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碧血狂殺2 Red dead redemption 2】對資本主義的反思



Red_Dead_Redemption_2_cover.jpg

如果沒有意外,這款遊戲應該會是今年、甚至是近十年(與下一個十年)最重要的電玩遊戲。雖然在技術上、甚至完成度(除錯度)上,它肯定遠不如幾乎可用登峰造極來形容的「戰神四」、或已經讓死忠粉絲望穿秋水的「最後生還者2」,但它用無邊無界的創意構思出來的精細內容將「開放式世界架構遊戲」的層級拉高到了何種地步卻是有目共睹的。(註)

純論遊戲的故事、人物、世界場景...它的內容之豐富恐怕也是前所未見。但就先省去這些主觀的浮誇讚美,進入主題吧!

玩家拿起控制器點選了「開始遊戲」後,出現的第一段字幕描述了:1899年(故事時間),西部神槍手與亡命之徒的時代迎來終點(故事背景),文明與法治也快要徹底征服西部,雖還有少數不法幫派存在,但最終都難逃被消滅的命運.......

其實這段文字已經預告了整個遊戲的走向:在遊戲中玩家的目標(扮演的角色使命)並不是「建立秩序」、更不是「追求正義」,而是遊走在法律與文明之外、追尋暢快恣意的生命直到天地間在無自己容身之處為止。──這遊戲聽起來似乎相當反道德反理性反文明,但事實相反,設計小組反而把握住了這個機會讓玩家有機會從遊戲腳色的觀點與經歷去體驗到資本主義的真相、甚至進一步反思自己所處的文明本質與陷阱。

1899年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年代?那不是上述的遊戲開頭文字所能傳達的。那是個美國中西部還有一大片青蔥綠意、而不是今天看到的荒煙廢土的時代。美國政府為了刺激人民主動前往開墾西部,所以用非常低的價值「出售(或稱為放領)」西部土地,這就是大西部時代的開始:政府從未跟原住民真正取得協議就出售原住民維生的土地,這造成墾荒者和原住民無止無盡的殺伐鬥爭,某些地主覬覦其他地主的土地而使用暴力兼併或驅趕進一步引起其他地主武裝自己、或雇用槍手反擊、甚至自身也淪為亡命之徒(向商業體系)尋求復仇,這就是西部文學與電影迷人魅力的兩大現實基礎。

但在這迷人魅力背後的真相(或說接著出現的亂象)是:新出現的城鎮或州縣因為缺乏穩固的稅收,所以團結的地主或企業家可以用錢把「治安單位」當成個人武裝單位使喚。

這就是資本主義的本質,這就是玩家在這款以西部世界為背景的遊戲中扮演法外狂徒時所要對抗的!(還有很多電影也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譬如前幾年翻拍自經典的【絕地七騎士】,或是經典的【少壯屠龍陣】.......數不完。)


前面有說到「在1899年,只剩少數的不法幫派還存在,」其中包含了想要在西部土地上實踐自己崇高浪漫理想的男人「德奇范何登」與他的兩名養子「亞瑟摩根」「約翰馬斯頓」(和好友「荷西亞馬修斯」)為核心所組成的「德奇幫」。德奇相當鄙視資本主義下大資本家與大地主(還有其他不法幫派領導者)完全無視「人們夢想要自由地用自己的勇氣與努力去對抗蠻荒世界建立屬於自己家園」的傲慢,在他眼中,所謂的文明社會內聚集滿「為了安逸的物質生活而放棄自由與夢想」「甘願把自己的生命意志出賣給有錢人和政府」的庸俗凡人,(這不正是絕大多數玩家的集體寫照嗎?)從這樣的社會中把無所適從、在窮困潦倒中掙扎打滾的人拉出來,彼此合作互相扶持用最純然自由的方式打造一塊屬於大家的樂土,是他的夢想。


聽起來就像共產主義。而且實踐這夢想的方法說好聽是「劫富濟貧」,但說白了一路上殺人放火從沒停過。(雖然大多都是為富不仁的有錢人,但隨著遊戲進行,德奇的手段卻越來越殘忍......)

燒掉仇家的房子.png


但德奇畢竟不是那些一般的窮兇極惡之徒。當文明法治(國家公權力)還沒有決心(與資源)要強化管理西部地帶而縱容各種暴力橫行時,其他不法暴力幫派四處招募槍手,德奇卻願意照顧「失去信仰的牧師」「欠一堆賭債無家可歸的賭徒」「莫名其妙離家背井的屠夫」「因為身為印第安混血而四處都不受歡迎的黑人」,或當其他不法暴力幫派四處姦淫擄掠時,他卻在自己的幫派內立下嚴明的規矩:男人不可以用武力侵犯女性。(甚至還有女槍手加入,而且在幫內享有一定的話語權。)

除了對資本主義的不屑一顧以外,也可以說德奇展現的是種「威武不能屈」的高尚道德,也就是說「縱容執法公僕貪求功績」就將他視為「必須撲滅」對象的國家公權力是否反而才是反道德呢?(擁護這樣的公權力、依附這樣的公權力而獲得生存機會的我們又算是什麼呢?)

故事中場的轉折頗「淒涼」,德奇的理念最後不是敗給了資本主義或國家公權力不分青紅皂白的鐵蹄,而是敗給了自己殘暴與自大的本性,就好像西部文化:樸實的小農莊主都禁不住資本主義的誘惑,紛紛過度擴大自己開墾的範圍與對土地的利用,但過度開墾導致許多原生物種死亡,例如被毒殺的草原土撥鼠和野鳥,沒有牠們去翻土和控制害蟲數目,牛啃食過的土地很快就寸草不生,短短百年間,美國中西部就因為過度開發而變成今天看到的樣子........

故事到了尾聲,雖然大部分德奇幫殘存的人都選擇回歸到文明世界、脫去自己原始狂野的樣子被資本主義馴化,但仍有人選擇最低限度地和文明法治取得了共識,用合法的方式取得一塊荒地,試圖在這塊荒地上繼續建立起幸福的生活(用自己的方式繼承德奇的理想)........顯然,資本主義不可能徹底征服人心,只能誘惑人妥協。


註:
玩家在遊戲中不單單是要體驗如何在西部生存,例如打獵、尋找藥草、釣魚、賺取賞金、搶劫銀行/驛馬車/賭場/火車......等事情,玩家還會遇見各種驚奇、甚至光怪陸離的事情,例如發明家、流浪表演藝人、早期的義大利(城市)黑幫、女權政治運動萌芽、恐龍化石研究學者.......妓女殺人魔、在沼澤中央遇見女鬼、看到大腳獸、看到UFO、崇拜烏龜的邪教........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菲力家的MRA育兒法則

大家都說本片想要翻轉童話公主的「形象」,想要將公主從「只能等待男人拯救」的被動地位中解放出來,但大家都忘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相較於公主,童話故事中的王子們根本連屬於自己的故事都沒有,(不知為何而來?如果沒有拯救公主又該往何處去?)睡美人中讓王子英勇的屠龍已經算是顛覆原著,灰姑娘中的王子根本只是父親的玩偶(連決定何時要談戀愛的權力都沒有)!

所以.......不管女性主義者們再如何大聲譴責童話故事(不管是不是迪士尼的版本),事實是:人們(女孩子們)就是會嚮往童話中那種「無論如何都會是世界中心」的閃亮亮公主人生。(而且這不正是女性主義者一直幻想著、自稱自己正在努力的事情嗎?「讓世界的中心不被不被男人霸佔」?結果搞半天迪士尼更早開始提倡這些理念,只是資本主義的形式上無法打動女性主義者,所以就被女性主義者抨擊醜化了幾十年?)


相較於女性擁有「童話故事」,男孩子呢?「三隻小豬」大多又笨又蠢、不管故事結果如何他們最終都是等著被吃的動物(僥倖逃過一次不表示會有下一次),「美人魚」中莫名其妙要背上負心漢的惡名(就連藤子不二雄都曾經看不下去想要幫這個王子洗刷污名),「美女與野獸」中是個離「被標上MeToo」只有一線之隔的社交蠢蛋........

這種刻板的腳色形象塑造技巧不正是女性主義一直抱怨、而迪士尼也一直在翻轉(打破原著)的地方嗎?

顯然迪士尼的觀念遠比女性主義者想的正確、甚至更為先進。(這也不是第一次。

像「美女與野獸」其實是在告誡男孩子:不管是賈斯頓或王子,不尊重女性的意願一點都不帥氣。(同時也在鼓勵女性:無論對方是頭怎樣的野獸,女性都應該勇敢堅定自己的意願。)

像「動物方城市」裡,如果同時融合了兔子和草食動物又身為女性的女主角是在象徵現實世界的女性,那其實男主角尼克就是象徵那些「沒有那麼強勢、沒有那麼多資源與權力在身、甚至可以說是弱勢的男性」,他的不滿就是來自女性「翻轉自己在社會中的地位過程中」所不停施加在「弱勢男性」身上的偏見甚至是傷害。(電影甚至明白暗示:女性的陰謀帶給男性的傷害遠超過男性反向傷害女性的程度。)

在第一集的無敵破壞王中,其實雲妮露的困境是來自其他遊戲主角、也就是「女性」自己!雖然背後穿針引線、或一切傷害的根源是糖果王,但糖果王卻是個「主角」。而糖果王的藉口並不是「雲妮露能力不如其他人」「雲妮露的存在比較低賤」,而是「一切都是為了讓社會穩定並間接保護雲妮露自己」。(這叫做「資本主義」。)


所以換個方向檢視「無敵破壞王」,其實整個故事(從第一集開始)正是個寫給男孩子看、或讓女孩子了解男孩子的童話故事。(電玩只是種故事表淺的素材。)

破壞王就是典型的「中下層」男性,在第一集初登場時,他誤將自己身為反派(男性)的天生事實當成自己人生困境的來源,但其實「他那不受控制的脾氣與惡名」才是關鍵,結果「(不鼓勵表淺外表與行為陽剛氣質為主流的)英雄們」所建構主導的世界並沒能幫助他,還讓他誤以為自己可以擺脫「反派身份」、成為「好人(女性主義者?)」獲得大家的認同,結果這不但沒能拯救自己,反而還差點毀滅了一個遊戲。

到了第二集,電影看似講述科技或「友誼」,但故事的主軸終究是回歸到「破壞王必須要想辦法突破自己人生的困境」,也就是尋找不到「人生方向」「沒有本錢(本能)去追尋夢想」一事。如果用遊戲運行的時間來運算,破壞王是個三十過半、快四十歲的男人,雲妮露則是個步入青春期的少女,兩人的生活看似「獅子王」中彭彭丁滿與辛巴的簡化版,但其實這段故事突顯了破壞王人生中另一個尷尬的困境:年紀輕輕的小女生被鼓勵、被允許去擁有更高層次的夢想(註),但破壞王卻被限制在滿是泥濘的廢墟生活中維持電玩世界、要負責擔任文明運作的底層工人。

「沒有反派,誰還要玩這款遊戲呢?」第一集就揭示了這個事實。反觀「甜蜜衝刺」,就算是主角也不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劇情描述兩人之間的關係,雖然劇情明確交代是友情,但想像力豐富的人應該不難觀察到其實也可以套用在情侶跟父女身上,(所以菲力與卡轟隊長在本集討論要成家,雲妮露表明自己「沒有母親」而不是說「自己沒有父親」,)因為這其實是企圖一口氣將所有男性在「面對一起生活的親密夥伴時不知如何調適自己的情感、旁人也無從發現他們的不知所措更不用提去體恤或幫助他們」的困境都統整在破壞王一個人身上。


有些人可能會幫破壞王叫屈,說他為雲妮露付出了那麼多,憑什麼她卻可以想都不想就拋棄自己的遊戲呢?

但其實這是雲妮露身為年輕女性必然的優勢,年輕不是原罪!她不該為擁有這種優勢作出檢討,更何況她也很努力的去思考著:自己到底該怎麼辦。反觀破壞王.......他根本沒有多想自己的行為有多麽不恰當。但這一樣是他身為舊制度下成長的底層弱勢男性的不足!他不該為這種不足做出道歉。

所以這集的電影結尾不同於上集,破壞王不用破壞任何「邪惡」,也不需要修復任何自己不小心(或因為愚昧)打破的東西,他需要做的僅僅只是去理解、去成長、去超越過去那個因為舊時代(舊電玩)的限制而養成的自我,然後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回去享受那個最原始(沒有雲妮露在旁邊、就好像第一集開頭一樣)的自己。

「男人也需要成長空間,但這個世界一直吝於提供這方面的資源或管道。不能僅僅是期望他們都穿上公主的衣服(接受女性主義)而已,因為那只能當成笑料。」


標題?

父母應該放下「自己是強大且萬能」的心態。就好像男人應該主動抗拒社會(但主要是女性)施加在他們身上的期望和要求一樣。

MRA,萬歲,萬歲,萬歲。(註二)


註:怕各位不清楚,舉簡單的例子:美國今日大學畢業生有超過七成是女性,而且第一份工作月薪往往比男性畢業生高,她們在校時期還有更多的獎學金與專門設置給女性的學分、學程、與設備可以選擇。

註二:MRA的全文是「Men's Right Activity」。最早是某位80年代非常活躍(也很有地位)的男性女性主義者有天發現:(很多)女性主義者並不希望男性開口分享自己在父權社會下承受的傷害,因為(很多)女性主義者希望男性在女性主義運動中擔任被女性啟發領導甚至糾正辱罵與輕視的對象,「男人天生就是父權動物!」如果男性證明自己具備反省或軟化的能力,這種策略的合理性會變差,當他發現無法跟(很多)女性主義者溝通討論並改善這種情況後,他就提出了這個概念。「男性不應該求助女性主義去改善自己在這個社會的困境,男性應該自己想辦法。」這個理念的現況是它被(很多)女性主義者誣衊為「只想把女人趕回廚房」「把強暴合理化」「白人男性至上主義者」。

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記得留下來看冰雪奇緣2的預告



相較於第一集比較偏重單純的追求療癒(利用電玩題材的懷舊和故事的劇情同時滿足人對舊時光的回味、還有克服對人生不知所措的徬徨),續集的野心可以說是宇宙超級無敵霹靂大。

它的缺點很明顯:網路世界的素材數目多、變動快,幾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真正勾起人的回憶(或讓人有真正深刻的共鳴),所以破壞王和雲妮露在網路世界上四處橫衝直撞,但其實感覺和一般華而不實、大而無當的未來世界科幻片(像上半年的『一級玩家』)差異無幾。

最大的優點就是它保有了第一集成熟且成功的故事結構、但又不會看起來一成不變,觀眾甚至不需要真的看過第一集也能享受這部電影。破壞王再次展現他自以為的體貼但其實愚蠢的擅自為兩人的友情做了抉擇而導致電影劇情發生重大轉折(甚至變成災難);故事的背景依舊圍繞著大部分青少年式奇幻冒險故事的邏輯:魔王與英雄其實是一體兩面的,像糖果王跟破壞王一樣都是不滿於自己遊戲、闖入他人遊戲並破壞規則,這集更是很直白的表明了「破壞王自己就是最後的大魔頭」。

其次,不知道該說是缺點、還是優點的,是它非常大膽且激進的玩轉了後設主義。它藉由讓其他迪士尼卡通電影的立場出來為迪士尼卡通電影自己說話,可是本片本身也是迪士尼卡通電影之一,所以本片的角色跟其他電影的對話等於是在電影中為自己的立場表達意見。

也就是說:相較讓電影內容建立在「好懂」的議題上,不管是環保、平等、族群和諧...甚至是上一集的「愛自己」,其實這集是在更形而上且抽象直接的討論「電影」自己會想要思考且關心的...「電影自己的存在」。

例如:為什麼迪士尼電影要關心進步議題?不能單純就只是講述純真夢想的美好嗎?──電影很直白的使用雲妮露與破壞王之間態度想法的差異點出了原因。

舊世界不管是基於什麼原因,不可能永遠能滿足每個人的夢想,所以世界必然要經由進步來發生改變,否則這個世界只會漸漸地扼殺有夢想的人、直到人們不再對抱有夢想這件事懷有正面的觀感。想想如果「擁有夢想」只表示自己會失去快樂、甚至心靈枯萎,誰還希望自己擁有夢想呢?(註)

但世界的改變並不會像電影描繪的那樣溫柔且美好。電影中進步與古老之間有台wifi數據機作為隔絕,那個不停進步變動的網路世界跟這個古老落後的電玩遊樂場有著絕對分明的界線,電玩遊樂場裡的遺民可以保有自己原始、充滿危險又不方便的生活,但有需要時這些舊世界的遺民(例如雲妮露)又可以去裡面尋找到自己需要的事物,而且新世界也很歡迎他們移居過去。現實世界中,進步會毫無節制的入侵且破壞古老,而且破壞的往往不只是它不方便的地方,甚至還有它美好的一面。

所以我們總是要去主動保有一些古老的情懷,不管是公主元素或是電玩遊戲,或是一再翻拍的電影。──夢想一直是連結古老與進步的一切關鍵。(講白了,迪士尼自己也對大家評論那些早期作品的觀點抱不平,不管是白雪公主或灰姑娘,這些電影所抱持的觀點並沒有那麼守舊陳腐,就好像小矮人其實是把勞動階層的形象變得可愛親人,至於是否要用激進觀點去表達自己對進步的理念甚至衝撞這個社會讓裡面可以突破電影螢幕去影響觀眾,這權力最終式決定在每部電影創作者之手,迪士尼只是作為一個發行與匯集製作人才的平台而已。)


電影的野心真的很大,成功或失敗不是一家之言就可以決定,只能說它成功地克服了續集電影的魔咒,就剩下票房這個考驗而已了。


註:非進步式的改變向來是指災難。

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碧血狂殺Red dead redemtion 2】The Course of True Love 1~5

這是二代的其中一個小任務。

主要是講主角和伙伴們到了一個小鎮避難時,「捲入」了鎮上兩大家族的鬥爭...過程中發現這個家族的兩位年輕成員非常厭惡這種鬥爭、而且進一步發現了彼此並陷入熱戀...




Beau委託主角送信給心上人Penelope,Penelope收到信後要求主角也送回信......



回信中Beau知道Penelope竟然加入了女權人士爭取投票權的活動,非常擔心家族親友們會對這些女士不利....




最後兩人決定私奔,主角必須要一路掩護他們.......


=========================



這個任務已經是後期了...主角發現自己得了肺結核、而且已經非常嚴重。(相當令人挫折的劇情轉折。)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葛林戴華德的罪行】這個瘋子對人類太有愛了



導演大衛葉慈偷偷融入了幾手(可能是新學來的)歐洲電影新浪潮的敘事風格,讓這個故事變成單純的愛情故事。

有因為固執的偏見傷害到對方的男人,有太自以為是、就擅自做了決定而互相傷害的情侶,有自覺卑微低賤而配不上對方、但最後被對方拋棄的女人,甚至有「早就已經對人生失去希望」的女人。

結果故事的主線反而講的不是很好...就塞入了過多的特效去突顯怪獸的目眩神迷、同時製造結尾空洞老梗的大高潮。──葉慈本來是不這樣幫故事收尾的,電影的結尾向來都是講求場面浩大與細緻兼具,(他這方面的能力並不輸喬許威登,)或情緒緊繃的張力,而不是視覺上的炫目!就連【死神的聖物】上集,佛地魔拿到魔杖時,畫面其實非常的「清爽」「俐落」、觀眾的情緒是處在「哀悼(多比之死)」與「絕望(找不到分靈體、佛地魔的力量又升級)」中被擠壓!而不是「什麼都看不清楚的大混亂」!──講真的,那個結尾根本可以整個砍掉,那五分鐘拿來鋪陳眾人對於電影主題「戴華德葛林的罪行」的反應與抉擇,都好過現在這個版本:三言兩語、眾人各分東西。(糟!我是不是暴雷了!)



原版哈利波特的出發點之一只是因為失業的作者打開了冰箱發現裡面空無一物、沒有東西可以填飽餓肚子的女兒, 但其實「多元的政治觀點」才是作者一直想描述的。

怎麼個多元法?到了這個「怪獸」續集,「她」其實是在反過來對著讀者們說:當你們為了我創造的世界而著迷時,不要忘了魔法世界的人其實也為著我們這些現實世界的人所打造的文明而感到興奮。──魔法師開始學習人類的穿著,住在人類的房子中,生活在都市的巷弄中。

「怪獸」的世界背景其實隱含著一個訊息:這是不會魔法的世界開始反過來撼動魔法世界的新時代。過往自以為會魔法、有更強大的能力去對抗蠻荒好讓自己活在比較安逸舒適的環境中的魔術世界居民們,開始意識到:善於應用創造力的麻瓜/諾魔們才是真正輾壓自己的族群!甚至到了電影最後,戴華德葛林更是「預言」;人類創造的戰爭最後會讓我們感到害怕!

原來整部電影的核心「戴華德葛林的罪行」並不是什麼邪惡,而是企圖在「大勢已去」前對兩個族群都做出改變。(只是種單純的政治意圖。)

麻瓜/諾魔應該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量。(不然他就要動手殺一堆人。)

魔法族群們應該要放下自己的優越意識、去動手領導所有人類。(不然他就要動手燒掉一堆人。)

乍看之下很瘋狂,但扣掉瘋狂的部分(會讓一堆人死掉)後,難道不符合我們對「無私且崇高的大愛」的描述嗎?

(就連我們以為是「陰謀核心」的魁登斯,原來戴華德看上的從不是他身上的黑暗怨靈,而是他那強大的魔法天賦。──戴華德是來拯救這個年輕人,而不是「利用」這個年輕人。)

而且正是這種「無私且崇高的大愛」,所以善良的人才會加入他的陣營......我們何時在以正邪大戰為主題的電影中看過這樣的大魔頭?(「從沒看過!」)

可惜!還擺脫不了威權心態、以為自己可以用鐵腕隨意處置「讓自己看不爽的百姓」的統治階層容不下戴華德葛林,更遑論聽納他的意見與遠略,只能任由麻瓜文明不停侵蝕魔法世界,最終,佛地魔會從尊嚴盡失的魔法世界中扛著「重振魔法血統」的大旗崛起........


電影拍得不算好,但故事背後的隱喻或企圖鋪陳的伏筆令我感到滿意。

2018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大君主行動Overlord】超越自己極限的「超人」

相較於尼采所描繪的基督教價值觀破滅後帶給西方世界的虛無,工業發展將原始的蠻荒於威脅逐出人類的文明與生活後所帶來的則是資本主義造成的異化與心靈空虛,──從此人活著感受到的不再是擁有生命的確實感或充實感,反而是面對一種「感受不到自己存在的意義與目標」的虛無和無力。

所以國家一紙徵召令將青年從家中拉進軍隊、再送到危險的戰場上,竟是讓人比較想對著世事運行的荒謬發出輕描淡寫的嘲諷,而不是對自己無權掌握自己生命的無力而憤怒。──掌握自己的生命?所求為何?反而是這樣隨波逐流的進了軍營、上了戰場、面臨了數次的九死一生後,不自覺的成功超越了自己,超越了那個社會規範限制所賦予自己的腳色。

以戰爭片來說,電影捨棄了榮譽與同袍情誼的角度與風格,非常冷酷地描繪了軍隊運作的真相,──這些人才不視彼此為「兄弟」,這些人會進到軍隊、會接受分配、會服從命令,只是因為他們習慣服從權威、他們本能的選擇忍受其他人類存在帶給自己的羞辱或不滿、他們知道自己無力對抗體系、而且他們似乎都處於對自己的生命感受到虛無和無力的狀態。──製作人J.J Abraham曾經因為【第三類接觸】的啟發而拍出了【超級八】,但這部片算是跟【搶救雷恩大兵】或【諾曼第大空降】這類電影做出徹底的反其道而行,反而比較像是更經典老派的戰爭電影,例如【桂河大橋】,去描繪「不論有無戰爭、不論是否從軍,生命都充滿了瘋狂、矛盾、與荒唐。」所以最後英國軍官炸毀了自己親自率領弟兄搭建的橋,因為蓋這座橋的過程就是種假榮耀與責任之名而行的瘋狂與矛盾。──雖然長遠來看,戰爭會結束,而橋會留下來繼續服務之後存續的社會與人民....

這點出了另一個點。

人可以對眼前發生的邪惡徹底無動於衷嗎?例如:希特勒的納粹暴行是否真的只是「遙遠的大西洋彼岸發生的事情、跟我們美國人不相干」?

當你知道自己無力對抗或做出任何影響與改變時,表面上的無動於衷(甚至制止別人做出「暴虎馮河」的行為)顯然是唯一的選擇。但「國家」組成的政府或軍隊可以將那些無力的人組成一個集體,這集體數量大時可以在遠東蠻荒叢林中蓋出一座可以樹立百年的橋,甚至即使小到只是四五個軟弱、散漫、缺乏紀律、不合群、素行紀律的烏合之眾,但只要(盡可能)每個人在這過程中都選擇去超越過去的自己,他們就可以做出讓像希特勒這類的邪惡撼動甚至畏懼的事情。

人活著的目的或意義是什麼?其實電影結束後仍然不明,但至少不是為了服務國家或遵守僵硬死板的社會道德價值。


片尾,生存者(誰?不暴雷!)從即將炸毀實驗室中逃出的段落又是個「一鏡到底」。而且看的出來完全沒有使用剪接。(因為沒有任何剪接點。)

飾演下士的「星爵弟」懷特羅素(Wyatt Hawn Russell)表現驚人,必須要特別點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