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前衛開放的觀點去進行思考、辯證的「新阿片政策謳歌論」是怎麼被台灣知識份子說成「鴉片有害論」的?

連橫的「鴉片有益論」所引起的紛爭與攻訐,是「台灣沒有知識份子」的證明!(以下節錄自維基文庫。)

夫天下之事物,有利必有害,有[害]亦有利;是故利害之中,必當權其輕重得失,而後可以無憾。夫阿片之為利為害,論者多矣,不須贅言。顧以全世界而觀之,出產之多,消費之巨,若以臺灣吸食之量而比之,不及百分之一,似乎不成問題;然為國計民生起見,亦不得不善為處置。

真的看懂這話的人就知道......我犯蠢了,又沒人讀懂,哪會有人知道什麼?今天台灣人講話討論事情的哲學技巧幾乎都是「套套邏輯」的天下,哪有人有那個能力耐心去進行自我結辯呢?

大部分的人寫篇文章說要「討論事情」,但其實就是在文字邏輯上盡可能的讓語意的推演可以合理的避開所有會不利自己的觀點與立場。例如夫妻打架,有心偏袒老婆的人,就會無所不用其極的不提老公受的傷,然後誇張的強調老婆掉的眼淚有多少,「你們看看!老婆哭多慘!這男人一定很可惡!」然後如果老公認真賺錢就要講成「疑似只管工作」,如果老公工作的地方有很多跟異性接觸的機會就要說「疑似曖昧緋聞不斷」........

只要大眾信了這套,這套觀點成了風向,接下來輿論自然會變成「大家(只許)一起罵老公」、「沒有同情心的人才有力氣去討論老婆的過失」、「不一起罵老公的人一定認為男人可以打女人」......簡單來說,這就是「只看立場,不講道理」的言論風氣,這樣的事情說穿了是很荒唐、很噁心的!可惜這樣的戲碼總是在台灣一再上演!(在面對連橫的文章時,就連「民族運動領袖林獻堂」也是如此態度。)

所以連橫在這種「大家(只許)一起抨擊鴉片」、「沒有功德心的人才有力氣去討論全面禁鴉片的風險和危害」、「不一起批評鴉片的人一定會騙人吸鴉片牟利」的環境下,還可以拋開政治正確、道德正確、觀點正確的既定框架,去寫文章從國民生計觀點去「議論鴉片」,這不知道是兼具勇氣與良知?還是俗人(那些沒人可以證實的謠言)主張的「為虎作倀」?

(參考:以連橫為例析論集體記憶的形成、變遷與意義。文中講了一堆當時人們的反應,但完全沒有想過要去分析這篇文章...這就是台灣人的態度,不論是百年前,或是今天。)




台灣今日,賭博合法化可以討論,因為「娛樂」;性產業合法化可以討論。因為「女性身體自主權力」意識抬頭......(理由繁多不及備載。)就連大麻在很多地方都已經「從非法轉維(嚴格控管下的)合法」,但連橫的「鴉片有益論」,卻還有大半的人連讀都沒讀過,可是卻聽到「鴉片有益論」五個字,就很開心的下評論:「連家的血統,果然是有歷史的!」(我只是舉我聽過最精采最無腦的評論來當例子,大家到底說過些什麼無腦、難聽、又可笑的批評.......族繁不及備載啊!)

說起來,台灣今天高中生受過的教育恐怕已經不輸當年日本統治下台灣的高知識份子,但大家的水準進步幅度似乎變化不大!

人們把某些片面知識當信仰,所以反面知識永遠要被打壓、永遠沒有機會見光。人們又把信仰當成知識,所以「討論知識」其實大多是在討論迷信、偏執、自我催眠。

是台灣今天普羅大眾的水準太低?還是當時日本統治下的台灣高知識份子也沒高到哪裡去?

像下面這段:

歸清以後,移民漸至,曠野漸開,而榛莽未伐,瘴毒披猖,患者輒死,惟吸食阿片者可以倖免,此則風土氣候之關係,而居住者不得不吸食阿片;如俄羅斯人之飲火酒、南洋土人之食辣椒,以適合環境,而保其生命。故臺灣人之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惰也;為進取也,非退守也!

我們先不要用後人的知識優越來認為這段話(認為吸鴉片可以治獐毒)是無知。(註)因為這段話邏輯上的廣度與深度無可挑剔!各地方的各種風俗有其必要與特色!不可以用風俗的表向來當成道德判斷的依歸,否則走進亞馬遜叢林,那些沒有穿著衣服習俗的男男女女豈不是淫夫蕩婦?

況且如果有人提出了「吸食鴉片是懶惰與退守」的論點,那就應該不要訝異有人會提出反論。

如果大家是抨擊連橫拿「墾荒者」來當「藉口」,倒也是可以接受,但打嗎啡止痛已經是大家習以為常的醫學通識,(不會有人聽到醫生開給病人嗎啡就大驚失色,)把高膽固醇的食物請出早餐名單也還不過是一百年內的事,百年前還認為高膽固醇的食物很營養、很健康!

顯然沒有人真正看進去連橫這段話中的邏輯因果推論,只看到了「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惰也;為進取也,非退守也!」──這不正是最典型的斷章取義嗎?

註:或許當時的人真的這樣認為,或許有些不太有醫學邏輯的表象會支持這樣的說法,也或許連橫是在說謊......但我們不知道!我們也無法證明!就常理推論來說,硬要認為連橫在說謊,或是鬼扯...才是不合理的!不過套套邏輯總是會獲勝,可能大家(沒講出口)的推論會如下:「因為他不支持禁鴉片,所以這個人一定是混蛋,因為這個人是渾蛋,所以他一定會說謊,因為他會說謊...所以這個地方一定是在說謊。」



臺灣阿片之害,政府無難禁止,然為習慣上、人道上而觀,故有再行特許之議,命各保甲曉諭有癮者自行申請,再由醫師診察,以驗其癮之輕重,可謂周至!今若遲疑不決,收回成命,則當局失信於保甲,保甲失信於人民,而政府之威嚴損矣!

天哪!...看的感動要哭!先不提這段講到重點「如何改正現行制度」,最讓我驚訝得是連橫竟然連「基層公務員就是政府的代表」這樣的概念都用上了...今天大家講公務員,不外乎是「眼紅人家福利人」、「國民黨的鐵票倉」、再不然就是抱怨「我上次碰到的公務員讓我超不爽的!.......」

這篇文章的政治思維即使在今天也不落時。態度懇切(不耍無賴、也不會惶恐或充滿疑懼,對自己的論點充滿自信與堅持)、不玩文字遊戲、不打口水仗、也不在旁之末節或邏輯遊戲上打轉。他不玩民族情緒,不會被「鴉片戰爭」的「恥辱」左右自己的判斷力與態度;也不會讓自己的觀點維持在讀書人/斯文人的小圈圈中,知道用「人道」觀點去思考其他中下階層的需要,如果要干涉,也要用最不粗魯的方式,讓醫學作為第三方裁量的標準。

結果這樣的文章在當時、在今日......受到怎樣的評論?

真正有水準、有智識、有修養的人,如果看過連橫的文章、理解連橫的文章、願意設想連橫的觀感,應該不會以為他會非常「知恥」的龜縮在台南檢討自己、告訴自己兒子連震東「老爸糊塗!你不要學!」

「余居此間視之甚厭,四百萬人中幾無一可談」...我完全能理解那種憤慨!連震東在228事變時會幫助國民黨...完全不意外!(即使228事件本質的殘暴是鐵一般的事實,但我仍舊不覺得連震東應該被抨擊!因為這才是「孝順」啊!)

虛擬天后 2014.10.20. 西門町星(新)光影城


既後現代、後工業化,但又是純粹的超現實,還能不停向經典動畫致敬,宮崎駿、手塚、迪士尼、華納,甚至還有【奇愛博士】的「核彈牛仔」........真是超展開,展開的很大很大很大的電影。



一言以蔽之,劇本給演員打上了個負面的記號,但導演卻給演員最誠懇的肯定。

從劇本來看,演員大多就是批迷戀名聲、鎂光燈、出名的膚淺生物。學會打扮,經常出席名流派對,有機會被星探相中;學會鑽進名流派對、勾搭名製作人導演或製片經理,就有機會獲得演出;學會操作媒體、社群,獲得名聲,獲得觀眾「眼球的渴望」,就有機會.........時代再怎麼變,科技再怎麼變,拍電影的方式再怎麼變,這些現象的本質永遠不變!(註)

但從導演的觀點來看,科技已經從原本改善人生活的工具,變成一種扭曲人靈魂的管道。演員是批直接活在其影響下、對抗那種瘋狂的戰士!──否則不會有宅男、科技成癮、追星族出現,他們都是被科技征服跟扭曲的人。真正要憂慮「自己是否會被取代」的,(如果有人需要憂慮,)不應該只是演員,還包含了各種技術人員,甚至是編劇導演自己。不停的想出各種劇本,不停的設計各種詮釋方式,但這條路會不會有一天,就像人類探索地球或真理一樣,「已經沒有東西可以探索了!人類需要的一切都已經被發掘完畢!」......當這天來臨時,人類只需要不停咀嚼「過去」,而不再需要創造未來.......



觀賞這部電影的過程,可以一再的感受到這種劇本和導演之間的雙重拉鋸。



當劇本告訴我們:人應該要對自己誠實。(最近很多電影都再操作這個議題。)導演馬上又說:「誠實」不過是種虛幻的美德罷了!

羅賓萊特(電影中)應該要承認自己終究是這個重視自己自私的慾望勝過自己兒子幸福的人。

科技的演進,電影業(或任何一種產業)的演進,時代的演進.......對她來說,只不過是另一個「醫生口中複雜難懂的專有名詞」。

子女的未來其實是父母生活方式的延續。她選擇延續明星的光環與待遇,跳入這個電影工業企圖加大火力去灌注空洞、空虛、跟膚淺到社會大眾眼中的共犯架構時,她等於也簽下了一張未來的保證書:不會有人去研發能夠治療兒子的科技。

但導演也指出了:不論社會主流大眾是選擇醒來活在現實中,或沉溺在幻象之中,其實這並沒有不同。

「誠實」只是某些自我感覺良好的人訂出來的虛幻美德罷了!

兒子終究從母親當年的選擇中找到了自己的「救贖」,雖然這從反向來看是種沉淪,也使從幻象中醒來的女主角無法逃離幻象、最終還是要回到幻象。

但兩人的世界似乎變開闊了、變清晰了........





推薦大家先去看看【與巴席爾跳華爾滋】,會比較習慣導演的美術風格。電影/動畫演到一半,忽然搖身轉為戰爭片.......可能會讓人很錯愕吧!



註:聽說有電影製作人抱怨「願意跟我上床換取演出機會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
【鐵血神探】,原著是勞倫斯卜洛克的『行過死蔭之地』......可惜沒看過。

我只看過『八百萬種死法』、『烈酒一滴』、和『殺手打帶跑』,(還有一本,但我忘了書名。)........這樣說起來我實在不算是多資深的書迷。

但只要是讀書人,很難不被勞倫斯卜洛克那種真誠的人道觀點與筆法所吸引。





看完要問:毒販何罪,要讓他的情人、太太、甚至是年幼的女兒遭此橫禍?

這並不是部鐵血正義使者對抗黑暗中批著人皮惡魔的故事──雖然那票壞人真的跟惡魔沒兩樣。

人活在這世界上,就是要不停面對各種的凶險奸惡。不但要面對,恐怕一不小心,連自己也成了這凶險奸惡的一部分!──在「那天」,搶匪們無意傷害任何人(除了酒吧老闆),但主角自己卻無意間成了不在乎路人安危甚至死活的奪命煞星。

所以...主角並不同情死者或死者家屬。死人他看多了(參照原著),逍遙法外的兇手他也看多了(參照原著),沒哪麼壞的壞人和沒那麼好的好人對他來說更是像吃三餐飯一樣(參照原著)。



對主角來說,他只是不停的思考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該做的事情分寸到哪裡、不該做的事情底線又再哪.......每天所作所採取的行動,一切都是經由不停思考而來的!(這些思考過程也佔了小說很大的篇幅。他就連剛剛幫他上參的服務生昨天晚上的性生活都可以有一翻雞八毛長篇大論的思考推測辯證.......)

當初就是因為沒有思考(被酒精麻醉),所以他衝上街頭去隨便跟匪徒駁火交戰,最後導致無辜路人死亡。

(參照原著:凡事都要思考,這也是他對抗酒癮的秘訣之一。)

所以,毒販何罪?主角應該不在乎吧!──但他很在乎做為一個委託人、做為一個雇主,是否有對眼前的偵探誠實、是否有明白告知偵探自己的意圖。只要這些條件滿足了,即使原因無法說明,但他決定要接受毒販的委託、追查殺妻兇手。



並不是說我們應該放任、或一律輕判所有的罪犯,指望他們會改過自新、或咎由自取。但真正能夠妥善拿捏並執行正義的人,恐怕從沒想過「正義」或「對抗邪惡」這種事情,他們只是不停的在避免採取那些最錯誤的決定、繞開那些會招致最壞結果的路,然後在最關鍵的時刻、最無法迴避的情況下斷然採取行動。

至於那些動輒主張要伸張正義、嘶喊正義未被伸張的人,最後造成的往往是無罪的人被冤枉......(不說太多。)

除此以外還有一種人,相較於主角不停的思考,他們則是選擇(拼命的)不要思考,自以為堅守在崗位上、狂熱的忠實執行自己被交付的任務,除此以外,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無動於衷。

雖然在這電影中,這種人只出現了短短幾幕,但仔細思考...毒販何罪,要讓他們的情人、妻子、甚至是年幼的女兒遭此橫禍?...這不是什麼因果!這絕對是人禍!是這些只管著執行上級交代任務的人選擇從頭到尾都只管「執行任務」,才會在有機會阻止時卻選擇放著兩個心理變態的壞人在街頭橫行,但是看到主角「疑似」變成任務中的變數時又馬上出手干涉主角的行為.......



不是要辯論毒品是否合法的法學觀點,只是酒精也害人不淺,但賣酒卻是合法、販毒卻要被一律當成社會敗類...這中間的落差不論是人情或邏輯道理好像都說不通啊!...理解這點的主角沒有在第一時間走出毒販家門就是恐怕因為他體驗過、也理解到這個道理。

鬼玩人 the evil dead(1981)

千萬不要高估愛情和友情,它們或許很重要,但不是永恆不朽的,你/妳真的不知道它們下一刻會變成怎樣。

我們只能記得:永遠要趁它們消逝之前,好好珍惜和身旁的朋友與情人創造美好回憶的機會。



即使特效已經有點落時,但這片在恐怖片之林中還是有著獨一無二的地位。

有多少恐怖片,讓人看完會帶有一絲黯然的惆悵呢?

用半人半魔的僵屍來暗喻愛情與友情已經不復存、只剩下惡意相向的人際關係......體會過那種惆悵,甚至失落與痛苦的人,建議看看這部電影......挺療癒的。
恐怕只有真正的騙子知道誰是真正的騙子,因為彼此都在做差不多的事情。

但說實話的人卻無法知道哪些人也在說實話,因為話語本身就帶有欺騙的目的。

只有同時身兼騙子與說實話者,才能真的看出來哪些人才是絕對說實話的人。

我呢?我不是徹底的騙子,所以我看不出來誰是騙子,我也不是個說實話的人,所以我恐怕也永遠看不出誰在說實話。(因為我在忙著擔心自己是不是在欺騙自己......)






第七度感應。Red Light。

用紅光來揭穿騙局,雖然我不懂這樣做的科學意義何在,沒看仔細。



這部電影不能免俗的認同了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因為老是講上帝也未免太無趣了,但如果老是宣稱上帝不存在、上帝的存在不科學的的「科學」也要像超自然低頭,那是不是表示:上帝存在?

很矛盾。女科學家瑪格麗特的兒子...她身上的遭遇是個企圖用邏輯證明上帝是否存在的人經常陷入的迷思。

如果有上帝,那請問上帝給與兒子這樣的人生、這樣的經歷,意義為何?因為顯然兒子的人生沒有意義,除了帶給周遭的人絕望與痛苦。所以...兒子的人生沒有意義,只是某種能量以生物的形式在留動,而生物又以DNA延續的方式做為特定周期,所產生的一種不穩定狀態。

多「完美」的「科學定義」。



但,科學就像電影片尾那窗戶上的小紅光點一樣,只是種微不足道的反射──科學並不是真理!而是真理的反射!(電影畢竟是虛構的,不會有科學家在看完電影後,跳出來宣稱/證實自己其實就跟主角一樣,所以......我選擇這樣解釋片尾。)



人不能否定自己。

人不能否定自己。

人不能否定自己其實相信,因為人的生存動力核心就是信仰,否定自己的信仰等於否定自己生存的動力。

人不能否定自己其實相信這些不科學的東西,儘管自己無法證實它存在,儘管自己只有那短暫的一刻崩潰,儘管否定後對自己其實比較輕鬆。

人不能否定自己。

(電影畢竟是虛構的,它可以用各種封閉的、強力安排的情境和劇情來讓自己的觀點變的合理,變得很有說服力,所以好的劇情片會放棄這種手法,誠實的使用開放式的劇情演進,二流的電影為了控制預算、增加娛樂效果、或是像前面講的「增加說服力」,所以劇情的推進會很不自然。但基本上,「人不能否定自己。」)
刀出如風,生命就此消逝.......




就是這麼簡單。




暴力,殺戮,血腥,在這部電影中變成了非常無趣的過場跑龍套。(娛樂性被嚴重簡化淡化。)

這大概是因為「某個人(北野武)」認為:暴力真的是很無趣的東西啊!

只有人(很多很多的人),跟這些人的人生中發生的故事,才是真正「有趣」的東西。

流浪保鑣的故事,滅門遺孤解「妹」花的故事,安分守己的小農婦和她無所事事、但卻在關鍵時刻冒險相助的姪子.......這些人的故事才是這部片的精髓!

我忘了北野武真正的看法或說詞,但在國際間以暴力型作品聞名的他,其實骨子裡是對暴力很反感的。

要實踐這個認知,北野武並沒有挑戰天真樂觀勵志浪漫類型的題材.......就是很直接的去挑戰最極致的暴力。

暴力的精髓並不在殺戮,也不是殺戮時噴的血花或倒下的人數,(那是昆汀塔倫提諾在幹的事。)

電影中有一幕,座頭市一劍揮出,砍的不是人命,而是對手的刀!

這是從根本上剝奪了人性施展暴力的能力!(座頭市的刀劍連人性都能斬斷!)

這一劍雖然饒恕了對手性命,但根本上沒有什麼俠義可言!就是單純的狂暴!



或許,這種狂暴才是座頭市唯一穩定顯露、讓世人能夠掌握的特質。

也許,我們期望這個世界上有正義,所以才會選擇忽略他可能只是個藉由殺戮抒發自己目不視物的殘缺之痛的狂人。

他每次拔刀的理由,開始、過程、結束......都充滿了爭議!他在自己心中對善惡的評斷就像個黑箱子一樣,我們不知道他何時起了殺機,我們也不知道他對眼前的惡人有怎樣的評斷與處置.........座頭市,我們看他就像瞎子看世界一樣。「即使睜大眼睛,但我還是什麼都看不到。」



=================================

開頭非常精彩,不介紹任何故事的來龍去脈,只是營造出一種「各種炸彈匯聚一堂」的緊張感。

用淺白一點的形容法,大概就是【五路追殺令】那樣的開頭吧!

人不會馬上死掉。至少在我們的世代不會。現在我們是一點一滴慢慢消亡的。




本片是由勞羅斯‧卜洛克原著......不知道是哪一本,因為我也就看過那三本而已。

他筆下的神探馬修史卡德(也就是這片的主角),融合了極端冷血的幽默、但又堅硬如鐵一樣的正義感。

多冷血呢?(已下內容摘錄至【烈酒一滴】,講述一個酒鬼怎樣因為常年酗酒替自己種下了殺機的故事。)

「他的酒精上癮過程進行的緩之又緩,不過這人反正時間多到不行,所以也無大礙。」

「天理果真都能得到伸張嗎?這點我得想一想,於是當晚聚會時,我就把這個念頭在腦裡轉了大半天。」

「耶和華我的神啊!請讓我保持不醉。不過不是現在。」

「我知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我曉得大家的日子都是時好時壞,而我也許只是恰巧在好的那天登門拜訪。老天明鑑,他爸媽當初幫他付紐約大學學費時,可沒想到他會搞到今天這步田地。而且如果你查辭典的話,肯定會在<停止發育>欄目旁邊看到他的照片。但我還真得說,這婊子養的看起來真是快樂。」

「你跑到這類聚會,為的是讓自己不再碰酒,可是散會時腦子卻給攪成了一坨糨糊。」

「人不會馬上死掉。至少在我們的世代不會。現在我們是一點一滴慢慢消亡的。」(這是指一個人死掉後,他/她還會活在信用卡公司、廣告公司、電話公司的帳務催繳名單中很長一陣子。)

凱恩的遺產(血魔傳奇):Soul Reaver噬魂者(三部曲)...個人認為雖然這個系列的名氣人氣都不是很高,但劇情細膩度遠超過暴風雪的任何一款遊戲!(當然也超過【惡靈古堡】系列。)

這不是一款以「打倒邪惡」、「讓玩家投入其中、幻想自己是英雄」為目標和主要樂趣來源的遊戲。它的基礎在於讓玩家一起陪伴主角、從主角的觀點一起思考如何解開關卡解謎,和被發生在主角身上峰迴路轉的命運給震撼著...

它的另一個特點就是:採用了架空式的克蘇魯神話世界觀。

Nosgoth,這個故事發生的世界,最初是由一種有翅膀的種族所建立,他們打造了九根圓柱和一把帶有強大力量的寶劍「噬魂者」來維持這個世界的平衡,──最終,這個世界變成多采多姿、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生命,最後是人類的誕生。

這個有翅膀的種族其中一部份被人類的血液吸引(或被誘惑),成為最初的吸血鬼。人類為了自保,聽從被邪神蠱惑、並授與時光旅行要訣的祭師Mobias的指導,組成了教士團獵殺那些墮落的吸血鬼、和那些吸血鬼轉化的人類吸血鬼。

吸血鬼害怕陽光、水、砍頭、刺穿心臟,但除此以外沒有辦法殺死吸血鬼。

這樣的殺戮持續千年,直到最後一支有翅膀的吸血鬼殞落後,一個人類貴族凱恩因為被謀殺、又被吸血鬼復生,先是踏上了復仇的旅程,接著他選擇殺死Mobias、佔具噬魂者、並且放任九根圓柱崩壞,讓Nosgoth慢慢凋零,然後轉化了六個早已死去的人類成為自己的吸血鬼後代,並起建立了自己的吸血鬼帝國.......

又過了千年,他的六支吸血鬼後代的長子Raziel,竟然長出翅膀!──眾吸血鬼已為凱恩Kain是因為恐懼、是因為被冒犯,所以才會下令處決Raziel,(隨著劇情推演,我們知道不是,)──判決內容是將他丟到漩渦深淵中,被水腐蝕殆盡。

沒想到沉到漩渦底的Raziel並沒有死去,或是說雖然死去、但肉體卻被漸漸的一個古老的邪神(蠱惑Mobias的那一位)轉化成另一種形式的生物:一種可以在靈界和陽間遊走、以其他生物靈魂為食的生物。(Raziel的靈魂呢?這是遊戲的一個大爆點!在三部曲的第二部結尾接露。)

有了這邪神賦與的「第三次」生命和指引,Raziel決定藉著摧毀凱恩和他的吸血鬼帝國來平息自己的怒火。

但獵殺Kain的過程中,他發現Nosgoth的九根圓柱是種邪惡力量,是邪神蠱或上古有翅膀的種族所建造,目的是促使這個世界變成邪神想要的樣子。圓柱的運行雖然不完全受邪神控制,但它運行的規則促使邪神可以佔據「控制這個世界」最有力的位置:可以隨意指定祭品來維持圓柱本身的穩定。──千年以前,凱恩Kain就是因為理解到這個事實,所以決定放任圓柱崩壞。但世人只知道「凱恩拒絕犧牲自己來維持圓柱的完整」。

邪神轉化Raziel,目的並不是為了讓Nosgoth重回平衡,僅僅是為了讓Kain成為自己當年所指示「九個圓柱的祭品」而已。理解真相後,Raziel陷入天人交戰:該復仇?還是不該復仇?



十五年前(三部曲第一部剛上市),第一次玩這個遊戲時,對克蘇魯神話還沒有認識,對宗教觀點也跟今天不一樣,所以初看到這個故事時,並沒有被震撼到。

但今天不同了。

為何自由意志是基督教文明很重要的基石?

因為神不是靠武力脅迫來讓人屈從他的意志與安排,如果人違背神的安排,神也不會真的因此震怒,(如果應藥除蟲,總是可以在聖經中找到類似的反證,例如神的「憤怒」殺死了想要用手扶約櫃的人.......)

因為人有自由意志!而(從宗教觀點上來看)這是神的選擇!而且個人的意志、個人的選擇不該是影響或維持這個世界運轉的關鍵!

本體像章魚一般盤踞在九根圓柱根部的邪神顯然不「懂」這個「道理」。許多拿著教條式善惡分辯法的無神論者也不懂這個邏輯。



在這個「遊戲的故事其實只是幌子、只是讓欺騙玩家無條件融入虛假的英雄扮演模式的引子」的時代,還有遊戲公司願意捨棄拼命製造連續擊殺、聚氣連續技等無腦快感,去真的寫個扎扎實實的好故事........這遊戲本身就是個奇幻。



【噬魂者本來只是一把有特殊能力的劍,但隨著穿梭時空、吞噬特異靈魂和奇特魔法後,Raziel身上結合了多種強大的力量,(這有點「個人解釋」和「個人理解」,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Youtube上尋找劇情,)在理解了Nosgoth的運行真相後,他決定摧毀Mobias領導的教士團,包括當時還未被轉化成吸血鬼的自己。

沒想到當噬魂者Raziel用寶劍噬魂者殺死人類Raziel後,人類Raziel的靈魂便跟寶劍結合,並且和噬魂者Raziel起了共鳴!......原來,Raziel本身的靈魂一直寄宿在寶劍噬魂者上,自己的靈魂並不是自己的,而是屬於這把劍。】
PTT上出現了篇文章:不關心政治的人都在關心什麼?

這文的核心觀點並沒有錯!

身為公民,就有關心政治的必要!

我認同這點是絕對正確的!但這文對這點的解釋有點流於表面和形式!

因為它擅自移花接木,把這個精神扭曲成:不跟我一起在特定議題上(用幾乎是無條件的方式)質疑官員操守和專業的人,就是不關心政治!



民主政府的一個重要基礎和特色在於政務要由具備專業素養和訓練的公務員來推動!(避免政府公職變成民選官員私相授受的工具。)

監督這些公務員的議員,也應該要有一定程度的專業學養!(否則憑什麼當議員?就憑張嘴敢亂開支票?敢站上台臭罵官員?)

全體公民也應該建立自己的專業領域與學養,在最大的範圍內去關切某些議題,適時的表達意見,適時的參與專業討論。(否則有何資格來選代議士?)

如果大家都被迫接受「要一起高度關心特定議題」,完全沒有個人選擇與衡量的空間,結果只是把別人強迫變成自己的、或特定人的應聲蟲罷了!接著公眾意見會變成兩大類無腦方式的無限量繁殖:1.我先讀了某某大的文,從此只信某某大的觀點,即使某某大本人都放棄了這個觀點,我只要告訴自己「某某大也墮落了」,然後開心的變成某某大的空洞翻版。2.我自覺自己根本不懂這個議題,然後某某大來告訴我「反正聽我的就是了,我不會瞧不起你不懂,反而會耐心的幫你解釋(洗腦)這些事情........其他人沒有這種耐心,因為其他人根本不管你的利益,只想犧牲你、佔你便宜!」

想想:有醫療專業的人如果認真盡到自己的公務員/代議士/公民責任,請問有教育專業的人會需要為了教育議題一起加入街頭抗爭嗎?

同理:有外交或經濟專業的人如果認真盡到自己的公務員/代議士/公民責任,請問有其它(醫學、能源、電子、教育)專業的人會需要為了外交或經濟議題一起加入街頭抗爭嗎?

不去撿回這種「全民皆該有專業」的民主終極目標,企圖用「懶人包」和民粹搧動來讓自己的政治目的門檻降低?..........拜託!有點品格跟修養好嗎!



台灣的狀態當然離「全民皆該有專業」的民主終極目標很遠!

在一個九成的人都只能從事低知識度勞動、或仰賴人脈在推動的業務行銷或物流配對工作的國家,要人民去關心專業層面的政治事務,應該是不可能的!

大家只能用口號和立場去配對,配對後來「區分」這個政策的效益或公務員的表現是否值得信賴。

但是真的不希望台灣的未來變成全民只會讀懶人包、高等教育的學生專長必須要是「製作懶人包」的窘境。
Blind Fury...





魯格豪爾的經典。

盲劍俠座頭市美版改編。

【荒野大鏢客】也是日本【大鏢客】改編,但真正看過【大鏢客】的人恐怕少,可看過座頭市行俠仗義的人可多。

或許這是美國好萊塢改編他國經典在評價和觀眾緣上吃鱉的開始。──題材再新鮮,其實都會有一票人看過,而這票人最喜歡搬出來講的話就是......

跟原著不一樣。



這確實跟原著不一樣。

藍波才剛流過第三滴血,但這片完全顛覆了後越戰時期電影的法則,它不再譴責國家政策對士兵與對國民造成的傷害,因為如果沒有上戰場、也沒有在戰場上失明,則主角尼克永遠沒有機會學會行俠仗義的本領與意義。

戰爭真正從他身上剝奪的,並不是享受戰士的榮光,戰爭從他身上剝奪的,是被美式文化摧毀馴化的機會。

這不但不是壞事,反而是種救贖!




美國或許可以不發動越戰,美國或許可以堅持到最後、直到打贏戰爭,但這會讓國家變得比較好嗎?........這部電影當然不是要反諷「反戰人士」的一廂情願,或是強烈抨擊美國本土虛假的歌舞昇平,只是約翰藍波的憤怒雖然直白......但吼完又如何?還不是要乖乖去坐牢、乖乖回戰場?

雖然命運很無情很偏心,但事實是有些人註定要被時代的傷痛給吞噬,但有些人會升華。
佔中失敗或成功,本來是不需要評論分析,也不需要打氣的。

他們真的只能靠自己!

(至於怎樣會成功......看這文吧。)



今天忽然理解到兩件事,我省略思維過程,只留下結論:

1.政府首長用民選的是件很矛盾的事!如果公務員不是民選的,升遷過程不是民選的,為何公務員的領導者要用民選的?而且公務員首長都可以民選了,真正應該由人民親自監督的那個「負責公務員銓敘與升遷評議的單位:考試院」竟然是個半黑箱機關!這是外星笑話嗎?

2.如果民主的精髓並不是單純的「人民可以在政黨政治競爭中選擇自己想要的政府官員和代議士」,而是在民有民治民享,在政府成立的目標是保障全民的福祉,政府服務的對象應該是全民,而不是特定階層或對象,(然後大家能理解:貪污腐敗隨處可見,政府存在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製造貪污腐敗,所以有貪污腐敗並不能改變這個政府存在的目的與前進的目標。)那今天的中國遠比台灣和美國民主多了!(即使他們明定共產黨專政。)因為台灣和美國的法律等於明文保障了特定階層的政治權力。台灣保障了國民黨,(因為民進黨修的法律,)美國保障了財團支助的遊說團體。



所以.......

佔中不應該成功。那完全只是轉移事情(中國、香港、台灣今日局面)的焦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