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鼓手】不要只會用政治正確觀點看事情表面

我們經常聽到類似這樣的故事........

老前輩會對著後輩提起另一個在別處大放異彩、功成名就的同行,說:「這人曾經在我手下怎樣怎樣怎樣.......」然後「可惜,他的表現不怎樣,沒想到離開之後會有這樣的好機運,不過我想只靠機運是走不久的.....」然後等這位後輩離開,他還會繼續跟下一個、下下一個、下下下一個後輩繼續講同樣的故事。

或是,偶爾會發生這個故事中的人才剛開始有點成績,這時候前輩會說「不過有點成績而已,人就很驕傲,都忘了沒有我的磨練,他哪有今天的機會?」...不明就裡的後輩就會開始散播這樣的看法。

但真相到底怎麼回事呢?



真相(或許)是........前輩說白了不過是頭「自以為用心良善,就可以把自己有點瘋狂的手法當作必然,但其實內心渴望著吸取利用別人努力獲得的名聲成就,來讓自己藉機扶搖直上」的卑劣小人罷了!

但這部電影展示的並不是單純的「有點瘋狂的手法」而已!

而是個掛著「老師」的外皮,但只是把教鞭完全用於滿足自己渴望、信仰、和偏好的無恥怪物!

導演本人或許自覺、但無法用言語表達,又或是完全沒有自覺,但無所謂!因為劇本把這點表達的很透徹!

(它不單是描述這頭怪獸的張狂,它也觸及了怪獸的獵物是怎樣跟怪獸妥協、自以為可以從怪物身上獲益,最終只能成為怪獸的餌食、或被拋棄的過程。──主角一開始不想作證,恐怕就是基於這樣的體悟。)

這種類似的行為,在另一部電影【魔球】中有出現過。──球探走上門,他們在乎的其實是球團對於自己發掘新人能力的評價和滿意度,眼前這個新人的未來並不是他們在意的!所以他們都要講些不痛不癢的話先滅火,即使他們已經慣了不少迷湯和砸下了很大一張支票。

球員如果未來表現好,其實根本不是球探的功勞,即使沒有球探,只要持續保持興趣並循著正規體育比賽管道表現,這些人未來一樣會登上職業比賽場!過早、或過度的刺激對一個人能力的「助益」其實是種「信仰」和「被偏見扭曲的論證」。

相同的!過度的練習產生的激熟技巧,只是任何一門技藝的「表面」而已。就好像背很多唐詩不表示會變成詩人文豪,可是在考場或一些膚淺的展演場合可以換來短暫的掌聲喝采,或是數學運算能力跟背誦考題解法地能力並不表示未來數學能力與成就!



所以當心中徹底放下鼓棒一陣子後,反而能迸發出更驚人的表演!



可惜。

基於政治正確.........

我們會討論「鐵血教育」的合理性,我們會討論「純粹流於表面技巧的藝術表演」的商業價值,我們會討論「要尊重、感謝、感激這些用羞辱或體罰刺激自己的人」的倫理必要性.......

【星際重生】只有善良可以讓邪惡害怕

其實台灣這系列的海報反而很符合這部片的新風格。
輕快、不沉重、色彩乾淨俐落。


這部電影根本是「全球化」、「資本帝國擴張侵略反抗」的一種預言。

地球就像是原始地區、甚至部落文化國,而外星人不用說當然是有西方大砲做後盾的帝國主義商人和軍隊混和體。

地球學入侵者一樣武裝自己(不管是用核武或是外星科技),結果沒辦法真的傷到入侵者分毫,反而差點打死前來幫助自己的人。

入侵者不怕曾經成功擊退他們的人,反而是害怕那個不停吃敗仗、只能四處且戰且走且以解救蒼生為己念的「理念宣揚者」........


這個「理念宣揚者」形式上其實也是種入侵者,因為能力跟形式是對等的!他們就像那些在西方社會核心跟邊緣遊走的反對者!從屈從於資本主義和全球化的主流大眾來看他們就好像小丑一樣,無謂的做些螳臂擋車的動作,但這種「不計一切代價」也要堅持「不屈從」或「不放棄反抗」卻是入侵者最害怕(或最頭痛?)的精神。

光榮的「英雄領導反抗軍邁向大勝利」的戲碼,最後只會剩下...軍閥和被頭痛跟噩夢困擾的糟老頭,不然就是跟其他一登場就領便當的雜魚一起擠在眾多紀念碑上變成一樣大的一塊名字。



完全沒有大美國主義那套以後,原來ID4是這麼「八股」的電影。

就為了平衡續集的八股,電影只好加入很多新一代科幻片會有的動作元素。

槍戰算小事,但沒想到連大怪獸狂奔都出來了!...如果馬上再拍續集,還會有什麼?



好期待,但又覺得期待這個的自己好賤。

因為裏頭的腳色大多很無趣!新一代主要腳色間彼此的情感恩怨很扁平,旁支小人物的登場、鋪陳、轉折...也因為剪接師的平庸品味而被犧牲掉,──就跟後面幾支預告一樣。

至於戰爭場面...可能是為了要延續第一集的節奏,所以人類的戰略極端無腦不合理。(絕對有比「一開始就計畫直接打掉女王」更有勝算的方法,何況要破壞敵方戰艦不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甚至連特效水準也有很大的落差,──好的片段當然沒話說,但有破綻、甚至完全不理想的片段也不少。

如果再拍第三集,不知道又會變成怎樣奇怪的景況。找來的技術人員水準又更下一層?前期創意團隊可發揮的空間更加捉襟見肘?

人二跟谷阿莫...(期望人二不要看到這篇文章)

看到下面這張圖,我真的有種很不舒服、很難過的感覺!



...........我不是要說人二好...

可是跟我對谷阿莫一貫的主張是一樣的。(文一)(文二)

「谷阿莫的作為除了品味低以外,本身是沒問題的!(我們沒有資格用小老百姓的身分譴責他看盜版,畢竟他沒散播載點,也沒鼓勵大家看,我們只有權力選擇不要看!如果要幫片商維護創作的商業利益,這更是可笑!因為這是種奴性!「如果找不到主子可以效忠、找不到可以幫忙維護其利益的主子,那就來維護片商的利益好了!」)他受歡迎反映的是台灣人的集體文化水準!...我們不在乎創作之難,我們也不重視創作的價值,我們只是很假掰的希望自己很潮、又想被稱讚有品味...所以未來即使谷阿莫消失了,我們也不會真的會去愛電影、尊重電影、認真的看電影,不去直接譴責這點,去譴責谷阿莫?...我們是永生不死、不用睡覺、一天48小時嗎?」

人二也是!!!

上面這段話,把谷阿莫換成人二,把電影換成插畫藝術,通通可行!(括弧內的內容除外)



本質上我當然也希望他的創作能夠更有個人主張與創意,(在他真的做到以前,我個人不會點他贊、不會動追蹤他的臉書,)但那些被他盜的梗...就算不提梗本來就是人人可用,不要為了讓自己的道德譴責變的強而有力而故意遺忘這點,或是扭曲他的作為跟其他也會「盜梗」的名家有何不同...

拉菲爾臨摹達文西的構圖,後世人不一樣也給他文藝復興三大巨匠的頭銜?

在台灣最有名的,就是今天化「摺紙戰士」的周顯宗,他早年畫過的哆啦A夢算格數還比人二到目前為止的創作還要多!而且品質水準還更差!

好!這些都不提!

.......在我來看,人二有嚴格的把「取自別人的梗、用來陳列在自己臉書上當樂趣用的作品」和「商業用作品」嚴格區隔開來!光是從這點來看,今天大家抨擊人二就完全抨擊的沒道理。

講真的...
如果人二的版本有問題,那台灣一堆同人cosplay玩家不用幹了!
拍【駭客任務】的華卓斯基姊妹也不用幹了!
到底是有多潔癖、自以為正義好棒棒的「魔人」,才會敢把這次的作品上綱到公眾應該關注的層級?
這張是最上面哪張讓我看了很不舒服的圖的原圖。
又被稱為這張圖的「網友翻譯版」。



為什麼有人做的「把頭像換成彩虹」的外掛,大家會搶著用?

人二自己手畫自己的哀悼貼圖......跟大家「用彩虹外掛處理自己的大頭貼」這一類的行為,形式意義上並沒有差!

差別在於今天如果沒有外掛,根本沒多少人會想要特別去處理自己的大頭貼。

所以我很討厭看到根本不會畫畫的人理直氣壯地揮舞著懶人包、到處叫囂說「人二抄襲」,我也很討厭看到會畫畫的人完全不討論自己盜不盜梗、又無視台灣創作產業客層端的畸形,然後在旁邊補刀說「創作不該是這樣」。



.................對!他或許沒有轉明出處,可是他的行為也沒有強烈惡意,甚至動機很明顯就是想要「好玩」,或是像這次的善意。

相較之下,那個「網友轉翻譯」絕對是一種百分之百的惡意加自大!

甚至,不客氣這樣說.......

難道人家有能力畫畫,所以選擇用這種方式致哀,礙著「你」了?...我知道「礙著你了」四個字會模糊事情的焦點,讓爭論變成一種情緒,但我真要用這四個字。

用大量複製的方式「不知不覺間把自己的技術分享給別人取用,但取用的人完全不需要有自覺自己在取用別人的技術」,這就是「彩虹大頭貼」這類東西的本質!這種東西有點像是「傳統形式的藝術創作者任由資訊科技強暴自己的能力,還要主動宣告自己是自願的。」

講更白一點,當大家在開心的使用彩虹貼圖時,其實等於支持大企業這種「用資訊科技把藝術家踩平、從社會活動中抹除掉」的行為。──不信?你/妳取用彩虹大頭貼時,有注意過這東西是種藝術嗎?這種藝術創意的源頭是誰想到的呢?

雖然它是臉書官方的產品!但顯然大家沒有意識到臉書明顯對於「強暴使用者的生活尊嚴」比較感興趣,而不是真的去「幫使用者的生活帶來一絲品質上真正的進步」......他們幾乎對這個不感興趣。一家會認為內部訊息是種「可以取代電子郵件的發明」的公司...各位覺得他們有這個能力嗎?



什麼時候大家才能停止輕蔑別人的技藝價值,不管是有證照、有學歷的,或是明顯需要天分或是花時間精通的,甚至是「完全在自己腦中跑完,旁人完全看不出來自己怎麼辦到的」...

大家對人二的抨擊,本身就是對插畫家的一種不尊重!

因為我們只是在用這種行為來展現自己好像對「插畫」這種技藝的核心本質瞭然於胸,「但是因為時間成本的關係,我們覺得精熟基本科目然後考試上一般非藝術設計科大學是種比較精明划算的行為,不然要超越人二...相信一定沒有難度的啦!我們只是不做而已!我們比較聰明!」

【魔獸:崛起】富有娛樂效果,但完全是平庸的電玩改編電影



明明就只是「玩過遊戲」、但完全不是魔獸迷的我,拖著上班後疲憊不堪的腳步、不爭氣的走進戲院去看了。

必須要說:真的不錯看。

我特別喜歡開頭,那一人對一半獸人的決鬥,壯闊的山、海、樹林、荒野一次全都囊括入鏡的背景,配上那無名演員用精湛演技所詮釋的人類勇士,最後用犀利的攝影俐落收場...把蠻荒的奇幻世界該有的質感徹底表現出來!

接下來,杜洛塔跟妻子之間的互動,那氣氛輕鬆感人,讓人不知不覺地融入其間,差點都想要摸摸自己臉上的獠牙.......

而後面的戰爭其實也不是戰爭,一樣有用殺戮收斂了史詩戰爭在全片的份量,也再次適度的展現原始蠻荒的粗暴狂野殘酷!

到此為止,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成功擺脫了【魔戒】和【哈利波特】以後的奇幻電影弊病──主題都要以戰爭為主,或形式要以青少年心態和生活內容為主。

大家都完全忘了奇幻電影真正迷人的樣貌。有帶有恐怖氣氛的奇幻電影,童話特質更不用說,異色迷離的哲學也不再少數,而本片則是不過度倚靠龐大的、帶有數量性的視覺效果,回頭去真正的將人文知識作為想像的主體,(而不是自己的生活體驗!)這才是真正的奇幻!



可惜這些優點只是本片的浮光掠影,整體來說,它劇情很雜亂,完全不知節制收斂,很難想像如果加入了被砍掉的四十分鐘後會帶給觀眾怎樣疲勞的觀影經驗,而且又急於營造「視覺的壯闊感」,只是手法俗套完全不輸失敗的、三流的奇幻作品。

故事本來應該要可以更內斂,要可以營造出電影屬於自己的質感、特色、甚至主題(包含故事與人物),而不是貪婪的只想服務電玩迷!

【王者之劍】就不會這麼熱衷於服務漫畫迷。

【魔戒】也不是為了服務小說迷而存在的。

簡直就像炒王的炒飯一樣,──連基本常識都忘了!



所以大家應該能夠猜到我的結論...

雖然不錯看...但平心而論,真的是空有技術與金錢,缺乏巧思創意誠意,完全是水準以下的電影。

本年度目前為止的A級製作中,完全敬陪末座。

【忍者龜-破影而出】中二,會讓年輕人變的了不起



上一集的艾波,其實就是個整天抱怨「我不想做這個,我不想做那個...」的小中二,但是如果不是她,四隻烏龜只能整天追著腳足忍者的屁股跑。

史林特師父根本不是什麼忍者大師,只是個窩在下水道幻想自己是忍者的阿宅,而且嚴格說,他比艾波還年輕吧!但他的「忍者理想範本」確實造就了四個優秀的忍者,而且許瑞德調教訓練跟領導的腳足忍者全部加起來連他們任何一個的零頭都不夠!

這集,凱西瓊斯就是個空有理想的草包!要不是他要追的兩個人更草包,許瑞德又莫名其妙看中他們兩個,否則開溪的行動最後只會是死胡同!但...「否則你要對付他們嗎?」他就是有不輸給任何人的勇氣,讓他敢主動向危險挑戰,──因為他就是個覺得自己比別人屌的中二!



所以...其實這是部嘲諷時代不再鼓勵年輕人突破體制規範或科層框架的電影嗎?



想想...

如果艾波認份的播報上級要求的俗爛新聞...

如果史林特師父安分的當個下水道畸形怪物...

如果凱西接受自己沒學歷沒文憑不會考試所以就要被菁英奚落...

紐約早在上一集變成毒氣廢墟,或是在這集被電子圓宮摧毀。



但中二始終還是中二,這部電影無意告訴大家「中二了不起」這種怪異的論調。

但不該說中二一無可取,那只是重視科層體制或倫理框架的文化,為了打壓年輕人所發展出來的觀點與論調!(所以他們用來標榜「比中二更優秀」的,不外乎就是順從倫理框架跟科層體制罷了!)

況且,中二說白了只是把一件事情倒過來做而已,就好像不會爬就要飛,著地時免不了就會跌個狗吃屎,問題只看那個中二會不會爬起來、吐掉嘴裡的屎,然後認真學怎麼爬......如此而已。(可惜,這個社會經常不給人爬起來的機會,或是記著那個狗吃屎的畫面。)

比中二更糟的,當然就是連中二都不如。內裡用來支撐自己的自信或野心的,只是虛假空洞的謊言。

例如...不是每個高喊「反對歧視」的人都「有機會」成為馬丁路德。但這個社會終究走到了那個「以為自己只要也跟著高喊『反對歧視』、然後也登上同樣的講台發表一篇一模一樣的演說...然後就可以跟馬丁路德一樣了不起」的地步...

還有「暢談空洞的民主精神教條(以為自己可以成為民主鬥士!)」,或是「拼命做考試題目(以為自己有物理天分?)」...說不完,因為這個世代真的就是走到了把形式表象當成精神內裡的地步,所以中二的正面價值或(成長過程)必然性就被完全抹煞不討論了。



真的是很有趣的電影。特別是當有兩集做交互對襯比較後。

【活死人之廁 Stalled】被卡在廁所中的人生(「超級笨蛋」出現在娛樂為主要訴求的戲劇中之必要)




很「聰明」的英式喜劇。繼承了血腥冰淇淋三部曲的首部曲【活人牲吃】的傳統:利用殭屍嘲諷當代人的文明水平低落,──【活人牲吃】利用活人茫然、缺乏目標與生氣的眼神表情和殭屍竟然如此相似來達到嘲諷,這部片則是用殭屍的缺乏專注力、判斷力來「隱喻」...為何大多數的人終其一生都庸碌無為?



但除了英是殭屍片的新傳統以外,這片也兼顧了美式殭屍片的原點特色。

在殭屍末日中,「人」才是最可怕的!──本片則是點明了:對許多人來說,人吃人的職場更可怕。(「人」的可怕是【活人牲吃】中完全缺席的觀點。反而比較像是藉著殭屍危機讓魯蛇們可以一槍打爆殭屍來發洩生前的不滿。)

喬治羅密歐(和查克史奈德多年後翻拍)的【活人生吃】利用「殭屍都往大賣場集中」諷刺現代人把工業化社會的實體生活布局(用大賣場滿足人的購物和休閒需要)寫進了自己的生物特性/DNA中,所以死後的本能除了撕咬跟殺戮以外,竟然還有「去大賣場」。

這部電影則是反過來,用「廁所」重新演繹了這個經典要素。

(同時海報上的那句「當馬桶屎滿為患,死人將重返人間。」其實也是在向【活人生吃】致敬。)




但生還者躲在賣場中「展現」的是現代人根深蒂固的物質消費特性,廁所卻是「誘發」人們回憶或反思自己生命中逃離不了、或正令自己身陷其中無法脫身的失敗與羞愧。

所以這不是部「如何從廁所殭屍危機中逃生」的電影,而是人總是不停地想要反省、改正、尋求精進...但最終要徒勞無功的預言和笑話。

所以人生只剩下...走進廁所(發洩工作的苦悶)、走出廁所(累積工作的苦悶)...再走進廁所(發洩工作的苦悶)、再走出廁所(繼續累積工作的苦悶)...這樣的簡單循環。



台詞很精妙,或許是編劇(兼男主角)從別的地方學來的,但真的很精妙...

(某位一起躲在廁所中、預告沒有揭露存在的女性)「我想要打耳洞,就趁著一起布置聖誕樹時求我父親...聽完我的請求,我父親很為難地確認了窗戶外面沒有人,順便把窗簾拉上後,告訴我可以...但是我要幫他口交......(主角差點崩潰).......我想了想,確認...這樣做是對的!為了打耳洞!這樣做是值得的!所以我蹲下來、拉開我父親的褲拉鍊、掏出他的老二開始吸......吸沒兩下後,有種強烈的噁心感讓我把父親的老二吐出來......我忍不住抱怨:爸比...你的雞雞怎麼都是大便味!...我父親笑著說......(恕刪...保留點樂趣給大家。)」



這些年看電影,經常被戲劇中某些腳色(特別是主角)愚蠢的行為給激怒!

像預告中有剪入的片段:主角攀附在摺疊梯上想要爬到洗手台上.......

如果能夠爬到,是不是應該把握機會順便逃出去?而不是拿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後還要爬回自己的小隔間呢?

但如此一來,電影的格局就勢必要大上許多,布景要多很多。

所以這種電影從一開始的製作要能夠成立,「一堆笨蛋」是必然的、必須的、(這票人再怎麼笨都是)很合理的!



主角受不了無聊再廁所裡吞了顆迷幻藥...耐心看到後面三分之一,會忍不住為本片的劇本豎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