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田裡的小孩I&II】黑心農產品

【基本上,這就是集合了一系列經典「幌子」的電影,凡是那種一開始好像很重要的疑點、但最後都不會被揭露解釋清楚的迷霧,都在這兩集中出現過。所以不管怎麼看都不恐怖的電影,卻會成為恐怖經典系列,不是沒有道理。】

第一集是改編自史蒂芬金正宗原著的電影,依據史蒂芬金的「反宗教」個性,其實這個系列想要表達的、抗議的東西很明顯。

所有的宗教最終的目的都是抹滅人性。

不管表面上講的再怎麼漂亮,例如敵人多邪惡、為神犧牲是多麼崇高的理念......

結果?敵人其實是自己的父母,除了少數幾個「呆瓜」會開心的犧牲以外,就連祭師本身都哀求神放過自己......

「謝了!老金!真是讓人感到振奮!原來信仰是這麼無力的東西。」

第二集相較之下有趣的多,雖然戲劇性不強,拍的也不好。

怎麼個有趣法?(有線電影台將這集翻譯為【闖錯鬼門關】,看過的人可能比較能了解,)劇情中安排了一個古老印度安人留下來的紀錄跟預言,說「放棄了農耕的印地安人如何被大地之母唾棄,最後大地之母揀選了小孩子作為懲罰這些人的方法,」所以原本是「被惡魔蠱惑並利用的蠢孩子們」搖身一變,成為處罰那些種植生產黑心農產品大人的劊子手。

大人們打算將被微生物毒素污染的玉米賣給大盤商。其實這種現象在今天很普遍,糧食生產者不敢吃自己生產的東西,種蔬菜的不吃自己賣出的蔬菜,──這不是很「矛盾」的事嗎?「當個農夫」去生產別人需要的食品應該是種「本分」,這才是農耕的意義,而不是單純的播種、施肥、收成,就叫做農耕。

生產別人不需要的東西,種植別人不可能吃的食物,(如果他們知道這些食物有多毒,)等於放棄農耕。

所以最後這些生產黑心農產品的大人變成了恐怖片史上「最好殺的一票人」。

除此以外......

第一集,明顯的是在抄襲「環境封鎖」式的活死人殭屍片,只是把殭屍換成了一批小孩子,而且這些小孩子不會直接撲上來把人吃掉,但基本上很像。

第二集,劇情毫無說服力,男主角的兒子跟祭師建立友情的過程相當薄弱,「如果沒辦法講的有說服力,不如不要講,」現在的電影都沒人知道這點基本的道德了。

唉!

【通天神探:狄人傑】+【魔境冒險3D】一樣特效,兩樣情

【通】早就已經下片了。它的特效也是許多人最常譏笑的「弱點」。

但,回憶一下,雖然很多特效鏡頭,例如電腦動畫作出的洛陽空覽,剛出現在鏡頭上帶給觀眾的第一眼印象可能就是「好假」,可是鏡頭接著推動、不知不覺之間和實景結合在一起,有人注意到那個實景/動畫的切換點/分界線嗎?

完全注意不到。

「注意不到」就是特效的黃金標準目標,本片顯然成功做到了。

反觀【魔境冒險3D】,主角胡桃鉗木頭人明顯動畫格數偏少,3D效果導致鏡子和鏡框「合」不在一起,(還不用仔細看,)女主角和雪花再空中的芭蕾慢舞更是慘中慘,臉跟身體的接線超明顯,(不是女主角親自上場跳的嗎?為何還需要用動畫處理她的身體?)划過鋼琴時腳步跟琴鍵的觸動明顯沒搭在一起.......

技術是夠了,可是用心遠不如【通】片。

【魔境冒險3D】作夢也是種長大的方法





為何一個小女孩的夢境中,會莫名其妙的跑出被魔法詛咒的王子、詛咒王子的巫婆、巫婆的兒子、王子一票沒啥用的跟班........本來這些角色嘎在一起,除了唱唱歌、跳跳舞、談一下純純的情、說一下傻傻的愛、交換一下毫不污穢的體液(眼淚),那不是挺好的嗎?為何還會搞出一連串逃亡動作格鬥、家族之間的背叛、勞工主導的戰爭、反抗專制的革命、充滿不切實際幻想的科幻機械?

真是令我訝異,「這小女孩的腦海中(在作夢之前)到底塞了些什麼東西?」

莊子為了諷諫某個諸侯所說的預言「蝸牛觸角上的兩個國家」真是太有意思了,人不管大小、外型,甚至不分性別年齡,骨子裡頭其實都帶著濃厚的鬥爭心、殺戮慾、對權力虛榮濃厚的渴望,即使是外表言行都一致純真的小女孩。

所以......

人要成長、要體認/融入現實,一定要努力的去學習/經驗關於現實的事物嗎?

套用本片的觀點:不!每個人成長到可以順利適應/融入現實世界所需要認知了解的一切,其實就在自己的夢中。

真是美好啊!



別搞錯,這不是反諷,我對這種「看似」不切實際的幻想沒有意見。

因為很多為了讓兒童與青少年更早習慣/融入現實世界的「教材」,裡面充斥了各種暴力、殘忍、畸形、封建、自殘、反智、反理性、泯滅人性.......的思想,其實更讓我看了不舒服。至少這部電影、這些童話勇於鼓勵觀眾「保有/享受自己的美夢」,更不會大辣辣的教導讀者:自私是美德,傻瓜才分享功勞,能夠利用朋友就不要猶豫.......(天哪!講不完!今天市面上的職場教戰手冊、或生官後黑學、或XX速成育兒經,幾乎都是這類的東西。)

不但如此,比起花一個早晨耐心的和女兒分享她的夢境,不知道有多少不負責任的父母更渴望用這些「教材」砍斷子女對美夢的渴望和依賴,就為了讓自己可以將這一個早晨的時間留給自己。

如果可以,就讓孩童與青少年沉浸在自己的美夢(偶爾也有惡夢)中,一邊探索自己的夢,(因為夢也可能是種潛意識的延伸,探索夢不也等於是探索真正的自己嗎?)一邊慢慢成長,不也是種不錯的選擇嗎?

【現代人很擅長對抗外界,可是卻很難跟自己相處、甚至不了解自己,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吧。】

【youtube影片】會飛的小女孩?

拍攝地點在俄羅斯的某處......





嗯......真相只有一個。

這是電影宣傳影片!

(「Come here」?最好英文那麼好用。)

【機戰未來】屁用的隱形戰機!中國糞青豬別嚎那麼大聲!

核彈,有讓蘇聯在冷戰中打贏美國嗎?雖然沒輸,但肯定也沒贏。毫無意義的對外擴張,最後讓蘇聯輸掉了冷戰,而且是在美國一輸再輸的情況下,一場阿富汗戰爭定生死。

怎麼會扯到核彈?因為隱形戰機的戰略價值就像核彈,一旦成為國家戰略部署思維的重點,則士兵素質不再是決定國家眼中戰爭勝負的關鍵,(至少影響力明顯降低,)武器與操縱員的數目才是關鍵,──反正隱形戰機無法被偵測、鎖定,也無法被有效阻欄,可能除了使用肉眼偵查,然後使用傳統武器,如槍砲子彈等才有辦法對付,到了這種地步,戰爭決定勝負的假定策略會回到以前的核彈時代:1.搶在對方之前先發射武器(核彈/隱形戰機),並且設法不被對方的反擊徹底殲滅,2.設法使對方的武器(核彈/隱形戰機)打不中自己的要害,3.有效的使用同質武器(核彈/隱形戰機)反擊.......

這種戰爭方式跟自殺無異,冷戰已經證明了這點,任何大膽採用這個戰略方案的國家,最終結局就是自爆。這是「隱形戰機屁用」論的第一個論點。



其次,如果不看未來,隱形戰機確實很威,但一想到未來科技的發展,一個很顯眼的事實擺在眼前:

有效偵測隱形戰機的技術遲早會出現,甚至已經在默默成型了。

想像一下有哪些現成的技術可以用來偵測隱形戰機。

1.聲音辨識。如果外太空的衛星可以切聽到地面的聲音,為何不能夠用相同/類似的方法,提前尋找到戰機的「聲音」?引擎聲,音爆,或任何可供辨識的聲音。

2.影像辨識。這是我認為最可行、也是最偏愛的技術。如果x-box360可以藉由Kinet直接使用影像辨識人的動作,為何不能夠使用光學鏡頭尋找戰機的影像輪廓?衛星、巡邏機、地面基地......如果這種輪廓圖像的搜尋可以自動化,那就不能用人眼辨識的常識來判斷這種方法的極限,訓練、部署一雙人眼來做這種偵查工作跟使用一堆電子儀器,效率可不能相提而論。

3.讓隱形無效。這招有點天馬行空,但隱形科技相較之下本來也是很天馬行空的東西,只要最後可以找到「讓雷達無法反射」的塗料。

綜合以散簡單的三點就可以看出來,隱形戰機就好像最強的矛、最強的盾一樣的東西,戰爭的戰略如果錯誤,戰機性能再優異也沒用。

接著再想想大規模發展隱形戰機作為戰爭主力的不切實際之處吧!



戰爭真正可貴的是什麼?是飛行員啊!

還原一下戰爭武器的發展歷史,會發現隱形科技最初是使用在轟炸機上,讓轟炸機的損傷率減少到最低,戰略攻擊優勢相較之下並不是發展這項技術最重要的目的。

所以思考一下怎樣才是最有效減少飛行員傷亡的方法......無人駕駛戰機!

想想看駕駛員並不在戰機上,不用考慮設置逃生裝置、維生系統,戰機的飛行也不用在受到飛行員存在的限制,U2戰機想飛多高就飛多高,F22戰機想怎麼翻滾就怎麼翻滾,也不用擔心駕駛員勞累,因為只要切換遙控器統的權限給另一組在旁邊待命的飛行員就好.......

多夢幻!隱形科技帶來的優勢在這之前根本微不足道。

將這項科技全方面應用在海軍戰機、反潛機、大型偵察機上,未來除了加油機和待維修的機具以外,所有的戰機都不再需要降落在地面基地.......

多夢幻!隱形科技帶來的優勢在這之前根本微不足道。

等等等等等等.......這裡還有更夢幻的!飛行在大氣層外、跟衛星同等級高度、配備超長射程雷射武器的戰機!一樣也是無人駕駛!而且已經準備要試飛!第一時間就可以鎖定所有敵國的重點飛行跑道和彈道飛彈基地,甚至還有時間到海軍艦隊頭上繞一圈,順便去首都殺幾個掛著國家主席或黨書記什麼的人型豬。

多夢幻!隱形科技帶來的優勢在這之前根本微不足道。



綜合一下所有的資訊,構思一下可以完全無是隱形科技的軍事藍圖。

運用光學搜尋技術,改裝所有的偵查機具,一台偵察機上頭有可以同時360度(或很多方向)搜索過濾在空中飛型的物件,判斷是不是人工飛行物,如果是人工飛行物,立刻進一步判定是友軍、中立、或敵機,如果發現敵機,力克調動外太空的雷射武器,將其與以摧毀。只要不是敵人,皆大歡喜。

別擔心偵察機是否會被擊落,多準備幾支替換就好,(【獵殺代理人】真是好電影。)如果敵人的隱形戰機白痴到會花力氣擊落偵察機來暴露自己的位置,那更是皆大歡喜。

航母艦隊也可以進行改造。反潛直昇機?反潛、無人的「迷你F35」,可以直接在反潛艦的載台上起降,而且一艘一次可以配備三台,除了加油補給以外,根本全天候不著陸。反潛空域跟密集度大幅加倍!打戰機同時打潛水艇,還是皆大歡喜。



隱形戰機到底能改變什麼?

一旦戰爭武器上到了太空中、可以遠距離遙控,就連航母也沒什麼意義的時候,隱形戰機能夠真的改變什麼?

美軍已經擁有隱形科技十餘年,不管是就戰略層面、或科技層面,會不存再可以在短時間內佈置的反制科技?(光是用空想就可以想到一堆......)

除了毫無意義的消耗雙方百姓的性命?(即使是隱形戰機,最後除了使用核武瞄準最重點的軍事設施,除了士兵以外,連同周圍的百姓一起燒成灰,不然能幹麻?)



完畢!

(附註:

自從打阿富汗、打依拉克拖垮美國經濟後,就別再指望美國會因為中國擁有隱形戰機,就大規模跟進,這是愚人才會作的事,真正決勝負的武器系統都還在研發中,現階段的軍備競賽只是在燒錢。)

【全面啟動】「莊周夢蝶」?!別鬧了!

我們究竟是蝴蝶?還是人?

如果這個問題聽起來很像廢話,那我換個方式問好了。

我們真的懂蝴蝶和人的差異嗎?

......我有預感這樣一問,反而讓更多人感到迷糊了,那我先舉個電影中的台詞與情節作為例子。

在【駭客任務一】中,在吃飯時有人問了個問題,關於母體是如何給予人味覺刺激。

「我們在母體中吃到的牛肉,真的是牛肉的味道嗎?還是母體不小心把狗屎的味道當成牛肉的味道?」



「莊周夢蝶」,這個故事除了表示外物與本我的界線,還會讓人思考到底何謂真我?

人對真我、自己的描繪與定義,會影響到我們對很多東西的觀感與價值定義。譬如:人生苦短,所以......要「及時行樂」/及時「行樂」。

如果重視的是「及時行樂」,則人可能會選擇把握當下、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追求心靈的富足安寧.......(不講太多道德劇的東西),反過來,如果重視的是「行樂」,則人可能會認為人應該要不顧時機、手段、代價,也要追求享樂、滿足物慾、追求放縱......(行樂的字面意義,不就是如此嗎?)

所以我們對「人」的描繪與定義,其實決定了我們今天看到的世界。(哲學、宗教、與物質科學的走向,很大部分不就是以此為基礎延伸而來的嗎?)

但是我們的描繪與定義真的正確、真的妥當、真的有意義嗎?

就譬如「人生苦短」吧。這個詞其實連帶著一個「感覺」,就是「人生苦短是件令人悲傷的事」。但在這有一個很詭異的事實,就是人生再短,蝴蝶的人生更短,所以如果莊周可以夢蝶、可以搞不輕自己究竟是蝶是人,那「人生苦短」這感覺究竟來自當蝴蝶的莊周、或來自當人的莊周?

切入的角度有點詭辯,所以不繼續鑽下去。(不是每個人都會夢到自己是蝴蝶,但很多人都會覺得人生苦短。)

另一個可能比較有意義的論點是:人看待自己的方式,真的符合理性?真的符合現實?人生真的短?愛情無價?天賦人權?人人生而平等?



或許,這一切只是我們自我過度膨脹的關係,因為隨著科技越來越發達,物質文明也越來越豐盛,可以追求的事物也越來越多,所以我們必須要找個理由去鼓勵自己縱情於追求物質之中,結果導致我們對有限的生命更不滿足、更容易為此悲傷哀嘆,甚至不惜無謂的犧牲踐踏他人......

或許,我們一直以為自己在當人,但其實我們一直在作蝴蝶。或甚至是其他更詭異的生物?



至於用「莊周夢蝶」來延伸解釋【全面啟動】?

如果在夢境中,人的生命可以超越肉體限制,那是否意味著肉體壽命的長短、年輕與否,就決定了「人」的心靈要素最關鍵的部分?

結果這又變回了藉由比較出來的外界標準來定義「本我」。

總而言之,【全面啟動】並不是濫片,至少沒我想像中的濫。

但也沒精采到哪裡去。

【全面啟動】諾蘭的自我催眠(這片真正讓我不耐煩的地方........)

點此閱讀前文


人在夢境中,為何經常沒發現自己在作夢、經常不記得夢的內容、經常......

答案不就是因為「這是夢」嗎?

在夢中,人的理性思考能力會被減弱,甚至關閉,所以我們情感上會感覺這是自己的親身經歷,但在可以回憶起內容的部分,我們經常是瘋狂、不理性、毫無邏輯可言的。

這正是夢的迷人之處。



可是這片完全無視這點。

在這部電影中,人在夢境之中,之所以經常沒發現自己在作夢、經常不記得夢的內容、經常......竟然完全是因為夢太逼真!可以躲過人敏銳的知覺觀察、理性判斷、潛意識運作......

這個大發現完全枉顧現實常識!

這片是科幻片嗎?還是奇幻片?還是童話片?

真的要搞清楚啊!奇幻片中,火焰的特性可以無視現實的物理定律,可是在科幻片中就算要捏造物理定律,也請有憑有據。(如果創作故事可以這麼不負責任,那規劃新的「政治藍圖」或「國家未來發展計畫」,又何必那麼嚴謹呢?)

仔細想想看,如果真的有盜夢科技,大家會發現盜入他人夢境後,自己面對的其實是一個腦袋可能少根筋、根本不會有任何防禦/辨識能力、但卻依舊在虛擬世界中趴趴走的個體,這樣的情況下,面對這樣的目標或對手,要從夢境中偷竊的難度顯然不會再是夢境本身,而在於如何和被偷盜對象進行連接。

所以本片大家詬病很大的地方之一,不就在於「小開」怎麼會留下如此大的罩門、讓盜夢小組可以潛入他的夢境?──雖然退一步看,這中間的邏輯和因由是很合理完整的,但這也只說明了(在編劇導演不會反向的去增加連結難度的情況下)這其實是一種完全沒有風險或障礙的竊盜方式。也就是說,要進行這種竊盜到底有什麼難度可言?.......沒有!沒有!沒有!

最後,導演等愚昧著良心說瞎話,靠著一堆攝影、燈光、音樂的效果,硬塞給觀眾「這是很困難、很高深的一種藝術」的印象,只要成功的營造了這種假象,劇中所有腳色頓時都被塗上了一層光環,好像變的靈活可愛、又可敬可佩。

為了不愚昧著自己的良心說這種瞎話,所以導演編造了另一種瞎話:夢境是如此真實,可以欺騙過(其實根本已經無法正常運作的)人類的感官知覺理性和潛意識........



更扯的.......

這一切就為了什麼?

為了告訴大家「雖然現實不是這樣,但如果現實是這樣,那這種行為就很有學問了;即使現實中並不存在著這種學問,也還是請大家暫時假裝有這種學問,並且跟著我一起花費兩個小時,來思考、鑽研這門學問吧!」



【即使「莊周夢蝶、蝶夢莊周」是個很有意思的哲學議題,但夢被諾藍這樣一詮釋,這個議題的價值等於被活生生腰斬了一半以上,這樣「空間」所延伸出來的結論還有什麼價值呢?】

【全面啟動】回應「狂風之魂」的碎碎念.........

狂風之魂的碎碎念原文在......「點這裡」可以看到,但我還是把他的回應貼出來。


  我不確定你要表達什麼。
  只是,你知道嗎?很多經典的東西之所以發人深省,是因為它是幫助你去體會而不是灌輸你有的沒的。
  如果這部片不斷解釋何為潛意識,照著你的期望不斷搬出大道理教個沒完,我不認為它會是一部好片。從片尾的開放式結局中,就可以清楚看到導演要傳達給觀眾那種夢境與現實界限模糊的意境了,這些都是活躍想像力的範疇,硬要證明東證明西只會顯得俗不可耐而已。
  我喜歡看得是導演發揮的想像力,而不是從頭解釋到尾來扼殺我們的想像力,如果導演真的如你所言全部都交代過,那麼我們跟看一部無腦的電影有啥差別,都不用動腦筋,等別人灌輸知識給我們就算了。
  一個故事就像個夢境,它永遠不可能合理,也永遠不可能解釋一切(就像哲學一樣,哲學的宗旨不是解答,而是思考),但是只要能與我們的想像力(或心靈)產生共鳴,那就是一部好電影。



首先.......現實跟夢境的模糊到底有什麼好發人深省的?

如果沒有盜夢科技,其實人即使真的永遠沉溺在夢境中醒不過來,又何妨?.......因為最終等著大家的,不都是死?

簡單說,這片如果想要傳達什麼、想要刺激大家去思考什麼,都是建立在「盜夢科技是種真實存在的技術」此一條件下。(如果沒有盜夢科技,人是不可能沉溺在夢境中如此之深,這種沉溺對人的傷害也不會如此之大,也不可能會有人跑進別人的夢中、被別人的潛意識追殺、被殺死後還會被深埋在潛意識之中無法醒來.......)

瑪莉雪萊幻想中的科學家扮演上帝,是藉由讓死屍復活,而不是操弄DNA;如果盜夢技術永遠不成熟,我們永遠不知道我們是否有可能會因為這種技術而沉溺在夢境與潛意識多深、多久、多迷戀。

考慮到這個幾乎是迴圈的邏輯問題後,我真的覺得這片一點「價值」也沒有。唯一的解答就是──諾藍根本不是想要傳達人如何乎不清現實與夢境。




說白了、講白了,「扮演上帝」並不等於「讓死屍復活」,手段與心態之間並沒有絕對的關聯,只是創作者礙於自己的時代知識界線,所以選擇了這個議題;相對的,沉溺在夢境之中、分不清夢境與現實的差異,真的就是諾蘭的「讓死屍復活」嗎?還是諾藍想要傳達的東西,其實遠在這個後面?

當然,諾藍不是什麼神人,也許他真的就是在這種毫無價值的議題上鑽牛角尖,也未嘗不可。

但是要鑽牛角尖以前,請讓自己的牛角尖有基本存在的可能性,就好像「夢境也較講求真實」,而不是無止境的隨心所欲,只因為自己想要傳達什麼、或刺激人的大腦思考。

還有,「拜託!愛思考不是壞事,但不要以為只有自己喜歡思考、或知道思考的價值,更別拿些真的沒有價值的議題在那浪費自己時間後,跑來網路上炫燿自己思考了什麼大道理、有了什麼大發現。」



【電影,其實都是導演編劇製片的夢境。

「請不要沉溺在別人的夢境中,或把別人夢境中的不合理現象當成什麼大課題去過度研究。」我想這才是導演想要傳達的吧。

這部電影並不難看,但它想要傳達的意境,跟自己身為電影創作的事實,不是互相牴觸嗎?

這種內涵互相牴觸、但又沒有基本辨別標準(只要導演一天不講明,我的推論就永遠是廢言,價值不會高出其他人毫無新奇的感想,)的創作......我實在很不想花時間去研究、思考它的內容,挑挑毛病已經算是種施捨了,畢竟花錢花時間看電影的是我。】

【獅子王3】資本主義大聲公的反省錄

扣掉音樂真的很好聽、畫面很動人等優點以外,我實在很討厭【獅子王】,如果不是電視劇的【彭彭丁滿歷險記】實在太優,我對這個系列的好感僅止於此。

不過2004年推出了一部直接主打家庭錄影帶市場的續集【the lion king 1 1/2】,國內的譯名就是【獅子王三】,讓我對這個系列個觀感好了許多。(順便一提:第二集實在太濫、太無聊了。)

這部第三集故事的重點在從彭彭和丁滿的角度來觀看整部電影。

「咦?這兩個人登場的時候,電影已經撥到一半了,只有一半的【獅子王】有什麼好看的?」

哈哈哈哈哈哈.......這就是它詭異神秘而又美好的地方。

其實,彭彭和丁滿幾乎從頭到尾都有參與本片,──從庶民的角度。

電影開始,辛巴出身、接受拉飛奇的祝福還有萬獸的景仰.......那兩人當時也在現場。

接著,辛巴在草原上高歌「我等不及來當王」,.......兩人當時也在一旁聆聽。

中間,施卡在大象墳場的閱兵(「快準備/be prepared」),那兩人也在!

在大峽谷的萬牛狂奔......不要懷疑,那兩個傻蛋依舊沒錯過。

到此為止,兩個人在電影中的綠洲峽谷定居了下來,然後是扶養辛巴長大.......

聽起來好像很普通吧,但故事其實是這樣的:丁滿實在不能適應當支Meekart的生活,所以在接連闖下大禍之後,告別了母親、踏上了尋找「需要我的地方」之旅;途中,拉飛奇(在辛巴出生的前一夜)指點了他「在你的視野之外」,結果丁滿就拼命的尋找自己所見之處最遠的事物......榮耀岩;前往榮耀岩的半路上,丁滿碰到了彭彭,(有玩GBA遊戲的人會知道,其實是拉飛奇指點彭彭「跟隨丁滿,他需要夥伴」,)兩個人就結夥出發前往榮耀岩──以夥伴的身分。

但是還沒到榮耀岩,太陽一出來,耳邊飄來壯闊的樂曲似乎是要為他們打氣,接著......兩個人差點就被前往榮耀岩朝拜的百獸踩扁.......(沒錯!「The Circle of Life」的開頭夕陽其實有著這麼一段插曲。)

好不容易走到了榮耀岩,一看到榮耀岩裡裡外外都是「人」,丁滿立刻打消了住在這裡的念頭,而且覺得自己被拉飛奇晃點了,但彭彭馬上指著遠處的池塘,丁滿立刻認為那會是個不錯的定居地。為了前往那作池塘,兩個人徒步穿越朝拜的獸群,但途中彭彭放了個屁、臭倒了一堆周圍的動物,其他動物便以為他們是出於「敬意」而下跪,變馬上不知所的模仿......

到了綠洲,兩個人找了個隱密的洞穴,就打算定居下來,沒想到才睡了一個晚上,一大早就被噪音吵醒......原來是辛巴和娜娜在唱著「我等不及來當王」,「喔!太好了,旁邊竟然有露天戲院!」(隨便翻譯,)丁滿這樣抱怨著,同時拿木棒敲了最下面的大象......(記得那首歌的結局吧。)

帶著點自暴自棄的心態,丁滿領著彭彭,決定在大象墳場定居,儘管那裡風景不優、空氣也不好,但馬上被穆法沙給嚇到,「這裡是暴力事件熱區。」

變的更自暴自棄的丁滿,接著領著彭彭到了空氣惡劣、環境髒亂的硫磺谷,但還沒過夜,兩個人就發現了那裡是黑幫、不法集團、疑似納粹黨的根據地。為了不被「強制加入」,兩個人當天就腳底抹油逃離現場。

接著,丁滿相中了一個生活機能不好的大峽谷,但保證很僻靜清幽.......喔喔!那裡在上下班的尖峰時刻可吵的不得了,兩個人還差點被趕路牛羚給踩扁。為了逃命,兩個人跳入河中,但卻被捲入了瀑布的急流,差點滅頂。

沒想到兩個人竟然因禍得福,找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居處。好山、好水、好覓食,涼亭、泡泡浴、遊樂設施一併具全.......



對於沒有什麼先天優勢、必須要仰賴家族集體力量庇祐的市井小民來說,生存下去、尋找自己適才適性的生存之道,是件多麼困難不容易的事情,「我不想長大」才是大多數人的心聲,「The Circle of Stock/Market」才是散戶真正的哀嚎,「準備當個廉價奴工、讓老闆操到死......」?唉!這兩人的「找樓」歷程可以說完全表達了升斗小民真正的生活處境,這才是【獅子王】那包裝在經典改編之下、琢以層層華麗聲樂和圖片掩蓋住的事實。

任何人看了第一集,都有義務看完這個「第三集」。

電視劇【彭彭丁滿歷險記】到底有多讚?......看看這個品香一下吧。

【劍雨】傳統武俠中的空洞傳統價值/科技新貴(宅男)的魔咒

【簡單講,這部電影所用的價值觀並不空洞。

任何規條背後都有其存在原因與價值,要去探究它?還是宣導它?

蘇照彬不論是在觀點或具體內容,顯然都很滿足我的胃口,唯一的缺點就是電影的節奏在順暢度上,反而不及已經有五年的【詭絲】。】


男人想要一個女人,女人想要一個男人。這是天經地義的,所謂「婚姻主導權」是種完全不同領域的課題,只是牽涉到的主體不小心有重疊罷了。(簡單講,這是一個必然發生的「事實」,至於過程、結果、每件各案的差異.......就是每件各案的差異啦!)

就這層意義來說,葉綻青這個角色是全片最重要的。(其實,是因為編劇跟導演表現、捕捉這個角色的方法很有趣,也最成功,完全彌補了在男女主角身上的缺失。)

怎說?

她要一個男人,不是要一個功成名就、威風八面的成功人物,而是一個能對她有懷有熱情慾望的男人(?)。曾靜/細雨問丈夫江阿生「如果你有八十萬兩.......」時,江阿生的回答及襯托了這個現實的困窘與可笑。

現實中的「今天」,一個男人,如果其貌不揚,才華欠佳,大部分都會轉而期望用外在事業、物質、頭銜來裝飾自己,奢望著自己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會有一堆女人在那排隊等著讓自己挑選,結果.......事實上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即使真的到來,自悲感、不確定感......或那個對「真實本性」的恐懼往往也會壓倒自己的那少的可憐的自信。(所以宅男經常被分成「有錢的宅男」和「沒錢的宅男」。)

想想看,如果有命運,不知道多少男男女女因為聽信了「女人要有錢」、「男人事業要有成」、「時機還不對」、「把握可以享樂的青春」........,而錯失了能夠共處、共進、共同成長的機會。

為了跟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男人可以忘記父親的仇恨、忍受清馬糞的工作,扎實的享受扮演丈夫的每一天,女人...(曾靜/細雨放棄的東西雖然沒有那麼明確,可是兩方為彼此付出的「真心」應該是等值的,這點無庸置疑。)

最後什麼樣的人可以真的幸福?......電影其實都是編劇導演製片等人,將一個虛擬、受扭曲的現實安插在布景中,藉由劇情這種東西將一切事情變數掌控在自己手中,讓事情與人物的反應依照自己的情況發展、呈現自己想要呈現的意涵。不好的電影會讓人想要哀嚎「導演/編劇/製片以為自己是上帝嗎?」好的電影會讓人想要哀嚎「上帝啊!學學導演/編劇/製片吧!」

我想蘇照彬勉強算是後者吧。

(真的該把劇本的許多邏輯錯誤好好修一下,不過吳宇森這個編劇應該要負起首要責任,反而不是蘇照彬本身
。)

【格列佛遊記】不要誤會了,小人國的科技很發達呀

小人國的科技並不落後。

因為格列佛遊記的重點並不在於「想像現實世界中尚未被探索的角落隱藏著什麼樣的世界」,而是藉著這樣的預想,來將現實世界的荒謬,用一種完全失控的方式放大呈現。(所謂的哲學、信仰、勵志......都不是原著所關心的。)

原著的小人國,講的(應該)是種權力核心完全不受制衡、監督,也完全不求上進,甚至也失去常理心、羞恥心的社會文化。(台灣!)

今天這樣的觀點,即使不是人人朗朗上口,但也是個學界普遍公認的社會常識。

所以如果要重拍本片,但卻只會很拾人牙慧的「複習」常識,豈不羞辱了一眾甘演員、編劇、導演的智商?即使將格列佛的出身改為來自現代的現實世界,又有何用?

並不是要觀眾反過來去主動貼近創作者、表演者的觀點和角度,而是想說其實本片想表明的觀點、和為了讓這個觀點更有力,所採取的一些「改編」動作,如果沒有注意到...忽略了...甚至以為本片只是想要忠實重拍一次古老的舊經典,那難免會失去很多趣味。

先不提本片的觀點到底是什麼,小人國.......其實是個科技相當發達的國度。

那功能不明的防禦機制,敵國使用的潛水服,載運主角的金屬架.......再再都顯示了這是個擁有高科技的世界。(能夠蓋出給主角住的房子當然顯示了他們擁有高度的建築科技,甚至能夠勞師動眾為主角每天早上泡杯咖啡,這是何其偉大的農業與經濟成就啊!)

不要只注意到那些刻意搞kuso的笑點,其實本片的很多僑段,都是以理性為基礎、以不留下邏輯空洞為目標,所編寫設計出來的產物,只看大家有沒有轉通而已。



【我承認,大家都說好的電影,我經常會故意說不好,──但那充其量只是將缺點用偏執、矯枉過正的態度來放大檢視罷了,而且我還經常不掩飾、赤裸裸的把這樣的心態表達出來。

至於大家都說不好的電影,我卻認為其實是因為大家內心潛意識感覺到被冒犯,所以對這些電影投以反感、甚至是激烈的攻擊意見。像這樣敢於對大眾說出「實話」的的電影,我經常會刻意為他們說好話平反。──人言微輕又如何。

但是這片真的讓我很訝異,為何口碑與實際成果落差會如此之大?

片尾前的『what it is good for』雖然有點唐突,但插入這樣的東西,也經常也是導演的手法嗎?【怪獸大戰外星人】中,導演很腦殘耍白的在機器人面前表演了一段電子舞曲,就是個活生生的前例。

 顯然本片的導演手法並不能算有問題。

至於說本片3D不好......片頭的3D如果還算不好,【阿凡達】也可以收起來了。

至於拍攝製作的過程,可以說非常具備巧思,特效的應用恰到好處,──我堅信系劇的本質應該建立在演員的表現上,而不是素材的逼真,舉凡佈景、特效,都是種素材,將實景、電腦動畫、剪接等技巧作了巧妙的比例應用,感覺上不會像某些大片過度偏重某方面,實在要讓人為製片鼓鼓掌。



這片的社會觀點到底是什麼?為何冒犯到觀眾?

下一篇文章再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