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糞青化人道主義者,要他們吃屎算客氣了!2..髒話真是種語言藝術的極致成就。

【本文又臭又長,請確保閱讀時精神在最佳狀態。另外,請隨時參閱前文。

即使可以改變投票模式,這次的投票之踴躍,也已經超乎我的預期,一次投票的人數抵兩次﹍﹍反正投票結果根本不重要啦!大家參考即可。


開始!

糞青之可惡,在於他們完全屏棄理性思考,拒絕普世公認的人性價值,而不擇手段的擁抱愛國主義,甚至是狹隘的民族暴力主義。他們相信什麼、擁抱什麼,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所拒絕、屏棄的的東西,還有他們採行的態度。

所以他們最後變成了一批拒絕理性溝通,甚至拒絕理性思考,只知道凡事教條化的野蠻機器。

跟旁人討論國家大事,能雄辯即雄辯,能片面否決即片面否決,能逞口舌之快就逞口舌之快,不然就是圍毆而上,像那位在抗議群眾前講良心話的女大學生,應該最清楚這種情況,最後除了記者肯聽她說話,只得到了糞青一堆羞辱與威脅的文字,還要聽見他們在背後自以為高尚的自吹自擂。


這跟人道主義何關?

我相信人活在物質世界,就要採取唯物主義;在唯物主義的世界,即便是心靈世界的知識,也是可以經由辯證與推論來解析的,所以﹍﹍

人道主義到底有多了不起?坦白說,看過那麼多網路文章,人道主義者唯一把持的理由,不過是個很簡單的:這是人性。

這.是.人.性。

他們大概永遠不會去思考:為何人道主義、或所謂的惻隱之心,會是人性的一部分?

到底何謂惻隱之心?我們都知道多得是看著電視上播報著地球某個角落的災民消息,然後一邊吊眼淚的女老師,隔天上課時拿起藤條狂抽那些考不到滿分的同學;我們也知道這世界上真的有人不忍心看到陌生人陷於飢荒、災厄的絕境,可是卻可以凌遲自己的仇敵,藉以發洩自己心中的怨恨﹍﹍例子兩個就夠,請問:支持人道主義的惻隱之心,到底長啥樣?

難道,這世界上九成九九九的人,可以奉公守法、以遵守普世價值的方式生活,都是因為他們有惻隱之心?如果是這樣,用個反論推導來看看這假設成不成立——難道沒有惻隱之心的人一定會犯罪?用屁股溝裡的毛想也知道不是,不信?看那些一毛不拔、刻薄員工的企業家有多少?看那些為了增添自己肚皮上的肥油,而使出各種巧詐奸險手段的經濟罪犯與貪官,又有多少?請問他們難道就有惻隱之心嗎?——難道非要藉由攸關生死的大事,才能看出人有沒有惻隱之心嗎?

以上這些問題,九成的人道主義者大概一題都回答不出來,尤其是如果意識到這些問題的背後,代表的是:惻隱之心有那麼重要嗎?

反正人道主義者接下來可以把「人性」拆解,然後搬出「人命無價」,或「等你被埋著的時候看看有沒有人要救你」之類牽涉人身攻擊的辯論技巧。


說說「人命無價」吧!

有個懷孕大肚婦人,被埋了五十幾個小時,依舊生還;有人在地震發生時,連躲都來不及躲,恐怕那個用來感受痛苦、恐懼、悲傷的白色蛋白膠體就被一堆石頭磚瓦砸成肉漿;但也有人可以邊逃命、邊學科洛佛檔案錄影存證。請問這些人的遭遇為何差異如此之大?

人命不是無價,而是根本沒有單位,去討論人命多重要,等於間接認同「人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命運。」

我患有先天的心律不整,偏偏沒有一種藥可以控制那老是不規矩的心臟,所以只要一發作,除了祈禱這是意外,就只能乖乖送急診;只要一提起這毛病,我都要安慰我母親:「如果我會死在急診室裡面,那醫學根本就是狗屁,連個心律不診都搞不定。」講是這樣講,一想到醫生唯一的手段是用一百一十伏特的電流刺激我的心臟,這樣的經驗總是不太好受。最近一次進急診,才剛推進急救室,醫生立刻幫我打了一針,﹍﹍這是醫院的例行公事,用這種方法磨練醫生的醫術,因為接下來的場面不太好看,據我大哥說,我即使失去意識還是不停嘔吐,差點還被嘔吐物嗆死(?)但這樣的程序不是我在意的,真正讓我在一的是那讓我失去意識的一針。

其實那套安慰我母親的說詞是狗屁,因為心臟是種有使用年限的器官,每次發作都是在縮短我的壽命,遲早、總有一次、如果不想辦法根治,我的心臟終究會歸於平靜,管他用幾伏特都救不回來。我一直很清楚這點,即使醫學再發達,進急救室就是再賭命。

事後回想,我只埋怨一件事:醫生為何連讓我禱告的機會都沒有?如果我就這樣掛掉怎麼辦?總不好意思看見上帝,卻要告訴他我最後一次禱告是兩個月前吧?

除此之外,我還真不覺得有什麼好害怕的,或是說我根本忘記要害怕。

請別問我「人命的價值何在?」這問題根本該被唾棄。人道主義的根本,廉價低俗到可笑,說穿了不過就是:「因為在吃飽閒閒沒事幹時,想到我怕死、你也怕死、大家都怕死,所以就聚集大家一起訂個遊戲規則,讓大家不用整天那麼怕。」

在人道主義來說,生命的價值、人存在的意義、死亡的本質﹍﹍這一切都是虛假的問題,因為根源只是恐懼。(還有另一套更不堪的解釋,這裡不提。)可是今日的人道主義者卻動不動就搬出人性、生命無價﹍﹍


我們到底該對受災者提出什麼樣程度的救援,才算真的人道?

黃金七十二小時,再我來說也只是狗屁,當五成的人在瓦礫堆下活不到一天,可是其他人卻能活過五天時,平均一下就是黃金七十二小時,是很理所當然的統計遊戲。

如果要建立一個完美的天然災害救助計畫,為何不再第一時間就統計出災區有多少人口?劃分成多少區塊?可能需要什麼樣的救援技術?﹍﹍然後統統第一時間用空運過去!

統統給我第一時間空運過去!這才叫人道!作不到這種事情,卻還在那裝出急公好義、熱愛生命、富有同情心﹍﹍這根本是拿「惻隱之心」來滿足自己的優越意識,「我的惻隱之心比你多,所以我比你優秀。」


這麼長一大串不論何時看都會殺死人眼珠的屁話,只是想說明我為何在上文說人道主義吃屎,又再這文說他們糞青化。相信腦筋動的快的人已經知道了﹍﹍對自己抱持的信仰,只是流於片面的教條主義,根本缺乏判斷力,也不可能去進行推論思考,卻又蠻橫的將一切不抱持這種信仰的人打成下流,這不就是糞青的態度嗎?怎麼今天台灣的人道主義者也搞這把戲?

要糞青吃屎,是我的一貫政策。如果今天人道主義者要把自己搞得跟糞青一樣,那我當然也請他們吃屎。


另外,儘管我是唯物主義者,但今天如果有人在我面前受難,我一樣會關掉那套狗屁邏輯、推理、論證﹍﹍先救人再說啊!

可是今天災區遠在千里之外,要動員的人力物力都是巨數,不能不謹慎考量各種層面,譬如我最關切的:

「人類世界今日看似美好,其實很脆弱,因為我們的經濟過於發達。就拿捐款這事來說吧,台塑捐出一億,看似九牛一毛,可是我不禁擔心:你台塑隨時有一億現金準備週轉?如果明天即需要這筆一億,你還能再挪出另一筆一億嗎?

我相信台塑內的人考量過,這一億真的是九牛一毛。

為何我要擔心台塑的資金調動?因為我知道這茲事體大。也許台塑這種大企業一年獲利數百億,但是往往都是一億剛賺進來,下一秒又變成原物料成本、薪水、股息而流出去。只要這中間出了一次差錯,該進來的不進來,需要補錢出去時卻沒錢補,台塑只能倒閉!

敢想像台塑倒閉的樣子嗎?貝爾斯登倒閉可以找人接手,可台塑倒閉誰吃得下?

接著一堆石化業連鎖反應統統倒閉,相關行業也倒閉,生產業蕭條,運輸業中斷,最後服務資訊業也瓦解﹍﹍正在部落格上看文的人請想像一下,存在伺服器內的資訊,若是因為管理公司倒閉,最後無人維護運行管理,不就只能任它隨著硬碟一起化成垃圾?

等到大家口袋沒錢,手上也沒閒,要走去災區救人也沒車、沒油、沒工具時,還救屁啊!


人道主義是興起於西方物質文明開始快速發展的時代,生產力旺盛,人一天工作所得,往往可以養活自己好多天。所以物資與人力都很充沛時,大家才能夠用如此『華麗』的陣容場面去進行救災,或援助偏遠地區。

這樣的榮景早已遠去,今日的客觀環境早就不一樣了。要賑災?很好!但是請大家冷靜思考很多很多問題﹍﹍

最基本的一個問題:如果當我們連自己都保不住時,誰去救人?如果沒頭沒腦的救了這次,可能就沒有下次,是不是該謹慎計畫一下?」

完。

對不起!我聽到一堆人受苦受難,就是很難像各位人道主義者一樣多愁善感,因為我真的就是「冷血」。(今天就算是我被埋在瓦礫堆中,只要能夠讓我有機會醒過來禱告,有足夠的時間懺悔自己的人生,回想一下心愛的人、掉幾滴眼淚,就足夠了,要不計一切代價、或拿出最高標準救我?﹍﹍省省吧!一堆小學生沒飯吃耶!)

可是「冷血」無罪啊!因為我不會主動作殘忍的事。試問我上面的想法有錯嗎?說「冷血」有罪,就跟認為「只要是人就應該不忍心吃狗,肯吃就是野蠻。」是同樣的態度啊!大家不是在指正罪惡或錯誤,只是在標示別人跟自己不一樣的地方啊!

如果我沒錯,那用國家仇恨主義作為藉口,反對救援的人﹍﹍其實也沒錯啊!頂多是格調低了點!因為他們的根本立場也是要保護大家,不想看到大家把未來希望前途都丟在根本不知道能有什麼成效的救援上。(狗屁的黃金七十二小時。)

如果各位人道主義者真的夠成熟、夠理性、夠格調﹍﹍應該會發現我們是必要之惡!


但是,撒旦今天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多虧我女朋友提醒,不然看他文章圖片那麼久,一直沒注意到,)這樣的反應發言不但不該被譴責,還要鼓勵,因為這是種任俠仗義的作風。

可惜根本上他還不夠有深度。(連「人不用證明自己無罪」這種觀念都沒有。)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樣了,例如豬公。

剪剪貼貼一堆,還把回應者的態度算在發言者的頭上,事後被抓包還自以為高明的狡辯,這種人連基本的禮義廉恥都沒有,要惻隱之心何用?明明就是最熱衷政治文,而且寫文從不講求論證邏輯的人,先是辦個道德投票,接著是消費柏楊,今天竟然還有臉說自己討厭政治文?

而且還有一狗票人圍著他,見文就說是高見?見人就說是朱大?

看到這種事情,我發現人類認可的語言藝術或技巧中,只有一種東西可以完整表達我的感受。

就是髒話。

請大家自行想像我對這隻豬公罵過些什麼髒話吧。


參考文章:

黒羽的意見,就很成功的跳脫了唯物與唯心的界線,算是兩者綜合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