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戰天神】老派的奇幻/神話電影

對於每次電視播【魔戒】時都會乖乖看完的「我」......我只有說不盡的無奈跟唾棄跟痛苦跟不可置信......

希臘神話有種神奇的公式,就是英雄經常要招集一票夥伴,(多則數十人,少則一兩個,)然後跳上一條船、駛向遠方未知陌生的異國度,可能是參戰,可能是接受考驗,可能是去擔任救苦救難的奇兵......

但這都是到達目的地以後的事。在陌生的土地/海洋上旅行,不管是航海或徒步跋涉,都是件很危險、很消耗心力的事,不只是對主角,對其他人也是種挑戰!──真正在冒險的,不是只有英雄而已。

英雄空有武勇是不管用的!要能夠安撫眾人的恐慌、讓眾人放心的將自己的未來與前途交給他、而且要有不辜負這種託付與信賴的智慧和遠見和道德和..........

希臘神話沒有詳細記載(描寫)這個過程的傳統,不論是英雄們的演說,或私下和眾人的互動......為什麼?

因為答案是很必然的!那是遠比和任何怪物魔獸爭鬥都還要辛苦、也更考驗一個人意志和決心的過程。「偉大」的【魔戒】用一種很奇怪的邏輯解決了這個過程的合理性......就是用血統跟職業來決定!

小哈比人要聽從「魔法師」的指導,路上要(迫切的需要)被遊俠牽著鼻子走,在會議上只有聽精靈們說話和回答「我願意」的份.......眾士兵們為何願意和亞拉剛在同一戰線上?因為亞拉剛是人皇後代,而一個願意「為大家而死」的人皇後代講話份量可以加倍.......

老派的奇幻電影不來這一套,──第一集,國王將解救城市的責任委託給柏修斯,雖然結果來看是好的,但做決定的當下卻是出於一種不智。──英雄要獲得眾人的信賴,必須要先賭上自己的一切!做不到,要怎麼讓這一切合理化?有較高的戲劇性?充實的感性?......新式的奇幻不打算解決這些,搞一堆大派頭戰爭場面,觀眾光是「期待」就可以吃掉所有的大腦CPU資源,哪會花時間去 思考、質疑、甚至反感?



總之總之總之......我很喜歡這個系列的電影,它展現/堅持了一種可以獨立在電影(幻想)之外依然成立的信念和誠意。

【命運規劃局】人類的文明水準...又更墮落了!

【OK......這部片的主題就是關於信仰、關於上帝,我想沒什麼好爭論的,況且票房口碑人氣這麼差,應該也不會有人要幫它講話.......

所以......我就不留手啦!】

感謝上帝!除了信仰以外,它沒有留下任何讓我們可以接近它、了解它、試探它的管道!

連時間跟空間的絕對性都可以推翻的今天......這是件很了不起的設計與成就!

千百年來,男人女人關心的,除了怎麼把女人搞上床、然後推下床卻又不用負責任與承擔風險,和怎麼把男人騙進屋、掏光它的精力和荷包、奴役他一半的DNA以外,.......好像還沒有哪件事情比「上帝到底存不存在」更得到人們的關注。



不要搞錯!.....八成的人對「上帝粒子」沒概念, 八成的人也不知道凱因斯是誰,八成的人了不起知道尼采、叔本華,但說到黑格爾就舉白旗.......但一旦問到上帝、問到死後的世界、問到是否有天堂,超過九成的人都可以明白的說出他/她的意見。

「有上帝!」「沒見過上帝,所以我懷疑!」「沒有上帝!」「保險起見,就當做有吧!」......對於上帝,每個人多少都有種「態度」,而不會是「我沒聽過這東西」、「請用最簡單的方式解釋給我聽,不然我不想理它」........



重點!

對於「上帝」(或隨便一個你/妳心中最接近這個概念的東西),人們過往明顯是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認為「上帝」凌駕在自己之上.......

但仔細解析這個態度,其實真正的意涵是「上帝是我們所能掌握/接近的事物中,最全面貼近真理的,而對於真理......我所掌握到的跟我完全不了解的相比,簡直微乎其微.......」

所以(古老的時候)人們願意在事情發展不如自己期望時,接受這句話「上帝自有其安排」。

一旦人開始狂妄到以為自己對真理的掌握已經超過自己未掌握的部分,或直覺得以為自己可以懵懂無知、任意妄為然後不造成任何破壞/意外,或至少可以理所當然的把結果都丟給別人去善後........

呆伯特法則、厚黑學、歐債風暴、整形手術、文憑主義.......人們幻想著自己可以靠著自己掌握到的那一點點知識,然後憑空架構出另一套機制,接著用這套機制去扭曲現實確又不造成風險與破壞與負面的效果......


當人們開始習慣這一切以後,接著大概就會停止思考,或不會只是滿足於用一種「態度」來面對「上帝」。

他們會開始大膽的直接定義/決定上帝的長像、喜好、做事情的方式!




在這部電影,上帝是大公司的老闆。但這形相並不特別。

特別的地方在於.......人們對於上帝的喜好,總是基於一種對「良善」或「理性」的執著。(戰爭,到底是容許戰爭存在、並去理解被後的理由比較瘋狂?還是自以為這個世界上有某種程序、管道、力量,可以讓所有的戰爭消失,讓這個世界變成不分良莠都歡迎的烏托邦比較瘋狂?......)

所以人們如果說到「要怎麼感動上帝」,或「怎麼讓上帝喜歡我」時,人們至少會用種比較客觀的態度來選擇或設想答案。

舉凡......當好人!......遵守安息日作息!.......記得禱告!.........

但我第一次聽到有人會主張:不顧後果代價追求自己的慾望可以感動上帝!



我真的......有種莫名奇妙的感動,因為這論調要不是上帝的玩笑,不然就是魔鬼的傑作!反正.......上帝啊!你真行!

【即刻獵殺】四大皆空

某個外國新朋友聽說我是個很不一樣的基督徒,就問我「怎麼個不一樣法?」

我便拿出手機來,用Google翻譯找了個字:不可知論。

她看了,先是恍然大悟,但隨之又陷入更大的疑惑:「這不是很矛盾嗎?」

我回答:「一點都不!我的心知道自己相信什麼,但我的理念告訴我不可以把它推銷給別人、企圖用自己的力量去讓人接受。」



今日,我們總是處在一個身不由己的狀態下。

信仰,其實我們沒有太多選擇,早在我們懂/初虧的日月星辰和萬物真像以前,一堆定見就已經像洗腦一樣,被強迫植入我們每個人的腦海。我們以為自己有自由選擇信仰的權力與機會?......客觀來看並不是。

說到生活,我們並沒有獨立自主求生的能力。沒有人有能力真正完全只靠自己來養活自己,就算是農夫也不知道怎麼製作農藥或建設灌溉渠道或設計/維修耕耘機或裝載的器械.......我們被迫依賴他人,我們被迫讓自己的人生被別人的行為與意志左右......別人的意志,人事主管決定是否要錄用,老闆決定年終,政府決定政策........當我們面臨生存權利的關鍵時刻時,自己九成的命運都無形間掌握在別人手中,為自己的生存權力而戰?那只是種幻覺!

(這概念大家可能很難接受,「什麼!我能有工作,不是因為我很優秀,而是單純的因為別人沒理由的決定?」......但基本上就是這樣,工務員?大部分公司的行政人員?大部分商業活動的銷售推銷廣告行為......)



這部電影中,在墜機中存活下來的人,大多具有這樣的特性,──他們生存在正常社會/適應正常社會的權力和機會,被某些機制、某些人、某些事件......給片面否定掉了!

失婚的男子(可能是因為失業),前科犯(情緒控管有問題),愛自我處罰的花花公子(無法接受正常的男女相處模式),鰥夫(老婆死於疾病)......他們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大多不是出於自願,或者說......他們好像也無從反抗/對抗。

生存,對他們來說是種虛無飄渺不切實記的舉動,好像只是在「等待著自己有勇氣結束自己生命的那天到來」。

但一場墜機,讓他們流落在荒野中,沒有不講道理的政府、企業、主管、流氓.......一切回歸最原始,用肉體來搏鬥、來對抗,生火!搬運需要的物資!移動雙腿前進!........一切只為了對抗那些「企圖奪走自己生命」的事物!直到自己為自己所付出的努力和行動滿意為止。

「夠了!我的一生中能有一次像現在這樣徹底的掌握自己的命運、為自己的命運奮戰、我的美分付出都是有意義.......死在這裡,我此生無憾!」

結局看似悲觀,但其實沒有幾個人是真正在絕望中死去,(好吧!溺死的,跟第一個被咬死的可能是。)但......這場跟野狼的逃亡競賽讓幾乎每個參賽者都找到了人生的平靜......挺好的,不是嗎?

【以愛之名:翁山蘇姬】政治概念上讓我嚴重倒胃

【WTF!電影是集眾人之智慧心力完成的東西,但是開始拍電影這個契機,卻是少數幾個人在操縱的。這是兩碼子事!眾人可以是因為單純的對翁山蘇姬的肯定而參與製作(不提​混飯吃) ,但那少數幾個人可能只是想要替西方霸權的傳統找代言人並​替這個人擦脂抹粉......所以我肯定電影、但不能肯定它拍攝的動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理解這些差異?】



【劍客聯盟:雲端之戰】......天哪!我一直想幫這片寫篇文!但某些原因沒下筆!......如果要從政治理念來比較,這片(因為Athos的一句話「法國會自己找出路」)明顯大勝【以愛之名:翁山蘇姬】。

雖然【以愛之名:翁山蘇姬】的內容比較豐富......

政治是種被動的產物!不同於可以區隔出多種領域的「商業行為」和「工業生產活動」。不是因為人想要有政治,所以就有政治,人的產生、人的聚集、人的互動,本身就是種政治。

如果非要找個答案出來,政治的產生是為了服務人、滿足人生存的慾望、克服生存的困境......必須要仰賴「人」(不管數目多垮寡,不管身分對像是否特定)才能實現的政治理念......根本沒有價值!

管它是愛國主義、民主信仰、寡頭精英專政......



為什麼?...因為這些理念都是種具體化的體制!都是政治最表層的行為!

翁山蘇基憑什麼領導緬甸的民主運動?靠的是他父親的名字!靠的是種近似寡頭精英專政的群眾盲目崇拜!而不是民主精神!雖然......能夠如此繼承並實踐父親遺志的女人世間少有,但那是個人德性,而這種德性並不能保證任何事情!就好像緬甸的民主最終是在軍政府鬆動立場的情況下逐步實踐,而不是她的意志、能力、智慧!

即便結果沒有軍政府反悔跟強力介入,第一次公投建立的會是理想的民主嗎?......接下來等著緬甸的會是什麼?另一個菲律賓?(翁山蘇基在緬甸民間沒有任何人脈,支持她的明顯都是不黯世事的理想派學者,)悲劇版義大利?(暴力組織的勢力完全不受控制。)



簡單來說,把翁山蘇基跟緬甸的民主成就牽上線,是種煙霧彈、是種詭異且虛無的邏輯辯證。

翁山蘇基在西方眼中之所以耀眼/值得歌誦,在於她徹底實踐了甘地那種不切實際的「不合作」 思維。

一個很明顯的錯誤,我不知道為何始終沒有人講:孫中山如果也採行「不合作」策略,結果會如何?......沒什麼!清朝可以少花很多力氣去追捕、誅殺反抗者/示威者......

甘地的「不合作」策略很明顯的大前提就是:英國政府從高層到最下層,全體都還受到基本的人性、人道原則支配,如果是在徹底捨棄了人性、完全只為體制服務並效忠的舊中國/日本/回教土邦中,「不合作」只是降低統治者屠殺人民的難度而以。

講更白一點,因為英國統治者懷有一種強者/優越者的身段/矜持/憐憫...... 甘地才可以用一種近乎是耍賴的手段與態度,讓對方像看到一個只會賴在地上打滾哭鬧的小孩子一樣舉手投降!

這種策略雖然相當聰明、績效/成本相當高,但本質無異於承認「我們比較低劣!對方比較高等!」

不信?翁山蘇基到底具體成就了什麼?......她鼓舞了民眾?讓民眾對理性或普是文明價值有更深的認識?......顯然沒有!因為直到最後一刻,緬甸的軍政府始終握有能力用暴力與酷刑屠殺百姓!士兵們普遍仍未受到文明價值的洗禮!......這就是我一開始質疑「翁山蘇基憑什麼領導民主?」和「緬甸的民主運動本質為何?」的原因。

說到底,一切的基礎還是跟非理性的偶像崇拜和對英雄式專制的渴望。

這種明顯就是矛盾的內裡,導致本片雖然在捕捉翁山蘇基的人生與心境上頭很成功,但對整個大時代的描寫流於片面,緬甸人的生活習俗好像就是蘭花、蚊帳、廟.....其餘都是觀光宣導影片,──因為一多深入「緬甸」,翁山蘇基神話的矛盾,可能會立刻暴露出來。



我對翁山蘇基沒有意見,她是個富有美德和勇氣的女性,這點無庸置疑。

我對緬甸也沒意見,再怎麼說我也是台灣人,沒資格笑話人家。

我對這部電影也沒意見,製作相當精良、手法優雅,以這類片種來說,從頭到尾都沒有冷場。

但我對拍攝這部電影的動機很有意見......因為那很醜陋!那只是在變相的告訴大家:嘿!看看這個無條件相信、遵守那套以前「對新帝國主義表示謙卑、屈從哲學信仰」的女人,成就了多偉大的事業!獲得了多了不起的名聲!大家都要學習她喔!......

【強卡特戰記】被時代拋棄的佳作

沒有任何企圖去迎合時代的潮流思想,或想要膚淺的呼應現代主義中對自我的否定,這部電影的故事完全是從一種古典的、浪漫的角度出發,時不予我而落難待拯救的美女和空有一身熱血但心靈卻已枯竭的英雄,美女的美不是建立在她的外表,而是內心對美德、自由、知識的「渴望」,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更不是因為空有武勇,還要同時具被勇氣、覺心、跟命運。

(注意!那種為了滿足虛榮心的好表現,不能稱之為「渴望」。)

相較之下,【阿凡達】就是用一種很膚淺的自我否定態度去迎合這個時代對「重視環保」、「反大企業」的片面教條。



可惜這片始終贏不了阿凡達。思維上,這片完全就輸給了【阿凡達】那種以經完全脫離地面束縛的故事概念,主角不管怎麼跑、怎麼跳,始終是被綁在地上,空有很多發達的飛行器具,但故事/動作場面顯少善用它。光是這點就注定它在氣勢上只能春節暖場電影(中的佳作)。

而且要說動作,其實呈現在鏡頭上的手法頗呆版單調,都採用很制式、缺乏動感的鏡頭拍攝,感覺就好像把美感跟意境拿掉的李安版【綠巨人浩克】,武打也完全以實感為主,(不是吊鋼絲,或只重視套招,)枉費了那些電腦特效製作的外星人。(有看過電影的人就知道我在說哪一段。)

可惜,如果是在十年前,就算特效質感沒那麼好,這仍舊會是部很不錯的電影,只是......我們有【蜘蛛人】、【重裝任務】、】駭客任務】、【阿凡達】.......這片的內容相較之下實在太普通了,否則,我個人並不介意給這片好評,因為它的劇本相當有味道!很少動作/科幻片會不忘把焦點擺在角色上頭。

雖然以娛樂電影來說,很多場景怎麼看都很累贅,例如開頭介紹黑手們怎麼亂入、並把「第九光束」交給移動城市Zodanga的主人......這整段根本上可以直接砍掉,用更有效率的方式介紹兩城之間的紛爭和最新發展......例如就別浪費力氣安排主角在那耍寶/適應火星的重力,讓他可以當個旁觀者目擊兩城之間的戰爭,(戰爭本來雙方勢均力敵,忽然Zodanga拿出第九光束來開外掛......)

多說無益......不是很滿意,但觀賞過程其實還挺享受的。

對了,威廉達佛竟然也有參與演出!

【坦克女郎/無敵娘子軍】娜歐蜜華茲飆髒話

很可愛的電影。(原著漫畫很有「鳥山明出品」的味道。)

質感雖然差了點,但特效有一定水準,不像是ㄧ般的B級片,那穿插在中間的「漫畫/動畫」,更是有相當程度的水準。 (引用自原著?)

使用的音樂更是配合主題。

劇情上,不是什麼多精緻的劇本,就是單純的追求一種奔放和隨性,挑戰了傳統對女性性感/美感/儀態的所有常識。一個女孩子,不管如何的滿嘴髒話、穿著打扮低俗、聲音怪腔怪調,而且偏好「異種男性」......一旦坐上那台坦克、採下油門把速度和火力催到最大!......觀眾腦中傳統女性的美感/性感/儀態的價值可能會被立刻丟掉九霄雲外.......「我也要個這樣的女人在我身旁!」

(有點過度反社會,純粹只能做為一種發洩,是它可惜的地方。)

兩位女主角其中一位是駕駛飛機的娜歐蜜華歐茲,(看到她被從飛機底下拖出來的那瞬間,我眼睛差點掉下來!「昨天才在【強‧艾德格】看到她!」)在戲中,她飆髒話、ㄧ雙黑手相伴、爆掉男人腦袋後還用性感的嘴唇吹散槍管的煙灰.....別的地方再也看不到了!

另一位駕駛坦克的則是演技與形象一等一有特色的蘿莉貝蒂。個人對她沒有特別喜好,只是很佩服她是如何徹底實踐了「角色形象不受限制」的原則,......她長的不醜,雖然沒有特別吸引人的身材,但總敢在鏡頭前穿上各式各樣(沒品味到了極點的)奇裝異服,或各種一般女演員不會做的鬼吼鬼叫.......特別是看著她在坦克上一邊烤肉、一邊開砲、一邊喊著「去死吧!」......優秀的女演員很多,但她真的是獨一無二!

【強‧艾德格】讓凡人微不足到的鋼鐵意志

今天早上、午餐時段,我發了瘋似的讀著從三重圖書館內隨手挖出來的【沒有主義 (作者:高行健)】;晚上下了班,我去看了【強‧艾德格】;吃宵夜時,店內的電視播著某部日本大河劇【X姬】(我很希望那個X可以是動詞,可惜不是,只是因為我沒看清楚那個字,所以用這種方式帶過。)......



然後心中開始感到種無限的傷悲.........



因為我真的理解到:只要給予足夠的誘因,人們可以輕易的拋棄民主/美德/理性、投向專制/暴力/瘋狂。例如給予蓄奴的權力,讓一批人可以宣告另一批人為奴隸的權力,任何人都會開始「真心誠意的」對著另一批頭上掛著「皇族」、「貴族」的人搖尾乞憐......

前人、先行的智者、早已逝去的偉人......他們不停的思考著人生的意義、理想的社會制度、合理的兩性關係、可穩固運作百年的經濟政治法律原則.......但事實是幾乎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在乎,就好像幕府都已經滅亡百年,但日本人始終會懷念、會浪漫化那個人無法決定自己生命價值的年代。

我不想過問絕大多數的人在乎什麼。(其實就是「我不想自己思考自己生命的價值!」)

高行健希望藉著創作文學,來證明自己存在(可能還有存在的意義),然後把這個經驗分享給其他人。

但我好奇這真的有意義嗎?......(早在今天以前)我相信其實大部分的人就算真得把「生命的意義‧絕對正確版‧連上帝都要豎起大拇指」擺在他們面前,換來的可能也只是ㄧ聲「喔」、或幾個「哈欠」.......然後這些人又轉頭去任由自己的野性慾望左右自己的人生......



創建民主社會、規畫出人權與人道原則等種種文明共識的人,並不代表當代的「絕大多數」。

不但不是,這些人的設計出來的概念甚至無法讓普羅大眾順利接受。

歷史的走向會如此往往都是靠著他們那超乎常人的演說能力、情緒渲染能力、與生俱來的魅力、還有搬弄人性弱點的權力鬥爭技巧.......就是靠著這些,他們才能在孤掌難鳴的情況下,左右著可以說是毫無理性基礎的時代風向、讓整個時代順著自己的理念而行。



能成就如此事的人是什麼?偉人嗎?

整個獨立內戰時都躲在歐洲花天酒地的班傑民富蘭克林是偉人嗎?

卸任時把整個總統官邸值錢的東西都搬光的華盛頓是偉人嗎?

對子女嚴苛到近乎無情的約翰亞當斯是偉人嗎?

私底下喜怒無常兼傲慢冷酷、受制於母親而不敢誠實面對自己性向的強‧艾德嘉‧胡佛......是偉人嗎?值得後人給予任何理性/情感上的正面評價嗎?



靠!不管怎樣,我們都只是一堆啥都不在乎,啥都無法貢獻,啥都不懂的平凡人。

我們出生,我們長大,我們死亡,我們只是太陽散發出的能量轉移到地球上後的一種化學作用而以。誰在乎我們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