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神力女超人】女權主義者的「打倒父權風車騎士夢」

這部片的神力女超人展現出來的力量還只有【超人大戰蝙蝠俠】的一半。
顯然還有續集發展(同時令她更加成長)的空間。
(因為Feminism經常在討論「父權」這個東西,所以中文翻譯我習慣上還是使用「女權主義」。很多Feminist策略性的想要假裝自己的態度或訴求並不激烈或不會造成排擠就認為應該要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而自己的觀點則是「女性主義」,但我覺得這很欲蓋彌彰很虛偽。別的不多說,去跟別人計較「女性」或「女權」這種不會造成溝通障礙的字詞差異,為的還是要造成「我可以理所當然地無視你的意見發言甚至存在」這樣的假客觀事實,光看這樣的行為就可以看出來顯然修養度量不是不夠,而是根本低劣啊!跟我說這種人懂公平、懂不要用「剝奪別人」來「填飽自己」...我不信!這違反人類歷史的每一筆紀錄!)

電影最明顯的缺點就是它的格局很小!作為超級英雄電影,女主角的冒險旅程幾乎就是半套的唐吉軻德旅程,開頭抄一點【雷神索爾】,反派抄一點【鋼鐵人】,故事主線分別是【美國隊長一】和【美國隊長二】,根本就是大鍋炒胡亂來;既然抄了【美國隊長】系列,那理當將它視為戰爭諜報片,但它的內容相較下又太過單薄,不管是倫敦、或是比利時戰壕,街頭、議會、與戰場的各種人事物動線都異常的簡單,各種難關與突破方式更是有點兒戲,如果不是攝影質感不同,真的會以為自己還在看電視劇。

可是排除掉劇情的複雜度,它的觀點卻異常的華麗豐富生動........尤其是在女權主義的應用上。光是看預告,就可以發現至少三次這個世界是怎樣用刻板印象看待跟限制女性。一次是更衣,一次是男主角要謊稱女主角的身分,一次則是搶在女主角面前想要幫她擋子彈.......

如果企圖否認這部片混入了女權主義的觀點,那就太虛偽。但最近一兩年,女權主義觀點或論述在好萊塢電影中的地位漸漸變的兩極化,一種是開始純粹的追憶那些已經成為歷史的女權事蹟,(例如黑人女性在太空總署中工作...知道我在說哪片就好,)另一種則是用略帶荒謬戲謔的方式陳述女權主義者的行為。

在不知不覺間,後者已經成為一種大宗主流,連【鬼關燈】這樣的恐怖片其實都屬於此類。所以如果還以為這部片在用全然順向的女權主義觀點在抨擊這個現實,那就未免太天真(?)太囫圇吞棗(?)。



人們都喜歡「假裝」世間的邪惡是可以總合成 個象徵,而只要打敗了這個象徵就可以改善這個世界。這是唐吉軻德的浪漫與悲劇,浪漫的是因為他這樣以為,所以他永遠不會因為目標太過龐大強壯而氣餒不行動,悲劇的是因為他永遠看不到夢想被實踐的一天。

而這悲劇正是神力女超人差點要獨自面對的窘境。──她以為是戰爭禍首的男人其實只是個普通冷血(但盡職)的軍官,並不特別邪惡,甚至性格上有他正面親人之處。



在征戰的路途上,她闖進西方半現代化的世界,仗著自己有主角威能處處針對「西方父權體系限制女性腳色」的現象做出了各種嘲諷。

但其實這些順著這個體系或限制的人才是她最忠實的戰友!(反而是家鄉那些了解自己真正身分與能耐的人拒絕跟自己站上同一個戰線。)而她以為是邪惡化身的男人卻比正義的一方更能信任跟肯定女人的能耐!

這其中的反反覆覆、黑轉白又轉黑的觀點被包裹在堪比【斯巴達300壯士】(更是幾乎屌打三集【美國隊長】)的豪邁戰鬥中和幾段曇花一現的機警幽默對白裡。

但它到底是在呼應女權主義者對世俗體系的抨擊,還是在反思「女權主義者都在打風車」?

這世間真的存在著少數的父權運作關鍵,例如體系或認知(甚至性別),只要打破它(降低它)就可以改變一切?...百年後,神力女超人黛安娜也學會穿著不方便戰鬥的禮服甚至高跟鞋出入各種社交場合,限制女人的「設計」終究征服了當年不懂事、任意批評它的小女孩...導演是個女人,安排這樣的劇情不知道是否想要表達什麼呢?

聽聽主題旋律吧!不要為為自己發現的答案感到氣餒。因為導演並沒有給大家一個明確明顯的答案,(絕對不是因為怕女權主義者玻璃心碎滿地,)顯然...意識到後不迴避的認真思考過,如此以來什麼樣的答案都是可以被接受的,總好過(像絕大多數自以為女權主義者的人)只是蹲坐在椅子上看著螢幕或書本接收別人整理好的「說詞」卻自以為自己真的了解了什麼強上太多了。





2017/08/25:
陸續跟很多「路人等級」的女性主義者討論過後,發現一件很可悲也很恐怖的一件事...

他們大可以(也應該/必須要)直接針對「父權是否是個風車」這點直接討論即可。

但沒人敢這樣做,反而費盡了唇舌想要證明(或抨擊):我不夠懂女性主義、我平常不關心女性權益/處境、我只是個想要奪回自己話語權(男性優勢)的焦慮男人........

因為父權就是個風車。不管它本身就是個抽象概念,即使是抽象概念,它也不可能拿來解釋「世間一切不平不公」的來源,更何況以此概念去發展出改革策略或新的文化。


2017/11/22:

竟然有人認真地把(我其實已經不記得)的臉書討論節錄後整理成自己的文章...感動。雖然大家立場不同,但還是有人認真地走自己想走的路。

但我還是要怨嘆...女權主義者的教育之可怕,這位朋友完全無視我的重點:世間邪惡不可能整合成少數幾個代表、更不用提打倒這樣的代表是否可以拯救/改善世界。

但堅持把論述與行動的重點集中在這個代表上,女權主義到底想幹嘛呢?

到底什麼是女權主義?......既然流派很多,但卻幾乎都圍繞著這個共同的核心「打倒父權」,為什麼我不能直戳這點,卻要先通過論文審查、寫篇文章陳述「我認識的女權主義」、等通過了才來看我的核心論點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