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綻 最大的破綻就是劇情







感謝網友「不要問」的補充意見,這讓我對這部電影改觀不少,而且有一些意見,其實是我之前一直忽略遺忘的。

雖然這些補充意見推翻了我不少舊文中的見解,可是我對本片的評價並沒有因此而改觀太多。

至少劇情的邏輯和合理性不再是最大的缺點......改天再詳述,先補上網友的意見。

「1.由於美國的訴訟制度是集中審理,證據都蒐集好了才開始進行審判,在審判過程中如果沒辦法提出證物或證人,陪審團就會用現有的證據做出裁判。就算事後發現新的證據,也不能夠重新審理。因為美國只有在第一審是事實審,會召開陪審團,之後都是法律審,在上訴的時候只能針對法律的問題進行辯論,而不能提出新的證據。所以檢察官在第一次有陪審團的審理期間,必須充分的準備各種證據和證人。

2.美國所謂的一事不兩罰(double jeopardy),是說一件事只能審理一次。

3.自白(坦承犯罪)一定得是自願的。我們嚴格禁止用各種不法手段取得被告的自白。但是,如果一開始被告是出於自願而自白,但到了法庭上卻翻供說是被威脅,法官要聽信誰的呢?我們刑事訴訟法很怕這種情形出現,所以現在要求在訊問被告時必須連續錄音錄影,就是要確保自白的任意性。


個人是法律系學生
最近因報告繳交才接觸這部電影
剛好路過
以上是老師提供資料
參考看看吧」

===============以下為舊文==================

何謂「一罪不兩罰」?

排除掉兩方的思慮老是圍繞著這點以外,這部電影的劇情可以很簡單的解釋為:讓嫉妒之火吞噬了理性的丈夫,計畫了一場謀殺案,但是因為利用巧妙的手法讓兇器從現場消失,導致無法被定罪﹍﹍

嚴格說起來,本片真正論述的法律學理主軸,應該是集中在:任何人無法被證明有罪以前,都是無罪的。跟「一罪不兩罰」無直接關聯。

所以即便某人是「曾經出入現場的唯一嫌疑犯」,但是沒有可靠證據之下,這人便是無罪。這也是這部電影中,兇手在法庭上用來脫罪的最大理由之一:不能排除有第三者進出過房子的可能。


這是個已經被玩到爛的「法律常識」,幾乎連文盲都可以朗朗上口。

而那個讓兇器消失的手法,也不太巧妙,我看到一半就知道關鍵了。

所以扣除拍攝手法、安東尼霍普金斯的演技、和法庭程序的考究以外﹍﹍這片真是乏味到了極點,甚至其中若有似無的將「過人的智慧應用在犯罪」這種行為,轉化成緊張、刺激的鬥智交鋒,(兇手:「能脫罪,是我有本世。」檢察官:「能將你定罪,是因為你太遜。」)將追尋正義的過程描述成有錢、有能力的人玩的遊戲,讓我不得不驚呼哀嘆:這是什麼樣的世道?


(這才是本片最讓我無法忍受的地方。──一切都只是一場遊戲,有錢人和聰明、帥氣的人。)



唯一用來製造劇情張力的關鍵點就是因為「一罪不兩罰」,所產生的進退兩難結果:如果不在這場審判終將他定罪,即便日後發現新證據,也無法再將他定罪。

如果大家可以脫離電影中,刻意營造的劇情迷霧,退一步看看整個劇情,大家會發現這樣的設定根本不成立。

先不提「一罪不兩罰」的定義。首先,司法結構與程序中,有種東西叫做「上訴」,也就是說:檢察官即便因為交不出有力證據,也可以在日後上訴時提出,這個「不在這場審判裡定罪,就永遠拿他沒辦法」的說詞,是站不住腳的;另外,即便兇手利用無罪開釋之後的時間,潛逃至國外,但一樣可以用引渡條例,援請國外司法機構逮捕這個人,然後將他押送回國。

所以我要大膽推測﹍﹍這片的劇本明顯被竄改過,將一部精彩、嚴謹、情緒內斂的推理鬥智,修改成三流的法律辯證會,而且還很煽情的大量導入個人情感,讓原本應該站在超然立場的檢察官男主角,帶入大量個人情感,還把自己的飯碗拿去豪賭﹍﹍

所以﹍﹍煽情、愚蠢、奢華到了有點浮濫的地步,是本片最後的樣貌,說穿了只是又一部極力鋪張的描寫好萊塢上流社會的電影沙龍,不值得留戀,更不值得推薦。





最後,解釋一下「一罪不兩罰」的定義:任何「人」(包含法人)都不得因為同一罪名而接受兩種以上之審判。

所謂的「罪行」,依據台灣法律的定義,要有犯行人、犯行、與被害人三種要素,(必要時,還要考量犯行對被害人造成的傷害程度,也就是四種要素,)所以假設今日甲公司在某地區傾倒廢棄物,造成該地區居民在若干年後承受嚴重健康傷害,則今日我們有犯行人:甲公司,犯行:違法傾倒廢棄物、造成當地居民嚴重健康受損,與被害者:當地居民,等三項要素。

可是很不幸的,有某乙原本為當地居民,可是因為在傾倒廢棄物的行為發生後才搬移該地區,結果等到審判確定後,某乙才知道有這事件,也發現自己的健康正因為廢棄物而受嚴重損傷損,請問某乙可以再對甲公司提出告訴嗎?

這問題沒有明確答案,但是在台灣是肯定可以的,因為「被害者」不同,所以這成為全新的罪名,絕對沒有「一罪不兩罰」的困擾。

也就是說:即便甲公司已經付出天價賠償,還是要再面對一次受害者的賠償告訴。

真正的「一罪不兩罰」,應該是下列這樣的情況:某甲在國外犯罪,也在國外接受了審判並服刑,將來他回國後,就不需要再面臨任何刑事法律的制裁。

但此一原則不適用在「非罪告訴」上頭,例如純粹的民事案件。很多跨國親子扶養權的爭奪戰,所以會發生本國判決與外國判決相牴觸,就是因為「非罪告訴」不受「一罪不兩罰」的限制。

舉世聞名的澳洲事件,那只能算是「一罪不兩罰」的盲點,而不是它的全貌。



總之,「一罪不兩罰」會出現在本片,簡直是莫名其妙。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