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變形金剛五-最終騎士】題目是它最大的特色(天生本錢)


仔細盤點一下這部片的內容吧!

有童星!而且不是亮亮相而已,還有重要的戲份和扎實的演出。

有戰爭,而且有冷兵器時代的騎兵與蠻族混戰,還有二戰時的突擊隊戲碼,甚至片尾還在賽柏坦上秀了一手「向【星際大戰】與【阿凡達】學習」。

時代感(我稱這為「後變形金剛登陸」的時代)營造得很不錯,但有麥可貝的一貫風格(也就是說又玩爛了)。

中間竟然亂入了一小段喜劇型犯罪電影常用的「組員介紹」。──顯然,麥可貝很希望電影可以脫離「砸入一堆自己慣用的招牌手法」的套路,讓自己多嘗試一些過去沒做過的事情。(她這幾年也陸續執導了一些跟以前不一樣的作品,由此可以推論/證明他有這樣的意圖。)

特別是連飛車場面都跟以往不同。以往都是在大馬路,數十台車子擠上路,靠的是快速剪接與極端式攝影,但這次卻是在倫敦巷弄中,追逐過程非常精準綿密!(連運鏡角度都跟以往不同。)



真要說,這是一部踩在「想要創新並走出自己的風格」和「毫無恥度的向資本電影工業靠攏」之間搖擺不定、又拿捏不穩的電影。它其實很努力的讓電影充斥著各種經典電影的技巧與符號,(包含本系列過往的橋段,)而且很俗套的搭了「亞瑟王」的列車,(可是內容非常成功不廉價,甚至可以說是全片最精采的片段之一,)這都是值得大家持平而論的地方。

電影真正的主題回歸到「變形金剛」(把地球當成家、被地球當成「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政治與社會議題後的變形金剛各種樣貌與行為),這已經達到了「架空的宇宙觀」,不再只是「一場有變形金剛參與的戰爭危機」而已。這恐怕是另許多這些年還有持續創造科幻作品的大師們汗顏的地方。

至於置入行銷....本集的手法高明許多,實在不需要太去過度攻擊這點。



 題外話.......

麥可貝的政治哲學越來越大膽。

系列電影第一集問世時,是美國反恐戰爭從入侵轉為獵殺(與重建)後的「最熱」時期,美國承受了不少的「大美國心態」批評。

但幾十年過去了,許多其他勢力企圖明白地向美國表達「不」,甚至想要站起來展現自己也有「獨當一面」的野心與能力.......

這部片不是在批評這些「人」的成績,而是很狂妄的大笑:大家知道我們美國沒有那麼糟糕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愛愛超能者】觀眾們那既獵奇又庸俗隨便的人生:一切就為了打砲的後設主義



為什麼電影中的「故事」會發生?

有時候(或絕大多數的時候)是為了反映主角思考「我是誰」的過程。例如他們要不停的面對善惡抉擇、或自我犧牲奉獻與否的煎熬,在這過程中領悟到了「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是人,都有權力去追尋這個問題的答案。(但絕大多數的人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的存在。)

所以阿湯哥要在【明日邊界】中喝悶酒,【猜火車】要拍第二集,.........也就是說:凡有故事必有目的。只是這個目的是眾人都可以客觀接受與適用的,或只能做為一種身分帶入的遐想。



但這種行而上的電影創作理論太過氾濫的結果,一就是產生了漫威這樣的東西,(他們劇本隨便寫,觀眾隨便看。)二是電影主題變得很獵奇。(很難舉例,以後有心情再補完吧!)

這部電影可能就是企圖在中間找個平衡點:既獵奇又庸俗隨便。

只是這不單單是屬於劇中腳色們的人生,其實也是很多觀眾的寫照。



大家都有個很難放肆的說出口、雖然聽起來很平常但其實程度是庸俗又下流的渴望。(想打砲,應該算很正常;但一心一意到某種程度就有點......)


我們都希望這個世界可以循著這個渴望打轉,「獲得超能力」只是其中一種選擇,但共通點都是莫名其妙掉下某些機運改變這個讓我們注定無法滿足渴望的狀況。(有些電影會在起點上反其道而行,讓主腳單純的獲得某種體悟後去行動.......一旦行動後,電影的發展就沒有太多不同。)

甚至,我們經常自以為心中所擁有的是某種遠大的情操夢想,值得這個世界為我們這樣偏離正道。

這部電影就是這樣狠狠的打了我們一個巴掌:你/妳的渴望只值得這個世界用這個方式回應,滿足以後就給我乖乖睡覺吧!

所以,電影結尾主角沒有成為英雄(只是形式上的有個英雄的樣子),人生與情感都沒有長進,只是.......做了些終於可以讓電影結束的事情。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神鬼傳奇】傾情一吻全家死之古埃及神力母豬公主帶著殭屍騎士團在倫敦街頭追愛計──「男人犯錯歷史放大,女人犯錯歷史善後,」女權主義者勿看!「你給女人力量,女人給你冷酷殘暴自私!」──古墓奇兵(湯姆克魯斯版)

怎麼變成恐怖片了!而且還真的能嚇到人!把本該輕鬆愉快歡樂的兩個小時還給我!



開頭很像古墓奇兵。

後半段變成愛情片。

對!

這其實是愛情片!

類似布蘭登費雪的舊版,木乃伊也在現世尋找真愛的「復科版」,只是印和闐尋找的是愛人靈魂的轉世...安瑪奈特公主卻是碰運氣(見一個愛一個),而主角就是那個倒楣鬼。

而這個公主求愛的手段很粗魯,爆打男主角從不手軟,也嚴重高估自己的魅力(或是錯估了男人的小頭壓倒理智的機會),──根本就是我們今天所謂的母豬!(建議母豬教改稱為木乃伊教!)──又老愛放騎士團親衛隊亂咬人!──就說是母豬啦!

母豬的騎士團護衛隊成員之一

最後主角到手(無路可逃),騎士團護衛隊們就像空氣一樣被她給完全無視掉........(避免暴雷,所以不明講。)

【神力女超人】(點此看)後看到有電影竟然使用「完全負面的觀點跟邏輯」去「陳述女性抬頭的結果」跟「否定女性被壓迫的經歷(因為那是刻意營造的偏見)」...(請見標題。)

有種刺激愉悅的感覺啊!

(期待電影大受好評!但又期待電影評價爆掉、讓這種愉悅感成為自己的私房話題!)


電影另一個獨特的地方是.......

它用一種不帶宗教性的觀點,而是具有邏輯的方式去思考神魔一事。

到底神魔這種東西是人類的翻版?(或人類是神魔的翻版?反正正貨反著說都行。)

還是神魔與天地萬物運行無異,只是沒那麼普遍,他們並沒有一個具體的意志或偏好可言,只要掌握了與他們溝通的方法,他們就會展現自己、回應(或否定)呼喚者的請求。

究竟是賽特要重返人間?或僅僅是個人獲得了賽特的力量?...這其實是兩種不同的觀點。前者只是宗教,後者卻可以做為科學。(雖然是種完全建築在空想上的科學。)

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守護者聯盟】B級味很重,但戰鬥的娛樂性十足


這是一部娛樂取勝的電影,但導演在電影節奏或分鏡的掌握上技巧很呆版,甚至有濃濃的B級味或特攝味,──可惜宣傳或行銷時竟沒有用這個做為賣點。

作為英雄電影,英雄們的戰鬥方式其實比想像中的更有創意,相較之下復仇者聯盟的作戰方式就很單調,而且腳色們的組成方式又比較接近驚奇四超人。可惜大家似乎都忽略了。

熊霸真正的必殺技不是力量或兇猛,反而是靈巧和精準。(浩克在這點就輸了。)

水靈真正的專長並不是隱身潛入而是衝在最前線跟敵人近身交戰。(說是「黑寡婦」,反而有點像X戰警舊三部曲中的魔形女。)

岩魔的鞭子竟然有那麼多變化形式。(就好像美國隊長結合了鞭狂。)

可汗反而擅長「輔助」攻擊......


如果真有續集,我會很期待。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A片有鬼 SX_TAPE】但願世上真有鬼

【暗光鳥影展初期非常吸引我的一部片,可惜沒機會去樂聲戲院看。在friDay看完後...必須要說對於一部恐怖片來講,令我有種淡淡的小失望,因為它並不是真的很恐怖,只是導演的技巧成功掌握了在「封閉空間」中看不到方向、找不到出口的焦慮。但它倒是帶給了我一些啟發,如果早幾個月看這部片,可能感想就只有前面寥寥幾句話而已了,這算是意外的收穫。】




掌鏡人亞當和新認識的畫家女友吉兒、和吉兒的兩位朋友(巴比與愛麗)跑去一棟廢棄的精神病院探險(原本是要找個免費的場地辦畫展),沒想到一行人竟然在醫院裡迷了路找不到出口...

結果亞當先是發現自己根本是個局外人,因為吉兒、巴比、與愛麗三人的關係很「混亂」,隨著大家越走越深、巴比越來越明目張膽的挑釁亞當(不管是小看亞當的男性雄風,或是鄙視他跟吉兒時日尚短的感情),吉兒的精神也開始漸漸變得不穩定...

最後,亞當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中成了著魔發瘋的吉兒玩弄的獵物...

一開始是鬼吼鬼叫控訴亞當操縱欲很強,進一步開始則是附和巴比的意見嘲笑亞當,最後則是控訴企圖強拉吉兒離開地下室的亞當在傷害他。

如果不是亞當的攝影機精準的拍下了事情的進展過程,單憑吉兒莫名其妙的流鼻血和那歇斯底里的恐懼尖叫...有多少人會發現吉兒神智不正常,所做的指控沒有一句可以當真呢?



到底有沒有鬼...好像不那麼重要了.......事實上,吉兒的精神異常如果是因為鬼上身,那男人們才要謝天謝地,否則隨便一個女人都懂得怎麼「隨意情緒性的對男性做出犯罪指控」...是要男人怎麼安心的、有信心的活啊?

2013年的電影,莫名其妙地呼應了今天台灣發生的事情。

不是要對台灣發生的事情做出過多的臆測,只是很明顯,今天大家就是完全沒正眼多看女方一眼,只憑著「鼻血」和「恐懼的尖叫控訴」就擅自做出了結論而且不許任何討論存在。

敢這樣大膽的在恐怖片中衝撞現實社會的政治正確觀點卻只得到這樣的評價,真是非常可惜的一部電影。


女主角Caitlyn Folley大膽豪放的演出是本片能夠「讓人看下去」的重要關鍵,可惜她近期似乎沒有其他更新的作品了。(就連IMDb上也沒有太多她的資料。)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神力女超人】女權主義者的「打倒父權風車騎士夢」

這部片的神力女超人展現出來的力量還只有【超人大戰蝙蝠俠】的一半。
顯然還有續集發展(同時令她更加成長)的空間。
(因為Feminism經常在討論「父權」這個東西,所以中文翻譯我習慣上還是使用「女權主義」。很多Feminist策略性的想要假裝自己的態度或訴求並不激烈或不會造成排擠就認為應該要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而自己的觀點則是「女性主義」,但我覺得這很欲蓋彌彰很虛偽。別的不多說,去跟別人計較「女性」或「女權」這種不會造成溝通障礙的字詞差異,為的還是要造成「我可以理所當然地無視你的意見發言甚至存在」這樣的假客觀事實,光看這樣的行為就可以看出來顯然修養度量不是不夠,而是根本低劣啊!跟我說這種人懂公平、懂不要用「剝奪別人」來「填飽自己」...我不信!這違反人類歷史的每一筆紀錄!)

電影最明顯的缺點就是它的格局很小!作為超級英雄電影,女主角的冒險旅程幾乎就是半套的唐吉軻德旅程,開頭抄一點【雷神索爾】,反派抄一點【鋼鐵人】,故事主線分別是【美國隊長一】和【美國隊長二】,根本就是大鍋炒胡亂來;既然抄了【美國隊長】系列,那理當將它視為戰爭諜報片,但它的內容相較下又太過單薄,不管是倫敦、或是比利時戰壕,街頭、議會、與戰場的各種人事物動線都異常的簡單,各種難關與突破方式更是有點兒戲,如果不是攝影質感不同,真的會以為自己還在看電視劇。

可是排除掉劇情的複雜度,它的觀點卻異常的華麗豐富生動........尤其是在女權主義的應用上。光是看預告,就可以發現至少三次這個世界是怎樣用刻板印象看待跟限制女性。一次是更衣,一次是男主角要謊稱女主角的身分,一次則是搶在女主角面前想要幫她擋子彈.......

如果企圖否認這部片混入了女權主義的觀點,那就太虛偽。但最近一兩年,女權主義觀點或論述在好萊塢電影中的地位漸漸變的兩極化,一種是開始純粹的追憶那些已經成為歷史的女權事蹟,(例如黑人女性在太空總署中工作...知道我在說哪片就好,)另一種則是用略帶荒謬戲謔的方式陳述女權主義者的行為。

在不知不覺間,後者已經成為一種大宗主流,連【鬼關燈】這樣的恐怖片其實都屬於此類。所以如果還以為這部片在用全然順向的女權主義觀點在抨擊這個現實,那就未免太天真(?)太囫圇吞棗(?)。



人們都喜歡「假裝」世間的邪惡是可以總合成 個象徵,而只要打敗了這個象徵就可以改善這個世界。這是唐吉軻德的浪漫與悲劇,浪漫的是因為他這樣以為,所以他永遠不會因為目標太過龐大強壯而氣餒不行動,悲劇的是因為他永遠看不到夢想被實踐的一天。

而這悲劇正是神力女超人差點要獨自面對的窘境。──她以為是戰爭禍首的男人其實只是個普通冷血(但盡職)的軍官,並不特別邪惡,甚至性格上有他正面親人之處。



在征戰的路途上,她闖進西方半現代化的世界,仗著自己有主角威能處處針對「西方父權體系限制女性腳色」的現象做出了各種嘲諷。

但其實這些順著這個體系或限制的人才是她最忠實的戰友!(反而是家鄉那些了解自己真正身分與能耐的人拒絕跟自己站上同一個戰線。)而她以為是邪惡化身的男人卻比正義的一方更能信任跟肯定女人的能耐!

這其中的反反覆覆、黑轉白又轉黑的觀點被包裹在堪比【斯巴達300壯士】(更是幾乎屌打三集【美國隊長】)的豪邁戰鬥中和幾段曇花一現的機警幽默對白裡。

但它到底是在呼應女權主義者對世俗體系的抨擊,還是在反思「女權主義者都在打風車」?

這世間真的存在著少數的父權運作關鍵,例如體系或認知(甚至性別),只要打破它(降低它)就可以改變一切?...百年後,神力女超人黛安娜也學會穿著不方便戰鬥的禮服甚至高跟鞋出入各種社交場合,限制女人的「設計」終究征服了當年不懂事、任意批評它的小女孩...導演是個女人,安排這樣的劇情不知道是否想要表達什麼呢?

聽聽主題旋律吧!不要為為自己發現的答案感到氣餒。因為導演並沒有給大家一個明確明顯的答案,(絕對不是因為怕女權主義者玻璃心碎滿地,)顯然...意識到後不迴避的認真思考過,如此以來什麼樣的答案都是可以被接受的,總好過(像絕大多數自以為女權主義者的人)只是蹲坐在椅子上看著螢幕或書本接收別人整理好的「說詞」卻自以為自己真的了解了什麼強上太多了。

【西部世界(1973)】科技還是簡單一點好





前陣子HBO影集「西部世界」就是取材/翻拍自這部電影。

不像新版會去深思(世人熱愛沉迷其中的)宗教符號學在真相本質上的空洞,這部片比較是從一種創新的觀點去讓大家理解:科學或高科技並不是理所當然地自己在運作。

就好像馬路的紅綠燈其實背後要有很多維修工人不停的維修整復和品管。所以「未來世界」可以想像跟討論跟探索的,並不是只有表面的富麗堂皇,它的底下也不是只有陳腐破敗邪惡的階級壓迫,(過去所想像出來的未來世界,都市底下往往都是貧民窟或是毫無人權的下層階級,)而是一種更新、更充滿活力的新秩序。


但它的劇情主軸說白了就是「機械人」版的侏儸紀公園。

或說侏儸紀公園只是「恐龍」版的WestWorld。(而且WestWorld 1973的導演還真的是侏儸紀公園原著小說的作者本人。)



從客觀角度來看,1973年舊版還是比較前衛。

新版只是種包著科幻皮的文人夢靨遐想,它的劇情結構很複雜,但所要表達的東西基本上並不是以理性為基礎,而是創作者的個人價值觀。(當代的科幻創作七八成都是這樣的東西。)

但在1973年,本片卻是直指大家對科技的錯誤想像:越複雜的科技出錯的機率越高,而這樣的錯誤導致的災難也越可怕。(為了這種低俗的娛樂需求投入這麼龐大的物力人力財力去發展科技並建造實體,真的是種合理的行為嗎?)相較之下不單單是有想像力,更是種超脫當代(科幻)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