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麻吉二】賽斯麥克法蘭心中的正義魔人在咆哮(有點劇透)

專注抨擊別人在認知、行為、或水準上的缺失並不表示自己比較高明。

雖然刻意藉由粗鄙的社會底層小人物之口來抨擊某些東西,可以達到突顯「連這些人都知道這種行為不對」的效果。

但「真的說得出對錯的所以然」跟「只是憑直覺,完全不區分喜好和理性的差異」兩者之截然不同的。

前者可以是狂放不羈的知識份子,後者就是今天網路上隨處可見的獵巫派正義魔人。



不是說這部電影不好看...

但是歧視(和侵犯他人權利)的根源是偏見與傲慢,「法律站在我這邊!我不需要跟你多講什麼!我更不會在乎你的感覺或想法!」,這種話是今天社會歧視(和侵犯他人權利)能夠成立的最後底線。

所以對抗歧視最佳的武器並不是採用法律,否則不管誰贏又有什麼不同,只是換個人講那句話罷了...

律師「上帝之聲」講的話很重要,是人就要對社會(或對其他個體有貢獻)。

但泰迪熊不能生兒育女,也從不端正自己的行為,就拿句「他能讓其他人感受到愛」,然後就贏了官司...F!我在瀏覽器打個「Free Por_」也有一堆「愛」等著讓我感受...


這集最讓我賞心悅目的就是Ted的老婆。

第一集略嫌花瓶,但第二集就完全不同。或許是因為戲份較第一集重、演出也變化較多,我認為女主角亞曼達賽佛瑞完全被比下去了!

如果找她來演【百萬種硬的方式】莎莉賽隆的腳色,,,,,,搞不好也不會差。當然她屁股太翹太豐滿,騎在馬上應該不夠驃悍,但談起戀愛一定有賣點。

【侏儸紀世界】(未來的)大師之作



比起第一集,【侏儸紀世界】比較好看!

不管是內容或節奏都比較俐落,不會像第一集從樹上爬下去、或第二集在電機房裡躲迅猛龍那樣故意搞動作特技秀,或是像掛在電纜上製作廉價的緊張感,(瞧這集小鬼們跳水跳的多直接!)

而且營造了一個很完整的世界觀,跟前幾集那種「為了嘲諷現實的片段而讓劇情出現空洞」的策略不同。(「不要讓律師來插一腳!」Shit!史匹柏真的知道自己被惡搞了嗎?)

所以........不是因為我討厭前幾集的導演,而是這集真的比較好。



可能是【暗夜獵殺】之後(快二十年前的電影)讓我最滿意的動物災難片。──因為它有個完整的世界觀,所以它不是科幻災難片。

但就算是從科幻角度來看,它還是大勝。因為第一集只是把「科學家們已經可以作但還沒做」的事情拿來用很烏鴉嘴、很沒道理(把死胖子搞的烏龍推給科學家想伴上帝)的態度炒作一下。

但這一集終於往前邁了一步,去思考「科學家們接下來可以做什麼」,(不是像第一集那樣空有個題材虛晃一招,電影本身幾乎跟標準的三幕劇快沒兩樣,而是很霸氣豪邁的將這場危機的細節徹底補足。)



動物就是動物。

人類在掌握生物科技以前就開始自己製造自己想要的物種。

我們吃的豬牛雞鴨羊,家裡當作寵物作伴的貓狗鳥......哪樣不是我們憑自己的想法、利益需要、跟喜好創造出來的。

如果動物園裡還野性十足的獅子在開放時間跑出籠子是單純的動物災難片,那【侏儸紀世界】裡發生的慘劇也是;如果我們訓練來保護自己的狗偶爾出了幾隻亂咬人是社會新聞,那【侏儸紀世界】裡發生的慘劇也是.......

野外生長的?籠子裡圈養的?實驗室裡製造的?只有教條信仰者(像史蒂芬史匹柏)才會以為那有什麼不同。

征服教條主義者的偏見雖然不能製造更好的娛樂效果或電影工業水準,(第一集永遠是里程碑,這無法否認,但里程碑永遠會有新的,而且定義方式隨人選,)但.......像我這種龜毛孤僻類型的觀眾看了會很滿意。



各人特愛女主角演出的【陰森林】,可惜觀眾是善變的,希望沙馬蘭今年的新片可以扳回一城。


捍衛自己的品味

有些人很喜歡四處擴張「自己的品味」。

把明明就不是標準答案的東西...只是因為自己喜歡、自己私密的偏好...就當成真理一樣,四處拿著起爭端、挑釁人、攻擊人。



很多時候看完電影,真的就是對電影想表達的東西無感。

它不能刺激我想要產生任何想法,或者它只啟動了我完全相反方向的思緒。

這種時候我是不會收斂的!



看到這些東西覺得奇怪,就自己去覺得奇怪吧!

批評我?

我反笑話回去!

去它的「犯人/被告/受刑者人權」

【上一篇】

我們給被告公平審判的機會!

即使民間呼聲再高,法院、或法庭上的法官只管專注在審判中兩造律師辯護人的證據和辯護詞來下判決!(就算是恐龍法官,那也只是判斷能力高低的問題。)

這些就是「犯人/被告/受刑者人權」!

不是「免於被死刑剝奪生命」!

如果這樣算剝奪人權,所有刑罰都廢掉算了!因為限制人的自由!

只有商業概念的刑罰或民事賠償訴訟會被保留!........但要求廢死的人會走到這個地步嗎?(不敢走到這個地步就閉嘴不要主張廢死!)



真的!我不是要大家「不許支持死刑」、「一起支持廢死」。

今天檯面上的言論大多都是高中生辯論社(用一個週末就可以搞出來)的水準。

邏輯很片面很表淺,也欠缺深入的哲學或法學思維。



死刑的相對意義並不在於「合理的剝奪某些人的生命權」,它僅僅是為了落實「國家法律要如何讓人不敢用剝奪他人生命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已。(一個人人都可以靠著隨意剝奪他人生命來滿足自己慾望的社會是不會穩定成立的!沒有人想活在一個殺人犯可以大搖大擺走在過自己家門口、看心情決定要不要殺自己的地方!)

所以殺人者死!(所以法律不允許百姓隨意互相殺戮。)

今天台灣的人性再野蠻再落後,我們也早已經不是那種會認為「自己想要什麼就去搶過來,對方反抗就殺掉對方」的年代了!而且相較於整體罪犯數目,今天會放手這樣幹的人真的僅僅只是少數!而且犯案過程中被警察擊斃的機率可能還遠大於被逮捕機率。

所以說「台灣的文明水準沒有廢除死刑的可能」其實也不對。



政府處理罪犯是要花錢的!

不管是審判或施行各種刑罰,都是稅金。

在民主時代,如果老百姓繳了錢,卻沒有權力決定或表達怎麼使用稅金的意見,這個社會或這個國家解散算了!

今天如果立刻公投表決,「要不要保留死刑」,其實任何辯論都不需要!

今天辦完公投如果通過保留死刑,明天再辦「要不要恢復凌遲和誅九族」,其實也任何辯論都不需要!

只要讓全體大眾繼續體會、繼續品嘗自己公投(表達意見)的結果即可!

廢死聯盟應該學著閉嘴、回到社會面去做「深耕」的工作!不要再拿感性訴求出來講!

去他的「受害者人權」

【上一篇】

支持死刑的人很喜歡用「兇手有想過受害者的人權嗎?」來攻擊支持廢死理論中的「兇手人權」。

但這話的邏輯在法庭上、法律上根本上顛三倒四。

基本上,維護受害者人權本來就不是兇手的工作,為什麼兇手要為「沒有顧及受害者人權」付出代價?...他們僅需要為「法律規定不許殺人」付出代價而已。

維護人權是政府的工作,配合、監督政府、制定標準,這些才是我們的工作,所以才會有廢死爭論!

「死刑」議題不是兇手跟受害者的問題,是這個社會大眾的「選擇」,討論「兇手」的動機屬性想法特性根本沒有意義。

如果要討論,那我想問:受害者死了,兇手不「以命償命」、或是受到同等的處罰,否則就算是「罔顧受害者人權」,那請問「暴力犯罪」的凶手只有坐牢,又算什麼?



支持死刑的人遇到這個問題一定跳針!

(法律不允許特例邏輯,除了技術性的像科學性的工業生產標準等規範,但支持死刑的人除了認為「死刑這時可以視為特例」以外,恐怕找不到別的解釋,──這個時候支持廢死的人不要客氣,請用「所以整部法律都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和『維護受害者人權』的特例,唯獨死刑不是?」來電爆他們!)



我不是要大家不許支持死刑!

但如果發表意見的思維連理性和文明都守不住,我們要最原始、最赤裸裸形式的正義幹嘛?



廢除死刑的最原始型態,是因為「死刑」很容易變成一種國家與社會暴力的合理展現。

想想看法國大革命中,被送上斷頭台的人,有多少是今天標準來看應該被判處死刑的人?

但應該用整體社會理性水平的提升來改善,一直拿它說嘴........本身也很反文明很反智。



我個人內心最黑暗最私密的角落這樣告訴我:「如果有人殺了我父母兄弟妻兒子女,我除了殺那個人,我還會反過來也殺那個人的父母兄弟妻兒子女,然後乖乖去自首,──因為沒有死刑,所以自首沒負擔,我還可以在牢中花一輩子的時間回味復仇的美好。」

但這種想法太下流了......基本上不能拿來當作反死刑、或廢死刑的依據。即使很多支持死刑的人聽了可能也會認同,但.......Fuck you all.



【下一篇】

【巡弋狙擊手】從【軍火之王】、【終點戰】後反璞歸真

安德魯尼珂又再挑戰自己了。



這次這部電影完全沒有他過去風格的痕跡,沒有復古的服裝或建築設計,背景就是很硬、或是很巨大的金屬水泥,(軍事基地和拉斯維加斯,)畫面的光影色調很單調但結構又很凌亂,(大家都只知道「魏斯安德森是這方面的高手」,但幾乎沒人注意到安德魯尼珂在這方面的功力也不差,服裝和場景的色調要協調,用光源的色調來製造變化.......雖然不搶眼,但美感功力並不輸給「魏斯安德森」。而且「魏斯安德森」做的其實已經太刻意了,但安德魯尼珂的每個場景卻總是奠基在自然、或現存的場景中,然後再追求色調的和諧。......不過這些手法這次他完全沒有在用。)

另一方面來說,感覺又有點麥可貝(安靜時)的味道......(主角開著那台車上下班時,總是會讓我有種「接下來是不是要開始飛車追逐加爆破」的期待。)



以往,安德魯尼珂總是有想法,然後順著想法開始收集資料、寫成一部故事複雜但意圖明確的劇本,然後找批演員研讀劇本、攝影機在旁邊安靜的將演員詮釋的表演拍下來。在非常講求「攝影」的今天,他的電影免不了會給人不夠細膩的感覺。就像在廚房主角要跟老婆調情和好的片段,「高手」們可能會把鏡頭切割很多片段、角度位置也變化很多次,好去更精細、更獨立的掌握兩個角色,但安德魯尼珂選擇只用一個固定鏡頭捕捉完這段表演,而且還讓兩個角色走出鏡頭、又走進來,──他是個相當尊重或說尊崇演員演出為電影本位的導演。

但這次的劇本不只故事很簡單,我覺得就連安德魯尼珂的想法也轉變為很曖昧。乍看之下好像很複雜,但最後一刻又變的很簡單。

一個帝國是需要鐵血戰士們的犧牲奉獻、或甘心縱情於戰場來成就的。當戰士不得志時,甚至是戰士水準墮落時,帝國必然分崩瓦解。

但他並不想對此提出警訊。

畢竟有誰在邁向強盛和成功的過程中不會樹立敵人的呢?(所以中國俗語說「仁者無敵」,而不說「強者無敵」,可惜「仁」的境界不吸引人,)這個道理誰都懂,所以就不要去刻意批判「大美國主義」了,只會用炸彈解決敵人當然更蠢,但一廂情願好像也只好一些些。

更何況安德魯尼珂早就在十年前拍過【軍火之王】,裏頭很沉靜、也很專一的譴責了美式軍事經濟外交三者結合的擴張主義之惡,相較之下,今天要譴責大美國主義總要結合「人性貪婪」、「關切被洗腦的無辜的士兵死傷」之類的旁枝末節,但這是因為他們的譴責根本不到位,(真要用力譴責,電影反而會變的單薄、甚至俗不可耐,所以必須要用些感性的東西來轉移觀眾的思緒焦點,)這部電影就像在明著對那些不到位的電影表達不屑。(所以電影到了尾聲,一個看似有戰場創傷的人,其實要走出來是那麼的容易,「路是你自己選的!不要裝無辜!」)

【終點戰】就像在替沒有能力反抗資本家剝削的人出口惡氣,這部電影就是替被國家主義壓榨、扭曲、和失志的所有人獻上哀悼,這些人可能是生產線勞工,可能是價格被壓低的電腦動畫工程師,可能是經費被刪減後失業的老師.......這些人無形中都是這部電影要一起哀悼的對象,將它侷限在反戰或「戰爭創傷」就有點可惜了.......能拍部這樣的電影,很「浪漫」。

【明日世界】不是爛片,只是無聊、空洞、自以為是而已



先不提本片很聰明的避開了所有荒誕不切實際的技術細節,就只講結果,也就是「官僚主義」和「功利主義」者是怎樣掌握了組織的核心、然後運用權力來決定夢想家的生死。最後結果往往是「夢想家被官僚用笑容和虛假冷酷的禮節驅逐出境,回到現實世界無能且絕望的等死。」──這明顯的是在嘲諷迪士尼在九零年代中後期以後面對的困境。

但電影最關鍵的一刻選擇讓這個「官僚加功利主義」的偽君子對著主角們(同時也是觀眾的代替品)在另一個更淺白的議題上發出一連串欠頭欠尾、犬儒兼失敗主義瀰漫到了極點的破口大罵。

那不是評論,那不是批判,那只是種編劇/導演等電影人的不滿爆炸,論內容、論角度、論思維、論功能,完全沒有啟發觀眾的效果......

因為批評者站在別人努力的成果上當作自己批評、甚至審判別人的基礎!而這一切鮮少是自己努力得來的!甚至他批評別人、甚至審判別人的思維還是種套套邏輯:先決定結論、再解釋現象和決定實驗方式。

所以如果本片的譴責或批判是建立在虛無之上,那本片看似在鼓勵人們要大膽追求夢想、不要放棄,但它主張的「夢想」根本上內容「可能」也只是種虛無,而虛無不是一種夢想,虛無只是看起來好像什麼都可以、什麼都有、什麼都可行,但最終什麼都不會產生的東西。

當他開始破口大罵的那一刻,這片只剩下虛無,而沒有夢想。



如果不信,那就看看它構思的未來,就是完全的美式工業主義,(槍!火箭!火車!)大量快速的生產製造,奢華唯美的享樂主義,一切採取會員制,(哈!美式階級主義!)

它追求的並不是進步,只是現有的美式生活極致放大、極致實現而已!

到了最後重新尋找新一代的夢想家時,它的標準更是毫不遮掩的展現出了美式的資本主義的標準偏見。

看了不是失望而已。

根本上從小屋逃脫後,電影急轉直下讓人開始不耐,進到了未來世界後,只有電視影集水準的特效更是讓我坐立難安.....

女機器人雅典娜找了個演技(肢體和表情)很不錯的小女孩,但武打真的不到位,就跟它的特效一樣。感覺這部電影好像後半段忽然沒錢了!硬湊出來的東西!

真的很失望。

【我的殭屍女兒】年輕人比成人、或老人想像中的更堅強更有智慧、也更豁達



這片的主題不是殭屍,而是年輕人怎麼面對死亡,怎麼珍惜自己僅存的、已經沒有希望跟可能性的生命。

好好享受生命中所經歷過的每一份愛。

要死就好好死,不要傷害任何人。



年輕人比成人跟老人還要堅強許多、睿智許多、甚至也豁達許多。

誰敢再說「年輕人」是草莓族?.......啊!我忘了這是美國電影,就好像許許多多文明法則到了台灣都不適用,像「尊重年輕人的選擇權」之類的話,但有很多話卻奇蹟的暢行無阻,例如「爸媽不會錯」之類的狗屁。

我不贊成死刑

標題並不表示我希望廢除死刑。──看到這就會覺得錯亂的人,我覺得根本沒有資格主動發表任何立場和觀點,因為這樣的人思維深度根本不足。

如果給我權力,我不會主動廢除死刑,因為那樣做不負責任,貿然憑個人意見(甚至是競選政見)而修改現存法律是件很危險的事情!──所以我不支持廢除死刑!但我所做的一切都希望是在為廢死鋪路,讓這件事情就像水到渠成一樣自然而然發生。

台灣的現況很悲哀,我沒辦法開宗明義地就開始講述為何我不贊成死刑,(不是因為我習慣「話不明說」。)



我為何不贊成死刑?

因為死刑就是種精神麻藥!

不然問問那些支持死刑的人:「為何處死犯人表示正義」?

然後再問他們:「如果處死犯人表示正義,那我們只是把犯了傷害罪的人關起來、罰錢,是不是就不正義?」

其實第一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問,因為我們都聽到爛了,「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命還命」,這不就是「死刑才是正義」的最基本依據嗎?

因為這個觀念很直白,死守著它顯然就讓人以為法治與正義的原則了然於自己心中,那種自己(的幼稚園水準)竟然是如此有見識、有深度的感覺,就是種麻藥!

剩下都不需要多講!



無條件追求跟支持死刑的人,沒有資格講台灣要跟國際接軌,因為他們老喜歡搬國情不同出來要支持廢除死刑的人閉嘴!

無條件追求跟支持死刑的人,沒有資格要求各種商業法規保障自己,因為他們不可能接受為了適應現代商業行為複雜而一直進化的司法體系!

請先確保自己可以接受以上兩點,再來無條件追求跟支持死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