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1日 星期二

傳奇的另一種結束法

這是這部電影第二篇影評,前文是『我是傳奇,不是電玩化電影。


我不想太臭屁,但是﹍﹍又「只有我」看得懂這部片!

大家習慣性的,總是將這片歸類為「殭屍片」,這段最近在網路上挺火紅的「原始結局」,徹底的顛覆了這個解釋。


殭屍不會有理性、情感、與意志﹍﹍除非編劇是喬治羅密歐那種想法已經領先眾人一百年的天才,不然大家的思維很難超越這個範圍。

因此『我是傳奇』中,能夠為了奪回伴侶而拼命的「見光死」,絕對不是什麼殭屍,而是更單純的一種「人形野獸」。

到底何謂傳奇?人的理性與價值觀在這些「見光死」的面前絲毫沒有意義,原因不是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理智、只剩下將活人撕裂的瘋狂慾望,而是因為主角的吶喊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吸引力。主角努力追求的「解藥」,反而造就了許多無謂的犧牲,因為他懷著一種片面的傲慢,讓他說服自己不斷去捕捉「見光死」來進行必死試驗的理由,「我這樣做是對的、是在拯救那些被病毒感染的人。」

當主角說出對不起時,背景焦距雖然模糊,但是可以看到那面掛滿照片的牆壁,都是那些實驗受試體的「遺照」。編導一直讓「見光死」不開口,也不讓主角交待自己的心境,而是用這張幾乎「受難者的控訴」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如果說主角只是要守住人類最後的理性,那他在這「原始結局」中,其實選擇的是一條更重高的路:徹底的放棄人類的偏執,去聆聽、專注外界的聲音,從中發現重要的訊息。

所以主角確實是傳奇,可是傳奇記載的事蹟不見得都是多體面的事,像主角的這則傳奇就是則笑話,根本不應該被重現,反而該作為後世的警惕,因為儘管他最後作了正確的選擇,可是這一路走來,他徹底的展現了被摧毀的人類文明普遍帶有的通病:傲慢的錯估了人類文化的價值。

因為傲慢的相信自己的能力,以為自己可以因此而征服自然定律、完全不再受它拘束––結局是場完全無法控制的大瘟疫。

也因為傲慢,讓那些「見光死」還要再次忍受主角的荼毒、被綁在鐵架上成為實驗品。

一切都是因為傲慢的相信人類的理念、價值觀、夢想有權利凌駕在所有生物之上,有權力以此為理由任意處置其他生物、違背大自然法則。希望在那個假想的時空中,這種傲慢會成為傳奇,大家也只需要在傳奇中回味這種傲慢。


P.S.:是哪個豬頭建議捨棄這個版本的?

另一個版本的結局


補充:

只有「我認為」這部電影是殭屍片?附上一些些證據吧...

[影評] 我是傳奇:從絕望中看見希望
《我是传奇》:平淡无“奇”
開眼電影:我是傳奇

3 則留言:

asdf 提到...

你的影評真爛
不知道你在寫什麼
就只有你看的懂喔
那還真孤單喔
悲哀

asdf 提到...

什麼疆屍片
是你自己認為他是疆屍片
然後覺得其他人會把它當成疆屍片吧

他們只是以另一種型態存活
或許就是達爾文說的那句
適者生存 不適者淘汰
這樣下去 多數者生存下去
少數者滅亡 變成一個全新的物種

CITYWALKER 提到...



這種講話像沒水準的潑婦 或是國小頑童一樣的邏輯

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應


顯然ASDF東西看的不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