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7日 星期三

色戒,與九把刀

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答案絕對不是沒有關係,我不搞這種煙霧彈命題法,(相信未來也是,)既然提到九把刀與色戒,就表示這兩者之間在我眼中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簡單說,九把刀是個整天把正義掛在嘴邊的寫手,就好像色戒中的愛國憤青一樣,把殺漢奸當成何等容易與痛快的事情。再說明白就是:「責任」(實行正義)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正義使者付出的代價往往遠大於他們實質獲得的東西,偏偏不懂這點的愛國憤青以為這是何等光榮與痛快的美事,就好像九把刀就是靠著整天把正義掛在嘴邊,同時實行了(虛幻的)正義,又爽到了自己的虛榮心、也兼顧了粉絲的狂熱崇拜。

重點是﹍﹍正義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思考一下:愛國憤青所要暗殺的易,真是個漢奸嗎?

「給他一個痛快!」「他們沒說要死的活的。」電影開頭,這簡單幾句台詞其實就點出了:易,甚至整個汪精衛政權,根本對日本是陽奉陰違,絕對不做任何對日本有利的事。

愛國憤青懂這點嗎?愛國憤青思考過這點嗎?如果沒有,為何不分青紅皂白殺掉一個漢奸,就可以稱為正義?

「正義需要力量。」語出自九把刀的『功夫』,我個人認為這話的水準與修養,只有幼稚園程度的水準。只有幼稚園小學生,才會聚集在廣場上玩著「我力氣大、個頭大,所以我想當正義使者,所有被我修理的都是壞人。」的遊戲。美其名是遊戲,可是當一個大人還肖想著作這種事、美化這種事,那就只是暴力。

只要有應用理性思考,現在就連小學生都可能知道「壞人並不一定如表面的壞,好人並不一定如表面的好,想當好人沒那麼簡單。」所以正義絕對不能隨便拿出來實行,就好像『功夫』中,到最後除了殺掉一個理論上絕對不可能存在現實中的流氓外,其實對於隱藏在社會表面上的惡行,九把刀的文字根本鞭長莫及,即使後面九把刀又創造出許多以正義、強者、正邪對決為主題的故事,也僅僅只能停留在這種用純粹的暴力就解決的層面。


九把刀所定義的力量,是單純的暴力,試問正義真的需要仰賴這種東西嗎?執行正義哪裡是只有仰賴暴力式的力量一條路?難道使用智慧就無法實行正義?中國經典古籍『戰國策』中,雖然所記載的故事並不一定代表正義,可是卻不乏許多使用智慧制止了惡行的例子。

如果這些故事沒有意義,掃黑治平專案都是假的,壞人也根本不需要擔心被警察逮捕,貪官污吏更不需要花腦筋湮滅證據﹍﹍因為除了暴力式的正義使者外,根本沒人能夠制裁他們,就算是蜘蛛人、或超人之流,也沒有能力左右法院的判決。所有有志青年最好都不要從是警察、檢察官、或法官,只要跑道深山野林中尋找隱士高人,或是向乞丐磕頭下跪,請他們將一身驚人武藝傳授給自己就好。

有熱血,願意致力於追求正義,我說:很好!可是我也要說:正義需要方向。正義使者不會醉心滿意於自己有能力實踐自己的正義這件表象,更不會將自己追求的正義只侷限在自己能力所即的範圍,反而是更加狂熱於鞭策自己、去尋找一個真正值得自己奉獻力量的地方。所以同樣都是世間事,有輕如鴻毛、重如泰山,差別就是因為值不值得。

可是看看九把刀在這次的抄襲事件的表現吧!書都出到那麼多本,竟然不知道尊重一下社會制度的運作,和文藝獎的審議會互動過程就不多說,可是某X果日報的報導如此不詳實,導致自己名譽受損,卻會漠無反應,選擇窩回自己的窩中,繼續堆砌一堆自憐自嘆的文字,好凝聚粉絲的團聚力﹍﹍我說:九把刀,你的標準在哪裡?知道要如此狂妄的打擊一個「疑似抄襲」的高中生,卻忍受一個沒有職業道德的惡劣記者在自己頭上撒野放尿?你的正義何在?你想將自己的力量與正義揮向何方?

接著看到九把刀在部落格上自曝自己很蠢——確實!也許「你」有群眾力量、有名聲力量,可是在跟別人打交道協商時,缺乏尊重別人的誠意,暴露了「你」的人格與個性的脆弱,真正受到形象羞辱與名譽損失時,卻不知道適時的維護,只會窩回自己的小天地中,尋求不切實際的安慰,這是智慧與道德上的缺失。「你」真正的愚蠢不是不知道現實的殘酷,而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蠢在哪裡,徒然浪費了自己手中的資源與力量,還在那用已退為進的手法來自吹自擂。

色戒中,憤青之所以是憤青,那是大時代的必然性。因為一時衝動糊塗,當了間諜、加入了暗殺行動,想放棄也來不及了,可是我這個幾十年後的人,觀念、知識、眼界已經開化不知道多少倍的人,還是可以質疑:易究竟該不該殺?有幾個間諜能誠實回答我的問題?不在加入前即時煞車思考自己所走的路,看清楚國民黨十幾年在大陸的貪贓腐敗,還有各種執政荒唐亂象,甚至也無能判斷汪精衛政權在實質上的價值,不是讀書人嗎?難道沒讀過吳越爭霸的「臥薪嘗膽」與「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就會在那高唱愛國歌曲催眠自己,整天喊著「正義」,自以為是在為國家社稷的未來打拼,其實不過就是一幫無腦暴徒,在助紂為虐不自知,還洋洋得意。看到這種人最後的下場是被一槍斃掉、踢進水坑中!我說這才是真正的正義!能目睹這一幕,人生中能稱上爽快的事情也不過就這幾種。


李安終究還是個藝術家,雖然已經退化成一個布爾喬亞級的亞痞,可是在理性與人格上的深度,卻還是有其獨到之處。

至於九把刀﹍﹍長不大的幼稚園小鬼頭,想欺負人卻被反欺負,還會跑回家哭著跟爸媽要糖果吃﹍﹍以為吃糖可以過一輩子嗎?面對這等白目自私、又滿臉鼻涕的小鬼頭,會對他產生同情心的肯定有毛病。


p.s.:看色戒,真的很痛快嗎?——當然不!最後除了惆悵感以外,什麼都沒有,哪能痛快,那段感想只是因應本文而生,請大家不要當真。

7 則留言:

疾風燚 提到...

我很早就有個疑問。

寫作出書這方面,有些人只求暢銷,不論主義思想,就如同您一向批評的那些作家一樣。

但是許多人寫作的出發點,不就是為了讓大家看到自己作品而寫的嗎?

至於文章裡面所要表達的涵義,對這些人來說,不太有多大的意義。

這樣看起來,九把刀,以及您所轟擊過的那些人,他們是成功的。

很完美的達到他們的目的。

CITYWALKER 提到...

那就簡單了

他們不過是個寫手


可是今天一個寫手卻擁有作家名人級的聲望與影響力 這不是挺扭曲的一件事嗎?

我在別的地方有寫到 大家不抨擊這種現象 只是因為大家也奢望著哪天也可以學他們一樣 用不合理 甚至失德的手段 來替自己謀取到不合理的聲望影響力

請問 我今天文章字裡行間是抨擊九把刀跟朱學恆 但到最後到底是在抨擊誰?

疾風燚 提到...

只是位寫手,卻擁有名人級的聲望與影響力。

這大概就是一個重點了。

名人的聲望與影響力,我個人認為,這是讀者的問題吧。

其實許多人都認為九把刀寫的東西,「不怎麼樣」,但仍有很多人看。

猶如許多日本的輕小說,有些真的已經沒什麼寫作水平,但是人氣還是非常高,甚至被譽為「宅男必讀」的聖書。

我認為是與讀者水平有密切關係。

雖說教育水準增加,但是比例與古代也差必老多少,都是愚者居多。(沒有貶低之意)

不過有誰會為了市場最小的高知識份子寫小說呢?

必然是只要符合大眾喜愛的,就能夠暢銷,暢銷就必然成為有影響力的人。

至於色戒,我怎麼聽到的都是評價差的。

聽到評價好的,就是為了那十幾分鐘而已......

疾風燚 提到...

補充一句。

若依您這句「可是今天一個寫手卻擁有作家名人級的聲望與影響力 這不是挺扭曲的一件事嗎?」話來看的話,那麼這就是您的一種道德正義嗎?

Minki 提到...

你看過功夫那本書嗎?

你了解他們所謂的正義嗎?

那是種偏激的正義我承認,
但那只是主角的座右銘罷了!

不能懂得區分小說和現實的您,
又或者說,
隨意看到了功夫裡的一句經典台詞,便認為那是幼稚的您,

才是需要再多想想的吧!

沒有惡意,只希望您修改一下最後那段帶有攻擊意味的話,
在他人看來,並不太舒服。

CITYWALKER 提到...

整天把戰鬥掛在嘴邊(這和我的文有點差異)
難道九把刀的行為和他自己的小說有差異嗎?

這篇文是陳生抄襲事件的後續觀點

對我來說 陳生抄襲事件
九把刀的反應就是在實踐自己的暴力式正義


請問 哪裡分不清小說和現實?

是讀者 是粉絲 是眾人 是出版社 在縱容他這種瘋狂的行為吧?



文末...已經很客氣了 看看我其他公幹他的文章 講得更不客氣

匿名 提到...

很久的文章,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回或是會不會有人看。總之無意間瀏覽到,感同身受也好,深表贊同也好,不留幾個字難免不夠痛快。
當時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九把刀龜縮回自己的部落格裡面,正義的在他的支持者前面博取同情,我就有回過他文章了。不過似乎是太白目了,竟敢回在他的部落格裡面,以致於一貼文就被他刪掉。但總而言之我當時要回的,就是閣下寫的大意,他放著真的侵犯他權力的人不管,卻龜縮回自己的部落格裡面,利用粉絲的盲目的支持,迷惑自己,也躂罰一個毫無還手能力的大學生。挺不齒的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