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6日 星期二

看『獵風行動』,同時感慨:「柏楊,你是給成功人士消費用的。」

G大紀念柏楊

因為這支豬公先寫文




我真的不想再寫公幹文了,可是看到這兩個人,利用部落格在那進行文字傳情的把戲,讓人想大嘆這簡直把肉麻當義氣。


柏楊如果知道有人稱他為文字英雄,就算做鬼也要再死一次。

因為這又是G大標準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式的膚淺俗氣歪歪思維,老是口口聲聲把正義、戰鬥掛在嘴邊的他,就算看上一百年柏楊的生平事蹟,恐怕也完全不會理解為何幾乎半個學術藝文界,都一面倒的否認他的作家身份,而要稱呼他為寫手。

看過吳宇森的『獵風行動』嗎?尼古拉斯凱吉所飾演的軍官,他所真正面對的魔障並非他即將因為執行上級的命令,而要殺死自己的同僚,真正的魔障在於:他總是存活下來。

第一次,他可以抗命,讓自己接受降級、甚至軍法審判的處置,可是他選擇了尊從命令。

第二次,他選擇拼死保護對方﹍﹍

我肯定活下來的人並不好受。(看凱吉整部片從頭到尾像死魚一樣的臉,大家應該不會反對吧!)


關於柏楊,簡單說就是個國民黨專政時代的白色恐怖倖存者。不用多說、也不用少寫,因為比起死掉的人來說,柏楊真的不能算是個頂尖的反對份子‧

真正徹底狂熱的自由思想份子,恐怕根本連名字都沒剩下。。更遑論可以像柏楊一樣著述萬言書,讓自己的意見思想傳遍天下,供千萬炎黃子孫閱讀。

試問:柏楊晚年除了專注在思想與文學著作外,是否有花過一分心思在抗爭、鬥爭、聲討國民黨上頭?

也許有,但是少的可憐。他的自傳與其說是控訴,更多是在忠實的轉數自己人生最重要的資產——別人絕對無法體驗的經歷;『異域』一書,很遺憾大家都將它泛政治化討論,這就好像今日大家習慣使用的邏輯:「批評執政黨施政的聲音,其出發點一定是來自於支持反對黨,其用意一定是為了攻擊抹黑執政黨。」

在這個泛政治化的時代,大家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鬥爭,所以柏楊的人生和作品就成了批鬥國民黨最佳的工具。


試問:G大將來如果寫自傳,要寫什麼?寫某某小咖文學評審無視自己的名氣、將自己拒於門外的羞辱?還是寫自己曾經因為作家被視為「不穩定的生活方式」,而遭交往八年、兼「重視麵包」的女友背叛?

好了不起的人生啊!


不懂我在氣啥?那來看看豬公的文章吧。

如果柏楊是個文字英雄,G大的人生和豬公的成就確實很了不起。

但是柏楊的文字成就並非來自名氣與廣大的閱讀群眾,甚至不是來自那精闢、具前瞻性的見解,而是來自於靈魂深處,是來自於他對於廣大民族同胞的熱情與信仰。〈相信人類可以進步,而中國人就是下一個。〉英雄主義,或想成為英雄的慾望,絕不是柏楊的初衷。

試問你豬公一屆宅男,連好好的寫個文都做不到,就會在那剪剪貼貼一堆網路上的資料,毫無半點誠懇的個人意見與經歷,把一篇追思感性的文章當成政文寫,這就是你身為創作人的誠意與熱情嗎?還在文末附上那種「感言」,這是你表示敬重的方式嗎?﹍﹍如果你本來就毫無敬重之意,那這樣的態度可以理解。

那再試問:請問你的文章,真的能夠讓人理解到柏楊這個人的成就與了不起之處嗎?還是只想要藉由柏楊片段的人生,來控訴國民黨?

反正,這種不三不四的文,在G大文中,竟然配得上詳細兩字,我真的要哭。

最後真想問問這兩個人:讀過『醜陋的中國人』嗎?(豬公說他看了五六次。)

我可以武斷的回答:就算讀了,也絕對沒有用心。

可是我今日竟然看到這兩人可以在這大聲談論柏楊,我真的要怒吼:別消費柏楊!



後記:

白色恐怖,並非國民黨的專利。

只希望大家記得,執政者如果濫用權利,三軍百姓與政府全體如果無條件的奴化自己,白色恐怖隨時會再起。

這是讀柏楊的人生,所能給我最大的感觸,至於他的思想﹍﹍哪天有機會,寫論文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