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午夜牛郎】「性解放」還是「性放蕩」的年代

【其實最原始的「性解放」只是女性想要大膽展現「女人對自己的身體裡當擁有絕對的主導權」所發展出來的一種「藉著驚嚇大眾以達到衝撞體制目的」的行為。本質上和女性展露自己沾滿經血的跨下並沒有不同,只是在那個女性還很壓抑、離經叛道很容易受到最嚴厲的道德譴責的年代,這可是勇氣十足、滿到爆錶的行為,而不僅僅是「大膽」而已。相較之下,這幾年在鼓吹的新認知新定義,就好像是在掩埋歷史一樣的行為。謹以此文紀念那個誠實的年代並且哀悼我要用自己的壯年經歷這個時代。】




很難想像小時候看過這部電影。所以...雖然「量」不是非常驚人,但電影中展現的「女人對性絕對有主動權跟索求權」這樣的印象一直在我腦中。

可能是因為這樣,也導致我不太懂罵女人淫蕩的必要,或被這樣罵了又如何?世間男男女女皆如此(只是還沒輪到我而已),這有沒有可能會變成一種不雅的負面用字,但不是羞辱?......題外話。只是想說我不支持這種辭彙但也不會過度反感,人們使用這種辭彙其實是在使用一種語言暴力,企圖利用「人們心中對這個辭的反感」和「我不許你抗拒這個辭,除非你順從我的要求或將自己的尊嚴與原則在我面前摧毀」來操控別人。

(將人從「對這個辭的觀感」中解脫會不會比爭論「使用這個辭很糟」「不許對哪些人用這個辭」來的有意義?...也是題外話了。)


小時候看電影不懂本片中展現的「外國」風俗,只覺得「為什麼要搬到那種破地方住」。反而過幾年後,「洛基」展現的「一個城市在破敗和再開發復甦間搖擺」的畫面更能震撼我。

所以這部片對我最大的意義應該還是劇情所呈獻的意象....

男人從性的掌握者忽然變成供應者,要被女人評論跟品位。

有點年紀以後(但也是距離現在很多年以前的事情)開始真正去用一個大人角度深入思考事情才發現.......這只是種反動:為什麼男人可以用意識型態的枷鎖控制女人,但卻自己遊走在被枷鎖控制的女人之中?雖說這不理性、不合哩,但──反過來把男人上枷鎖然後換女人遊走在被枷鎖控制的男人之中?...

這真的只是種反動而已。對體制或主流感到不滿但又不屑去好好對話尋求變革就只想藉由這種極端脫離現實的假想戲劇所呈現的反骨內容來讓大眾驚慌失措好發洩自己的憤怒.......

總之,在那個年代,性解放就是性氾濫,這不需要多解釋也不該恐懼。(人本來就有探底的自由,除了性病疑慮以外,濫交本來也不是什麼恐怖的事情。)

否則異性戀直男就愛穿西裝或大聲說話嗎?......真正在箝制大家的,是那種「為了生活」「為了投入生產體系、讓自己佔有一席之地」「為了避免被主流與權威掌控的暴力摧毀」的焦慮,而不是「為了剝削和控制」而進行的剝削和控制。

這其實很奇妙。

看似在探索或是反應一種生活絕望,卻又好像是種預言。

男人的苦悶註定要被永遠的埋葬、只有(一樣慘的)男人可以安慰彼此。(但其實只是幫忙送終,期望自己不是最後那個看著同伴都死光、孤絕一身的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