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人類文明與歷史的側寫

扣掉科技與自然科學層面以外,這部電影(含第七集)是我看過在架空背景電影中最完整重現人類文明與歷史運作核心的作品。


對「不喜歡凱羅忍」「堅持凱羅忍就是中二,做什麼事情都很遜」的人來說,以下的分析可能很不中聽,但我才懶得甩。

第七集第一次發射弒星者武器前,赫斯將軍的「演說」對很多人來說可能突兀的好笑,但在這一集卻將它背後隱含的意義突顯出來,甚至比起本集看似沒有說明白的很多事情,還要更清晰。

第一秩序到底是怎麼崛起的?這個問題一般人會想到的層面其實不外乎是「錢怎麼來」「政治支援怎麼來」,但赫斯將軍的演說指出的層面是:人才怎麼來。

即使沒有第一秩序,新共和本身就存在著許許多多的腐敗,而這腐敗卻是建立在新共和的建立(與帝國的瓦解之上)。辛苦建立了新共和的老人們絕對不可能視若無睹,只是如果捲起鐵腕對付這些腐敗,豈不是有違了自己打倒帝國、建立共和的初衷?但這種思維其實並非基於理性,而是種情感,(對!維持自己的理念與夢想有時候是種情感,而不是理性。)不具備這種情感基礎、但同樣看見許許多多腐敗的年輕人,如何能夠忍受呢?

這大概就是第一秩序興起(帝國殘黨不亡) 背後的關鍵要素。

所以說白了,凱羅忍並不是什麼中二症頭,他其實和那許多急於改變社會好激發良善秩序的年輕人沒什麼兩樣,相較於現實就已經存在的腐敗,原力的黑暗面是何其吸引人,而像韓索羅、路克、莉亞公主等人的存在對他來說又是何其的「礙眼」。

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人,一代又一代不停地上演。老人年輕時建立的秩序到了年輕人眼中只剩下腐敗,但他們沒有力量與資源去改變甚至對抗,所以就選擇走向速成且黑暗的路,他們會告訴自己「今天手中所做的骯髒事情都是為了明天可以建立的美好世界」,因此他們什麼都可以忍受,不管是「明顯已經違背理念」的髒事,或是跟「完全不理會自己理念」的人來往合作。──這似乎是人類歷史的常態。


還可以從比較抽象一點的層面來看:人才怎麼來。

人類文明的進步其實是建立在「越來越多人可以發揮自己的潛力」上頭。拍電影本身就是許多人發揮了自己的想樣力的結果,想像力本身不會讓野獸變成被捕獲的獵物,也不會讓原始叢林的果子樹葉變的無毒可食,所以單純的想像力能夠有今日如此高的價值與產能,並不是人類文明歷史中的常態,那是一連串進步的結果。

但我所謂的想像力是指創造電影內容的想像力。否則,學野獸一樣用爪子獠牙獵捕更弱小的獵物是野性,但拿起石頭當武器或砍下樹枝做成長茅弓箭,這就要靠「另一種想像力」。(這是種可以作為智慧基礎的想像力。)

這「另一種想像力」在過去造成進步,但在今天卻變成了創造坦克戰機飛彈炸藥......等各種毀滅力量,但請問這種想像力的本質有不同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主觀,在我的角度來說是一樣的。用不同的角度來說,或許會不一樣,甚至分析起來更有道理,但持那些角度的人會怎麼看待星際大戰甚至電影娛樂呢?......毫無意義的消遣?........所以請先假設並接受「一樣」這個答案吧!)

讓想像力、或讓個人潛力發揮,這不管在哪個文明的角落(如果那是個有發展空間的文明)都是不變的價值觀,不管是舊共和與新共和,還是帝國與第一秩序。也許新一代星際大戰世界中的某個世界有某個積極創造新娛樂科技的阿宅正準備在其他番外篇或延伸外傳中成為主角或重要配角,但在電影主軸中,那些把死星越變越大顆、還研發出了直接從恆星抽取力量的瘋狂想像家,卻是第一秩序可以存在並壯大的關鍵。

長遠來看,人類的文明一直很穩定的維持一件事情:你昨天的瘋狂想像可能在前天把我的瘋狂想像踩個粉碎,但後天會有別人來把你的瘋狂想像踩個粉粹,但對文明整體來說這並不是件壞事,因為一個又一個的想像象徵的並不見得是越來越瘋狂,也可能是越來越進步。


就連天行者家族的恩怨本身也隱藏著人類文明與歷史的側寫隱喻。

強者追殺反抗它的弱者。這畫面背後可能隱含著「進步」的另一層意義。

上面所說的進步是種結果,但這裡所說的進步象徵著希望。因為有進步存在就表示新與舊之間在對抗著彼此(想要證明孰優孰劣、何者可以存活),再怎麼弱小的一方其實都存在著可以對抗強權的機會與潛力,靠的並不一定是力量、甚至也不需要智慧,光是本身的存在就具備著從強權內部另其動搖的可能。

所以電影的結局並不是靠著「更強大的力量加入弱小的一方」來改寫強弱地圖收場,第一秩序再強終究要在獵殺反抗軍的過程中不停出洋相,(甚至連「根本」都徹底動搖了!)芮再勢單力薄終究有本事走進史諾克的旗艦並全身而退。

這種可能性永遠存在人類的文明與歷史中。

【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男人,就是要抓起來狠狠打一頓,他才會死心踏地的愛妳

跟第七集模仿「曙光乍現」一樣,它又毫無顧忌的抄襲/模仿「帝國大反擊」:第一秩序在這一集展現自己真正強大的武力,毫不留情的追殺反抗勢力。(劇情無縫接軌上一集。)

而且這種編劇所設定的差距真的毫不留任何「希望」的懸念給觀眾。──我們當然知道英雄們最後都會成功脫困、帶著好人和勝利的種子邁向下一場大勝利,但電影劇本總要有點節操,要絞盡腦汁的設計個合理的起承轉合,讓觀眾們能夠相信「英雄們贏得這樣的機會理所當然」。

但第八集完全不管這些了!一個又一個勇敢的女性用各種華麗壯闊的方式犧牲,換做其他電影,早就已經上片尾字幕了!可是.......這是星際大戰!這樣的代價只夠讓魯莽的男人們逃命的時候不用放慢腳步就可以尿在褲子裡而已,它非要等到電影結局、在最絕望的時刻,才讓英雄用最不合理、最唬爛、最寧靜、但又最震撼的方式登上戰場,然後扭轉了整個戰局。

(幹!這個雷不得不爆一下......)

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再說一次。

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說一次不夠,說個二十次好了!

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絕地史上的「最強」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多一次,算了......

但這種強終究沒有幫擁有者帶來勝利。就好像濫用這種強大(迷信船堅炮利)的第一秩序一般,它的強大其實也不少漏洞,甚至經常反向的重挫自己。

如此安排可以說相當的諷刺跟警世。

再加上本片徹底擺脫了喬治盧卡斯主導下對「數量」的迷信...(電影開頭的空戰,在運鏡的靈活多變與戰場氣氛的掌握上,完全輾壓靠數量與「混亂」取勝的第三集。)

可以說新一代的星際大戰算是徹底的展現了自己跟舊時代道別的決心而玩出了屬於它自己的味道。



整部電影充滿了這樣的結構。

Poe要學著當個領導者(而且是能忍受並執行政治手法的那種),而不是前線帶領士兵衝殺的勇將,這徹底顛覆了過往美式英雄電影中政客與遊俠之間的地位。

Fin應該看開一點、看清楚銀河中充滿了需要自己「行俠仗義」的地方,不要老是只想著保護跟自己關係最緊密的人。

芮呢?......見標題啦!純看戲劇來說,這終究是個講述「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單純故事。這一切的紛紛擾擾其實都是從媽媽新收的績優王牌員工眼中看到出賣家族投靠敵營的兒子怎麼讓父母傷心、怎麼重創家族事業、又怎麼在敵營中坐立難安醜態不斷......結果她抓到機會狠狠修理這個「逆子」一頓後發現「這個男人很可愛」、「逆子」也發現自己的天命真女竟然是「她」......這樣的故事挺浪漫的。



 (以下內容有雷,還沒看過電影的人千萬別踩。)

關於第七集,Youtube上有一篇冏星人的評論影片,初看時其實很不舒服,(部分原因是因為她在片尾花很多力氣鼓吹觀眾去看IMAX...),我現在似乎比較能夠深入的理解那種不舒服的來源...

主要的問題在於Fin和芮在賈庫星上躲避戰鬥機攻擊時,Fin總是不停地要拉著芮的手,看到這段冏星人的反應竟然是(不是精準地引用原文)「真擔心他被告性騷擾」。

當代的女性主義就是這樣看待一切男性的行為:只管發掘其中可能潛藏的惡意,如果找不到就超譯後說這裡頭有惡意。相較於現實中的女性,電影中的女英雄、那個不賣弄性感只靠著自己的力量活在艱困環境中的芮當下不管再怎麼不喜歡Fin的行為,但她很快地就注意到了這個男人完全是抱著一顆赤誠的心在關心自己。

對我來說JJ擔任監製下發展出來的星際大戰最大的特色(並不是上面所說的政治面)就在於它相當的重視「啟發新時代」,幾個女英雄的鋪陳,將它總合起來後是一副相當顛覆女性主義論調的畫面,這種勇於在作品中植入反時代政治正確訊息的作法跟舊時代作品那種「處於電影事業正在崛起的新一波潮流中搶在風頭大撈一筆」態度不同。

故事裏頭的女性勇猛不輸男性,在關鍵時刻為了大局犧牲性命更是毫不猶豫,從上一集登場的芮,到這集開頭跑龍套的轟炸機士兵,還有在莉亞公主不能指揮時擔任指揮官的中將。她們的表現不單單是建立在「她們有優越的能力」上,更是因為她們敢有主見、而且是用主見去衝撞別人(不侷限於男性)但動機完全不自私不主觀。──相較之下,今天動不動就主張「女人的感受很重要」的女性主義又算什麼呢?

今日世界的「政治」或許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那種迷信船堅炮利就可以搞定一切紛爭的思維似乎正在興起,)但電影顯然也不忘關心一下貼近每個人生活的普世價值觀。

就這點來說,我覺得新一代的星際大戰值得多一點的肯定。

【銃夢/艾莉塔:戰鬥天使】世界觀思維很厭世

其實銃夢背後的世界觀思維很厭世。(原著作者只是極力的用腳色可愛或性感的外貌和廉價的套用各種西方流行文化來沖淡這個事實。)


在我們所處的世界之上/外,存在一個掌握這個世界全貌真相的「世界2」。

這個「世界2」本來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一部份,就好像亞特蘭提斯、或任何「超先進的古文明」傳說一樣。

為什麼說這厭世?

它幾乎是在把我們這個世界的所有紛紛擾擾的起因和解藥都同時推給這個「世界2」。很像詹姆斯卡麥隆在【阿凡達】裡做的事情。

很多作品都有使用到這種「世界2」的設定,像【朱彼特戰記】或【駭客任務】都是類似的概念,但主流來說的「世界2」是暗指「黑金與資本主義的結合後在檯面下運作」,對抗這個「世界2」的方式還是來自於這個世界的人自己的努力,所以像【阿凡達】跟本作這樣的作品反而是另一種體系。──我覺得這種體系是一種「智能創造論」的變形,這個世界的運作並不是所謂的經濟學、社會學、自然科學等「定律」在背後運作,而是有一種超越這個世界的大意志在背後運行跟影響著。所以壞事要歸功於它、怎麼制止壞事一樣要求助於它,這世界上的人在這世界中所做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勞無功。這不厭世嗎?


至於那有點誇張的大眼睛...

今天整形技術都那麼發達,再誇張的臉都有人敢整、也都有人愛看。

所以未來世界裡這樣的臉滿街跑、成為這個社會無違和的一部份、有喜怒哀樂情仇,這是個很誠實且大膽的「預測」。(好的科幻就該是這樣。)

導演的【萬惡城市】骨子裡其實是部充滿浪漫愛情悲喜劇的故事,所以這部電影如果真的有愛情成分在,那一定會很可觀,──絕對比【阿凡達】流水帳式推進強上百倍。(能夠創造出凱爾瑞斯與莎拉康納那樣的愛情故事,卻在【阿凡達】套入這種平淡無奇的愛情戲,這是我對【阿凡達】很不滿的原因之一,純就科幻面已經是個充滿匠氣、只會不停套用現成理論技巧的商業影像沙龍,竟然在劇情面還如此草率的交差了事....)


另外,注意看預告,女主角抓的是機械人的喉嚨而不是頸背,電影在「機械人武術(用機械軀體破壞機械弱點)」上顯然有下過苦功夫。

這絕對是另一個可觀可期待之處。


【攔截異種 the creature below】女人的職場困境風車與生育能力迷思

這是部克蘇魯風格的恐怖片?其實怪物的造型有克蘇魯風格,但電影的背景結構卻是很一般的科幻恐怖片:假想地球海底深處還藏著我們完全不知道的怪物存在。

但怪物開始長大後,故事就脫離了科幻要素,開始融入了神祕主義、或說真的開始像個克蘇魯神話。

只可惜這是一部低成本電影,導演技巧再高段,也不能掩蓋這部片並沒有太多資源去營造視覺特效的事實。

注意:導演的技巧頗高段。

劇情將一個女性因為過於積極求表現而分寸拿捏錯誤惹火了老闆慘被開除後關在家思索如何報復的過程隱藏在科幻、恐懼、與克蘇魯的後面。

電影開頭就可以看到女主角在職場上為了求表現而不惜鋌而走險的心態其實跟「男人」並沒有什麼不同,(如果她今天不是個科學家,而是在銀行或政治界工作,這樣的性格一樣也完全成立。)──所以她被開除只能說是自作自受,而不是什麼性別壓迫與歧視。

偷偷把怪物抱回家後,我們還能看到她放棄了自己的愛人與家人,陶醉在「自己正在餵養生命」的過程中,──女人的生育能力其實是女人野心慾望的一種反映,就跟男性陶醉於自己的生殖器或肌肉沒什麼兩樣,而不是什麼美德與優點。美德當然不能掩蓋或彌補失德,但可以用來作為平衡我們對一個人的評價時採納的要素,基於這個邏輯所以這個社會一直允許女性在特定性別議題爭論時搬出「可是女人能生小孩」,但原來這話原來一直是種迷思,因為如果女人能講這種話,那男人也可以說「可是男人能射精」。

以往,這樣的腳色都是由男性來擔綱,大家看完也都很習慣的說:這是在描繪男人醜陋的野心和冷酷,但其實換成女性來飾演也毫無違和感。

如果是主流、正常會在戲院大規模上映的電影敢這樣描繪一個女人,(在英國)導演大概會被女性主義者發出生命威脅,(這不是在開玩笑,英國的女性主義者真的幹過這種事,)只有這種小成本非主流的製片才有這種生猛的誠實吧!

【婚禮終結者】女性追求情慾自主文化的寄生蟲?



才不過是2005年的電影,但今天看到、或想到這部電影,其實有種感慨和感傷。

觀察一下網路時代,為了爭取流量與會員數,各種企業推出的新服務都以免費為主打,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堆人在專研「怎麼獲取最多最大的免費服務」。而眾多敢追求情感外放、情慾自由的女性就好像那些推出免費服務的企業,而兩位男主角其實就是那些專研「怎麼獲取最多最大的免費服務」的人。

這本該是種無可無不可、很中性的文化現象,就好像絕大多數人都還是在合理範圍內順著企業的導引在他們規劃的情境下使用那些免費資源,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巴不得自己靠著這些簡單的演技和小道具就把女人拐到床上自己翻雲覆雨一番。

對某些特定人士(例如狂熱級別的女權分子)來說,兩位主角的行為可能非常惡劣噁心,(就連電影中主角都忍不住要自我質疑。)

可是退一步看,這只是種空虛寂寞的人在尋求的小卻幸。──尋找到那個能夠消除自己空虛寂寞的人有多不容易,兩位主角也不是什麼剛脫離乳臭味的小鬼,但他們的人生中也就只能找到彼此(不但一起工作、還能一起享受下班娛樂),如果要再去找一位異性(跟自己一樣的瘋狂),是何其困難的事情?

所以這其實是從男性的角度來觀看「在講求情愛(慾)自由的時代,要找到一個真正適合與匹配自己的對象、而不是縱容自己把時間光陰精力甚至青春消磨在獵豔中,有多麼的困難。」──女性可能會嗤之以鼻地說「男性不像女性一樣青春寶貴,是在那邊感慨些什麼。」但這片講了、許許多多的愛情電影也講了,愛情的意義並不在於最後引領兩方走向婚姻,而是一起創造美好的經歷體驗,男人或許生殖力或性魅力不會那麼快衰退,但事實是男女雙方的時間是一樣多的,自己的三十歲過去了就不再,就算四十歲時找一個三十歲的女性也無法彌補那種空缺。

這種獵豔生活看似光輝燦爛,但其實裡面是數不盡的空虛。愛情電影用這種男性作為主角(或劇情設定上的「Mr.Right」),恐怕反映的還是女性也想從愛情中獲得「征服」的成就感,還有單方面獲得物質的保障。


但讓我感慨和感傷的地方是.......

過去人們能夠理解跟用比較平實與公平的觀點去看待主角們的行為,──這些在婚禮上尋找對象一夜狂歡的女人並不會不切實際的以為自己有什麼立場去譴責兩位男主角,(應該是說電影在無形間認可了這樣的價值觀,)如果男人用謊言提高自己在這種「一夜情戳和場所」的勝算應該被大力譴責,那在這種地方尋找誠實務實的關係豈不是更幼稚可笑?天知道女人自己又帶了多少的假面具,例如女主角的妹妹;又或者是像女主角自己,其實享盡「女性在兩性交往中佔有選擇權與優勢」的好處,一路上不停跟男主角搞曖昧,想要換個男人還不用有良心上的譴責,(因為這個男人骨子裡是個超級爛人、是個真正瞧不起女人又佔女人便宜不手軟的敗類。)

只能說;男人並不一定比較幼稚,因為女人並不一定比較成熟。女人之所以可以顯得相對成熟,只是因為社會先將她們的期望與需要擺在男人之前。

「其實男男女女都可能一樣幼稚啦!」

面對人們在情感路上所要經歷跟表現的幼稚(不管是表露在行為或內藏於心態),這部電影的評價其實是非常溫和的。(我不會說客觀,畢竟這有可能是我個人主觀角度的評斷.......不多糾結在上面,懂的人自然會懂。)


相較之下,最近好萊塢演藝圈很火熱的「Louis C.K.猥褻女藝人」的新聞就是明顯完全相反的情況。

身為一個相對比較成功的脫口秀表演者,並不表示他在情感的表達與控制上相對比較成熟。尤其新聞中提到的事件都是十年以上的舊新聞,新聞不談這些是否有意想要讓讀者混淆Louis C.K.和Harvey Weinstein(直到最近幾年都還在不停的用權勢引誘女性和自己性交)的差異?

我知道不成熟並不是無罪的藉口,但因為「感到不舒服的人是女性」就要不合理的去怪罪別人幼稚的言行,這種行為無疑是種瘋狂。

尤其Louis C.K.平常就因為經常講「政治不正確」的笑話而「樹敵無數」,──許多政治或社經議題的基本教義派就因為經常被他嘲弄而敵視他,很多攻擊他的言論看起來根本是這些人在藉機發揮


電影看多了,可以明確感受到...高舉著平權、追求理性文明的大旗,可是西方電影卻在不知不覺間不停地忽略男性...美其名是追求女性主義,理由是「女性經常被物化」,但男性並沒有從「物化女性」中獲得任何好處,不但沒有,事實上他們的經濟選擇權經常是被扭曲的,(這就是典型的「男人一樣也是受害者」,)...最近開始有些不同

但現在看起來,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

【北越歸來 MISSING IN ACTION】自成一格的超級經典

這就是70年代越戰後興起的「好萊塢出品‧菲律賓製作」電影中最一流的作品。(怕大家以為菲律賓當時沒有自己的電影工業,但當時的菲律賓也出了很多享譽國際的電影高手。會有這種商業模式,純粹是商業考量。)

它的劇情要素變成後來很多電影仿效的對象:駕著一艘船朔河而上執行危險任務。【第一滴血4】很明顯可以看到它的影子,(【第一滴血2】則是很明顯的可以看到受它影響的部分。或是說兩者都是某種時空環境下必然產生的類型。「當時就是流行這題材,而這類題材的始祖則要去尋找其他更經典的電影了。」)


但除了劇情要素極有創意外,這其實也是部技巧粗中帶細的作品。

說粗,是指它常刻意的模仿許多經典大製作戰爭片的運鏡和演員走位,可是技術又做得不到家,導致電影大架構的質感看起來異常廉價。

說細,例如電影開頭不停地讓我們在主角的夢境與回憶間交叉穿梭,觀眾可以看到現實中的他頹廢暴躁,但下一秒回憶中的他活在卑微與恐懼屈辱之中,但在電影最開頭的夢境中,他又是異常的豪邁勇猛、毫無悔恨。──即使是很多大師最優秀的作品也沒辦法用這樣的手法鋪陳一個腳色。(【越戰啟示錄】?大家可以比較一下。)

甚至,它融合了港式功夫片的氛圍(用在主角對付軍閥派來的殺手過程),中段還有諜報電影的成分,相較於最經典的007要讓主角一邊冒險還一邊維持風流倜儻,本片的廉價反而讓間諜活動變得平實許多,(只要女權主義者不要對主角最後強剝開女人的衣服拉到床上這樣的行為感到反感.....)

以上所說或許可以單純的視為一種大鍋炒,但最後一項要素讓我將本片評為「自成一格」。


仔細看,這其實並不是一部戰爭片,戰爭、同袍情誼、士兵的心境、政治外交......都不是本片的重點,這片根本上只是在講一個孤獨的男人亟欲發覺被埋藏的事實。 那過程的艱辛非常的含蓄,並沒有太多的人生隱喻(例如讓主角的內心混亂和現實作出呼應的巧合),就只有一場硬仗。

這場硬仗非常熱鬧,對1985年還是個流鼻涕小鬼的我來說非常的好消化,今天已經37歲,看了卻有種異常的感慨(和鬥志在燃燒)。

【正義聯盟】導演偷偷的反公式

【復仇者聯盟二】口碑會那麼慘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導演沒有挑戰或超越自己的野心。

不光是如此,其實【復仇者聯盟一】本身就已經是野心很小的作品,完全是導演重複自己過去作品的痕跡,(最常用的就是【衝出寧靜號】的各種橋段。)但說穿了就是很老套的講一票各個身懷絕技、但從沒有經驗也不懂的怎麼合作的雜牌軍如何凝聚成宛如百萬雄師的菁英戰隊。

不!這部電影不來這套,裡頭完全沒有「團隊互看不爽」「團隊分崩離析」的戲碼,(雖然有三分鐘左右的對話點出了團隊中每個人之間矛盾或針鋒相對的立場,但話還沒說完就被巧妙地轉為一個神力女超人式的笑點。)電影中段還一起演出了「地球原生居民不計一切代價風險拯救外星人」的溫馨感人故事。

看得出背後的政治正確溫情嗎?──討厭政治正確的我看了不但不會反感,還有一種感動的濕潤出現在我的眼眶周圍。

尤其這一票人幾乎沒有一個是戰士。鋼骨只是有大槍而已,蝙蝠俠擅長狩獵,超人的專長是急難救助,水行俠也是。但這票人竟然要負責擊退外星人,……導演是在婊自己的【斯巴達300】嗎?


以前的電影劇本會講求「用一個簡單的小畫面、小動作、小事件...來讓觀眾領悟到一個背後的訊息」,像「這人當下的憤怒」「這是何等窮困潦倒」「這世界是何等破敗」...

(很多B級片導演其實都是這種技巧的能手。例如大衛柯能堡的【變蠅人】,故事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去交代男女主角的人生,而是用「我只穿一個款式的衣服...這是學愛因斯坦,」和「把我的鑰匙還給我」來壓縮兩個人的人生。)

但今天大家好像不這麼做了。大家都在研究(學院派所重視的)運鏡、分鏡、打光、顏色對比.......結果電影越拖越長、但故事分量完全沒有增加。

【正義聯盟】的編劇可能也有注意到這點。所以鋼骨和父親之間的不和濃縮為一個詞(什麼詞?不暴雷),閃電俠的父親對他的慈愛濃縮為一場會面...這其實是很複雜的劇本、很複雜的故事,只是導演(或剪接)不想要再讓他跟其他主流電影一樣。


特別是電影的結尾沒有把重心放在「享受或彰顯勝利」,而是點出了上一集帶出的訊息,「英雄其實就在我們之中」。

任何人都可以有超能力、或有百萬身家,但不是每個人都會成為英雄,因為要成為英雄是一種過程。

鋼骨要和父親失和而封閉自己,水行俠則是和(已經過世的)母親反目而浪跡天下,但兩人都分別找到了和家人和解的方式。

蝙蝠俠從「打擊犯罪發洩怒火」的過程轉為「將經營英雄團隊當成自己真正的事業(而不是守護家族事業)」。

閃電俠一直以來只能默默地忍受人生悲劇壓在自己身上的重擔、但又沒有放棄善用自己的超能力,這樣的堅持也在結局獲得了回報。

顯然,當個英雄的意義並不是在於自我毀滅或自我燃燒,──非常喜歡這樣的結尾,真心覺得這是一不單單是有視覺娛樂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