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降靈曲 A dark song】禁忌消失,萬事皆可。



這是很容易看完讓人滿頭霧水的電影.......(其實我也覺得自己滿頭霧水,但還是很想要寫點東西。)

這可能會是未來新一代邪典電影中的「導師級」作品。它沒有華麗的特效,也沒有鋪張的血漿與暴力,只是徹頭徹尾的顛覆了人們對神祕儀式、魔鬼、地獄......還有墮入地獄的想像。

有趣的是電影所建立的新想像其實一直存在於我們的認知中。(東方人可能不懂西方基督教(尤其是日耳曼體系)對於神祕學與神祕崇拜的觀感。所以接著用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

萬聖節的本質其實就類似中國的鬼月,戴面具的目的是要讓死靈可以安心遊走陽界吃食豐年祭的盛宴。

由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來......對於非正統聖經體系的儀式表達無比且無妥協的憎恨,並非基督教的本意或本質。

.......這可以回歸到這部電影劇情的型式表面:男女之間的對立與權力壓迫。

男性握有的權力來自於女性的讓步,而讓步來自於男性用不理性的條件誘惑。

前半段負責建立起這表面,故事就像是單純的講述一個愚蠢的女人怎麼聽信一個癡肥的男人霸道粗野的指引、將所有毫無意義的徵兆偏執的視為「儀式即將成功,自己的願望將會實現」、最終(看似)要一步步走向荒唐與悲劇。

可中段忽然毫無徵兆的開始讓惡靈現身,不管是從走廊盡頭沒入牆壁的黑影,還是在漆黑的房間中抽菸,觀眾到了這一刻才知道......男人的要求從來就不霸道粗野,因為儀式是真,儀式背後的力量也是真。

到了故事後半段,不理性更是赤裸裸地成了真實,男性的承諾與警告皆一一實現,沒有什麼過度的劇情張力鋪陳,更沒有誇張的特效,只留下觀眾體會「女人只能獨自面對自己正卡在人間與地獄的交格之中,沒人引導也沒人救贖」的悲慘。



導演/編劇真正要挑戰的,恐怕不是人們對於信仰中的禁忌所抱持的想像,「這些不能做,做了會掉入地獄。」雖然劇情的綱要主題確實是如此。

它真正要挑戰的,可能是我們(在女性主義/女權主義刻意扭曲後的教條薰陶下)對男女對立關係的認知。

那其實不是一種壓迫或謊言,不是一方為了餵飽自己而剝削另一方而用暴力催生的特權。一切可能都有源有本有其原因背景必要........(所謂的受壓迫者,有沒有可能才是真正收割這一整串儀式最終果實的人?所謂的迫害者,有沒有可能一直是那個背負儀式之沉重與風險並指引受壓迫者的人?)

男性與女性之間的關係本意本質,其實並不是我們今日主流的常識認知,就好像那些神祕學神秘儀式在基督教文化中本來並不是如此禁忌。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只是我的超譯,如果看完這部電影,也許你/妳也會有自己的想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