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一拳超人 134】超級英雄真是種讓人頭痛的東西啊!(大量劇透)

先說說甜心假面...

「假面甜心的性格不討喜」,看原著的時候就已經有點概念,「宇宙霸者(自稱)波羅斯的入侵」結尾時和眾人起的口角也可以看到端倪,但沒想到他可以這麼沒分寸沒節制。

火氣一上來,就把在場所有人(除了自己以外)通通都當成敵人,挑釁完一個不夠、接著又去挑釁下一個........

但他講的話倒是很中肯.......(已經到「劇透兼劇評」的等級了!)

像警犬俠、豬神、殭屍男這幾個人,在概念上來說已經不是人類了吧!(但講話的人自己也.......不暴雷,讓沒看過原著的人等著嚇掉眼珠吧!)


再來,閃光弗雷希...

這種人的主觀感受過度強烈,明明不是別人對話的主題或主角,(談話的主角們先是「甜心假面和童帝」、後來是「甜心假面和殭屍男」,)但他聽別人講話時都很用力地把自己帶入其中的情境......

然後爆走的完全沒有徵兆!開口就是要烙話找人決生死!

(殭屍男如果覺得自己被瞧不起了,講話策略不是開口直接表達不滿,但閃光是直接跳過這個階段,連龍捲都被他這樣的發言策略給「嚇」的閉嘴不敢繼續鬧事。)


原子武士...

自稱重視人情味與義理,真不是說假的。

聽到性感囚犯疑似說「有讓怪人化的人復原的方法」,他很坦白地立刻表示「因為我砍了一個怪人化的人,所以我很想知道要怎樣讓怪人化的人復原」。

正常的、比較膚淺人性化的腳色,碰到這種時候會否定性感囚犯的意見與發言,──「如果不存在更好的做法,那我之前的行動就是絕對正確的。」這已經不是種「人性弱點」、而是種「劣根性」了!在這種劣根性中,「現實」反映的並不是「現實」,而是「自己的選擇」「自己的作為」,所以「人可以通過不理性的行為去按照自己的期望來修改現實」變成一種成本很低的行為。

如果還要稱被砍死的人是自己的「朋友」,那他就不該假裝「不!自己的行為、自己的選擇,絕對都是最正確最理想的!根本不存在其他可能性!」──已經徹底切斷了對這種行為的依賴後,原子武士開口詢問以前,想必已經抱著會聽到另自己遺憾終身的答案了,「早知道當時就不要砍死他了!」


殭屍男......

在「腳色行為」的設計上,這個人物的豐富性超乎我預期。

負責主持S級戰前會議的童帝雖然想法一堆,但真要落實起來,他根本不知道怎麼面對每個人的「歧異」,──他連龍捲和閃光的鬥嘴都壓不住。

事實上全靠殭屍男直指問題要害、而且分寸拿捏得當的接話才讓龍捲收斂自己的氣焰。──殭屍男並不選擇得罪閃光,對他來說龍捲跟閃光兩人之間的力量高低完全不是考量的點,閃光的怒氣有理、龍捲的氣焰可能會對其他人造成危害,是非黑白非常的清楚明確。

但他壓制龍捲氣焰的方式非常得當,基本上就是明白的認可、但不認同龍捲一直主張的事情:「相較於其他S級英雄,龍捲的力量真的太大了!但不要以為什麼事情都是卯起全身力氣砸下去就可以解決,很多時候是會適得其反的。」

(他這番漂亮的調解差點又被得理不饒人的閃光給搞砸.........)

相較於言行已經流於乖張偏激的甜心假面,像他這樣臣服於義理、行事選擇中肯的人恐怕更有資格「執行正義」。


上次S級英雄(幾乎全員)到期時,大家的性格都沒什麼機會表現出來,這次算是彌補了這個缺點。


B級第一位「地獄的吹雪」......

已經徹底淪為「崎玉組」新人或旁系組織而不自知、還妄想組成新吹雪組,希望她好走。

其他前來支援「總攻擊」的非S級英雄.......

到此為止,A級英雄幾乎全部都登場過了。

全體英雄中,很多人明顯的本非善類,但相較於「不夠強」,這些非頂級英雄反而更能對彼此的不完美或差異展現包容與合作。這片「其樂融融」的場景相較於之前S級英雄差點打起來的畫面,是何等諷刺?

(也許作者村田雄介是想要藉此表達.......強?對正義的堅持與熱誠?除此以外成為一個英雄還要什麼條件?)

但可以預想到這些人都會成員原創的龍級怪人喵妖的祭品。(或是反過來大爆冷門,這些人竟然聯手制伏了龍級怪人。)


S級英雄全體只有一位女性,截至目前為止,A級英雄更是完全沒有(生理)女性,(所以人妖鐮不算女性,)B級英雄看到有三到四位女性英雄,而且除了龍捲和吹雪外,此外等場的都是村田雄介原創腳色。(何況把調養完畢後會投入英雄戰場的水龍也算進S級後,只是讓男性人數持續增加而以。)

顯然潮流正盛的「性別平等風」對村田雄介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他當然無意貶抑女性,所以S級第二位(等於實質最強戰力)就是女性,B級英雄中的女性英雄更是充滿戲劇魅力而不流於性感,──尤其是吹雪把「英雄們」當成黑幫或商業組織一樣在經營,那汲汲營營的辛苦已經不是「富有喜感」、而是時不時「發人深省」。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英雄協會的幹部中不乏女性腳色,但協會本身的功能說好聽是管理英雄,但真正的職務其實是輔助英雄,讓英雄免於在獲取情報或金錢報酬等事上花費力氣,說白了他們終究是支援者、真正的主角依然是英雄們,這樣的結果就是前線英雄們的組成份子必然的就是陽勝陰衰,而協會內部就會更熱衷於「積極的管理英雄」一事。

說「一拳超人」是種完全依循或歌頌雄性陽剛思維的漫畫並不過份,問題是:故事內容有什麼令女性非常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嗎?

真要說頂多就是數量極為難得的泳裝「撒必死」,但與其說那是在滿足男性感官需求,不如說是帶有一種示威性質的「展現女性肉體美」。故事中,男人很多是變裝癖、暴露狂、自戀狂、或單純的穿著品味極差,只差沒有讓腳色在故事中明白的講出來而已,其實「這是讀者間眾所皆知的事。)

反而是許多強調女性戲份的漫畫仍然擺脫不了用陽剛或性感來營造女性腳色,這種赤裸裸地歌頌雄性陽剛的故事至少多了幾分真誠,而且故事更有巧思。


點此看原文漫畫...

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關於這個部落格...

這是個Android APP的功能頁面,使用一般瀏覽器閱讀並沒有任何作用。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沒人愛小姐 Jeune femme】為什麼女性主義都沒教過「我」這些事情






跟好萊塢式的女性勵志電影不同,這部法國電影狠狠地甩了女人一個耳光:妳不要總是以為自己有多可愛!

所以雖然從沒有主張任何單一的審美觀或行為價值觀,但電影到了結尾,女主角依然落的要面對孤身一人的處境。

不同的是:她已經學會了怎麼面對這種處境(接受了自己不可愛的事實),而不再感到孤單絕望甚至困窘慌張。

(看似「女人不需要白馬王子」算是電影跟女性主義觀點最大限度的妥協吧!)


憑什麼別人應該要愛自己的原貌?

那個年輕、蠻橫、活力四射、豪不在乎毫不保留的對著相機鏡頭比起中指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除了作為藝術素材滿足藝術家創作的慾望外,真的有令人值得珍愛的地方嗎?

如果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愛自己,為什麼別人(男人)又應該有那個義務或能力呢?

這種「真的愛一個人應該要愛她最原始單純的樣貌」的哲學其實只是一種謊言,這種愛並不是愛,那只是種迷戀、或貪戀可以從中發掘的利益,是雅痞藝術家為了幫自己空洞膚淺的藝術創作製造假內涵而編造出來的話術。



生命的目的並不是追求安適安穩,(更不是為了安適安穩而去再追求權力地位與金錢,)這種卑微渺小在時代洪流中打滾竄動的姿態未必不能帶給人幸福。

不過如果讓這樣的哲學成為主流,那很多人就要頭痛了,勵志書作者?女性主義者?教育家?功利主義論者?.........想到就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