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女:沉睡魔咒】沒有不能化解的恩怨,只要自己願意

看【超級八】時只忙著注意這小妮子可以跟大人相抗衡的演技,都沒注意到艾爾芬寧有個小豬鼻。



不難看,但以女演員來說很不利。

因為要說樣貌,她不適合演配角,但演主角...一堆人會跟她搶。



當年片商會優先注意到她姊而不是注意到她,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過年紀長大一點後,我相信神把表演的天分賜給誰.....這是很現實的(也很公平的)。



必須要說我不是很滿意這部片。

製作上,它刻意延續【奧茲大帝】在「視覺設計」的策略,而且是徹底發揮這些奇幻世界的元素的吸引力。

但結果把故事的步調搞的很快又很平均,變成有點流水帳。

而且開頭把迪士尼的Logo重新設計...因為完全沒意識到,所以沒機會爭大眼睛好好看!等到發現時,以經切入電影故事了! (恨啊~~~~)

故事也很老套很制式的故意放大、偏向醜化人類對於自然的覬覦與冷酷...

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我偏向否定這種策略與觀點,但仔細想想...






真的就是一堆王八蛋看到美麗的動物卻無動於衷!

不管在怎麼美麗,王八蛋們永遠滿腦子只希望.......

它們不要檔到自己載運貨物的卡車!

或是別不小心破壞到自己的生產工具!

甚至直接盤算起他們腳下的土地可以蓋多少豪宅或工廠!


就跟有人想在捷運上砍人是一樣的道理...就是有人不在乎一切形式的真善美!

只是現實很殘酷!「教化」的意義不適用在這些人身上的。

我們就是拿這些人沒轍!就好像鹿不能教狼或獅子改吃草一樣!

所以我不太喜歡看到有人浪費力氣口水資源才華在「感動」這些人上。(鼓勵觀眾殺光這些人還比較實在。)



對了,關於:標題...

沒有不能化解的仇恨,只看自己願不願意.....balahbalahbalah......

不是很喜歡這部電影。

【冰與火之歌】真正的男子漢不會拘泥於如何端正自己的舉止,他們只在乎怎麼端正內心(奧伯倫‧馬泰爾)



對!第四季第七集中,他決定代替小惡魔和魔山比武決鬥。

站在故事主角威能的角度來看,這不過就是個主要角色「命不該絕」的例子。(別提艾德史塔克,我最後會說明。)

但重組一下他跟小惡魔提利爾蘭尼斯特在黑牢中的對話...再搭配這個人光臨君臨城後的言行...

這個人是絕對恩怨分明的!──所以他可能打從內心瞧不起竟然把怨恨發洩在小嬰兒身上的瑟熙(還有泰溫蘭尼斯特),而且同情承受這一切悲慘命運的小惡魔。

結果他在小惡魔幾乎走投無路、心灰意冷的時候,走進牢中,告訴小惡魔他決定擔任他的決鬥代理人.......

重點並不在這個決定!重點在他是怎麼說的!

開頭是導引小惡魔,讓兩人對「瑟熙這個人有多邪惡(要求魔山來執行正義?)」這點達成共識,(其實就已經在暗示他不會坐視那個女人為所欲為,)接著要小惡魔理解自己所承受的怨恨有多麼的沒有道理,(就跟他兩個姪子竟然要死於非命一樣,)然後轉身離去之前,再隨口向一個「亟需要正義」(而且外在行事跟自己一樣放蕩不羈)的人提起「自己追尋的正義」(這絕對不是復仇).......

嘿!離開前順便講一件小事:老子要藉這個機會殺魔山!別給我礙事!

賣人恩情,但卻講的好像是自己佔人便宜.....即使對方身陷死牢、一無所有,但他還是堅持要顧全對方的尊嚴、讓對方有跟自己是同等地位的感受。那些行為端正,但其實言語跟意圖總免不了要佔好處的人,看到這一幕都該慚愧。

或許真的有上帝,所以一堆「好人」不得善終。(無法擺脫對權力遊戲的渴望與依賴的艾德史塔克就是典型的例子。)

接下來的決鬥不管結果如何,......一輩子行為放蕩不撿,但卻從沒做過任何傷天害理事情的提利爾竟然在這種地方、這種時刻收到這樣的幫助,他大概死也瞑目吧!(......除非前方又有更不幸的事情在等著他。)



原著並沒有這段。或者說並不是這樣。

可是這樣的改編更得我心。

最糟糕的原著粉絲就是認為「電影/電視只是負責把文字影像化的工具而以」,他們不懂、也拒絕接受其實電影/電視本身也是編劇/導演的創作,是他們對原著的詮釋。

欣賞、理解、交換彼此對原著的詮釋,其實應該比看到自己喜歡的作品被影像化,還要來的重要許多。



或許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何作者替北境史塔克家族安排了如此命運,而蘭尼斯特家族卻要風生風、要水得水。

其實退一步看,就拿瑟熙當例子,這個女人一輩子可能都不曾交過真心的、願意賠自己拼命的朋友,(就連波隆這種等級的情義都達不到吧!她身邊的人全都是金錢與權力遊戲的參賽者而以。)她沒了兒子、女兒被強迫送走、她愛的人對她不屑一顧、愛她的人(詹姆蘭尼斯特)不能看見她的真面目.......除了「我還活著、我有頭銜跟權力」以外,從她身上實在看不到什麼贏家的跡象。

在這個故事中,很多角色(例如『獵狗』)都展現了一種對世俗行為標準的不屑,這些人經常幹出一些常人不能苟同、會被世人譴責的事,(例如『獵狗』在第一季就殺死了艾莉亞的朋友,)但其實這些人對於真正的正義往往有著比世人更狂熱的堅持!

國王一句話,『獵狗』立刻放下劍、跪地乞求寬赦,完全無視哥哥的劍正往自己劈來。(御前鐵衛中有誰能有這種忠義忠誠忠勇之心?)

提利昂從不欺弱老弱婦孺,還在大殿上嚴厲斥責命人毆打未婚妻的國王,──理由不是因為她是人質,而是因為「這行為真是醜陋、惡劣到了極點」。(史坦尼斯會珍惜「洋蔥武士」敢跟自己說真話、說不好聽的話,但君臨城裡的喬佛禮只嫌自己叔叔礙眼礙事。)

法律是嚴明的。奧伯倫親王知道自己成了法官,在法律上不可以偏袒被告,只能針對雙方提出的事證決定判決,但在法律之外,他選擇極盡可能的幫助被告......(艾德史塔克只能做到「親手殺死自己判決死刑的人」。)

人們對美德的堅持很多時候只能停留在表面,內心對美德的堅持不夠深入、也不夠強大,那些人隱藏自己的本性和渴望,讓人以為自己的內心就如同自己的行為。

程度不一,有些人惡劣、有些人有底線,但共同點是他們其實內心多多少少有一些見不得人的私欲、甚至是惡念,在這部故事中這些人的結果大多不好。我想這才是作者在故事中所要追尋的一種「平衡」(或說是真理?...這有點太一廂情願。)

【資本遊戲】行小惡 止大惡

在嗜錢如命和視錢財如糞土之間的灰色地帶...那就是主角的領域。

有誰能真的抵抗金錢的誘惑呢?況且工作內容那麼鳥,錢是他唯一平衡自己的外在方法吧!──如果他真的也是金錢至上主義者,看到血汗錢被偷走時的那種從容也未免太不真實了!.....啊!爆雷了!



這部片題材感覺很好萊塢,但其實骨子裡還是改不了法式電影的「優雅」。

但正是這份優雅,徹底突顯了美式資本主義在法國人眼中的本質。



美式資本主義的本質/問題並不在金錢至上,而是人容許/放縱自己用金錢來衡量自己的價值、左右自己的夢想和作人作事的方式。

那(自問自答)主角到底在追求什麼?

這部電影讓我最不安難解的,其實就是主角的動機和看事情的觀點。

他不是金錢至上主義者,他也不喜歡用權力來裝飾自己,(跑去紐約分行被櫃台行員冷落時,他沒有放狠話、大聲咆哮、或秋後算帳,只是專注的作自己要來作的事情。)

那他到底是什麼?



簡單!

他只是個在現實夾縫中求「作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

世人經常以為:要不百分之百做到/遵照自己的本意?或乾脆順水漂流、隨風搖曳?

但對主角來說,這個問題不難選,因為他兩個都不選。

他最終並沒有跟美國人徹底妥協,也沒有被法國的社會主義牽著鼻子走。

他看出了兩者的虛假和渾蛋,用左右逢源的方式,狠狠的給兩邊都賞了個巴掌,雖然過程很狼狽很痛苦.......

而且一巴掌顯然並不能滿足他,但終極大目標...達陣!

想想如果沒有他這樣的經理人,銀行要砍更多人!投機對沖基金會賺走更多!

最終惡人(有錢的肥仔們)雖然獲勝了,可是贏的一樣也很不是滋味。

我想用「行小惡,止大惡」來形容主角的行為應該不為過吧!

【活人生吃】「幸好死的不是我」「幸好死在捷運上的不是我」「幸好在捷運上被鄭捷砍死的人不是我」「幸好在捷運上被鄭捷砍死的人不是我......知道【全面突襲2】也有類似在火車上砍人的畫面嗎?」

【最近老是婊不爆電影,大概就是因為沒有相襯的社會議題吧!(很多人都知道其實我寫電影是假的,寫社會事件才是真的。)】

以前沒網路。皇帝死了,我可能屍體都已經在墳墓裡發爛了才知道。

所以我聽到皇帝死了,第一個反應是開始數落他的施政得失......是不是要被批評「不尊重死者」、「不知道死者為大」?(這不就是華人社會要的嗎?)

講話的時機?講話的場合?.......我不是說「怎樣都可以」,可是明明九成九大家搬出這些東西來時,標準都很曖昧,大家只是想要暗示、刺激某些人「自己生出羞愧感」、「別問我你哪裡錯」、「反正我就是不爽聽到、不爽看到你的言行」,當這種行為已經變成常態時,我還真想徹底無視這些規則以示抗議。



我信基督教。

我相信人可以用禮儀跟言談來偽裝自己,把自己偽裝的很和善,把自己偽裝的很公正,把自己偽裝的很仁慈。

但其實「上帝都知道你長什麼樣」、「你人生中經歷的一切的一切的一切,最終只是要你承認/正視『你就是這個樣』。」(所以【天譴】裡頭,小鎮居民要遭遇那麼多危難,最後被上帝的怒火燒死。)

所以(基於這個信仰)我他媽的最不爽的就是我們台灣這個社會竟然沉淪到把表面功夫當成人善惡的客觀標準!

對!我們這個社會已經病態到認為「暗地裡做壞事只要不要被發現就不算壞人」、「當好人如果不能當到人人都稱讚就不算好人」的地步。

...................結論?

根本不需要結論!結論講出來,大家還是會質疑「難道你不知道講話要看場合嗎?」

台灣明天還是會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如果大家今天只注意、只要求、只允許「表示同情」、「譴責造成死者痛苦的兇手和廢死聯盟」.......不是「類似的事情一再發生」而以,而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品質才會真的一再沉淪。



「幸好死的人不是我。」.......人有生存的權力!可是生存的事實是靠自己的努力爭取來、奮鬥來的!躲在大賣場的高牆後面、消耗大賣場的物資,這不叫生存。真正的生存,是指自己還有機會、還有餘力感嘆:「幸好死的人不是我,我還有機會為明天的生存奮戰。」

不是「我有權力要求政府把會造成我生存困難的因素移除」才叫做生存權!

你靠自己的努力創造的生存成果,不容許任何人踐踏跟剝奪,這才是生存權的意義!

所以台灣人會因為服貿上街頭(擔心自己沒競爭力?),可是不管男女老幼高矮壯瘦,一個似乎不會什麼武技、也沒有人數優勢,只是拿著普通的菜刀的瘋子就可以嚇得大家像鳥獸散一樣,沒有人試圖去積極的阻止、或做點什麼?

這就是台灣人對於生存的覺悟!

太畜牲的話我不想講,大家自己領悟吧!

【哥斯拉】雄性征服式霸權思維的性文化

【我真是學不乖啊!因為【Pacific Rim】各種詭異的親密關係大鍋炒...】
這篇文而被Google瀏覽器過濾掉後,我還是忍不住寫了這篇文。】

哥斯拉的造型基本上就是跟夜光式雙頭螺旋按摩棒。

公穆透則是蝶翼狀雙片貼身式外部震動按摩片.......知道這個是什麼的人去面壁思過!



簡單來說,前者是男性為了滿足自己陽具崇拜而發明的情趣用品。(雖然它本質也很實用,可是在概念跟進化的過程中,免不了要遷就男性。大,就要大的很醜陋!滿是顆粒!讓男人握在手中也不會尷尬。)

後者是完全服務女性、追求女性身體自主/性自主、但又堅固性本質上的私密性而產生的情趣用品。



既然情趣用品都可以做得這麼巨大,那情趣用品服務的對象怎麼可以缺席呢!

母穆透自然就是女性的陰道跟子宮啦!



結果?

不是要暴雷。

雙頭按摩棒的小頭一棒就把有翅膀的情趣用品打扁!然後狠狠的、連濕潤和前戲都省略、就撐開女性的陰道朝裡面噴灑大量的.......螢光乳白不明物?.......「被我的人工男性雄風給脹爆吧!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爛片!

【酷斯拉(1999)】比【哥斯拉(2014)】有誠意、也比較誠懇

面對這種等級的巨獸,就算斯巴達英雄在世也無法演出擊殺女武神的戲碼。

可是沒辦法說服自己「我有能力征服此等巨獸」,人類還是有辦法轉換心態,演化出「人類能從巨獸的『存在』獲利」的論調。

所以哥斯拉來,吃了幾顆人類的砲彈跟飛彈,然後和情侶檔怪獸打一架、睡一覺,然後哥斯拉走。



這是什麼鳥片!



相較之下,1999年的酷斯拉,除了讓原版死忠粉絲無法接受外,其實各方面都是很成功的電影。

(相信這部電影的失敗讓好萊塢檢討了自己「亂吃原著豆腐」的策略。因為...「除了想要藉由宣傳並收編原著粉絲的期待和關注」以外,根本沒有必要讓這部電影和原著哥斯拉扯上關係。好萊塢從來就不缺實力去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大怪獸。──為了省那幾毛宣傳費用,反而損失更多,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首先:它相當專注於故事主題的「巨大」。特別是在當這種巨大第一次具體清晰出現在觀眾面前時(餵酷斯拉吃魚),劇中的角色(場中的士兵)紛紛感動到忘了這是個「威脅」、這是他們奉命前來銷毀的「敵人」。

其次:它的拍攝手法跟技巧幾乎是後來所有電影都會用到的標準。像攝影的角度與節奏,連【變型金剛】(那個在拍攝手法上「唯我獨尊」的麥可貝)都受到影響,還有「整部片都在夜晚發生」的【柯洛佛檔案】跟去年很夯的【環太平洋】...其實都可以視為這部1999年的電影延伸物。

最後...與其說是1999年的【酷斯拉】成功,不如說是2014年的【哥斯拉】失敗,或說是今日西方工業化集團都迷失在官僚體制的形式中,因為2014年的【哥斯拉】就是種形式主義運作的結果。

先確立了「1999年版電影的內容是失敗的」這樣的大前提後,以這個前提為「不可悖逆」的原則下,他們徹底的拋棄了任何想要加入西式好萊塢原創內容的想法!──製作團隊把所有的熱情跟精力都花在兩支新怪獸上,但這兩隻怪獸的風格又和哥斯拉格格不入!異形、各種外星人、機械科幻片......從蛋、到蛹、到破蛹而出、到大鬧街頭,什麼都有,但就是沒有日式特攝片!

反英雄式的電影已經成了一種獨特的電影類型。英雄不再是「對抗危機」,英雄存在的目的反而是象徵著小人物有權從大危機中存活、守護自己的人生與尊嚴。──2014年,一堆超級英雄電影等著上映,想當然只好靠【哥斯拉】來襯托這個主題與類型。這可能純粹是種「數據」觀察後的策略,但結果只讓人看得很莫名其妙,主角從「父親」轉變為「兒子」,但是他們僅僅是因為當年也在核電廠所以成為主角?還是「命運」(因為片商需要反英雄的題材)的選擇所以讓他們可以一路上都甩不掉怪獸的影子?



但最讓我詬病的,是它刻意強調科學產物:核汙染之惡。

強調的很沒說服力。

兩種上古巨獸,都是基於同種的大自然演化機制,為何一個可以成為「科學的邪惡產物」,另一個卻是「大自然平衡之力的恩惠」?

注意到這裏頭的不協調了嗎?

它硬把兩種風馬牛不相及、唯一的共同點都是人類刻意想要展現根本不存在自己心中的「自省」與「自謙」。

「科學萬能.......」「科學讓人可以扮演上帝......」「不對!講這種話好像太不謙遜了!」「人類不可以妄想扮演上帝!.......這樣謙虛多了.......」「因為我們不想扮演上帝,所以我們要證明科學是邪惡的、是不好的、只會產生災害!因為我們不是上帝!」(跳針!跳針!)

好有學問的 「9% 總統」

承上一篇......(請哪些民運社運學運的支持者參與者不要再自我覺良好......)

馬因酒的支持度只有9%,是那些「反對者」最喜歡拿出來講、拿出來當作「我們的意見才是民意」的論點之一。



光是這樣做,就可以證明這些人渾蛋到了極點,根本不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因為這樣做的邏輯簡單來說就是「我修理一個大家討厭的人就表示大家都會喜歡我、支持我、認可我的正義。」

因為對自己的行動和正義其實不是那麼有自信,所以證明自己準備要反對跟修理的對象是多麼的不受歡迎,是非常重要、非常核心的關鍵。



換個方式來分析吧!

總統民意只剩下9%,是因為馬因酒支持簽署福貿協議?繼續興建核四?

民調的內容大多很模糊很曖昧,不會精準的釐清這些。(精準的民調大多可以反映出「其實不管是核四或福貿協議,民眾的支持度絕對遠遠高於9%」。)

光是已經在大陸工作的人,就超過前後曾經去佔領過立法院的學生人數,如果要比民意、如果真的要投票,到底誰會贏?

老愛拿「參加遊行的人數」來當自已「很強」的學運跟民運人士絕對不敢承認這點。



如果少一點分析、多一點假設,有沒有可能那不支持馬因酒的91%其實很多都是因為「覺得馬因酒對反對者太軟弱了」所造成的?

如果馬因酒動用公權力打死個一兩趴反對者,...馬英九的91%會減少多少?一趴?兩趴?

要不要給個十趴?



不管是任何一個公民運動熱衷的議題,其實他們都不敢承認「自己才是少數」。

反服冒有必要這樣反嗎?極少數人才認為應該這樣反。

反核四有必要這樣反嗎?極少數人才認為!

【Assault on Wall Street 華爾街肖狼/突襲華爾街】假想?如何在台灣這樣的國家成功抗爭並獲勝?

台灣竟然在2015年初就已經正式引入DVD,最近還在遠傳的線上影城看到。

==============================================================

這部片實在沒啥娛樂性

但是它在細節上、在技術名詞和情境的真實性上下的功夫,簡直讓人嘆為觀止。

原來這就是每次經濟風暴或危機發生時,美國小老百姓的處境。

原來...沒錢是這麼的痛苦。

(健保萬歲!)

(魔人烏坡Uwe Bull!有你的!劇本好!剪接好!演員更是好!)



========   這是屬性不明的分隔線   ==========



我不覺得「抗爭者到底是不是暴民」有議論的必要。(基本上我覺得「不是暴民」是件很丟臉的事情才對,沒想到這在台灣,變成抗爭者除了「抗爭主題」以外最在乎的一件事。)

文明社會的政治運作其實很不文明,因為那說白了就是少數菁英(用謊言和變相的契約暴力)在掌控的。

所謂的精英並不是指有學歷、有權力、有官位的人,真正的菁英是指那些有能力、膽識、智慧、決心,去扭轉體制和大局的人!

簡單來說(其實一點都不簡單,如果看完我這麼「明白清楚的前提」,但腦筋不想轉換一下觀點並回頭思考/檢視一下台灣最近幾起抗爭事件,其實我說再多也沒用,所以這個「簡單來說」是對「有心人」適用),如果抗爭者覺得被評為暴民是件很不舒服、很難過的事,那抗爭者註定是輸家!──個人認為他們只是大陸的「帝王式」古裝洗腦劇看太多,以為「民意之所向」真的會產生任何實質的作用。(那些電視劇的主題曲或片尾曲都喜歡唱些狗屁不通的東西。)

如果民意(和廣義的民眾觀感)真的有用,貪官汙吏早就莫名其妙死在椅子上了,還需要等到大家抗爭?

如果民意沒用、如果那些引人憤怒的政客、官僚、和惡質商人根本不甩民意,為何抗爭者需要呢?



趕快突破盲腸吧!



以下只是論述,只是種想像,不是要煽動任何人........(我根本不反服貿,我也不認為「核四是一運做就立刻爆炸、完全沒有任何好處跟意義的東西」。)

如果是我,我不會佔據任何政府機關或是交通要道,不管是馬路或捷運。

我也不會號召支持者來到台北。

大家也不需要上萬人,只需要三五十人,(不會超過兩百人,)一樣穿著一身黑衣,然後一個人準備攝影機,然後每「個」人準備一瓶啤酒和一顆雞蛋或膠水,然後走到離地方政府或議會最近的派出所.......喝票啤酒,拿著雞蛋或膠水往派出所大門或巡邏車丟過去,然後舉起雙手走進去自首。(記得過程拍下來,然後放上網路。Youtube是首選。)

不要給我傻傻的想說「我要事後洗乾淨」。(擔心清潔問題的人就給我丟膠水。)

別洗!



其實大家根本沒有注意到,國家的公權力在特定範圍是紙老虎,它的「能耐」是很容易被戳破的。

怎麼戳破?──我們國家的司法跟治安體系根本沒有能力處理那麼多抗爭者。

為何天安門事件時,中共要派出坦克鎮壓?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鎮暴工具與人力?

不!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資源用制式手法去一一處理每個抗爭者!

一個百個學生裡頭,只要用坦克壓死兩三個,剩下的會有七十個被慘叫聲嚇跑!剩下的二十多個有二十個會乖乖待在待著被逮捕,然後有十七八個會乖乖認罪回家懺悔,剩下的才是需要勞改、需要槍決的。

不信?

大家有思考過中正一分局有能力處理多少個這樣「蛋洗派出所」的罪犯嗎?(那根本是小罪,特別是犯罪者還滿身酒味時。)

光是做筆錄就煩死他們了!何況還要找檢察官起訴!或是真的送到法院!(國家的檢察官跟法院規模有這麼巨大跟發達嗎?)

只要兩三百個人的團體,花一個晚上...排隊每十分鐘換一個人上場...這個國家的警察有本事就一整天二十四小時都派著鎮暴警察和水龍車手在目標分局外,每個穿黑路過的人都用水狂噴、用警盾和警棍招呼!.......

否則這個派出所一定癱瘓掉,──就算調附近的分局來幫忙也一樣!8/2法則癥結其實不完全在這些個別派出所本身,還要考慮到檢察體系跟法院的能力與規模。而「佔領行政院」那次,法院已經清楚的宣示了「他們不會幫行政體系擦屁股」!



這一切的義意何在?

當警察沒有能力再當執政者的後盾時,這個國家就只能出動軍隊。

就連今日的共產黨也不會拿軍隊對付沒有實質暴力意圖的異議者,何況是拿著自身的民主進步成果向西方展示的台灣?

這才是不合作抗爭的真義!(才不是要展現自己多文明!少幼稚了!難道政府是大人,平民是小孩?小孩有異物展現自己的水準與能力給大人看、博取大人的認同來讓自己的訴求被採納?.........幹!真的!一想到這段日子以來,不管是學運或是反核四的這些抗爭者竟然有臉拿出「不合作」三個字出來講,我就一肚子火!甘地如果還活著,都會想動手扁人吧!)

當「你」有能力癱瘓警察時,「你」才有那個權力跟執政者真正的進行對話。

否則遊行規模不管再大、新聞版面再多,永遠只是民主活動的家家酒和學生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