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神力女超人】女權主義者的「打倒父權風車騎士夢」

這部片的神力女超人展現出來的力量還只有【超人大戰蝙蝠俠】的一半。
顯然還有續集發展(同時令她更加成長)的空間。
(因為Feminism經常在討論「父權」這個東西,所以中文翻譯我習慣上還是使用「女權主義」。很多Feminist策略性的想要假裝自己的態度或訴求並不激烈或不會造成排擠就認為應該要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而自己的觀點則是「女性主義」,但我覺得這很欲蓋彌彰很虛偽。別的不多說,去跟別人計較「女性」或「女權」這種不會造成溝通障礙的字詞差異,為的還是要造成「我可以理所當然地無視你的意見發言甚至存在」這樣的假客觀事實,光看這樣的行為就可以看出來顯然修養度量不是不夠,而是根本低劣啊!跟我說這種人懂公平、懂不要用「剝奪別人」來「填飽自己」...我不信!這違反人類歷史的每一筆紀錄!)

電影最明顯的缺點就是它的格局很小!作為超級英雄電影,女主角的冒險旅程幾乎就是半套的唐吉軻德旅程,開頭抄一點【雷神索爾】,反派抄一點【鋼鐵人】,故事主線分別是【美國隊長一】和【美國隊長二】,根本就是大鍋炒胡亂來;既然抄了【美國隊長】系列,那理當將它視為戰爭諜報片,但它的內容相較下又太過單薄,不管是倫敦、或是比利時戰壕,街頭、議會、與戰場的各種人事物動線都異常的簡單,各種難關與突破方式更是有點兒戲,如果不是攝影質感不同,真的會以為自己還在看電視劇。

可是排除掉劇情的複雜度,它的觀點卻異常的華麗豐富生動........尤其是在女權主義的應用上。光是看預告,就可以發現至少三次這個世界是怎樣用刻板印象看待跟限制女性。一次是更衣,一次是男主角要謊稱女主角的身分,一次則是搶在女主角面前想要幫她擋子彈.......

如果企圖否認這部片混入了女權主義的觀點,那就太虛偽。但最近一兩年,女權主義觀點或論述在好萊塢電影中的地位漸漸變的兩極化,一種是開始純粹的追憶那些已經成為歷史的女權事蹟,(例如黑人女性在太空總署中工作...知道我在說哪片就好,)另一種則是用略帶荒謬戲謔的方式陳述女權主義者的行為。

在不知不覺間,後者已經成為一種大宗主流,連【鬼關燈】這樣的恐怖片其實都屬於此類。所以如果還以為這部片在用全然順向的女權主義觀點在抨擊這個現實,那就未免太天真(?)太囫圇吞棗(?)。



人們都喜歡「假裝」世間的邪惡是可以總合成 個象徵,而只要打敗了這個象徵就可以改善這個世界。這是唐吉軻德的浪漫與悲劇,浪漫的是因為他這樣以為,所以他永遠不會因為目標太過龐大強壯而氣餒不行動,悲劇的是因為他永遠看不到夢想被實踐的一天。

而這悲劇正是神力女超人差點要獨自面對的窘境。──她以為是戰爭禍首的男人其實只是個普通冷血(但盡職)的軍官,並不特別邪惡,甚至性格上有他正面親人之處。



在征戰的路途上,她闖進西方半現代化的世界,仗著自己有主角威能處處針對「西方父權體系限制女性腳色」的現象做出了各種嘲諷。

但其實這些順著這個體系或限制的人才是她最忠實的戰友!(反而是家鄉那些了解自己真正身分與能耐的人拒絕跟自己站上同一個戰線。)而她以為是邪惡化身的男人卻比正義的一方更能信任跟肯定女人的能耐!

這其中的反反覆覆、黑轉白又轉黑的觀點被包裹在堪比【斯巴達300壯士】(更是幾乎屌打三集【美國隊長】)的豪邁戰鬥中和幾段曇花一現的機警幽默對白裡。

但它到底是在呼應女權主義者對世俗體系的抨擊,還是在反思「女權主義者都在打風車」?

這世間真的存在著少數的父權運作關鍵,例如體系或認知(甚至性別),只要打破它(降低它)就可以改變一切?...百年後,神力女超人黛安娜也學會穿著不方便戰鬥的禮服甚至高跟鞋出入各種社交場合,限制女人的「設計」終究征服了當年不懂事、任意批評它的小女孩...導演是個女人,安排這樣的劇情不知道是否想要表達什麼呢?

聽聽主題旋律吧!不要為為自己發現的答案感到氣餒。因為導演並沒有給大家一個明確明顯的答案,(絕對不是因為怕女權主義者玻璃心碎滿地,)顯然...意識到後不迴避的認真思考過,如此以來什麼樣的答案都是可以被接受的,總好過(像絕大多數自以為女權主義者的人)只是蹲坐在椅子上看著螢幕或書本接收別人整理好的「說詞」卻自以為自己真的了解了什麼強上太多了。

【西部世界(1973)】科技還是簡單一點好





前陣子HBO影集「西部世界」就是取材/翻拍自這部電影。

不像新版會去深思(世人熱愛沉迷其中的)宗教符號學在真相本質上的空洞,這部片比較是從一種創新的觀點去讓大家理解:科學或高科技並不是理所當然地自己在運作。

就好像馬路的紅綠燈其實背後要有很多維修工人不停的維修整復和品管。所以「未來世界」可以想像跟討論跟探索的,並不是只有表面的富麗堂皇,它的底下也不是只有陳腐破敗邪惡的階級壓迫,(過去所想像出來的未來世界,都市底下往往都是貧民窟或是毫無人權的下層階級,)而是一種更新、更充滿活力的新秩序。


但它的劇情主軸說白了就是「機械人」版的侏儸紀公園。

或說侏儸紀公園只是「恐龍」版的WestWorld。(而且WestWorld 1973的導演還真的是侏儸紀公園原著小說的作者本人。)



從客觀角度來看,1973年舊版還是比較前衛。

新版只是種包著科幻皮的文人夢靨遐想,它的劇情結構很複雜,但所要表達的東西基本上並不是以理性為基礎,而是創作者的個人價值觀。(當代的科幻創作七八成都是這樣的東西。)

但在1973年,本片卻是直指大家對科技的錯誤想像:越複雜的科技出錯的機率越高,而這樣的錯誤導致的災難也越可怕。(為了這種低俗的娛樂需求投入這麼龐大的物力人力財力去發展科技並建造實體,真的是種合理的行為嗎?)相較之下不單單是有想像力,更是種超脫當代(科幻)的視野。

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地獄哪有那麼High】在地獄生龍活虎的十七歲

(追夢人的畜生道)


有些人才十七歲,但已經可以預見他/她會怎麼消磨剩下的人生。總結起來不外乎是繼續滿足那身爛肉會產生的各種聲色需求和慾望。

也有些人雖然起步很遜,卻會持續找到進步跟拼鬥的理由。不管是追逐純純的戀愛,或是學會彈奏一項樂器。

或許,對後者來說,只要還能追逐夢想,沒有哪裡可以稱得上地獄;對前者來說,只要能讓自己無腦的過日子,沒有那裡不是天堂。

又或許,追逐夢想就是那麼自私的事情,會傷害許多人、消耗許多人,所以追夢經常就是通往地獄之路。

又或許,當你/妳成了那個剝奪別人夢想、或讓人失去熱情的人時,你/妳就是惡鬼!



雖然電影中高唱著「Too young to die.」但死的到底是誰?是遭遇橫禍而英年早逝的人?還是那些滿足於將人生花在「最新的電影/漫畫/電視劇」「最熱門的美食/名牌」........等不用真的投入熱情、只需要花時間去等待跟適時地追逐就保證可以得到的東西的人?

電影中,後者理所當然地上天堂,前者卻要不停地在畜生道中承受屈辱痛苦絕望.......這根本不是電影,而是現實中就在發生的事情啊!讓前者上天堂的世間善惡標準到底算什麼?莫非電影華麗又隨興的方式看似完全保有宮藤官九郎的風格和水準,但其實它將某種正在醞釀的憤怒隱藏在重金屬搖滾的低沉嘶吼中,而那從頭到尾不間斷的歡樂,其實是種不折不扣的控訴。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魔女劫 June】「凡是宗教皆是邪教。」概念跟劇本的落差太大,缺乏娛樂性


基於理性主義思想而生的「敵視宗教」態度在這年頭已經很普遍了,但這片算是再次秀了下限...(目前來看,最新一集的【異型:聖約】也是種秀下限。)

電影很直接的表示了:凡是宗教皆是邪教!(不識相的滾遠一點、還持續來干擾人類的神,就算是上帝、就算能帶給人什麼好處,那仍然跟邪神沒兩樣。)

所以...

故事裡的邪教行式風格很保守,既不搞下咒,也沒謀殺什麼人,領頭者舉止端正,甚至還用相對寬大的手段處置判逃的年輕教眾,而它們的教義與教儀基本上就是在影射基督教信仰...

但恐怖片皆如此。嘲弄科學,妖魔化年輕人的生活文化或是有先天精神疾病的兒童,讓人對郊區生活的僻靜產生不信任........恐怖片皆如此。


攝影畫面、佈景、氣氛、演員的演出...都有一定水準,可見導演算是小有才氣,各個片段(除了結局以外)的節奏氣氛掌握的很好,尤其是小童星的演出明顯打死一票成人,更可以看出導演對於「指導演員」一事頗用心(不管是親自下場或有副導演在旁輔助)。

整體質感很好,光看海報就可以預期本片遠超越B級片的水準,明顯是A級水準的獨立製片。可惜劇本在很多細節上缺乏創意、都是拙劣的老梗鋪陳,概念上還似乎想要把這做成另一部「魔童」類型的電影(例如比較不那麼異色的「孤兒怨」)。

但June跟Aer之間的關係或互動方式一直很模糊曖昧(沒真的交代過),而且這類劇情模式早已經被玩到「快爛掉了」,真要把這當成故事主軸或結尾,手法不外乎是「邪靈一路上都在蠱惑June、破壞她和新家庭建立情感機會的Aer露出張牙舞爪的面目嚇的小女孩驚醒真實的愛不是這種幻影般的朋友可以取代的...」,而且故事結尾總是用「真愛無敵」來交代一切,或乾脆秀一手「成功欺騙了眾人的惡魔在結尾露出狡猾得意的笑容」...(沒有讓故事結局落在這兩種類型中算是本片最大的創意。)

算是典型的雷大(概念)雨點小(劇本)的電影。


說到電影的概念,編劇/導演(疑似)企圖利用精神分裂者的體驗或角度來重現「與邪靈共用同一個身體」,這是挺驚人的創意......

可惜!這是恐怖片,不是什麼「我的腦子有病」的劇情片。如果娛樂效果良好,這不失為一部「鼓勵有精神疾患者接受自己並主動求援」的另類宣導影片。──但它的娛樂效果不可能太好!或者說本片失敗了!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the dark tapes 黑暗錄影帶/黑暗錄像帶】無言的邪惡



不同於【絕境之南】那樣連貫的內容,這部電影的四個故事都毫不相關、頭尾也不連貫,其中一篇算是主軸的故事甚至被切割成四個段落直接分散在其他三個故事之間,並且把結局放在開頭,但隱藏了背後的意含。(仔細想想,如果是主軸,這樣處理也不意外,【恐怖異俗秀】或【鬼做秀】或【活屍傳奇】也用過類似的手法,只是這些電影的「主軸」往往相對簡單。)

主題是「錄影」,但不完全是紀錄片,也有點混和了這幾年開始流行的「網路直播/視訊式」的恐怖片。

比較像是「把觀眾變成了攝影鏡頭」,然後在各種不同的鏡頭間穿梭,──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技巧,很多偽紀錄片已經懂的在電影中穿插入不屬於攝影者拍攝的片段,(同時達到諭示觀眾「拍攝者可能活過了片尾的危機」而不用言明。)



特效其實有一定水準,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錄影」的畫質比較低,所以特效的要求自然也比較低。但特效除了「讓假的東西有實感以外」,讓「假的東西」可以跟「真的東西」有妥善的互動也是特效很重要的一環,用電腦動畫或合成特效在畫面上放一隻怪獸很容易,但讓怪獸可以巧妙的破壞片廠佈景又不留下破綻,那就是好的特效!



這部片其實可以被歸類在科幻片,因為它的內容牽涉到科技產品的濫用,還有用科學解釋各種靈異現象(甚至就是恐怖片的梗),而且還把「外星人睡夢中綁架人類」的行為重新用靈異的角度詮釋...


但要把它的故事內容歸類在邪靈類的恐怖片是因為四個故事其實都有類似的主題:沉默低調的躲在角落的黑暗傳說。
有(1)主動追尋傳說的人發現自己根本低估了傳說的可怕,也有(2)主動追尋傳說的門外漢其實一直不得其門而入、最後死在根本不相關的東西手上,(3)也有人根本不想追尋傳說、但傳說卻主動找上他並且奪走他的生命(這可能在影射最近很引爭議的「網路遊戲:藍鯨」),或是(4)有正被傳說糾纏著的人企圖擺脫這種黑暗,最後以為成功了卻讓觀眾看見他/她仍然在黑暗的掌控中(也可以說是精簡後的另類【超能失控】)。

第二段算是創意度非常高的短片,這樣介紹有點爆雷,如果讀過這片文章以後才看到這部片,希望不會剝奪大家的觀賞樂趣。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Dimension 404 : Cinethrax】沒那麼糟糕的集體意志





(這集的旁白竟然是天行者路克!)

這集有很濃的克蘇魯神話的味道,惡魔的觸手不用在穿越什麼異空間通道,而是藉由電影螢幕和3D技術得以入侵觀眾的腦袋,把觀眾的意志融合統一成一個Hive-mind。

很多科幻奇幻類型的電影...從【復仇者聯盟】的奇瑞塔大軍、【撕裂人】、【老師不是人】...【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甚至吸血鬼(的新娘們)...裡頭都是Hive-mind、或類似的概念。




(結局那悲劇、恐怖...但又帶點無奈的曖昧氣氛是它最「克蘇魯」的地方。)

H.P Lovecraft當初創造克蘇魯神話的時候,並沒有思考太多關於Hive-mind這類的議題,但正確來說,在他的概念中「個人獨立意志」是不能被扭曲的,人若思維從眾、缺乏獨創見解與強烈個人主張、或放棄自己的獨特性,那都是基於自己的選擇。不過他畢竟是上上個世紀的人,優先對「未知科學的可能性」感到恐懼而不是對體制暴力或環境扭曲人性感到反感是很合理的。──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放棄討論「自主權被外力暴力奪取」的可能性,只不過那大多是肉體,而不是意志。(是有整個人的腦都被奪走的故事就是了。)





這部影集加入了一些新時代的觀點:

Hive-mind本身並沒有那麼糟,因為人早已經是社會化的動物,脫離了社會,個人是無法生存的,(差別僅在於個人所依附的社會是先進或原始型的,)所以「保護社會」這樣的概念或多或少都存在每個人腦中。

另一個問題在於Hive-mind存在跟運作的方式...上面講到「可以適用於每個人身上的概念」是存在的,那我們需要問的只剩下「為了遵從或不違背這個概念,我們還能保有或要放棄多少自我的獨特性?我們又能從這個概念中獲得些什麼東西?」

過往的科幻恐怖片都模糊了「用暴力強迫人們接受Hive-mind的統治」與「Hive-mind的本質」真正的分界與差異(這其實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但事實上,一個運作良好也可行的Hive-mind是不需要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而且反而會藉由每個個體的獨特性來讓自己的運做得更好。(這種論調相信今天的人都不陌生。一個缺乏個體差異性的社群不會有創新創意,沒有創新創意自然就鮮少進步。)

至於接受了Hive-mind的人,可以獲得更多資訊?消除寂寞感?藉由Hive-mind的回饋更加確認自己的獨特性?.....(缺點是:爛人的爛個性可能可以藉機獲得保護,這孰優孰劣就看每個人自己的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