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沒人愛小姐 Jeune femme】為什麼女性主義都沒教過「我」這些事情






跟好萊塢式的女性勵志電影不同,這部法國電影狠狠地甩了女人一個耳光:妳不要總是以為自己有多可愛!

所以雖然從沒有主張任何單一的審美觀或行為價值觀,但電影到了結尾,女主角依然落的要面對孤身一人的處境。

不同的是:她已經學會了怎麼面對這種處境(接受了自己不可愛的事實),而不再感到孤單絕望甚至困窘慌張。

(看似「女人不需要白馬王子」算是電影跟女性主義觀點最大限度的妥協吧!)


憑什麼別人應該要愛自己的原貌?

那個年輕、蠻橫、活力四射、豪不在乎毫不保留的對著相機鏡頭比起中指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除了作為藝術素材滿足藝術家創作的慾望外,真的有令人值得珍愛的地方嗎?

如果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愛自己,為什麼別人(男人)又應該有那個義務或能力呢?

這種「真的愛一個人應該要愛她最原始單純的樣貌」的哲學其實只是一種謊言,這種愛並不是愛,那只是種迷戀、或貪戀可以從中發掘的利益,是雅痞藝術家為了幫自己空洞膚淺的藝術創作製造假內涵而編造出來的話術。



生命的目的並不是追求安適安穩,(更不是為了安適安穩而去再追求權力地位與金錢,)這種卑微渺小在時代洪流中打滾竄動的姿態未必不能帶給人幸福。

不過如果讓這樣的哲學成為主流,那很多人就要頭痛了,勵志書作者?女性主義者?教育家?功利主義論者?.........想到就令人期待。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無限之戰後,東尼會幹什麼?




昨天重看,才發現這片在試圖探詢的概念遠超越了我之前的想像(例如「大美國主義」之類議題的正面解構)。

其實這片是在講述任何準備「步向全球化」的社會或文化都會面臨的道德兩難。(就好像後來的【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也是在講述一種道德兩難一樣。)

是要拋棄自己幾十幾百甚至幾千年一直使用的步調與方式?還是拋棄掉尊嚴與羞恥心,就接受外來技術的刺激啟發好抄捷徑?


洛基的權杖還有裡面隱藏的無限寶石就是完全來自「外部文明」的東西,(遠遠超越人類可以理解的經驗,)以它為基礎開發出奧創,就象徵著直接使用遠超越自己原生文化的知識水平的技術。

結果?

災難一場。


等東尼再次回到地球,他跟美國隊長的重逢想必會很尷尬。

美國隊長曾經狠狠地教訓過他這種取巧的策略,而且主張「我們寧可一起擁抱失敗、也不要放棄某些底線,」雖然從沒證據說奧創可以幫助地球抵禦這次薩諾斯的入侵,但這次美國隊長還能繼續理直氣壯的主張自己過去的想法嗎?

「失敗真的很難承受。」

(但東尼不會酸美國隊長,因為他已經成長了。)

所以這次如果東尼要再重啟奧創(或是把鋼鐵軍團的規模數目拉到最大),美國隊長也只能安靜地走開不說話吧!


況且這次科學組成員數目完全不同。

破壞性武器有「火箭」加入,機械面會有舒莉和瓦甘達的技術加持,這樣的組合(加持升級後的奧創)絕對可以讓薩諾斯頭痛了吧!

(但我覺得最後的關鍵應該會在「可以改寫現實定義」的皮姆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