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天劫倒數 Greenland】活要像個人,死也要像個人


這片算是把同類型題材建立的一些公式和觀點都打破然後重新建立屬於自己的東西。

該是時候讓人重新建立自己的生活並擁抱自己的信仰,不要再拿環保、各種平權主張、外交反恐、陰謀論、科技與貿易競賽……等左派議題去消磨和綁架人的心智。

人存在並不是為了這些議題或概念,人存在應該是為了讓「人」這個東西去獲得平靜和滿足,不再恐懼、孤單、和疑惑。

為了呈現這個主張,導演刻意用一段很溫情、很平靜祥和的蒙太奇影像,來營造本片結局是「開放式自行想像」的假象,下一刻又用很絕望的毀滅場景讓人質疑「費盡千辛萬苦活下來又有何用」……(爆雷了!)

信仰的價值經得起考驗,反而是各種無神論進步主義不堪一擊。

有人即使不能被選中進入避難所,但依舊效忠於自己的責任安守崗位,但也有人在看到災難逼近後,依舊把享樂擺在第一位。

環保從此不值錢。

兩性平等讓主角夫妻的婚姻陷入危機(講得很隱晦)、還讓兩人錯失修復關係的機會。

順從多元思想而背離母親的年輕黑人同志(講得很隱晦)後悔的要死,而他的母親是個「政府認為很重要的高階人才:醫生」。

在車上企圖搶奪主角通行證的則是個白人同性戀!

擁槍黑人青年有顆仁慈的心。

一黑一白夫妻之間的感情並沒有比較令人動容。

政府(肯定是共和黨的)不會優先保護資本家有錢人跟政客,凡是有機會救到人的機會都不能放棄!

很多令旁人看了為之髮止的邪惡往往是出於純粹的善意,這就好像告訴人們:活著的意義不在於追求進步良善的思想!那是虛假無用的!

左派一定會恨死這部電影。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Youtube】唐老鴨版的印第安那瓊斯(MD)QuackShot starring Donald Duck / 唐老鴨尋寶記

這遊戲是我小時候很喜歡的一款遊戲。

但主要是因為任天堂的畫質不好,所以這款遊戲的畫質令我非常著迷。但以遊戲性來說,這款遊戲頂多是中規中矩的程度。

但它的整體結構很特殊,把地城冒險的解謎從單一關卡拓展為跳關模式。這是今天絕大多數同類型主題的遊戲缺乏的。(其實有人試著挑戰同樣的設計但沒有成功,甚至非常失敗。)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hJphUAxx68s"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2020年7月27日 星期一

Youtuber看【異形】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Cm09wOrzZY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2020年7月23日 星期四

【轟天奇兵 The Phantom (1996)】大企業開始失控的年代






近代美漫中具有超異能風格的超級英雄之始祖。

故事最奇妙的地方在於:劇情雖然是基於想像而缺乏實例,但它直接點明了大型企業經營的目的不在是致於生產製造服務、而是妄想征服和控制這個世界之可能性與恐怖性。

但這並不是好萊塢第一次使用這樣的題材。詹姆士龐德就曾經消滅過很多妄想用恐怖行動謀取巨額商業利益的惡質資本家,但那些故事都包裹著一層恐怖主義的外皮,但這個故事卻點出了「恐怖行動就是企業的一部份」。--企業大門關上,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除了財報與少少的稽核紀錄,我們只能從各種離職員工的血淚爆料中去探知皮毛,而這還只是針對根本沒什麼影響力與重要性的中小企業,至於那種員工幾萬人、辦公室像迷宮一樣的大企業,裡面就算發生謀殺案也可以藏起來(吧)。

就這層意義來說,它可以說是真正近代漫威英雄電影的雛形。


可惜。

導演的手法或說想像力非常的保守平實,電影質感很好,但光是節奏本身就很八股,動作與飛車追逐場面、佈景、服裝等等的設計都缺乏娛樂性。

不至於淪為鱉腳作品,但完全跟經典沾不到邊。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厭世機器人(01) All Systems Red : Artificial Condition】真誠是無法做成標語的



中文版的封面比較可愛


主角是個無名的複合式保安用機器人。複合式是指生產者以有機人造腦為基礎來做為人性和思考能力的基礎,再搭配大量的機械肢體或內部結構來強化機器人的性能。

某次意外讓他失控殺了整個基地的人類,雖然機器人只是遵照某個關鍵晶片的指令去執行「殺人」任務,但為了保護人類而被創造的他不能忘懷這件事,就偷偷竄改了自己的程式、讓自己的腦子可以不用在忠實的執行每個晶片下達的指令。

沒想到從此讓他的機器人生徹底翻了過來:不能認份忠實執行指令的他發現機器人的生命好空虛好乏味啊!雖然沒有什麼空虛乏味是看一部已經連載了三百集以上的連續劇不能打發的,(真的有時就看兩部,)但發現自己竟然這麼厭世,才是讓他困擾的事情。


歐美言情小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概是『慾望城市』吧),總喜歡毫無必要的亂入同性戀、或任何LGBT腳色。

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既然是言情,故事重心背景就應該貼近「凡人的生活」,討論凡人的愛恨情仇、與想要活在這個大千世界的掙扎和挫折。LGBT的族群的掙扎與挫折並沒有比較不堪入目、或不適合付諸文字呈現在大雅之堂上,甚至可以反過來說:「同樣的愛恨情仇,發生在LGBT身上時就是比較有賣點。」


就這層面來說,這本小說也是不折不扣的言情小說,不過它想要引用的掙扎與挫折,卻是利基於人類目前思維潮流剛崛起的多元性別平等下去所虛構假想出來的未來世界機器人。

跟【銀翼殺手】不同。

本作的機器人/人造人不會作夢、不會有虛假的記憶錯覺,牠們也肯定不會繁衍後代,牠們甚至不會有「想要活下去」的掙扎渴望。

小說反而提出了一些假想:相較於人類的「想要活得像個人」,其實機器人們也會在CPU/有機腦深處掙扎於「想要做個稱職的機器人」。
不同的是:人類終究不知道自己(個別人類)存在的意義或目的,但沒有一個機器人會不清楚「自己為何被造」。

所以人類為了滿足慾望和基本需要而工作和生活,也為了滿足一些更深層的情感甚至衝動而有社交跟娛樂,但對機器人來說,一切都只是「執行命令」「我思故我在」而已。

「看個連續劇,想那麼多幹嘛?劇情當然要越垃圾越狗血越好啊!」

表面上,小說似乎想要藉由機器人的處境來隱喻/諷刺這個世代主流對各種非主流族群的不諒解,但作者又數次很直白的用機器人的反應來直接的諷刺這種「多元平權」的虛假跟多餘。

其實,當資源很匱乏、或絕大多數人都找不到自己在社會中的定位與價值(要拼命擔憂下一餐或下一份工作)時,LGBT的痛苦並不會比其他人來的多或(也不應該)更值得同情。──對機器人來說,他們才不在乎自由不自由,他們只在乎自己存在的目的有沒有被滿足(人類有沒有被自己妥善的服務或保護)、還有空檔時間有沒有機會追劇而已。

不是真的要把人簡化成這種假想出來的機器人。但小說中沒有反問、只是直白的呈現了一個問題:人們善待機器人,是因為他們接受了某些理念?還是因為他們是好人?


也許是因為這只是第一集,也許主角會開始反思甚至否定自己的這種態度,進一步也否定了上面這樣的咀嚼:機器人終究需要被平等善待。

但,有些時候,人是壞是不是因為他們拒絕理念,有人是個性機車,但有人則是因為真的是壞人。

2020年6月25日 星期四

【玩命online:雙槍對決】when the shit goes down~~




戲劇有種理論說:故事結束要給腳色帶來某些改變,不管是成長或失落。這部電影完,主角邁爾斯從一個光說不練的SJW進化成了.......某種正義使者?

挺老套、違和感又很重的結尾。

看到一個白人在街上被警察不分青皂白的拿電擊槍擊倒,真的挺諷刺的。電影從頭到尾充斥著這種不經意的諷刺,不管是諷刺主角的工作(電玩或娛樂產業的空洞)或是美國人修養的開倒車,網路暴力反而不是它的重點。

重點反而是它試圖去倒置社會公義的是與非、戳破某種主流愛用的假議題。「Troll」的存在不是問題的源頭,──還不提電影對「Troll」的定義有點錯誤,──「因為有人看,所以才會有人拍這種東西,」主角這樣大吼時等於忽略了那些觀看網路決鬥的人大多數也都跟他一樣,因為工作壓力焦慮絕望沒尊嚴、感情生活沒有重心又失落,但大家從不起身改變,而是選擇沉溺在這類的娛樂中。

一方面,人不再選擇娛樂,而是被娛樂給捕獲,另一方面,當人只能用病態的方式發洩創造力、獲得認同時,最終這個社會就會產生病態的娛樂跟藝術。


電影劇本很隨興,邏輯性很低。
戲劇有種理論說:故事結束要給腳色帶來某些改變,不管是成長或失落。這部電影完,主角邁爾斯從一個光說不練的SJW進化成了.......某種正義使者?

挺老套、違和感又很重的結尾。

看到一個白人在街上被警察不分青皂白的拿電擊槍擊倒,真的挺諷刺的。電影從頭到尾充斥著這種不經意的諷刺,不管是諷刺主角的工作(電玩或娛樂產業的空洞)或是美國人修養的開倒車,網路暴力反而不是它的重點。

重點反而是它試圖去倒置社會公義的是與非、戳破某種主流愛用的假議題。「Troll」的存在不是問題的源頭,──還不提電影對「Troll」的定義有點錯誤,──「因為有人看,所以才會有人拍這種東西,」主角這樣大吼時等於忽略了那些觀看網路決鬥的人大多數也都跟他一樣,因為工作壓力焦慮絕望沒尊嚴、感情生活沒有重心又失落,但大家從不起身改變,而是選擇沉溺在這類的娛樂中。

一方面,人不再選擇娛樂,而是被娛樂給捕獲,另一方面,當人只能用病態的方式發洩創造力、獲得認同時,最終這個社會就會產生病態的娛樂跟藝術。


電影劇本很隨興,邏輯性很低。

畫面充滿電玩動漫要素,配樂用的是非常輕薄爽快的保險套/電音。

薩瑪拉威明的演出,在開場頗具娛樂性,中後段就略閒無力單調,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