大部分漫畫中的英雄,不分東西中美日,其實並不是一批勇於維護正義的人!這是長久以來大家都有的迷思。

就拿剛推出完結篇的【哈利波特】來說吧!我對這小子的定義是:自私、自我中心、自我感覺良好、愛無病呻吟、愛逞能、老幻想著當英雄......綜觀整個系列,(直到第七集以前,)不管他解決了多少次危機、打敗了多少次佛地魔和他的狗腿們計劃的陰謀,但其基本出發點是在於他想當英雄,(當然也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對佛地魔的仇恨,)那些因此而獲救的同學、老師、芸芸眾生......只是撿尾刀撈好處而已,他們的存在大多不是哈利心中關切的核心。(哈利不是等金妮失蹤、或妙麗中詛咒才開始關切消失的密室,天狼星的冤情也不是他的第一優先要務.......)

根本上,眾人對「正義」都有個很腦殘/混蛋的直覺定義,就是:「保護我、為我抒發不滿和挫折的人/事/物」。(這個定義不只可以用在漫畫超級英雄身上,也可以作用在現實中。)

所以超人要不停緝捕壞人/收拾殘局,然後隔沒幾天就要聽到這些壞人被法院輕判/提早假釋,儘管效率這麼低,但大家還是會崇拜這個角色,......因為「想吃豬肉不見得想知道怎麼殺豬」,想看到壞人被制裁,但不見得需要知道該怎麼制裁才能真正一勞永逸.......這個道理幾乎可以應用到所有超級英雄身上。

不刻意延續、甚至打破這種慣例,就是【惡靈戰警】這個角色在基本屬性上最大的特質:它很嚇人!不管好人、壞人都會怕它!不是因為大家都有幹過壞事,而是單純的因為──它真的很嚇人!

這個角色存在的基本目的並不在於保護無辜/「自以為善良」的群眾,所以它不像其他超級英雄一樣,需要一個帶點男同志暗示/小丑屬性/能讓人有親切感、或放鬆緊張情緒的外型穿著,它甚至不屑於使用一般黑暗系/墮落系/腹黑系英雄角色的造型要素,而是直接使用了邪惡角色會有的外型:火焰+骷髏頭。


從外型上延伸出來的,是它執行正義的方法:讓所有壞人感受到自己所做的壞事帶給旁人的痛苦,而且不要妄想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也不要以為自己是無辜百姓就可以鼓掌列隊歡迎他的到來,這東西對邪惡和「邪惡應受的制裁」自有一套自己絕對、但又可以接受客觀公評的標準,──多「完美」的正義使者!



雖然第一集整體劇情很薄弱、動作場面更是虛,但排除掉「超級英雄電影」的要素後,其餘每個片段都拍得有模有樣,──要說這是一部「失敗」的電影恐怕有欠公允...雖然電影的根本目的就是「娛樂」,而它很顯然搞錯客群了!

但看著這角色,我還是會期待續集將會發生的故事。

「那一定很不一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