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戮時刻

這部電影不是要鼓吹暴力的合理化,而是要質疑法律是否有權限去譴責、去定罪、去制裁這個人。

最近法國雜誌社「我是查理」內上演的「大屠殺」事件,就是個最典型的同類型事件,但社會大眾或公權力卻完全呈現反指標的例子。



我不想討論言論自由。因為言論自由不表示人可以不用為自己的言論負責認。

看過一些「我是查理」上刊登的漫畫。真要說那有些真的是很沒水準、很沒建設性、很粗魯、甚至帶有惡意下流的東西。

或許對穆斯林(即使這穆斯林是蓋達組織成員)來說信仰就是這麼真切重要的東西,我們可以對他們懷有偏見,──誰沒有偏見?偏見是種不經意、雖然傷人但卻沒有惡意的東西,發表偏見的人往往也承受了不少偏見,承受偏見的人往往也是別的偏見的創造或支持者。(我覺得「惡意」是個很重要的區別指標。)

但積極的拿偏見出來取樂?這可不是偏見的一部份!這就是歧視!

偶一為之的行為是下流,但積極的、有計劃的不停重複這種下流行為,還靠這牟利為生?........偶爾在小學旁邊的小巷弄裡暴露下體嚇嚇小學生過過癮和積極販賣裸照給未成年人,這兩種行為的差異不難懂吧?



我不是說畫這些漫畫的人真的該死。只是老用單一二分法的態度與策略來面對這種事情:找出誰該被譴責、誰又該被同情,在這樣的例子上行不通。

譴責昨日的罪行很多時候真的沒啥用。



畢竟我不是那個負責制裁兇手的人,該做些什麼具體行動本來就不是我該擔心或思考的。



對我個人來說,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總是會不經意的思考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

自己的懦弱、虛偽、優柔寡斷、刻薄........

別人怎麼看待自己,那是別人的問題。不多討論。
第七傳人

(以下有雷,請謹慎閱讀)

從商業大製作的角度來說,這片敗筆頗多。但從單純的戲劇角度來看,它還是有些頗值得研究的亮點。

先看看2013年的預告,原本預計要在2014.1.17上映,最後跑到年底最後一天。



下一個是最新的正式預告。




變動幅度不大,但幾個小片段顯然有重新調整過。



概念基本上很像前幾年的【女巫獵人】,但揮灑起來沒有那麼自在瀟灑,也沒有把原著故事的磅礡氣勢表現出來。(如果有「磅礡氣勢」...)

武打比較膚淺,就是看主角們用「很漂亮的麵包招式(明明就很好躲、或沒理由可以打中)把一堆雜魚清掉」。這年頭的主流商業電影在武打上都變成這樣,──不然都會變成輔導級、甚至限制級,因為都過於血腥殘暴。(大推【惡靈古堡五】!)

故事的腳色結構很單薄,扣掉雜魚和一幕戲就掰掰的跑龍套腳色,(含配角在內)其實就只有十個人。──【星際大戰一】數一數,光是主要腳色就有路克天行者、歐比旺肯諾比、莉亞公主、C-3PO、R2-D2、和達斯維達,可是這部電影卻只有主角、老驅魔師、女巫頭子、刺客團首領、年輕善良的女巫,而且戲份還很不均勻......因為「受限」於原著的架構?



但整個故事卻有很深刻的脈絡,這是同檔期的電影所缺乏的。

首先,這是講善與惡在切割愛與恨兩種情感上的選擇。邪惡女巫因為愛不到就選擇殺了情人的妻子,即使如此情人最後還是選擇手下留情、只將女巫囚禁在地牢中。開頭,(茱莉安摩爾飾演)女巫在地牢中對著鎖上地牢的情人發出哀求,短短幾句話但卻充滿了各種情感,讓我整個人從椅子上忍不住挺起背來、好想要「馬上」知道這個哀號的女人和這個無情的男人之間是什麼關係......

其次,今天主流是認為「父母如果愛子女,就應該盡可能讓子女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機會,」但這片卻是建立在完全相反的哲學概念上!主角「第七子的第七子」的母親竟然是個跟女巫之后為敵的女巫,為了除掉女巫之后,她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自己兒子(們)身上,(看誰是第七個兒子,誰就倒楣要繼承「那個可以奪走巫后蠱惑人心力量的項鍊」,).......這計畫雖然單純的很,但某方面來說卻很管用,就跟鄧不利多的計畫一樣,(否則哈利怎麼能只靠「去去武器走」就有辦法在決鬥中打敗佛地魔?)

這些劇情要素雖然對商業娛樂電影來說有點多餘,──因為它不會增加娛樂效果,一般觀眾的大腦也很難咀嚼它,──但卻是我覺得這片贏過很多同檔期電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