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tv 俠盜獵車手 桌上板



最好那小小的一個紙盒可以裝下那麼多東西!

【沒問題先生】 重視深度的人,請別隨便踩這片!

不知道要說什麼,其實對這片的『不看好』,大部分是出自於直覺。



人的笑聲跟眼淚,是最好騙的東西,對於聲光特效與暴力的渴望,則是最好滿足的東西。

【沒問題先生】是屬於騙笑聲的電影,而要騙觀眾的笑聲同時又裝扮的風度翩翩,金凱瑞可以說是當今天下第一好手,不像史提夫卡爾要拼命花腦筋,亞當山德勒老是低級衝過頭,威爾法洛必須要有劇情當『大砲』給他握在手中......

關鍵在於︰我不相信金凱瑞的電影能有什麼深度,可是要說好笑......一字號的表演做多了,還能有什麼創建呢?【王牌天神】裡頭很多劇情跟表演方法都毫無新意,論到搞笑,【王牌大騙子】以經是他的封頂之作,除非他能夠完全開發新型態搞笑法,否則這片唯一的賣點真的就只有【兼具深度】。

再來講講深度吧!


冒險,或生活的可能性,不是肯說YES就好,這個問題其實在【一路完到掛】的時候,就在很多影評和觀影心得中出現過了,為何到這地方,大家只因為看到金凱瑞的演出,就會相信他的故事有說服力可言?(我第一次看到預告片時,就跟身旁的朋友講;「美國人靠拍這種電影來刺激消費嗎?」)

請別告訴我因為故事論述到了一個立場的兩面--只會說好、不知說不的後果,這樣寫劇本其實是基本功,是基本的職業道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話並不是告訴我們壞人比較容易進天堂,同樣的,金凱瑞的電影中塞進了好像看似有點學問的生活哲學,不代表他的演出就會改頭換面。所謂的有深度,不是指有個聽起來好像很有學問的宗旨就好,還要考驗整部電影最後詮釋的成果,就好像看勵志書,如果寫的太爛、內容太鬼扯,標題再好也改變不了這是本爛書的事實。





我還沒看過這片,也沒被邀請去參加過什麼觀影試片之類的活動,即使有,我想我還是會找到別的問題點來批評。

重點是;好萊塢這幾年不知道吃錯什麼藥,老愛把沒營養、只有膚淺內容的電影偽裝成很有學問,【當幸福來敲門】是絕頂代表,可是明明很有內涵的電影卻被拼死命的丟到一邊去,只會強調他的聲光娛樂,【移動世界】跟【全民超人】是經典代表。我想【沒問題先生】大概會替前者又多添一筆記錄,而不是後者。

只要相信這點就夠了。

【轉載】林懷民:釐清價值 很多東西不要錢

林懷民:釐清價值 很多東西不要錢
2009-01-21 【何榮幸、李維菁、高有智、汪宜儒/專訪】

冷鋒籠罩八里雲門舞集排練場,林懷民播放剛買的CD與來訪的我們一起聆聽。「年代真的不好嗎?年代何時真的好過」?「台灣從未真正安穩過,永遠是在波動中找到平衡。」

林懷民認為,面對不景氣,更應思考生活的本質與意義、釐清價值,希望藉此機會「讓台灣走進一個靜定、素樸、有生命力的年代!」

讓林懷民激動落淚的這張CD,是重新整理出版的《敬!李雙澤:唱自己的歌》,其中最讓他動容的,是卅年前胡德夫、楊祖珺演唱的李雙澤作品《美麗島》。「我懷念那種純粹,那種相信著什麼的誠懇,兩個年輕人唱著他們真正相信的東西,我想起七○年代青春的火焰,特別的感動。」

交了學費 認清楚金錢遊戲

林懷民強調,他不是懷舊眷戀,而是想到七○年代甚至更早一點,「當時台灣什麼都沒有,卻從來沒少過志氣」。但台灣人自八○年代晚期以後,好像就從來沒相信過任何事。外在的事情都不能信,人也變得尖酸刻薄。每個人不能善待他人,也迴避了自己。

「現在的年代真的不好嗎?我問你,年代什麼時候真的好過?」林懷民如此提問。對他而言,政客亂吐口水、影歌星為了打歌賣電影捏造緋聞、大家搶著穿名牌,這些東西加起來,讓台灣變成一個奇怪世界,「好像對於物質的追求才是人生唯一的目的,大家永遠汲汲營營於權力、財富與政治的追求,到一個混亂的局勢。」

「那些事都該成為過去了。」林懷民說,金融海嘯讓大家看清楚,這是個金錢遊戲玩出來的世界,「台灣社會M型這麼厲害,這次不能再逃避了」,大家已經交了「學費」,當下要做的是「走出來!眼睛清楚了,就看得到路。」

思考意義 生命本質是什麼

林懷民表示,他這一代人還有承受不景氣的能力,但八○年代後出生的孩子,從小生活都是物質所累積而成的,從CDPlayer換到iPod,從手機、遊戲機到名牌球鞋,不斷的換。「我真有點擔心他們,要注意到這一代的感受,他們一定要找到生命的意義才行。」

社會底層老百姓的困苦,更讓他高度憂心。「基層人民的痛苦不再是媒體催淚的把戲,已經是真實!」「我不覺得三千六會幫助到任何事情!拿消費券的人,有一大半是可以不需要的,但那些真的有需要的人所需要的卻不只三千六。」他說:「消費券花完後呢?這才是我在意的。」

林懷民強調,這一波不景氣剛好讓大家好好想一想:我們是否需要那麼多?我們究竟需要多少?「到底生命與生活本質的東西是什麼?」「往下走,可否讓台灣走進一個靜定、素樸、有生命力的年代!」

不景氣也是一個釐清價值的時代,「雖然窮,但很多東西不要錢。」林懷民說,去圖書館借書不要錢;走進大自然不要錢;停下來聽聽風吹、看看陽光移動,不要錢;還有,「賺大錢的時候時間很昂貴,窮的時候時間也不要錢」。

沉澱一下 在危機中找出路

他認為,過去不管是在政治上或經濟上,台灣以火速向前發展,「過去廿年台灣人活得就像是永遠來不及似地,永遠在趕deadline,因為趕,沒用時間去經營,做出來的東西永遠殘破不牢靠。」

林懷民說,現在時局不好,除了節能減碳,還要讓自己安靜沉澱下來。就個人的準備而言,「我永遠不擔心沒機會,但永遠擔心機會來時沒有準備好」;就個人的付出而言,「稍有能力的人都要懂得如何幫助別人」,才能多幫助社會底層老百姓的生活。

整體檢視此波不景氣的嚴峻衝擊,林懷民的結論是:「不要自己嚇自己」。他強調,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台灣社會雖然根基不穩,但台灣人的韌性、機動性強,「台灣人在危機中可以表現得特別好」,因此大家應該對自己有自信。

「台灣從未真正安穩過,永遠是在波動中找到平衡。」這是林懷民對於此波不景氣所下的註腳,在變動年代中傳達一個藝術文化工作者對於這片土地的期待與信心。



開心早起 從容讓生命加分
【李維菁、何榮幸、高有智、汪宜儒】


林懷民告訴我們他最近最開心的一件事情,他終於實踐了長年以來想要進行的生活小革命:早起。

這一個月來,他終於做到每天七點半起床。早起的日子,讓他覺得「對自己充滿期待,早起讓生命加分。」

幾十年都想要早起,但是工作忙碌行程不定使得早起困難。他說,出國演出的話,媒體訪問與行程都排滿滿。在國內排練,常常就是在八里排練場忙到天黑,每天九點半吃晚餐。回家後,打開電腦收信繼續處理公文,有時候則看看書。等到心情真正沉澱下來,自己覺得可以睡了,已是很深的夜。

他上個月剛好有一個假期,不用出國,不用排練,得到充分的休息,彷彿一年來累積的疲倦都得到紓解。也因為如此,作息逐漸正常,不知不覺就成為七點半的早起族了。「多出了一段早上的時間,是很棒的。」林懷民說:「早起讓我看到很多東西。」

「其實我是那種對於生活小節很低能的人。早起讓我終於有機會看看我家前面的淡水河,甚至終於有機會看看我家中有什麼。平時太過匆忙,我連家裡有什麼都不太清楚。早起多出來的這段時間,我看看自己,看看週遭,這就是最根本的東西。」

他說,每個人其實都跟他一樣,工作的問題不能解決,又不可能將自己從人生調包,「只能先面對自己,接受自己的一切恐懼與慾望,這就是我說的靜定力量。」

林懷民說,這年頭環境如此,他其實也可以訴苦,只是訴苦變得沒有意義。雲門舞集撐到今天,其實他每天都在兩種不同的思維中來來回回。想著最壞的狀況,也有力量往理想的方向繼續前進,這樣來回,走到了今天。

他說,這一年來,雲門的海外邀約單位其實也會試探出國演出可否少來幾個人,這樣可以省點房錢。也有人拐彎問能否降價演出。聽在耳中總是掙扎,環境壞,但真降價了就回不了頭,若不降價也可能失去機會。但不管怎樣,也就一步步走。「局勢再不好,再亂,我是編舞家,我還要編我下一隻舞。」

「我是那種極悲觀的人,但我的腳,要走樂觀的方向。」林懷民說。

Kiss the Girl






國中三年都住校,私校的管理方式非常無腦兼原始,好像以為把有的娛樂從校園掃除,學生就會乖乖唸書一樣,那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日子之一。

導師體恤這樣的日子不好過,所以就弄了台手提音響擺在教室裡,讓同學們下課時可以隨時放自己想聽的音樂。

某個同學弄來了『迪士尼精選集』,裡面收錄的歌曲最得我喜歡的,正好都是【小美人魚】裡的音樂,【under the sea】和這首【kiss the girl】。

說來好笑,從第一次聽到,到上了大學為止,我從沒看過這部卡同,也因此聽了那麼久,腦海中不停想像了許多美麗的畫面,一旦真正看到卡通時,反而發現卡通沒那麼美。但是前幾天在youtube上,看到Ashley Tisdale重新演唱的版本,我忽然有種『滿足』的快感,「這首歌應該要配上這樣的畫面!」

這篇網誌,這兩斷視頻,算是讓我慶幸那段日子已經遠離的紀念吧!



還找到了【under the sea】百老匯板!

MADtv 【有夠“芝麻“的芝麻街】經濟風暴+網路交友+新開發計畫





大智若魚 台灣人絕對無法體會的人生哲學



有人喜歡四處漂泊、不喜歡被定在一個角落,但這樣的人也會渴望有個家,這些人最後會成為推銷員,不然就是去當兵。

有人喜歡早出晚歸、規律做習、辛勤勞動,平日工作完就和三五好友一起抽抽煙、喝喝酒、打打牌、運動一下,然後回家親親老婆、抱抱孩子、享受一下人倫之樂,這些人最後會成為藍領階層。

也有人啥都不在乎,就是只想著可以每天比別人少工作好幾個小時,而且每個小時的薪水又比別人高好幾倍,工作內容和性質都不重要,只要有好的福利、還能讓自己邊工作邊玩樂,這些人最後不是去了紐約的華爾街,就是在台灣搶著考公務員資格。



我不是在開玩笑。

資訊越發達,交通越迅速,土地的邊際就越小。

有一次,我陪伴家人踏上阿里山看日出,在半夜和凌晨之間,觀日台上所見是萬里無雲,不論是往北或往南,好像就可以把中央山脈的頭尾一次覽盡,往東就是更高的山,但是往西卻可以直接看到大海。

「原來台灣這麼小!」我那天有了深刻的領悟。

幾個月後,我有機會去應徵了一份業務員的工作,做了幾個禮拜後,我又領悟到在這麼小的一塊土地上,身為業務員能為這份工作、和這家公司提供的價值,只有一樣東西,--不是我對工作的熱誠,也不是我勇於冒險的心,而是單純的「人脈」。

就好像搞房地產,據說有三個要訣,「地段、地段、和地段。」

股票交易,也有三個要訣,「內線、內線、和內線。」

至於做業務,不管是哪個行業,要訣都是「人脈、人脈、人脈」。



為何會形成這樣的觀念?我相信是因為這是塊沒有可能性與意外性的『土地』,任何可能在世界上其他角落發生的奇跡異事,都可以肯定不會發生在台灣,如果要去冒險、碰運氣,大家寧可選擇使用自己絕對可以掌握、而且正握在手中的工具。(當然,美國今天也越來越少這樣的機會了。)



主角的父親,其實才是真正的主角,所以還是稱他為主角吧!




主角的父親,有些電影中沒有詳細說明,但卻又透露的很明顯的事實:他來自一個非常小的家庭,沒有大家庭的主幹可以依靠,也沒有眾多親友的庇蔭,如果對於一個地方無法產生歸屬感,他的選擇就只有出走。這似乎是典型移民家庭的背景,講述一個在這樣的背景下成長的人,如何讓自己的子女成功的立足在美國這塊土地上的經過......

好吧!重點其實還是擺在他自己的人生上頭,和兒子的互動反而不是重心焦點。

關鍵在於;這個男人就是會有想離家出走的衝動,因為對他來說,土地和情感是分離的,情感可以牽掛在家人身上,可是家人卻無法取代他對土地(與土地能帶來的各種可能性與意外)的渴望。

這樣的男人,如果生長在台灣或華人世界,大概只有一輩子鬱鬱寡歡、甚至窮途潦倒的結果。因為無法將全副心思放在家庭上,或者縱使有餘力、卻總是花在家庭以外的事物上,跟家人的關係、特別是子女和妻子的關係,必然會很遭;如果花大錢去冒險創業,結果就算成功,也要花更多心思在如何善後、如何安排繼承人上頭,偏偏這些人並不是因為有才能所以才投入這個領域,只是因為單純的渴望,所以十個裡頭、八個失敗收場,接著運氣再好一點,就是賣掉房子、全家搬到小破屋中,或是乾脆自己背起全部的債務,孤身跑路躲債去......有點年紀的人一定都聽過這樣的故事。


像主角那樣,有個體貼堅強的老婆,還有能夠信賴的朋友,在台灣幾乎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像主角這樣的人,也能夠有所發展、能夠讓人生的心靈與物質都同時感到富足,這大概就是美國(所標榜跟追求的哲學)吧!

永遠不能夠體會這種價值觀跟文化,這大概就是台灣吧!

參考資料;

翻譯;There are some fish that can't be caught. It's not that they're bigger or faster then the other fish, they're just touched by something extra. A man tells so many stories, that he becomes the stories. They live on after him, and in that way he becomes immortal.


【這樣寫,其實不太好,可是最近對台灣人的價值觀真的有了全然不同的體悟,不這樣寫,我會很難過。】

MADtv 爛片拼盤



我個人不太喜歡安海瑟威,總覺得她不太有企圖心,也不會規劃自己的演藝生涯,演來演去,角色都那幾款,好不容易搞了個靈異航班,卻很難讓觀眾下嚥...

兩集AVP倒是挺和我的胃口,製作技術不差,只要別那麼奢求看到一堆血漿,這是水準之上的電影。但是騙錢就是騙錢,結尾說得真好,不管電影中、或票房上誰是贏家,觀眾都是輸家。

MADtv 吃漢堡王,送「蝙蝠峽:黑暗騎士」



都送一些很無聊、或是很沒營養的東西。例如死瑞秋公仔,「我的肚子好痛」公仔,小丑化妝組,(為什麼「鞋子裡的小刀」不是假的?中途有個死小鬼表演:看我怎麼把薯條變不見!),和詭異的立體紙卡,(「快點炸死另一艘船的人l」和「爸爸死了!」)

最後的高潮:雙面人火焰槍!只有在阿拉斯加和德州販售。

女郎我最兔 B咖的哲學


鏡頭雖然流暢,敘事節奏雖然不單調,可是這真的是部十足十的『純』A級電影範本,有著主線老套、支線豐富、但整體略嫌薄弱的劇本,充斥著廉價、缺乏品味的場景和服裝,有位演出活力有餘、但深刻徹底不足的女主角,配角群們各個都是又俗又大碗的一時之選,綜觀前端製作、企劃、選腳、現場工作團隊的成果,表現只要稍差此片一分的電影,通通可以打為B級片。(說白了,這片根本是六十分的A級電影範本。)

但以上所說是指電影的製作技術,無關娛樂效果,也無關個人感受,如果考慮到後面兩者,上面的缺點只會讓我更喜歡這部電影,因為從裡面可以看到一些安娜.法瑞絲的個人堅持。

身為演員,安娜的聲音缺乏知性的吸引力,外型也不夠亮麗動人,與其整型後走性感路線,她選擇義無反顧的挑戰搞笑角色;她的頭髮是天生金髮,但為了爭取【驚聲尖笑系列】的角色,她把頭髮染成黑髮,(直到第四集才免去此道手續;)簡單說,她相信敬業,她相信努力,她相信做人不要取巧......這種信念反映到電影中,「兔女郎們」並不是群空有美色、或是敢出賣色相的膚淺女孩,她們除了住在『城堡』內等待機會之外,還要花很多心思去管理自己的生活、提升自己的品味、裝扮自己的外貌,成功的機會不會憑空而降,即便是「胸大無腦族」也有她們一定要付出的心血和努力。

不是嗎?我永遠記得看【瘋流美︰活人生切】中,她出現在鏡頭前時我第一秒的反應是讚嘆︰「她真的跑來演恐怖片!而且還是沒啥人氣的獨立製作!」--【海角七號】也是獨立製作喔!事實上,大部分台產的電影,都是獨立製作,在好萊塢,只有真正專業的演員才會有勇氣走獨立製作的電影。所以我相信她是個真正專業的演員,不是個靠著某部熱賣影片聚集的人氣就一飛沖天的花瓶,好萊塢早已經不是靠這種邏輯和手段可以生存的世界了。

扣掉專業的態度以外,她並不是專業的好萊塢電影圈成員,本業出身自戲劇跟廣播界,而且大學主修的又是文學相關科目。再將這點反映到電影中,我們可以發現其實好萊塢對她來說,就好像戲中的主角面對現實世界,都在面對塊很陌生的地方,即便不兇險,但也不友善,而且始終都是個追求膚淺美學、肉慾橫流的『羅麗地獄』。

這其實才是好萊塢的真面目。很多打著一級美貌的女演員,很多在登上大角之前,都蟄伏了很久,為爭取出現在鏡頭前的機會,經常要爭取許多毫無營養的角色,......這樣打滾個三、五年後,也許像梅根福克絲一樣撈到【變形金鋼】之類的演出機會一票而紅,然後大家就只記得︰「全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所以才能紅。」導演跟製片要完成一部電影,需要的是無數時間花在前端製作上,一字一句的勾勒出劇本和企劃,憑空想像出一幅又一幅的分鏡,還要完成無數張服裝設計和場景拍攝計畫、和電影公司經歷一場又一場的製作會議......等到電影推出後,大家只會讚嘆:「這些人是天才。」如果不是DVD問世,這些苦幹實幹的平凡人們永遠沒機會對著觀眾們吐苦水......

無奈吧?哈哈!如果能夠認同、或能夠感受到一絲我講的,那請下次看這片時,不要只顧著哈哈大笑、或嘲諷「這些女孩本來就長得不醜」,仔細感受一下身為安娜.法瑞絲投注在本片中,對自己身為B咖的驕傲。


【只要丟掉演員表現出來的戲劇效果,和這段台詞在劇情上的前因後果,--這很矛盾,因為這不是電影中的台詞嗎?但這段話大概非得如此看待不可,--如果還是有人認為主角雪麗在會議上說的話缺乏說服力,那我想這人不是太相信厚黑學,就是腦袋被自私極端思想給洗腦了。】

MADtv I kiss a girl



這是madtv版,Nicole Parker模仿一位知名的同性戀女主持人,(就是甩掉安海契的那個。)

揶揄了大家對女同性戀的刻板認知,還有很多荒謬的喜好,相較之下,娛樂性反而是其次。





重裝任務︰靈光一閃的新發現

【以後再補上圖片。我大二那年,在台中三輪戲院萬代福看過本片之後,它就成了我名單中最喜愛的電影之一,可是要說真的透徹此片的奧義,還是昨天下午和堂弟一起複習這片之後的討論,讓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本片推出時間大致上和【駭客任務二】同時期,不知道是片商害怕、或是必然的結局,總之本片票房確實不怎樣,可是看看IMDBs的分數就知道,(連那個沒水準的地方都要對此片舉起大拇指,)本片實在有它獨到的地方。




一般來說,本片過去最受專業影評人攻擊的地方,就是它誇張的動作,和缺乏思考空間的劇情。所謂缺乏思考空間,主要是指編劇導演(同一人)用比較僵化的觀點,來呈現了專制和自由的利弊,——如果本片真想呈現的是這點。結果我堂弟看完,說︰太扯了!那個黑人和那個副主委很明顯的都沒在服藥,怎麼會沒人發現呢?

試圖和他解釋了半天,我發現除了解釋為「本片是意象優先於劇情邏輯」之外,實在沒有任何合理的解釋,除非推翻對於本片的所有解讀。



重新定義一下這個未來世界,我們發現它並非完全的專制,世襲或集團勢力在本片中並沒有成形,否則主角的兒子也不用「希望未來能加入修道院」,也就是說關於權力的描述,本片其實大部分處於空白狀態。這很矛盾,因為那個世界中,真理之父的意志就是一切,就像毛澤東對全中國百姓的影響力,可是毛澤東卻也要跟四人幫進行內鬥,為何真理之父可以如此順利的支配其他統治階層?

這一切答案都藏在影片中的小細節,也就是我堂弟的那個問題——黑人身上。

電影中主角所經歷的一切,究竟是真理之父為了順利剿滅反抗軍而設下的陷阱?還是為了讓這個菜鳥委員一步登天的暖身戲碼?

有個眾人都忽略的事實是︰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任由權力團體安排自己的生活方式,例如政府如果標榜自由民主,大家就會不經思考、先入為主的認為民主比專制好,自由是人不可切割的權力和義務......等,相對的,如果政府想出了個可以徹底解套的措施,(使用藥物,就好像強破全體大眾接受現代化醫療制度,)而少數人民卻選擇武裝自己、遠離文明世界,那高壓當然是任何政府必然選擇的手段,跟體制是極權或民主無關,因為多數人已經認同了「這些少數人的權益是可以被忽視的」。在這樣的規則中,自由其實代表著多元化的享樂,而專制則代表著絕對的安全,追尋人性的真善美.....云云,從來就只是少數份子才玩得起、有能力玩的遊戲。

所以堅持要繼續論述民主和專制何者比較好,只是種政治正確的假象,讓大家以為「這是個開明的社會,言論自由受到絕對的保障,體制的運作方式不會和體制所標榜的價值觀相矛盾,」可是設下重重關卡給全體百姓洗腦,跟明目張膽的封鎖電台、報社、網路論壇,何者比較高明、或何者比較惡劣?我個人認為根本無從比較,也根本不需要比較,一個是卑鄙狡猾,一個則是粗暴野蠻,但最後都是在玩弄全體大眾的意識心靈。


沒錯!我認為討論民主和專制之間的優劣,其實只是種政治正確的煙霧彈,讓大家轉移對權力者的監督,或是在目睹權力者濫權時不至於有太大的反彈與怒氣。

就好像最近台灣的立法院通過了一條很明顯有圖利台北市悠遊卡公司的法案,雖然在民主政治中,圖利特定團體是定時上演的戲碼,可是我從沒看過這麼低俗、且不引人注目的把戲。

還記得悠遊卡公司有個副總經理叫連勝文嗎?聘個神豬當副總經理,是任何私人企業的自由,畢竟他不是真的豬,可是明明就還有千萬盈餘,為何上任前卻要大肆宣傳這人是來「挽救營運譏笑」,半年後,還通過了這一條法案?

討論這部電影時,我就跟堂弟這樣說:「接下來,連勝文只要等營運績效一飛沖天,就可以順利轉任總經理,接著轉任董事長,接著可以擔任個黨職,接著就可以挑戰台北市長寶座,然後......總統!」


這樣的權力轉移過程,不是民主社會的常態嗎?而且仔細評估一下,這種風氣才是民主真正墮落的根源,並不是制度本身有什麼致命的缺憾,就像電影中反抗軍首領所說︰「缺乏自制和犧牲的能力......」

所以本片真的沒有留給大家太多思考空間,因為那種東西不需要思考。不論是民主還是專制,讓它墮落腐敗的根源都是一樣的,也就是權力者的濫權,或是對自身職務的輕忽怠慢、甚至一心只為自利。

想看看電影中那兩個沒在用藥、但卻站(坐)在同一張桌子後面,對著主角漏出奸笑的黑白搭檔......大廳外被主角給免洗掉的一堆守衛,等於是他們兩個人的棄子,同樣都「不服藥」,主角卻要掙扎於殘殺無辜的罪惡感,(然後殺掉一堆只是乖乖聽話的巡邏守衛......這世界就是這樣,總要選邊站,在這裡是選邊殺!)而這兩人好像熱衷於靠犧牲他人生命才能進行的遊戲......手握權力的人不玩這種遊戲好像是種罪惡。


「人對權力的貪婪和企圖逃避規範與制裁。」思考,或呈現這個現象,比因為受限於政治正確概念,而以為是自發性的思考民主和專制的優劣利弊,哪一個比較強?



【我覺得這樣的推論很合理,美國人是個缺乏勇氣去推翻政治正確的民族,所以過去幾十年來,除了『鬥陣聚樂部】之外,鮮少有主流文學敢大膽推翻全體價值,更遑論早就養成一律娛樂導向的電影界。】

【對了!我又在公幹其他的影評人,或者說不是公幹,只是輕視他們受限於政治正確,而扭曲了自己的觀點。】

MADtv 1986年的刺激消費節目



要說什麼呢?最好有主持人可以這樣唱衰自己的節目,還對來賓講話這麼機車,機車程度簡直賽過胡瓜。

MADtv i-rack



我能說什麼?這集太機車了!

重點在於史提夫的目中無人,還有擺明了就是要大家掏錢出來,某種程度上來說,管他使用pc還是mac,大家最終都要面對同樣的宿命﹣﹣無止盡的掏錢。

話說回來,電腦掛了,所以這篇文章是在mac mini上完成的。


另外︰剛剛從看了一次才發現【i-rack】發音跟【Iraq】(伊拉克)很像,台下的觀眾們一直在鼓譟著「別再放東西上去了!」、「把東西從上面拿走!」就連司儀都忍不住抱怨「你會毀掉I-rack!」,而台上的「老大」卻一直說「不!我們應該放更多東西上去!」、「我才不管你們支不支持,我就是要放更多錢和東西上去!」......最後用來轉移大家注意力的【i-ran】,應該是取自【Iran】(伊朗)的斜音吧!

MADtv Hannah Montana的魔力



光頭男:我可以保證今晚的節目會很精彩,但首先我要先感謝各未來到現場的......(受害者進場。)天哪!我的天哪!克莉絲!妳怎麼了?

克莉絲;ooxxggyy(語無倫次。)

光頭男;那是妳的血嗎?

克莉絲;有一些是......

光頭男;妳怎麼會變這樣?(直接翻成「妳做了什麼?」好像不太恰當。)

克莉絲;我可能殺了一些人......(注意;她應該是說「可能殺了『一些』人」,不是單指「殺人」。)

光頭男;妳殺人?......為何?怎麼可能?

克莉絲;我本來想去買孟漢娜演唱會的票......(知道誰是孟漢娜嗎?)

光頭男;(不可置信)我的天哪......(抱住克莉絲)親愛的,妳真倒楣......("I am sorry"真是博大精深的四個字,中文根本無從翻起。)

克莉絲;我答應了侄子們要幫他們弄到票,本來以為這會很容易......但是那些歌迷們好像得了狂犬病的豺狼一樣!......明明還只是群小孩子......可是卻又像野豬一樣,對我張牙舞爪......

光頭男;親愛的?妳是說......這些是小孩子幹的?

克莉絲;(加重語氣)小女孩!!!!......都穿著花邊群,還帶著指甲彩繪......(繼續哭)...她們先躲在暗處觀察我,一旦看準時機要出手,只有「惡夜三十」裡的吸血鬼可以跟她們比。......我排隊排了一整晚,等到了櫃台,售票員跟我說他有四張票,就在這時候,那票小怪物衝出來......我看到有個小孩空手把他的臉扯下來,當成面具掛在臉上!

光頭男;(碎碎念)天哪!

克莉絲;接下來我只記得......左手拿著破玻璃瓶,右手拿著鐵管,然後開始猛力的捶那群夭壽死小鬼......(觀眾鼓掌。我不知道是因為「打得好」,還是因為這女的演出太精彩了。)

光頭男;妳的的意思是說......妳可能殺了一個小孩?

克莉絲;這重要嗎?(「或許吧?」感覺上克莉絲根本不在意,因為她的表情很爽。)

光頭男;(彎下腰)妳有弄到票嗎?......(克莉絲掏出兩支耳朵,)...那是耳朵嗎?

克莉絲;應該是人的吧......(傻掉了!誰會看不出來那是人的耳朵?)...(掏出兩張票。全體觀眾鼓掌歡呼。)

光頭男;萬歲l妳弄到票了!(高性的摟住克莉絲。)

(這時候觀眾台下跑出一個小女孩,拔劍指著台上的兩人。)

小女孩;把票給我!

光頭男;喔!這該不會就是那些瘋狂的夭壽死小孩之一吧?誰那麼夭壽,把劍放在小孩子可以為隨手拿到的地方?(他還在避重就輕。)

克莉絲;(把票收起來,)小心!她們會為了這票跟妳拼命!

小女孩;(已經沒耐心了,開始揮舞長劍大叫,)把票給我,妳這個賤女人!(觀眾再次全體鼓掌......因為聽到小女孩罵髒話?)

(台上兩個人嚇呆了,這時候克莉絲急中生智,上前一步指著舞台另一邊。)

克莉絲;看!是孟漢娜本人!

小女孩;(開心的轉頭,)在哪裡?在哪裡?

(克莉絲一把搶下她的劍,反過來用劍指著小女孩。)

克莉絲;滾!滾回家然後死在那裡!妳這個斯巴達的野獸!

(小女孩掩面哭泣,狂奔離開現場。)

光頭男;(小聲對著攝影機,)我們先休息一下,節目馬上開始。

克莉絲;(轉身掐住光頭男的脖子,)你是誰?你也想要我的票嗎?

(結束)

MADtv i-screwed me

這是i-pod的廣告

這是廣告歌曲歌詞

這是芝麻街的版本,「I like counting.」



接下來是重頭戲...MADtv的版本...



【為我女朋友做的翻譯】

「我連上了apple的網路商店,花了幾百塊買了台i-pod,等我訂購完後,那些蘋果畜生馬上就介紹新款......」i-pod的銷售策略有多顧人怨啊!「喔...推出新款...讓我對著到手的怨嘆...1,2,3,4,5,6,7,8...這台過時的i-pod丟上eBay,只賣了九十四元...喔!繼續推出新款!...喔!我真的想殺人!神都擋不了我!...」殺人啦!故事還沒完!

「3,4,5,6,7,8...花了幾百塊,買了i-phone,結果我從快遞手中得到什麼?...一臺普通的手機!」i-phone一點都不神奇啊!「喔!他們就這樣賺走了我的錢...我又"i-整"了一次...真的又"i-整"了一次..」眾人將歌手高高舉起後又放下,舞群們用雙手作成拱橋,歌手從下面走過,「A,B,C,D...早知道就乖乖買CD-player,我知道它很遜,但至少不會一天到晚淘汰...」(歌區完,下台鞠躬。)

「PC,我們不會動不動就更新產品,而且我可以保證......永遠很爛。」

為演唱者「Nicole Parker」鼓鼓掌,這女人能唱能跳又能演,等大家看到這篇文章時,她已經離開MADtv演出團隊,轉戰百老匯和好萊塢了。

本來應該多花點字述介紹原唱「Fiest」,但是我對他們不熟,所以......

災難大電影




注意到了嗎?

裡面很多MADtv的演員喔!至少有三個,還有人佔了至少三個角色。


接下來這首...把歌詞改了一個字而已喔,照樣行的通
【disaster movie】片尾曲 【fuck song (with lyric)】

MADtv 凱麗醫生



......我不想翻譯了!太恐怖了!笑到下巴脫臼!


演凱麗醫生的女演員,曾經客串過一集『超能英雄』,還在『風暴剋星』中演出,現在不知道有何計畫。

MADtv 動作新聞




根本無法翻譯...反正有四百項頁的謀殺,整個芝加哥到處都是謀殺案,就連兒童樂園都有「謀殺展示」,連「前任氣象播報員(男)」都被自己的未婚夫(?)給謀殺。(未婚夫和未婚妻好像是同一個字。)

然後兩個主播決定用「受害者;地點;凶器」的組合快速播報,後來發現行不通,就決定只要播報凶器就好...

這時候有人闖入攝影棚亂開槍。

結局?看吧!

MADtv 好強的避孕藥啊



morning after pill...原來這是指「事後用避孕藥」,也就是RU-486這類的藥丸。

這已經不是MADtv第一次拿避孕藥來開玩笑了...


簡單翻譯一下:

女(綠衣):看!有個帥哥坐在窗台邊。(其實她是說「專注的看著財經版的男人」。)

女(黑衣):那是史蒂夫!(史蒂夫站起來,)而且他朝這走過來了......

(兩女裝出害羞的樣子。)

史蒂夫:嘿!不介意我借用一下這桌的奶精嗎?(creammer?應該是奶精吧?晚點查一下。)

兩女:請!(綠衣)不要客氣!(黑衣)

(史蒂夫拿起奶精後。)

女(綠衣):你下班後有什麼特別的約會嗎?

史蒂夫:不確定!妳有答案嗎?(還用個笑容暗示女方主動。)

(史蒂夫轉身離去後。)

女(黑衣):天哪!他對妳微笑!

女(綠衣):我知道!也許他還會想跟我上床......

女(黑衣):小心!別懷孕。

女(綠衣):別擔心!我早就準備好了......『事前藥丸』。

女(黑衣):妳是說......『事後藥丸』嗎?

女(綠衣):不!事後藥丸...(拿出來展示)XXX推薦的。

女(黑衣):這東西怎麼使用?

女(綠衣):這有點像是「事前先發制人」...如果知道會有幸運的事發生,那就先配合一杯蘋果汁服用就好了...

(畫面轉入假想動畫...)

旁白:一旦進入胃後,藥的成份會進入血液中,(畫面集中至生殖系統,)最終循環至生殖系統,裡面的毒性這時會...(爆炸!)對子宮、卵巢、和尿道造成暫時性的損傷!

女(黑衣):聽起來「挺」危險的...

女(綠衣):它是「很」危險!...但至少以後不用費神去思考如何回答「我是從哪來的」!(不用去回答如何跟小孩子作性教育嗎?...)

女(黑衣):這真是讓人放心...可是萬一史蒂夫沒跟妳上床呢?

女(綠衣):(快速掃過咖啡廳,)簡單!我跟那傢伙上床就好了!(那傢伙穿著隨便,讀的也是很「感性」的書。)

(兩女相視而笑,畫面又轉換...)

旁白:警告!此藥不可和蘋果汁一起服用。

禮拜四早晨的哈欠...

【還是陳水扁,只是我覺得罵他們很沒意思。】


前第一家庭的秘密 李慧芬爆扁家愛揩油(2009/01/08 17:23)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從國務機要費開始,李慧芬和前第一家庭間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原本和扁家交情不錯的她,知道前第一家庭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除了在節目上爆料說扁家人貪小便宜,其實她也批評過,長久行動不變的吳淑珍真的很愛珠寶。



熟知扁家人的李慧芬在東森新聞台的節目中大爆料,扁家人不只A了國務機要費費,愛揩油的個性從日常生活的瑣碎事就看的出來。本月6日,李慧芬表示,「其實如果碰到人家請客,他們(扁家)就會慷人之慨,就像那個國賓的,有一個叫做阿珠的、老資格的服務生,她就講嘛,他們有時候會送菜進官邸,那他們為了要加湯…像那個佛跳牆或燉什麼的燉品,他還要騎著摩托車送湯去。」



李慧芬三度返台爆料,全都衝著扁家而來,起因就是這一張張印著君悅飯店名字的發票,不但引爆前第一家庭國務機要費疑雲,同時也是李慧芬和扁嫂吳淑珍決裂的開始。



兩年半前,李慧芬返國爆料,成了國務機要費案的重要證人,飛機才剛停妥就有調查局人員在機艙外等候,高規格戒護,因為李慧芬的證詞太重要,回到台灣除了交代發票核銷國務機要費詳情,李慧芬還不忘再咬前第一家庭。



95年8月,李慧芬曾表示,「我知道我的女性朋友,她們都是送(吳淑珍)裸鑽,都是送一克拉,(記者:最少都一克拉嗎?)對!」李慧芬說,「她一國元首夫人,應該多推廣台灣產品,她沒有,她喜歡珠寶,這是我覺得很遺憾的。」



過去和扁家交往甚密的李慧芬,現在雙方如同水火,透過李慧芬,也讓外界知道扁家人的生活似乎沒那麼單純。(新聞來源:東森新聞)



扁收押/李慧芬爆料:張瑋津曾是扁家的炒股大將!?(2008/12/30 18:11)

國務費案證人李慧芬29日回到台灣,30日下午召開記者會。也許是累積了太多壓力、不滿,李慧芬一談到過去與前總統陳水扁交手的狀況,便激動地潸然淚下。(記者陳思穎攝)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前總統陳水扁被裁定羈押不禁見,國務機要費案重要證人李慧芬今(30 )日下午則是大爆料,指出張瑋津就是扁家的炒股大將,而檢察官陳瑞仁在偵辦國務機要費案時,已經在瞭解總統府的炒股案。



據報導,李慧芬指出,當初陳瑞仁曾經問她認不認識一位姓張的?她認為,這位姓張的人就是張瑋津,張瑋津就是扁家炒股的大將。李慧芬說,扁家都在飯店聽股市解說,瞭解要買那一支股票,而張瑋津是灰黑色地帶很會炒股的人。 不過,李慧芬並沒有把話說死,她說,張瑋津應該已經改邪歸正,對照張瑋津、扁家與特偵組複雜的關係;李慧芬這句「改邪歸正」也讓人覺得很玩味。



李慧芬表示,扁家真的很誇張,連官邸的菜錢都要A。當初扁家還幫貴夫人分組,分為超市組、飯店組與宴會組。其中所謂的「超市組」可不是陳致中夫婦前陣子光顧的平價超市,一定還要是高檔的超市,例如SOGO百貨的超市。


---------------------------------------------------------------

夠了沒?「轉當汙點證人」是這種當法的嗎?

我忽然覺得很可悲,因為這幾天看新聞,好像每人都跳出來,說自己是陳水扁總統權力下的受害者,不是心甘情願成為舞弊行為的共犯。

說白了,大家就是想保住自己那小小的飯碗,所以寧可對權力低頭,也不願任壓力降在自己頭上。

久而久之,大家都會低頭成習慣,就像這位李太太,當他還在當權者身邊時,何時想過要花一絲口水勸告陳家收斂?

也許他只是一位小人物,可是敢這樣跳到媒體上爆料,我覺得這位人物還真是有夠小;況且重點是小人物都理所當然的認為、感受到「自己只是權力的受害者」,而不是安靜閉嘴、冷眼旁觀,那其他更有權力的人是如何想,我想不用多討論。

把這樣的氛圍擴大,會得到一個令人戰慄的事實,就是陳家其實活在一個「你們怎樣作都對,我們旁人沒資格、也不應該批評」的世界。這一家的遭遇不比平常,丈夫曾經是個政治犯,妻子又為了照顧家庭而癱瘓,請問他們會如何解釋這樣的環境呢?因為自己是第一家庭?因為自己是台灣民主奮鬥血淚死的活見證?

不管是哪一個,重點是台灣的這個環境中,當權者的錯覺總是會被擴大,無可避免的結果就是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看看馬英九,預測一下他可能有什麼錯覺......「我長的帥,人品也不賴,家世又好,學業成績一把照,仕徒亨通、唯一跌倒的經驗就是在李登輝任內......什麼樣的人可以像我這麼好運?......大概只有皇帝了吧?老天一定是要我當皇帝!」

哈欠打完。為何是禮拜四......請點進來的人最好別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