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所以要自己詮釋自己

如標題,這文簡單明瞭。



不知道哪天,台灣也會看到流氓聚集街頭,要求「讓我們奪回黑道的詮釋權」;也許還有一天,台灣的貪官污吏都會擠在一起,起鬨著「讓我們自己定義貪污爛權的價值」。

然後我們會聽見會場傳出施文彬的「誰是老大」和張震嶽的「我要錢」,一個又一個被通緝的黑道和貪官都穿金帶銀走上台,毫無顧忌的炫耀著「這就是我們熱愛的一切」﹍﹍

幹!

看了就堵爛!



對了,我在堵爛這篇。

【烈火突擊隊】雲豹坦克?裝甲車?玩具?

什麼是『雲豹』?

維基百科上有點參考資料。這個禮拜得新聞還沒更新上去,大致上是說早在2008年就發現此型裝甲車得金屬有瑕疵,可是卻在不修正的型況下量產、且交件,生產/設計/製造商對此也不用採取任何補措施,也不需扛任何責任,只要等著收鈔票就好,而我們偉大萬能的政府,對這個問題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基本上,此型坦克設計與生產,是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拍板定案,把這當作政治問題來炒,希望能從中釐清責任歸屬只會越炒越黑。

只是這讓我想到一部久遠之前在東森電影台看到的喜劇片,【烈火突擊隊】



聽名字會以為這是什麼熱血沸騰的軍事動作電影,但其實這部電影根本沒有動刀動槍,僅有得爆破鏡頭也是象徵意義大過實質,(就是像放煙火一樣,)取這個名字,大概是想說主角在官僚主義盛行的環境中要讓真相浮出水面,就好比要從烈火中突圍的戰士一般﹍﹍


據說這片改編字美國真人真事,若真是如此,那今天發生在台灣的事情跟本只是小兒科。

可是......根本沒幾個人在關心。

我不喜歡「台獨」的論調,可是我也很珍惜台灣身為獨立國家的事實,(對!我是擺爛派。)不論國防自主需要,任百姓稅金這樣付諸流水,實在不是件讓人看了開心的事。

官僚主義在台灣或許勢力龐大,但其手段大都還很原始,至少不像本片所描述般那麼囂張無恥。但是到了台灣,只怕百姓根本對官僚主義已經不痛不癢,根本不會去主動追究其責任,就算他們本事差了點,也可以如魚得水般在台灣生存下去﹍﹍




話說,本片導演真的很強,明知道「本片改編自真人真事」,可是導演用主角和簡單幾位關係人物對話兼影像示回意法,就讓整件事情有如無理頭搞笑般呈現在觀眾面前,讓人看完其實只有滿腹懷疑:這怎麼可能是真的?

我看完也很想問:這怎麼可能?官僚體制怎麼可能無恥到這種地步?但手段卻又如此粗暴野蠻、甚至下流?



值得一看,不管台灣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進度報告:國王的麥可傑克森﹍﹍

最新進度﹍﹍費棄50%以完成稿件﹍﹍卡文ing﹍﹍

原因:無法提昇靠杯度,吸引不了無腦粉絲出沒叫囂。

改進計畫:撩下去了啦!乾脆結局就寫「醫生其實是麥可不能開誠佈公的戀人,但醫生實在不忍看到麥可在這樣繼續被資本主義和娛樂工業消費利用,所以忍痛幫助他一了百了﹍﹍事實真相公開後,全球歌名感到極度欣慰,因為他們的偶像不是死於『為了不讓歌名失望也要維持舞台演出水準所以只好用藥物壓抑病痛』﹍﹍」

怎樣?夠靠悲吧?】

【新聞觀後感】大前研一是混蛋

大前研一:台灣只剩一年了
中時 更新日期:2009/07/22 03:18 譚淑珍、呂雪彗、崔慈悌/台北報導

工商時報【譚淑珍、呂雪彗、崔慈悌/台北報導】

趨勢大師大前研一21日指出,台灣只剩1年的時間掌握大陸市場,多浪費1天的時間,就多1天的損失,必須快一點找到新的重點、新的發展模式,才能面對強大而崛起的中國與全球市場。

大前研一是受工商協進會之邀,就「全球經濟與兩岸合作展望」為題來台發表演講。他昨日並拜會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劉兆玄。他會見劉揆時,提出更迫切的警告表示,台商能爭取經營中國內需市場機會只剩半年,因為中國企業已不斷強大,例如中國移動市值已超過台北股票總值。

他在2003年時曾來台演講,當時他說,台灣的機會只有5年,台灣必須在5年內完成佈局,如此才不會因為中國大陸在各方面已臻成熟而不再需要台灣,如今,他說,「台灣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自從中國大陸的聯想買了IBM後、香港幾乎30%的地產都被中國大陸的企業買走後,大前研一說,「中國大陸的企業已經吸收了很多其他國家先進的經營技術與經驗」,中國大陸的經濟也邁入到第二階段的發展。

當中國大陸的企業藉由併購跨國企業吸收國際級的經驗、當中國大陸的經濟邁入第二階段的發展時,大前研一說,如果台灣還在想當年運用廉價勞工的成功經驗,「就要小心了」,如果還「想當年」,不但不會再成功,還將成為中國企業收購的對象。

他說,面對進入第二階段發展的中國大陸,台灣必須要有更好的技術、更好的行銷體系,否則是無法與歐美與日本等跨國企業相競爭,就這點來講,他說:「台灣並沒有準備好」。

大前研一建議,台灣未來的重點應是儘速進行內需市場的佈局,「歐美與日本就是這麼在做」,而台灣在進行中國大陸內需市場的佈局時,「與其單打獨鬥,不如與歐美與日本跨國企業合作」,因為,歐美與日本等跨國企業一來不懂中文,再者過去在中國大陸的投資經驗也不好,這是台灣的優勢,他們需要台灣這方面的經驗。

更重要的是,大前研一說,很多是台灣或許有,但是其他國家是絕對沒有的機會,例如基礎建設方面,像是港埠、鐵路、航太、通訊、鋼鐵等,中共當局會釋放機會給台灣,卻不會給其他國家,這是台灣的機會也是優勢。

他舉例,中國的東方航空公司因為奉命收購其他陷入財務困境的航空公司,致使東航本身也陷入困局中,而東航在資金挹拄的需求上,其他國家是沒有機會,但是台灣或許可能有機會。

台灣有其他國家不會有的機會,大前研一說,是台灣可以吸引跨國企業合作的優勢與機會,也是台灣佈局中國大陸內需市場的機會,但是這樣機會,他說,最多也只剩下1年。


====================================================

講真的,鼓吹大陸好、大陸有前途的文章不少,唯獨這篇真的讓我覺得聽到一個混蛋在吠。

「中國移動市值已超過台北股票總值」?

So what?這台北股票總值是以什麼為判斷?流通交易量?總發行量?要不要算算台灣前一百大企業總市值?要不要把總部不設在台灣、但在台灣上市的股票排除?﹍﹍以上這些質疑其實都不重要,關鍵是中國企業市值與前進這個市場的必要性有何關聯?



「歐美與日本等跨國企業一來不懂中文,再者過去在中國大陸的投資經驗也不好,」這話是邊吠、邊放屁拉屎將出來得吧。

「我差點掛在那座山頭,建議你趁著那座山頭還沒被我攻下以前,快去嘗試﹍﹍對了!我已經放棄攻下那座山頭了。」聽到這種話,請問各位作何感受?



「很多是台灣或許有,但是其他國家是絕對沒有的機會,例如基礎建設方面,像是港埠、鐵路、航太、通訊、鋼鐵等,中共當局會釋放機會給台灣,卻不會給其他國家,這是台灣的機會也是優勢。」

這話的根據在哪?沒有!沒有!沒有!

虧他講的出口。事實證明,台商在大陸唯一的優勢,只有心理優勢而已。



「他舉例,中國的東方航空公司因為奉命收購其他陷入財務困境的航空公司,致使東航本身也陷入困局中,而東航在資金挹拄的需求上,其他國家是沒有機會,但是台灣或許可能有機會。」

這樣得機會,是未來一年一過就不會再發生嗎?

如果是,那這段談話有意義;如果不是,那大前研一不但邊吠、邊放屁拉屎,還把屎尿丟往聽眾身上。



說白了,大前研一的談話隻字不提前進中國大陸的必要,就會不停掩飾前進這塊市場既有的難度與風險,就好像「股市即將大漲」這種預言不該作為鼓勵老百姓前進股市的理由。

混蛋一個!

【六人行】 vermont 是什麼地方?

維基百科有介紹,大家可以看看。

第四季第十四集,Ross和Emiley跑去那裡......發展進一步的感情。


除了講到Vermont之外,這集還有些很有趣的東西,例如 joey跑去參加一場試鏡,可是他才剛結束一場為期三天的釣魚之旅,而且因為太累打盹,竟然忘(?)了洗澡就急忙跑出門...

【守護者】這片到底在拍些什麼?

看完,覺得悶的人其實絕對佔了大多數。

我甚至還有看到有人說:「看完片頭曲就快睡著了。」

主要是因為台灣、甚至整個華人世界的傳統價值對近代歷史抱持著一種功力至上、麻木不仁的態度,除非是升學升等考試會應用的部分,不然大家都抱持著不關心、不理會的態度。

如果能夠對近代西方歷史有多一些認識,可能會比較享受這部電影。


熟悉嗎?關於這張照片?

如果不熟,那還是跳出此文別再浪費時間看下去了。

這張照片拍攝於1970俄亥俄州立大學,士兵們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向一批反戰示威遊行的學生開了六十多槍,總共四人死亡、數十多人受傷。


電影中,導演查克史奈德用超快速攝影重現、並捕捉了學生在槍上插花的那一幕。

接下來這張,應該更有名了。

這是二次世界大戰時,日軍宣佈投降的一刻,在紐約時帶廣場前偶然拍攝的「勝利之吻」。

這位海軍大兵和那位女士之間純粹只是陌生人。只是到了電影中,導演(或原著)將它改編成一位超能英雄和同樣穿白衣服的女士用相同姿勢熱吻。

這串開頭,目的是為了要讓觀眾能夠將現實事件和這個架空的世界連結起來。






除了這兩張照片之後,就連麥可曼恩即將上演的新片,也出現在這部電影裡。(被第一代英雄們修理的搶匪之一。)




電影到底該講些什麼樣的故事?什麼樣的意涵直得用一個半小時以上的影像故事傳達?......

無數「娛樂」和「深度」之間的討論,不停在網路或現實中交錯碰撞,最後只爆出一些毫不起眼的火花之外,什麼都沒留下、什麼都沒影響到。

說穿了,這一切都是笑話。因為除非切合觀眾的需求或既有價值觀,其實沒有多少觀眾會願意完全場開心靈接受導演那超越常規尺度的意見觀點,即便人性和知識已經開化到這種時代,我們還是可以看到無數人,不論專業或業餘,都在用既有認知偏見來解讀他們看到的一切電影影像甚至在這之外的創作。(連我也經常犯這個錯。)

泛道德化、命題空洞化、固有偏見無線上崗......捍衛傳統價值、偏袒西方信仰、無腦歌詠民主和愛國主義、為當道掌權者粉飾潤色......不論是觀眾或影評,總有人無腦的向著導演編劇叫囂,「給我們一些新鮮、震撼的觀點吧!」卻不知道自己會一次又一次任由黃金飄過自己眼前、毫不自覺。

事實上,比起高深的題目,很多淺顯的話題經常被人遺忘甚至刻意忽略。

就好像本片一樣。

「不要因為眼前是歌舞昇平、除了經濟議題以外沒什麼大危機存在的世界,就以為這種和平會存續到永遠。別忘記還不到二十年前,大家都還處在核彈會毀滅世界的陰影之下。」

今天,伊朗開始展露發展核武的野心,核武俱樂部的成員也已經破十位數,生化武器的威力也達到一個巔峰,能毀滅或擾亂世界的,豈止核武?

這不正是電影中,曼哈頓博士所說的話?



這部電影,這部漫畫,這個故事,所要傳達的東西其實很單純,其用意更是單純。

人類靠著親身經歷和累積歷史換來的教訓,不要輕易遺忘,要守護住。

【很可悲,在台灣或華人世界,如果有人用相同模式創作了一個故事,然後改寫歷史,中國因為台灣有超級英雄而無法遂行文攻武嚇統一的計畫,台灣島上的黑道勢力通通被敢進監獄,陳水扁全家在他卸下總統職務當天就被被民拖到街頭亂棍打死,早就已經退休的李老賊再次登場當總統......有人能欣賞這樣的故事嗎?】

【守護者】懷念那些過去的年代和必然發生的事

我個人從不喜歡英雄主義,所以這部片如果是在呈現英雄主義的崩壞,那這部分並不能深得我心。總之,這部片在我眼中最後剩下的,就是在懷念。



懷念那個人人相信除非神發神經,否則未來會很美好的時代。

懷念那個人類擁有無比光明美好的前途的時代。

懷念那個相信我們擁有戰勝邪惡使命的年代。

懷念.......懷念用影樣大聲歌詠這些精神的年代。



蘇聯邪惡,共產黨邪惡,核戰邪惡,除非穿上制服否則行使暴力就是邪惡。

這就是「那些年代」所相信的。



可是...實際上人類連對自己存在的意義都充滿了疑惑,充滿正義感的人只知道發洩自己的怒火,能專注追求「大愛」的人其實心中殘忍麻木、甚至毫無人性,就連神也只是個會分身的工作狂罷了!

思考,思考,思考,除了思考之外還是思考,太多太多問題等著我們去釐清、探索、嘗試解答。

但先把「得到答案」放一邊。



邪惡和善良的必要性何在?

必然發生的事情,有需要釐清其屬性嗎?如果沒有這些事情發生,就不會有接下來的種種過程,善因會開出惡果,惡緣也可以產生善業。

即使是在那個年代,就算變成兩個女人擁吻也應該不會改變那副影像的價值:不管有沒有「笑匠」,總有人來賞甘迺迪一槍:那些大學生終究要死在槍下,雷根會變成總統,世界不可能真的和平......

一切都是必然發生的事。

沒有善惡。

只要記得這些事情曾經發生。




【這片充斥著政治語言和政治影像,不是台灣盛行的那種庸俗兩黨選舉謀略,而是貨真價實的政治。】

【音樂】I am fucking Matt Damon!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這

原來這首歌的原始出處在這裡



這位仁兄的文章有清楚解釋這是怎麼回是


有人好心把歌節錄下來還放上翻譯



麥特戴蒙的媽媽對這首歌有何感想?



「沒人可以f__k我的寶貝兒子,為何不是f__k班?」

就為了這句話.....那位節目主持人反擊了!!!












這是 Sarah Silverman的脫口秀表演

【轉載】美知名影評人羅傑-艾伯特炮轟《變形金剛2》

美知名影評人羅傑-艾伯特炮轟《變形金剛2》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6月24日 13:29 北京新浪網


知名影評人羅傑·艾伯特炮轟《變形金剛2》

  新浪娛樂訊 《變形金剛2》於6月24日在全球同步上映,美國知名影評人羅傑-艾伯特在看完電影之後,對邁克爾-貝的《變形金剛2》嗤之以鼻,稱這次觀影是一次可怕的經歷:

  觀看這部電影是一次可怕的經歷,令人難以忍受的長度,卻只有三四處稍有意思的場景。其中一處是一只像狗的機器人在女主角的腿上蹭來蹭去,就只有這麼點笑料了。所以如果你想節約自己的電影票,那麼走進廚房,讓一隊男唱詩班成員合唱地獄之歌,再叫一個小孩猛敲鍋碗瓢盆,然後閉上你的眼睛,盡情發揮想象力就可以了。

  電影的劇情簡直不可理喻,汽車人、霸天虎與其他機器人的對白毫無意義,他們的口音混合著布魯克林口音、英國口音以及Hip-Hop口音,卻扮演來自外星的生物。他們的表現看上去就像丟棄在垃圾場的廢物,他們笨的就像石頭,相比之下,劇中作為陪襯的人類角色卻有趣得多,這就足夠叫人無語了。

  這部電影是邁克爾-貝執導的,就是那個在1996年拍過《勇闖奪命島》的人,而他現在卻拍出《變形金剛2》這種東西。這不是一部電影,充其量只是一個玩具秀場。拿著變形金剛玩具的小孩們能對玩具充滿想象,幻想著它們勇敢戰鬥,並且永遠是他們的朋友。我就知道一個小孩,在看電影時遺失了他藍色的卡車玩具,哭得撕心裂肺。但即使是這樣的小孩,也會對《變形金剛2》感到憂慮而沮喪。

  人類出現的場景,部分就像是沒有智慧火花的情景喜劇,剩下的部分則是在慢鏡中逃離爆炸──等等!你根本逃不脫爆炸。他們甚至有類似於這樣的台詞:“哦,不,那機器被藏在金字塔裡,如果它們啟動它,太陽就將毀滅!但我一定不能讓它發生!”片中的人類,包括很多美國軍人,仍然對變形金剛進行了狂轟濫炸,雖然在科幻片歷史上,還沒有外星人能被槍打傷吧。

  片中有不少美女,她們的外表都被打造得完美至極,看上去太像真實的女性了──如果你是個高中生,對性的認識只限於床底下的色情雜誌的話。而兩個最不可理喻的角色就是山姆的父母了,他們帶著兒子到普林斯頓──明顯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學校──上大學,而山姆的母親還在校園裡誤食大麻high了起來。隨後他們也被電影沒解釋清楚的原因捲入到埃及的戰爭,以便讓兩位也可以在慢鏡中悠悠的逃離爆炸。

  戰鬥的場景則讓人迷惑。一個機器人還能讓你分辨,但兩三個在一起就完全讓人糊涂了。而那個能從雪弗蘭Camaro變成四層樓高的機器人(譯者注:大黃蜂,艾伯特老爺爺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汗)大部分打鬥場景都是靠拳頭……就像我説過的,比一盒別針還傻。它們還都長著巨小的腦袋,除了一個,它由於太古老了,還長著鋁製的鬍子。

  意識到本片在英國已經於7小時前上映,英國本地的早報應該已經上市,我在寫完上面的東西後查了查英國媒體的影評。果不其然,幾乎都是駡的。而在美國媒體的第一篇影評中,Todd Gilchrist寫道:“邁克爾-貝的野心又深又大又長”,但是,他也猛烈的辯護道:“這一定是我看過最電影的電影。”他對票房也充滿樂觀:“感覺注定要成為史上最賣座的電影”。當然,我覺得,它一定是史上最“那個”的電影。(譯者注:此處“那個”為原文作者留白,不過他反諷的意味很明顯。)

  延伸閲讀:誰是羅傑-艾伯特?

  羅傑-艾伯特(Roger Ebert),現年67歲,他從1985年起就為《芝加哥太陽報》(The Chicago Sun-Times)撰寫影評,現在是美國最著名的老牌影評家之一。艾伯特雖然是惟一得過普利策奬的影評家,但他的文章非常淺顯,直白到像是拉家常。他的大衆路線使得他成為讀者最多的影評家,全美國有兩百多家報紙授權轉載,而他獨有的“兩個大拇指翹起來!”(Two Thumbs Up!)影評語,也被衆多影迷所熟知。(Nick Lee/編譯)

===================================================================

講的都很有道理...

可是在這傢伙眼中,【絕地任務】有好到哪去嗎?值得讓他稱麥可貝為「拍過那部電影的人」。

【即刻救援】讓【恐怖旅社】作惡夢...

如果,【恐怖旅社】中的腳色們有個這樣的父親,那這門「誘拐觀光客」的生意根本沒搞頭。

所以這世界上若真是有【恐怖旅社】,那裡面的人看完這片後,應該會嚇到半夜尿床、尖叫「連恩尼遜別找我!」




【軍火之王】中,依森霍克飾演的范倫亭探員講:「比起核子武器,你的軍火才是真正大屠殺時所用的工具。」

相較之下,特務們也該想想:當你們遠在天涯海角,忙著把恐部分子鎖在中東世界時,真正在危害你妻兒子女的,其實是誰?...到底誰才值得你們花費時間心力去對抗消滅?

現實中的情報特務有可能真的具備這些身手嗎?當然不可能威到如此,光是闖進那些阿爾巴尼亞人老巢中的槍戰,就已經破綻連連了...那把槍到底有幾顆子彈?主角可是一把槍拿著掃到底耶!

難怪有人會疑惑如果美國真有這種能耐,怎麼會讓911發生呢?

答案就是:美國就是有這種能耐,但還是讓911發生了。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什麼?不需要多解釋了,我喜歡討論電影,但不喜歡陰謀論。




大致上來說,這部電影節奏掌握的很好,動作場面流暢,不會有近年好萊塢功夫化後的陋習,(不會花時間去讓主角耍帥、還回頭看一眼那些被打趴的雜魚。)除此之外,其實沒有太多值得說的。


【有種【經典老爺車】中所要傳達的感慨。──為了「國家的XXX」所犧牲奉獻付出的一切,畢竟不會白白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