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4日 星期一

〔久違的政治文〕蔡英文是蔣經國接班人~高潮吧~台獨蠢蛋們~

這個部落格也寫了超過十年了,一開始是手癢,後來變成興趣,最近就是習慣。

寫了也算不少東西,電影居多,政治文不少,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堆......有一點點固定讀者(各位不會相信裡頭「可能」有些什麼人),但不算有人氣。

各位可能不曉得:這個部落格(曾經)在中國是讀不到的,——在谷歌的服務還沒被中國擋下來以前,因為在四川大地震時,我曾經寫過「不值得支援中國人(畢竟他們選擇溫馴地接受共產黨統治)」這樣的話。

所以這個部落格是「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這個「沒有」其實就是種政治立場。在台灣,政治立場就是指「支持政黨」,就算不是「政黨」,幾乎所有的政治理念最終都只是在決定「哪個政黨會因為這個理念而受益」而已。所以........


不拐彎抹角了!

這幾天,支持台獨的蠢蛋們開不開心啊?你們痛恨的蔣經國(蔣氏父子)竟然被你們心愛的蔡英文定調為「堅定抗中保台」的「先行者」。(不是美國在保台嗎?蔣氏父子除了荼毒台灣以外毫無正面作為?如果蔣經國是在保台,當時吵著要民主的人是在幹嘛?來亂的嗎?來禍國殃民嗎?)


台灣政黨政治真的是場笑話。

凡是有政黨背書、政黨支持、政黨推行的理念,真相說白了都是如此。


大家猜猜蔡英文的下一步會是什麼?中正紀念堂加強警衛?可以開槍射殺企圖對著蔣介石雕像潑糞的抗議者?

我本來期待蔡英文會把中正紀念堂改成新民主紀念堂,裡面放個鄭南榕的雕像,一堆蔣經國支持者就會想要去對著那個雕像潑糞,然後警衛可以開槍射殺那些人........

2022年1月13日 星期四

【(遊戲)忍者龜1】任天堂 v.s Amiga

 這遊戲在任天堂上可以說非常知名。



但原來它也有其他平台的版本。




Amiga明顯畫面好很多,但不表示它比較好玩。

遊戲的素材媒介只是種工具管道,「遊戲」本身的樂趣是靠創意巧思來營造的。

西洋棋不會因為是用黃金做的、或任何材質做的,就變得比較好玩。要線上化數位化,必須要相對地投入創意和設計,否則一樣也沒人要玩。

台灣的遊戲業(大廠)就是因為根本搞不懂「生產遊戲」是種追求樂趣的過程,而不是追求媒介素材的儀式,所以才會慢慢後繼無人。(台灣上一波的「遊戲業」自稱是遊戲業,但其實根本是在邯鄲學步,把追求媒介素材當成做遊戲的根本目的。希望下一波的會好一些。)

2022年1月7日 星期五

【魔鬼剋星:未來世 Ghostbuster:Afterlife】腐敗的年代&偽科幻版【七寶奇謀】

 


80年代的美國雖然經濟蒸蒸日上,84年的「魔鬼剋星」就連主線主題都是在講「創新型創業」,但紐約其實是個正在腐敗的城市!——「鬧鬼」這個題材恐怕只是電影委婉地用來形容這座城市實際景況的煙霧彈。

那些鬼可能是治安問題,可能是各種糜爛浮華的風氣,可能是嚴重的貧富差距與失業問題.......

現在,快四十年後,情況倒轉了!紐約這類城市活力十足,而84年時活力十足的中小型鄉鎮則是嚴重衰敗、但又毫無自覺(還鄙視那些努力想要挽救一切的人)。

就這層意義(或隱喻)來說,這片的成果非常驚人,甚至可以說是有某種時代的代表性。


可惜,故事很單薄,或是因為主線主題變成某種【七寶奇謀】般的Y.A冒險電影(講青少年的煩惱、而不是三個創業家的奮鬥過程),所以有很多會轉移人注意力的東西(青少年生活)。

也因為時代的改變(觀眾口味變大),「抓鬼」的過程變得非常浮誇、好像是某種超規格大型動作片,但實際上完全不是,因為這騙不了人!

「飛車」橋段絕對不會搞出撞車場面,劇中人物不需要跟妖魔鬼怪之間進行某些極其複雜驚險的追逐打鬥,兒童終究需要大人的鼓勵跟保護.......結果除了音效攝影等基礎技術進步以外,本片因為「放不開」所以在各個地方都「虛晃一招」的成分極高。

甚是可惜。

但好像又不意外,Y.A冒險電影是個幾乎已經死翹翹的電影類型,故事總是放不開(忙著灌輸政治正確意識),在我來看上一次成功的電影是【超級8】,那片的冒險內容就非常扎實、不會讓兒童淪為「跑龍套式的經歷一段冒險後終究需要大人的保護」,而且為大人提供了一種情感與心靈上的救贖跟指標。(本片並沒有成功地提供這些內容與功能。)

它並不是賣情懷的電影,但我會忍不住告訴自己:我寧可它賣情壞,也不要前半段看得異常新鮮,但最後發現它收尾很潦草俗套。

2022年1月3日 星期一

【千萬別抬頭 Don't Look Up】很犬儒的電影

 



雖然觀看過程一路上我笑聲不斷,但我打從心裡不喜歡這部電影。

問題不在結局(或後半場力道偏弱),問題在它的嘲諷過度刻意不自然,想要假裝中立的針對「政治」一事去批評大家都用政治立場處理需要溝通的問題,但編劇導演自己的觀點卻毫不遮掩的直指保守主義(或說共和黨和川普)。——這種行徑本身不就跟片中媒體荒唐的行徑如出一轍嗎?

所以編劇導演對現實的批評嘲諷是本於客觀的觀察現實並思考?或是出於(片面的)對自身的了解後擅自擴大解釋並推演到現實世界中呢?

在我看來本片顯然是後者,而這種態度很犬儒。電影創作可以有各種態度,用態度去談論創作的價值其實沒必要,唯獨犬儒不同,因為犬儒長遠來看都會讓創作失去魅力失去作用,所以必須要反對(或抨擊)犬儒式的創作態度。


這要不是部很犬儒、但又自以為聰明幽默的矯情作品,不然就是在反智反理性的藉由拍這部電影去鼓吹或餵養自己片中所抨擊的價值觀、讓它在現實中越來越壯大。

2021年12月25日 星期六

【駭客任務:復活 Matrix: Resurrections】療癒女權主義謊言造成的創傷



就好像華卓斯基自己所有的作品一樣,這部電影不意外的:故事轉折缺乏鋪陳很僵硬(不管是因為劇本瑕疵或剪接粗暴的結果),如果沒有燒腦對話轟炸、炫目的視覺刺激、與節奏震撼,光憑那已經落時的色彩美學、和處處東施效顰的情境結構就會讓觀影過程變成一場睡眠儀式。(上次是在90年代末用90年代初的色彩美學,這次是在千禧年後第二個十年用千禧年後第一個十年的色彩美學。)

這就是被大家捧在雲端的導演!這才是「真相」!不要真以為導演是心不甘情不願地來拍所以才拍那麼糟!華納真要像電影中暗示的那樣「拿契約威脅」,就不會讓導演連續搞砸【朱比特崛起】和【雲圖】等一系列電影。——但這種現象存在嗎?片商真的會這樣拿著契約去打電影創作者的臉?...不好說。

那導演到底為什麼要拍、或說導演到底拍了什麼?

整部電影其實只是在深究「到底什麼是母體?」

舊三部曲中指出:母體是種社會控制。雖然電影中很具體的將所謂的社會控制形像化為電腦機械讓人以為自己是清醒的所以製造了各種幻覺、並且躲在暗中強制調控這個幻覺世界的運作,但如果明確、但又模糊的說「母體是種社會控制」,那母體就可以泛指為父權體系、金權結構、黑箱政治、暗影政府.......等東西。

這麼一說,「駭客任務」的文本還真沒什麼太深奧的學問,反而很犬儒且老掉牙。「你是個奴隸」「為的是把你變成一顆電池(好維持母體自己運作)」「我們已經不清楚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些不過是很典型的女權主義論述常用的詞句而已。(所以「母體」是指「父權」。中文的巧和真其妙。)

在女權主義論述中,人類全體都是父權的奴隸,看似活在美好的文明世界中,但人類真正創造的美好文明早已經被遺忘在黑暗廢墟中,我們能取用到的都只剩空殼假象而已。我們已經不清楚這一切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了,但在今天,(有些人會說)黑人是第一線反抗軍、(幾乎所有女權論述都主張)女人既是受迫害者同時也是反抗父權的精神象徵與指導者,(電影獨特的觀點)救世主的超能力是種男性特權,將這種特權轉化為對抗父權的力量是男性的義務、同時也是整個「反父權神話」的高潮.......然後這是個「謊言」!

因為它是如此單純(但又隱晦),所以我懷疑導演顯然討厭世人對前三部曲的解讀,才會有這部續集。

因此這註定是部不管怎樣都會討人厭的電影。

它的手法再次過於前衛、還過於刻意「跟前作不一樣」,已經是在明目張膽地「驚嚇觀眾」。

電影頭五分鐘看似中規中矩的開場後,接下來竟然花了三十分鐘去企圖讓觀眾以為「前三部曲只不過是中年魯宅安德森先生腦海裡的幻覺」「他的人生無法避免的會是空虛落寞收場」,(這情節根本是赤裸裸的攻擊坐在戲院椅子上的觀眾了!)

同時,它也顛覆、或說反思了自己過往對「母體是種控制」這觀念的狹隘。


母體的控制真的那麼糟嗎?會把活在裡面的人當武器,顯然這體系本質真的邪惡,但清醒過來的人何嘗又不是把自己當成武器、不停的想要攻擊母體呢?——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情,有什麼好抗議的?

第一集中,不管賽佛是因為瘋了、傻了、或心性邪惡、對真相不屑一顧,才會萌生出賣全艦成員的念頭好換得回歸母體的機會,這集卻是直接為這些人平反,畢竟「連救世主都不是那麼在乎何謂真實」。——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情,有什麼好抗議的?

身為支配與奴隸人類的機械一方,這集不只會反過來為了爭取「加入人類一方」的機會而不惜放棄一切也要挺身奮戰,原來它們也會有「自己並不是活在真實中(是活在別人設計好、精心操控的假象)」的困擾,那到底有誰是真正被奴役的呢?(被奴役者其實也奴役著奴隸主。)——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情,有什麼好抗議的?

那些堅信「打倒機械、解放人類」的人,成了雕像被供奉,但大家其實知道他們主張的路卻是一條無處可去的死胡同。


早已經明確告訴大家「打倒父權神話」其實是場謊言,但「知道自己的命運是一回事,真正去走過又是另一回事」,這十幾年間,發生在導演身上最大的改變不是親人逝去、也不是繼續拍了好幾部電影,真正的改變應該是用自己的身體去實踐「反父權神話」中對「男性特質」的否定.......

對!我在說「變性」這件事。(有注意到我一直不給「導演」一個性別嗎?)

只是去講或去相信「反父權神話」,真正用自己的身體去執行去體驗又是一回事。

父權真是奴役者嗎?女性或非雄性陽剛族群(LGBT)真的是受害者嗎?如果不是,一直相信著這些謊言(即使早已經隱隱約約知道這是謊言)的自己又算什麼?(守著錫安城、相信女權主義救世神話的笨蛋嗎?)........誠實的面對它、將那結論講出來,這才是導演拍這部電影的目的、這才是導演想要療癒的傷。


對了!這部電影滿滿滿的酷兒文化或LGBT符號,且處處取用其他電影的情境,連殭屍片都用上了。

2021年12月21日 星期二

公投綁大選的利弊分析矛盾

 公投結束了再來討論這個會更有趣。


民主政治對台灣社會(甚至是絕大多數的民主社會)來說,並沒有達到「民主」理念上應有的功能,例如更合理開明有效率的使用公共政治資源。

民主政治只是讓「自覺翻身無望、只能被僵硬固化的綁在自己目前所屬的社會階層上、日復一日同樣的生活作息直到生理衰退或意外造成的死亡終結自己為止」的人可以替自己平淡無奇無望人生增添一絲「我是勝利者」的刺激感而已。

簡單來說,所有的選舉(議員?縣市長?立法委員?總統?罷免?公投?)其結果都是在營造並提供選民這種刺激感而已。

(所以投票率低落可能也象徵著「這個社會中有多少人對這種刺激感厭煩」。那數字可能不精準,不是每個人都是因為厭煩而不投票。)


因此,與其討論公投綁大選的利弊,不如去試著思考看看公投不綁大選的結果吧~

「不用在排隊投票等開票到三經半夜啊~」一件僅僅只需要增加投開票所、增加選務工作人員就能解決的事情,(而且用數學來看,這樣做遠比公投不綁大選便宜多了,)我們的社會判斷結果是「這件事情無法從投票流程的基本模式上解決,一定要徹底的改變選舉規則。」

這三小鬼啊!

明明舉辦了公投辯論,在辯論中也「充分」的討論了這個議題,但翻遍網路意見討論懶人包,大家普遍真的就是認為這個公投不過就是在選擇「要不要放手讓大家以後排隊排到半夜」而已!

等等...屁啦!這個辯論討論一點都不充分...甚至根本不客觀!

為什麼支持方主張的「公投綁大選比較省錢」會變成一個獨立的議題在整個辯論中檢視(「真的有比較省錢嗎?」),但反對方的「會讓大家排隊到半夜」卻.......就這樣變成一個不可檢視的議題了?

光是這個結果就證明了反對方主張的「讓選舉焦點不要被模糊」是不可行的!(他們自己就模糊了整個議題。)


公投綁大選會模糊選舉焦點?很明顯的,就算不綁一樣會被模糊扭曲。

既然如此,合理的邏輯思考是「放棄用這個論點去評斷衡量出兩種意見的差異利弊」才對!


但,姑且討論一下吧......

選舉避免焦點被模糊,應該從讓輿論品質形式進化才對。

例如趁自媒體崛起的風潮去發展更多元的媒體型態,成立(甚至扶植)更專門、不會以政黨選情(權力增減)為基礎去進行選舉議題討論的媒體。

如果能做到,那不管公投綁不綁大選,我們都能讓選舉焦點被模糊的可能性縮小才是。


很可惜,就跟其他所有的政策一樣,不管是教育改革或產業發展條例,這些層面都不會被討論,更不可能被大眾思考,最後我們的社會永遠只能在錯誤狹隘虛假無用的各種說詞中間反覆被政治人物翻來覆去搞得暈頭轉向卻自以為真的掌握到議題真隨然後被推去選票所投票。


台灣民主根本是一場笑話。

2021年12月17日 星期五

【蜘蛛人:無家日 Spiderman:No way home】原本可以有多精彩呢? (微劇透)


漫威這幾年的行銷手法改變了電影...不!是扭曲了電影。

剛剛在臉書上看到一段很奇妙的意見是「索尼的驚奇蜘蛛人把精彩畫面都剪在預告中,所以真正去看了電影時就覺得沒那麼精彩。」

這種意見有幾個問題……

首先:吸引眼球的片段不等於「精彩」。就算如此,比起視覺上完全缺乏亮點、必須要拿奇異博士的「鏡像空間」來充數的漫威蜘蛛人,驚奇蜘蛛人(1&2)至少拿得出動作有創意巧思、色彩絢麗、運鏡取景充滿魔幻感、整體邏輯節奏又清晰的影像畫面。 

這段決戰真是魔幻、絢麗、調理又清晰,簡直是這類情節的巔峰之作。


看看這畫面!今年的【脫稿玩家】讓人期待,不就是因為已經好多年沒有這樣的動作片了嗎?


而且還很幽默(不單單是蜘蛛人賤嘴連發)。




反觀漫威蜘蛛人,就是從頭到尾都很單調、很老套(幾個動作招式從第一集用到第三集),偶爾看似有創意的東西出現卻讓人發現都是在致敬山姆雷米版的蜘蛛人和驚奇蜘蛛人。

這是因為漫威的電影(最初)除了鋼鐵人以外,如果會得到好評通常都是因為它們是復仇者聯盟,只不過看是復仇者聯盟正傳、前傳、還是迷你版。(所謂的英雄獨立電影就是復仇者聯盟前傳,不然就是美國隊長3那種迷你版復仇者聯盟。)

對漫威而言,與其拍出好電影,不如去費心思製造噱頭、或讓觀眾有種飽足感,所以電影的內涵與形式日益空洞化,故事結構變得複雜、但邏輯與內容卻變得很單調。

而且開始熱衷於花大錢製作假預告。(看到的廣告不是真正商品的內容,這感覺上是詐欺吧!)


真正的好電影應該要讓人能沉澱下來深刻感受,應該要能讓人靜下來去針對劇情產生反響,而不是坐在椅子上等著被下一段刺激或精彩劇情轟炸。

像……三代蜘蛛人性格的差異是否有突顯出來?(有,但不知道觀眾有沒有去細細察覺。「你是什麼樣的人」並不是指一個人的性格,而是種很形而上的特質。)

像……為什麼大家會那麼容易相信神秘法師的謊言?尤其在司法單位已經藉由「查無事證」間接證明了他是個騙子惡棍以後?……「基於反英雄心態,人們願意去相信一個英雄其實是假面惡棍,但這證據為什麼是另一個死掉的英雄來提供呢?」這裡的矛盾是個很有深度值得探討與發想的議題,可以直指這個時代的網路言論和主流媒體缺乏堅定的是非辯證價值觀邏輯之亂象。

還可以讓蜘蛛人真的同時成為全民公敵與全民英雄,一方面有警察與被煽動的市民跟他做對,一方面又有熱心市民同樣願意挺身而出提供棉薄之力幫助蜘蛛人對抗壞蛋。這似乎是蜘蛛人電影的焦點元素,但在漫威中完全不存在這樣的情節橋段。

又或者是可以讓蜘蛛人去對抗躲在暗處操縱輿論、挑動其他超能者成為壞蛋的反派。(壞蛋所以是壞蛋,並不是單純的善惡二元論,壞蛋也可能只是某種社會機制或戲劇後設主義下的犧牲品,所以為什麼要期望善惡對立邏輯的公式「好人勝利、壞人滅亡」掉在這些人頭上呢?)........


寫這篇文不是為了幫劇本故事抓蟲補洞,更不是我自以為聰明、自以為發現了很多「不合理」的情節,只是想指出「它有多可惜」、想要去想像「漫威電影宇宙(既然都已經成功囊括了每年A級大作三到五成以上的票房)內容可以以何種形式去變得更多元」。

「無家日」的故事當然有它可觀之處。尤其是結局,讓蜘蛛人失去一切,不管是家人、友情、物質......就連東尼史塔克為他準備的蜘蛛戰衣也無法再使用,自此,彼得帕克真正的成了一個孤膽英雄、終於踏上了他所崇拜的東尼史塔克曾經所處的高峰。

這證明了:漫威並不期望它們的電影供應的只是無腦爽感或眼淚,一系列的新影集導入了很多過往超級英雄作品不會使用的戲劇技巧和故事類型,「鷹眼」更是深入使用「凡人」的眼光感受挖掘這個漫威宇宙。

那......既然要這樣做......那為什麼不好好做呢?明明有個很好的切入點,為何要輕輕點到以後就完全丟棄在一旁?

還是要說:本片看完,失望,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