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人:驚奇再起】享受一下自己那顛坡不平的人生吧

跟山姆雷米的版本相比,這個驚奇的蜘蛛人最大的特色在於掛在蜘蛛絲上擺盪時,蜘蛛人的姿態非常的......驚險!......沒有半點瀟灑或力與美!

「擺盪」的難度之高遠超乎想像!

正好,除了彼得帕克以外,可能沒人更適合這種行為和這種人生了!



安德魯加菲德所飾演的蜘蛛人,不單單只是個普通的鄰家男孩,事實上他心中藏著很多的玩世不恭,一絲不輸給狂人的瘋狂,還有一種不會像強權暴力妥協的叛逆,只是這一切都包裝在他文弱攝影師的天生外表下!

這個樣看起來,把蜘蛛人當成市民的免費守衛,現在看來是「山姆雷米版」最大的敗筆!

因為如果蜘蛛人看得夠遠、看得夠清楚,他應該會發現警察還是比較擅長打擊犯罪!──除非他要代替警察收集證據、順便踢開大門把每個犯罪集團首腦通通逮捕,否則在街頭巡邏、整天抓ㄧ些小混混,根本上對治安一點幫助也沒有,甚至還是負效果!(怕暴雷!否則大家都應該聽聽關史黛西的父親怎麼在餐桌上數落蜘蛛人的行為!)

這種毫無成就感、甚至也沒什麼價值可言的行為,其實變成了彼得帕克性格的一面鏡子。就好像每個人都會有的叛逆期一樣,──我們要一邊叛逆,一邊遵守規則,一邊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和學著怎麼跟家人朋友整個世界相處......而不是一味的接收教條!

所謂的「力量越大,責任越大。」只能是一種參考用的方針,並不是一種目的!

比起一般人,彼得帕克尋找人生方向的過程很不一樣,不是因為他成為蜘蛛人,也不是因為他兒時遭遇了失去父母的不幸,而是因為他是彼得帕克!同時集合了狂野、叛逆、玩世不恭、正義感、斯文的人。

擁有超能力相較之下很容易,每個人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專長天賦,挖掘它、善用它,那才是真正困難、真正辛苦、真正難度超高超危險的事情!

少抱怨!學學彼得帕克吧!跳下去!伸手吐出屬於自己的蜘蛛絲,擺盪的姿勢難看又如何!

【勇敢傳說】勇氣?無聊的騙人把戲

皮克斯的電影,向來重才氣,而不重製作。這片反常,把皮​克斯的「製作群」和「技術組」的能力「操」到極限。

「馬達加斯加」和「功夫熊貓」和「冰原歷險記」分別展現​了夢工廠與藍天在構成一部劇本時,蒐集資料與考究資料的​能耐。那麼多人看著同樣「多」的資料,最後產生了那麼多點子想​法,要把牠們集合成電影,──這就是製作!皮克斯在這方面的表現缺乏代表作。直到這部電影為止。 ‎(好吧!料理鼠王對廚房運作的描寫,算是端的上檯面,​但這部份只是那部片的雞肋!天外奇蹟.....我覺得那片的背景考證很兒戲!遠遠不如夢工場的馬達加斯加!)

在技術面上,皮克斯終於端出不在仰賴視覺和數學騙術的「​外掛大集合」,這部片的立體建模有跟冰原歷險記對幹的資​格!(皮克斯的電影,是種電腦運算的騙術。我喜歡這樣形容:​「怎麼讓一塊肥皂看起來像塊方形的棉花?」但藍天不同,​藍天是真實製作出有毛髮的模型。)



可是......把親子溝通與教養的問題,用浪漫和神秘​和宿命包裝起來,甚至當成答案!

欠我婊!欠很大!

我記得是亞里斯多德,曾經勸告他的學生:「聰明的父母懂​得遠離自己的兒女,免得總有一天自己造成的傷害遠大過自​己所能給予和幫助的。」顯然,他不來中國人那套「我生你養你,我就是你的天你的地..​......(如果我的命令會讓你下半輩子都像活在水生火熱跟天天吃始中,你唯一的選擇就是天天開心的吃屎、每年定時歌頌爸媽真偉大!)」

劇中,有一幕戲是母親氣的搶過女兒的弓,然後丟到火中。​女兒難過的跑掉以後,母親才慌張後悔的從火中搶回那把弓​,但是其實母親真正的意思不是後悔自己那樣作,而是驚訝​自己怎麼能作這種事,畢竟她是大人,她有能力無視女兒的​意願,隨意支配女兒的生活方式,要女兒在自己不願意的時​刻決定自己的終身大事.......做了這麼多其實會傷​害女兒的事後,竟然連女兒唯一的慰藉也奪走......

父母的偉大不在於「生和養」,而在於「他們愛子女」!當父母的所作所為已經愧於「愛」這個字的時候,父母哪有什麼權力?

把親子關係的思考層面隱藏起來,然後套入父母的先見(爸媽最後總是對的!爸媽最後總是良善的!)、子女必須無條件跟家族責任低頭的「教條」.......然後說這些都是勇氣!

幹!

【選情告急 Game Changed】越溫和,越有力

http://zh.wikipedia.org/wiki/莎拉·佩林

觀賞的過程中,我覺得...這片呼應了我對政治的一慣態度:

選民的水準反應了政客的水準。



可是看完、在我一路走去家樂福的路上,腦中熊熊閃過幾個念頭,讓我對這片完全有不同的體悟!.......

共和黨活該輸慘慘!

因為這個黨完全在用華盛頓的職業政治菁英觀點在看待「國家之所需」一事!



總統說白了是橡皮圖章!能指揮三軍、接受三軍忠誠,並不代表他對三軍有為所欲為的指揮能力!──此為權力的基礎!(士兵可以抗命,憲兵可以不逮捕士兵,軍事法庭可以判士兵無罪......這一連串機制的運作,除了當事人的良知和選擇才是真正發揮關鍵作用之處以外,總統根本一點屁用也沒有!)

在這個基礎之下,本片還在那邊擅加了一堆「總統的能力、總統的能力.......」企圖把麥肯修飾成一個品德才能兼具的候選人,──但其實這人只是個過度樂天、態度比較溫厚的舊時代政治人物!可是ㄧ國總統如果非要有超人的能力,我們還要公務員幹嘛?

這個矛盾與荒謬,是所有好萊塢政治題材電影都不敢去碰觸跟解釋的!(都是用洗腦的方式強制讓觀眾接受哪個制式的答案!)

比起這種菁英們荒謬扭曲觀點所看到的麥肯,可以成為多數國民信任與信心寄託的裴琳,是不是才是真正國家之所需的領導人呢?(歐巴馬不就是因為這樣,而當上了總統嗎?)



圍繞著總統的各種遊說和選舉活動,其實已經形成了一種產業!...這個產業的觀點左右了選民的「選項」!

說白了,裴琳就是個一輩子沒接近過華盛頓的鄉巴佬!──我覺得鄉巴佬這個詞不是種貶抑!因為這反映了這個女人沒有被政治圈總是習慣「考慮一堆、但沒辦點跟主題有關」的習慣!......在美國政治圈來說,這是種習慣!而不是缺點!

很多時刻,那些職業政治菁英們可以轉個彎、拋棄形式跟傳統,來善用這個女副總統候選人,可惜他們始終只看到了裴琳身為一個華盛頓圈政治人物的諸多缺點!

但......明明就是個擁有極高人望的女性!......這些政治菁英們可以完全忽略這一點!......我想有點大腦良知品味的人,都不難理解這象徵的意義!



HBO在這個節骨眼上推出這部片,雖然使用的原著基本上是利用「歐巴馬政績不佳」為基礎,來強化「當初麥肯當選,國家會好很多」的馬後砲!但另一方面,它不但忠實呈現裴琳的真實面目,甚至是(可能)超越了原著!──這就是個質樸的鄉巴佬!你們這些政治菁英少拿華盛頓那套來隨便批評別人!──不但把焦點集中在裴琳上,也集中在(老愛講大話的)麥肯和他的那票政治菁英們的醜態!



非常溫和,但反而更具力道的手法!

預告:【惡靈古堡五:天譴日】





能說什麼呢?愛死這個系列了!

內容大膽,製作精實、不會亂灑錢!(把領便當的演員全請回來?讚啦!)

【普羅米修斯】人存在的目的就是吃喝拉撒幹

如果相信尋找人類啟源可能會是自取滅亡,那.......人類只要整天專心思考怎麼吃更多、喝更多、拉更多、撒更多、幹更多!

附帶一提,順著這個假設發展下去,女性大概都會變成男性的「人畜」!(覺得這個用詞不雅?那試試看「會走路的情趣用品」?「帶著兩隻腳跟嘴巴的陰道」?.......You know what I mean, so I cut the rest.)

雷利史考特當然不可能這樣想!.......這一切根本不存在著標準答案!「追尋答案」的目的,其實就在於「追尋答案」這個動作本身!

人不可能接受一個制式的生活方式與目的!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例如......我要當個作家?還是醫生?還是企圖消滅弱勢族群的瘋狂政客?

最後一個假設當然極端了點,但即使排除那個假設,现有、可行、已在運作的答案就已經夠五花八門了!

就算是這些答案中的任何一個,也都可以再細分成很多答案!

這樣一直思考下去......必然的結果就是:人類的社會中會存在著各式各樣的人!友喜歡單純直線條機械性勞動者,有喜歡重組现有邏輯與規調來解決問題的發明家,也有喜歡走向未知的科學家和探險家......有人喜歡用單純的原則來規劃自己的人生,有人喜歡狂放豪無計劃的亂撞,有人就是喜歡不按牌理出牌,有人滿腦子婊意、想要罵光所有能罵的東西......有御宅族,有A片達人,有部落客........

如果我們要因為有人看太多漫畫而禁止御宅族存在,那今天動漫產業不可能存在,──消費者的存在如果被視為非法,生產製造者怎麼能倖免/存活?......很多喜歡畫畫、設計有趣玩意的人,只能把自己的人生需耗在自己根本不想要的地方!

如果因為一兩次的藥物研發出了意外,我們就認為「發明新藥物會自取滅亡」?.......健保應該把乩童跟巫醫也納入給付對象!

都提到乩童跟巫醫,我門當然還可以把信仰扯進來。但我想算了,光是這樣就已經讓很多人腦筋打結了。

結論.......雷利史考特花了兩小時,想要論述/建構人類信仰的全貌.....用隱喻的方式,但其實成果不會超出許多前作經典,甚至可以說跟用抄襲的沒兩樣!

(H.G.Wells的「門羅博士之島」就用了這樣的觀點:創造物不應該僅僅因為自己是被創造物而向創造者付出自己的敬意、忠誠、與愛,創造者也是!)

最後只能說是ㄧ場大玩笑!......那些信仰跟政治立場不堅定、或根本沒立場跟想法的人,肯定會掉進去的大玩笑!

【公主與狩獵者】女「人」的喃喃自語

一般來說,邪惡皇后的魔鏡其實隱喻了人昰如何把自己不道德、邪惡、下流的選擇給合理化.......

「這是別人告訴我的!」/「別人告訴我應該這樣做!」.......



這部片卻藉著「對著其實只是普通鏡子自言自語的皇后」來把這個隱喻給擴大......

 「這是我告訴自己的!」/「我告訴自己應該這樣做!」.......



看了,其實有點爽,也算是種罵人的極致隱喻。

畢竟我們都會這樣,一方面對自己得所作所為要不是缺乏方向與目的,不然就是沒有自信與分寸,所以我們不停尋求外界的意見、看法、跟指點,但不管得到了什麼,我們當下又會把它扭曲成符合自己需求的意思。

如此一來,記得到了「放手去幹吧」的許可,同時也是一張「不管事情出了什麼錯都不需要良心過不錯」的通行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