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一萬年 失敗的莫名其妙

電影可以毫無焦點到如此程度,我想也算是影史一絕了。

女主角的臉,看了半天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才想起來她就是當年在「侏儸紀公園二」開頭海灘一幕,露面過的那個小女孩。

『魔男生死鬥』實在太難看了,所以裡面的任一個演員都無法在我腦中流下深刻的印象,就像男主角的演技一樣。


大家可能都已經知道,海報上的主角「劍齒虎」,其實在電影中的戲份少得可憐,在這個電腦玩偶用到爛的年代,我們連研究「這段是怎麼拍」的樂趣都蕩然無存時,這樣的劇情安排等於是在戲弄因為海報而走進電影院的觀眾。

可是這並不表示「史前一萬年」是爛片。不管它的劇情和「阿波卡獵逃」有多少雷同,任一段的劇情切割後都非常有可看之處。

一開始在雪地冰原生活,獵補長毛象,不精彩嗎?走進叢林中,碰到史前巨鳥獵殺,不精彩嗎?重現埃及人建造金字塔一幕,不精彩嗎?

甚至在整部片的觀點上頭,也算成功的踩入了「史前人類」的觀點,用「史前人類」的價值觀與理解力來敘事、來建構整個世界。(大家都忘了這是部「神話」,所以才會拿最後的「復活」當笑話看。)

所以﹍﹍這片到底失敗在哪裡?

答案就是它違反了近代好萊塢電影建立的劇情推演公式。

侏儸紀公園系列,暴龍、迅猛龍、始秀鄂龍﹍﹍因為牠們是劇情角色重心,擔任著扮演「反派」的角色,所以重複出現在故事中,而不會像劍齒虎一樣,跑個兩次龍套就退場。

簡單說,『史前一萬年』的內容有一半是「叢林求生」,而不是單純的人與野獸之間的善惡對決。(可是野獸並不是單純的野獸,就好像劍齒虎有權決定誰是預言中將會解救眾人的英雄,而長毛象的領袖,也要藉由「奉獻自己的血肉」,來成就下一任白矛的持有者。)

如果能夠理解、並認同這一點,那其實『史前一萬年』是部很成功的電影,只是「重心」太多──多到等於沒有重心可言,讓坐在電影院裡的觀眾有點無所是從,只能在散場後納悶:「我們到底是為了看什麼而買票?」。更可惜是後半段,儘管場面很浩大,但劇情真的單薄到「弱智」,——單薄或弱智都不是壞事,電影無止盡的把現實中可能發生的鬥智鬥力情節,極盡誇張鋪成到反而呈現極度反現實,雖然娛樂性很高,但不應該視為電影或劇情創作的必要條件。


所以,劇情野心過大,可是在追求視覺或是任何感官上的刺激,卻採取了相對極度保守的作法,造成觀影時的情緒落差,恐怕才是讓這部電影缺乏可看性的原因。──這樣的理由,連我自己聽起來都覺得莫名其妙。

看馬英九選上之後的政見就知道他有多無能

擴大內需?全島便捷交通網?就直說你要蓋蘇花高速公路吧!就直說「去他的環評!老子蓋定了!」不是直接了當好自在?

台中亞太海空籌運中心?國內南北高速公路蓋假的喔?何必北中南都搞一個對外交通出口?一個明明既不環保、又沒有未來的港口,還要把它計劃成運籌中心,哪根腦神筋有毛病?即使是紐約這種等級的城市,也不需要三座國際機場、三座國際商港、一條國內高速鐵路、兩條高速公路來支撐它對國內外的交通量,即使我不是交通或都市計畫的專家,但是也該知道這些「東西」如果只是過境,對台灣的幫助不但小,反而要去承受一堆污染。這就是馬英九的打算嗎?

和日本發展實質關係?馬英九最好不要把釣魚台給拿去當祭品!如果這樣作,年底前,小心整個北海岸全是油污,還要整天忍受自衛隊在那邊巡來巡去、動不動就對我們的漁民放槍開砲!

與人家(死中共)對談?要人家(死中共)先撤飛彈再談判?馬英九敢不敢同時要求美國不要整天派第七艦隊在人家(死中共)門口巡來巡去?也不要整天擺那麼多間諜衛星在人家(死中共)頭上偷窺?

不要金援外交?馬英九以為那些非洲獨裁者稀罕我們的農業跟工業技術嗎?


拼經濟?台灣真的只需要拼經濟嗎?

軍購?要跟中共談判,不搞定這件事情是八字沒一撇,可是中共會搬出來的戲碼也就是講死的一句話:「不許買!」可是一說不跟美國買武器,不要說「入聯」,恐怕要等到中共在台灣上空轟炸七七四十九天後,美軍才討論出一個結論:「這不是武力鎮壓。」

發展國防工業?反正我們真要發展自製戰機,美國還不是照樣要賣我們武器,發展之後可以買得更順利,要拼經濟不如拼這個。

修憲?反貪腐?吸引外資?我們的憲法才是貪腐的真正根源,搞出了一推無法監督制衡的「東西」(最大的就是總統);外資們早就已經挑明著講:「台灣的貪腐是我們投資的最大阻力。」試問:馬英九你怎麼不想想辦法?立法委員全在國內,要拼經濟、要拼外交、要拼下一任總統連任,請先從國內開始做起吧!何必計畫出國訪問?看著人家被一批娃娃兵喊「連爺爺」,難道心頭也癢癢的,想要到國外去體驗「外國的師奶是不是比較熱情?」

真正有料、重要的事情,馬英九的政策中隻字未提,口號性的、沒有前瞻性的、無法實行的東西,倒是講了一堆,而且極盡可能用文字包裝來矇騙百姓﹍﹍媽的!這什麼世道,我可以忍受選舉時提出的政見像狗屎,可是都已經是準總統了,思緒眼光還那麼鳥!台灣兩千多萬人的品質水準到底差到什麼品級去了!

怎麼還那麼多人投票給他?(不要告訴我你把票投給了謝!那更不值得!)

傳奇的另一種結束法

這是這部電影第二篇影評,前文是『我是傳奇,不是電玩化電影。


我不想太臭屁,但是﹍﹍又「只有我」看得懂這部片!

大家習慣性的,總是將這片歸類為「殭屍片」,這段最近在網路上挺火紅的「原始結局」,徹底的顛覆了這個解釋。


殭屍不會有理性、情感、與意志﹍﹍除非編劇是喬治羅密歐那種想法已經領先眾人一百年的天才,不然大家的思維很難超越這個範圍。

因此『我是傳奇』中,能夠為了奪回伴侶而拼命的「見光死」,絕對不是什麼殭屍,而是更單純的一種「人形野獸」。

到底何謂傳奇?人的理性與價值觀在這些「見光死」的面前絲毫沒有意義,原因不是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理智、只剩下將活人撕裂的瘋狂慾望,而是因為主角的吶喊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吸引力。主角努力追求的「解藥」,反而造就了許多無謂的犧牲,因為他懷著一種片面的傲慢,讓他說服自己不斷去捕捉「見光死」來進行必死試驗的理由,「我這樣做是對的、是在拯救那些被病毒感染的人。」

當主角說出對不起時,背景焦距雖然模糊,但是可以看到那面掛滿照片的牆壁,都是那些實驗受試體的「遺照」。編導一直讓「見光死」不開口,也不讓主角交待自己的心境,而是用這張幾乎「受難者的控訴」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如果說主角只是要守住人類最後的理性,那他在這「原始結局」中,其實選擇的是一條更重高的路:徹底的放棄人類的偏執,去聆聽、專注外界的聲音,從中發現重要的訊息。

所以主角確實是傳奇,可是傳奇記載的事蹟不見得都是多體面的事,像主角的這則傳奇就是則笑話,根本不應該被重現,反而該作為後世的警惕,因為儘管他最後作了正確的選擇,可是這一路走來,他徹底的展現了被摧毀的人類文明普遍帶有的通病:傲慢的錯估了人類文化的價值。

因為傲慢的相信自己的能力,以為自己可以因此而征服自然定律、完全不再受它拘束––結局是場完全無法控制的大瘟疫。

也因為傲慢,讓那些「見光死」還要再次忍受主角的荼毒、被綁在鐵架上成為實驗品。

一切都是因為傲慢的相信人類的理念、價值觀、夢想有權利凌駕在所有生物之上,有權力以此為理由任意處置其他生物、違背大自然法則。希望在那個假想的時空中,這種傲慢會成為傳奇,大家也只需要在傳奇中回味這種傲慢。


P.S.:是哪個豬頭建議捨棄這個版本的?

另一個版本的結局


補充:

只有「我認為」這部電影是殭屍片?附上一些些證據吧...

[影評] 我是傳奇:從絕望中看見希望
《我是传奇》:平淡无“奇”
開眼電影:我是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