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6日 星期二

人人都是專家,人人都講正義‧

看完朱學恆的「孩子有狀況,大人該負責!」後,我腦袋裡頭的理智保險絲瞬間熔斷,所以決定寫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中會提到三個被我稱為「渣」的人,第一個渣就是朱學恆。

為何稱他是渣?為何到今天才跳出來說他是渣?原因很簡單。——我不認識他。不認識一個人,只憑一些片面的公眾資訊就說一個人是渣,這其實很不厚道,更不道德。

所以先從多年前的『魔戒』開始講起吧。

『魔戒』一書,朱學恆並不是第一個翻譯者,之前曾經有過翻譯版本,可是因為年代久遠,奇幻還不盛行,很多名詞並沒有統一翻譯用法,所以舊版本中竟然就直接將「半獸人」翻譯為「奧克」。這只能說是小暇,並非大過,而且是因為翻譯者缺乏巧思所導致,試想看看同樣是直接用譯音法,多加個字將它改為「奧克人」或「奧克族」,不也有跟「半獸人」同樣的親和力?

可是朱學恆的版本雖然在這點上頭做了努力,但是那是大環境的成熟所使然,「半獸人」這個詞並非朱學恆首創;如果再仔細看看東方人對「半獸人」一詞的使用方式,會發現其形象夾雜混亂,要套用到『魔戒』中,其實是很勉強的。

所以朱學恆版本的優點並不是優點,卻和舊版本同樣缺乏巧思,而且文采更行拙劣。

面對這樣的情況,結果我們看到「朱學恆要求出版社支付翻譯者版稅」。

台灣的藝文創作環境很惡劣,主要是因為出版社或發行媒體不重視創作者在創作品中投入的巧思與心血,就好像租書店中,多得是兩個月一本八九萬字小說的創作者,其作品粗製濫造到讓人訝異的地步,——創作變成一門單純的技術,心思已經被拋棄到一邊,所以凡是有技術可以創造出書的人,都有資格來要求版稅。

翻譯就是一門技術,寫一本「教人如何翻譯」的書需要巧思與心血,可是翻譯本身只是種技術。就好像抄襲、參考、臨摹一樣,抓到一個樣板後,開始用自己想到的文字詞句,套入樣板內取代原有的,所需要的技術只有一個——想字句,朱學恆不也用「想字句」的技巧,將「半獸人」的譯名拍板定案嗎?這世界上真的有許多具備了巧思與花心血的翻譯者,他們將翻譯技術以外的東西投注到自己的翻譯作品中,甚至讓自己的工作成果進一步提升為藝術,可是那不是朱學恆。

當時,我以「我又不是真的認識這個人」為理由,所以保留了很多對他的批評,只是覺得這個人真是布爾喬亞到了極點。

可是最近,聽說他又搞了個「翻譯國外知名理工教科書,免費開放供大學生使用」計畫,還哭悲著「沒有企業家願意贊助我」。看到這計畫和他的說辭,我差點邊吐血、邊對著採訪稿破口大罵三字經。

除了作研究以外,出書〈教科書〉編著〈教材〉也是考驗一個學者涵養和能力的途徑,甚至還有成本優勢,任何國家都不應該選擇引進國外著作,而荒廢了在國內培養人才一事,而這正是台灣今日大專教育師資水準日漸低下的原因之一。〈不可捨近求遠,才是這關鍵,朱學恆要翻譯教材還是翻譯教科書,根本不重要。〉其次,教育就是要花錢,除了思考如何提昇教育品質外,降低教育成本也是一國的全體都應該一起思考的問題,可是不能因此就牴觸前者,這無異是飲鴆止渴,只會造就另一種『助學貸款』罷了;不重視社會教育、大學學程僵化、學術派閥過度發達、男性兵役﹍﹍這些才是大家應該克服的難關。

寫了上面這些,主要是想說明:朱學恆的計畫不但不值得支持,甚至應該譴責。

即使這個計畫找到了金主贊助,也成功的聚集了一批翻譯人才,然後翻譯了幾部知名教科書﹍﹍然後呢?台灣的理工科學生會因此比較幸福嗎?學習過程壓力會減輕嗎?

當然不會!

倒是那堆翻譯者有事幹,荷包賺飽,還可以躺著炫耀「我做了多了不起的事」﹍﹍除非所有有志參與翻譯的人都願意一毛酬勞不領,可是這樣的品質誰敢相信?這又叫其他從事翻譯相關工作的情何以堪?(出版社:「你們憑啥領那麼多錢?」)

總之,這個計畫的缺點與禍害實在太多太多,只是大家懶得想,想到的人懶得講,想講的人也根本認為朱學恆不會成功,所以不需要講。

一個做事計畫沒有遠見、沒有品格、沒有涵養到這種程度的人,竟然可以在網路上舉辦「道德性投票」?

真是渣!光是這樣就可以稱他為渣了,何況是在我看完「孩子有狀況,大人該負責!」一文之後,但是我對這文的看法,等下綜合討論。


第二個渣是九把刀。

如果我所引用的那些「他在自己的網頁文章和專欄中講的」都是謊話,那他就不是渣,頂多臭了點,可是講了那麼多、寫了那麼多、稿費領了、妞也泡了,我想這些話的真實性假不了。

被爆出抄襲的這篇作品「恐懼炸彈」,其實在我眼中是篇一文不值的可笑作品,只是因為我看完了『樓下的房客』後,以為他真的是個奇才,所以興奮的跑去他的網站光顧。

前半段,也就是「被抄襲」的主要內容,其實只是一般魔幻、驚異型的小說,內容架構都不特殊,甚至也缺乏原創性。後半段,人類在外星人建構的城市中,奪取、甚至超越了外星人的能力,『駭客任務』中的尼歐就是個類似的例子,令一部早幾年的電影『極光追殺令(dark city)』更是在手法和意境上更勝一層樓。

這讓我想到蘇慧倫早些年有首歌,歌名忘了,不知道是金鐘獎、還是哪個獎,原本想要頒給她,可是有人跳出來說:「那首歌的原創者是韓國人。」沒想到羅百吉接著又跳出來說:「可是那顆高麗菜是從我這得到靈感的!(本句原文不詳,總之是羅百吉跳出來講話。)」所以當年變成羅百吉上台頒獎,據說掌聲稀疏得可憐。

概念、模式﹍﹍這些東西你學我我學你,稀鬆平常的事,有些文學講座要從嚴看待,連有「嫌疑」的作品都不切受,可是有些文學講座不肯,但是到底什麼是抄襲,這是有絕對客觀標準的,即使是原作者也沒資格以自己的標準評論。倒是九把刀有勇氣承認自己的作品總共「師承」哪些名家大作嗎?我想不可能,因為連一個讀研究所都可以大膽要求「我不想讀太多書」的人,我想根本沒讀過什麼名家大作吧!頂多就是轉從電影、電視、漫畫中,輾轉看到很多拙劣的臨摹作,然後得到這些概念,再將它轉化成自己的作品。

試問:他哪能講出多少名家?(可以嗎?太好了!我願意為這段評論道歉,但是請他一一細數出來,然後公諸於世。)


但如果要我繼續評論「恐懼炸彈」,我認為「它還算是個正面的作品,因為後半段的科幻結構,並沒有爆走成現在網路文學就盛行的歪歪式神人文,但是它絕對是種網路低俗文化的濫觴。一篇驚異魔幻的作品,沒有能力承接絕望式的結局,轉而大大方方的跳入金光戲的格局,(一堆光、一堆暗、一堆顏色﹍﹍就是沒有個像樣具體的描述詞句,)然後用膚淺科幻超能力結尾,理所當然的結合了許多風馬牛不相及的領域寫作方式,可是卻又缺乏這些領域的精髓,例如對於恐懼的深思,對於科技文化的反省‧」這種寫作方式,後人群起而效之的結果,就是一堆空有惡搞、毫無內含的作品,沒事就放個卡通動漫人物或情節,寫的潦草就說是惡搞,寫的尚可入目就說是向名作致敬。為了定義這種創作模式,我個人想了一個詞叫做「便宜式創作」——方便作者克服劇情上的邏輯困境,還有製造高潮,可是完全不管讀者們讀完也沒有收穫、會不會滿足,因為讀者已經退化到不追求這些東西了。

說穿了,九把刀也只是個把創作當一門技巧的人,跟朱學恆可以說是臭氣相投。


所以所以﹍﹍輪到講講那篇「孩子有狀況,大人該負責!」了!

創作的困難不是沒有真的投注心思在創做上的人可以體會的,這其中還要排除那些工業化、商業化量產製造式的相關從業者,偏篇九把刀和朱學恆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獵命師傳奇』雖然器度恢宏、視野貫穿古今中外全球,可是裡面對於考據引用的認真度,其實根本是零,不信?次世代戰機不論性能再優越,彈藥油料終究有限,以一擋百只能說是理想的電腦統計數具,怎麼可能在現實發生,更何況經歷這樣的戰鬥後,哪還有餘力去轟炸東京?能夠著述五輪書的人,竟然是個嗜血狂徒?漫畫看太多的人才會這樣想;原義經才是真正的嗜血狂徒,怎麼會變成一個蹲在帳外、失魂落魄哭泣的小鬼頭,這樣的人會是「日本戰神」,根本是徹底的羞辱了戰爭這件事,又是漫畫看太多的後遺症。

何況是九把刀筆下的東京日本﹍﹍一個沒去過日本的人,我想也只能這樣寫作了吧!「這裡是東京,請大家自行想像。」

九把刀也好,朱學恆也罷,其實都是網路崛起,使用者極度M型化後的受益者﹍﹍不對,不是「M」型,而是「\___/」型,中間型徹底消失。前面有講,任何有點料的人,都會知道九把刀的作品很難稱為絕對原創,更遑論經典,就好像『殺手』系列和『獵命師傳奇』,裡頭的人物與事物在形象符號學上之膚淺空洞,簡直賽過一崗好萊塢無腦爽片,(最近有部「移動世界」就是個例子。)可是他們就是有辦法吃死一票粉絲,這到底是他們手段值得非議,還是粉絲自己的不知振進。

這兩人本質上根本不懂何謂創作,更不尊重創作,只是在靠寫書翻譯混飯吃罷了!不然,有沒有人會去計較金庸在『射鵰英雄傳』中多次「抄襲」大仲馬的「續俠影記」?甚至因此要大仲馬的遺族出來討閥金庸?要出版社跟金庸解約?(我沒看過海狼,所以不提倚天屠龍記。)

當然沒有!創作之艱難、創作者之可貴,就是因為不能只靠賣弄新奇,而是除了磨練自己的基本功外,還要在腦海中不斷反轉翻覆自己的根本中心思想,能夠做到這層功夫的人才是真正直得尊重的創作者,他們的聲音才是我們應該聽取的。

反觀朱學恆,他有任何值得稱讚的創作理念嗎?沒有!連到雜誌上討論自己的股票投資經驗都肯幹了,有啥理念可言?不過就是個徹底向物質看齊的布爾喬亞;但是他卻在「孩子有狀況,大人該負責!」中,完全無視到底何謂「抄襲」,更無視這種事情在藝文創作界的意義,就靠著一張從別處引用來的對照表,美其名是在「道德議論」陳同學和他的得獎資格,可是幹得卻是完全另外一回事。

我並不想幫陳同學說話,更不想私下支持他,今天寫這篇文章,純粹是因為感到心寒,看到兩個靠著低俗手法替自己換得名聲地位影響力的人,完全不知道去思索如何讓自己提升到更高的層次,卻在那濫用自己的能力。

讀到這也許一卡車的人會好奇:這篇文的標題和內容有啥關聯?

如果可以辦個投票來決定是否要讓公意「輾平」陳同學,還在文中放話說:「你的所作所為都會在網路上留下紀錄,在你將來找工作、面試···被挖出來。」用這種方式來表現自己的專業和正義,那我這小咖也可以用這篇文章來表現我身為小咖的專業和正義。

有權能者不能濫用權能,也許陳同學真的有心抄襲〈濫用自己的天份〉,但是那畢竟是小人小惡,要不要動手剷除,多的是人來決定,不需要我動手。

可是面對九把刀、朱學恆這等「大人」,用這種傲慢的態度,躲在粉絲的背後,用著許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作出這麼多讓人幾乎是驚駭的舉動和言行,還得意洋洋、完全無視那麼多批評者的聲音,有句成語叫做夜郎自大,我不知道是否有更貼切的成語可以形容他們?

面對這樣的兩個渣,我當然選擇把自己手中這把小小的鍘刀〈正義〉用在他們身上。





對了!第三個渣是我。

「你這口渣!花了半天寫了些什麼垃圾?文筆沒別人好,結構也不縝密,內容更不豐富。以為自己是個網路小咖,把文貼在那一個禮拜瀏覽人數不會超過十個人的部落格上就不會被公幹嗎?而且這個部落格還是專門用來放影評的。萬一有人把文引申閱讀道自己的文章中呢?萬一有人轉貼到別的地方呢?﹍﹍渣!真是渣!連當個渣都只當小咖!」


------------------------------------------------------------

PM 7:28

不知道該感謝funP上的fauzty 還是該嘲笑他
總之我注意到了這點 所以在這地方補充修正

技術就是技術 就好像畫畫也是種技術 使用文字寫作也是種技術 玩弄樂器更是技術

至於藝術到底是怎麼產生的... 這篇文的目的不是討論這個 請見諒



PM 7:38

又是funP
感謝 sealioler指出我的孤陋寡聞 和記憶力之差

不過那並不影響我的觀點 因為一國學術要知道自立自強 把它搞成免費的 並不是好手段 反而會破壞國內自己的學術者身價

管他是MIT教材 還是教科書 其實本質都是一樣的 當學生或有意上進者 看到「國內的要錢」跟「國外的免費」時 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個手段並不能當做一種社會教育的替代手段 甚至反而會壓縮社會教育的空間跟品質 自學的成效終究有限 有心上進 卻未必能夠讀懂這些MIT課程 就算讀懂了 也未必融會貫通 甚至缺乏客觀的成果評估 最後只是浪費時間

請問 台灣有多少本國的學術專刊 好供自己的學者用華文發表論文? 好像一本像樣的都沒有吧 大部分都還是以國外論文為主

至於助學貸款現象...這是我沒有仔細解釋 在這地方說明

助學貸款本意是要消弭因為經濟弱勢而造成的教育資源差異
可是 教育資源差異並不是單單只存在大學裡 其實從國小就開始了 請問這種「打蛇不打頭」的策略
除了白花納稅人的錢已外 有什麼實質功效嗎... 倒是養肥了不少野雞大學 也延長了不少野雞科系的壽命
我是個陰謀論者 雖然這件事不需要用陰謀論來看待 結論是......

所謂的助學貸款 根本是變相的官學界勾結

另外 『魔戒』能賣的好 不是你們豬老大有本事 而是因為彼得傑克森會拍電影 如果看出「奇貨可居」而不敢誇下這等海口 豬老大就只是單純的豬

你這樣一提醒我 不過就是讓朱學恆是個死布爾喬亞的證據多一個 (死要撈錢)



PM 7:53

不感謝了 這個言論不值得感謝

對朱學恆來說 這事件從一開始就是個人個人素養能力的論戰 只是他只能著力在道德點上的能力

請問這件事情的開頭是什麼 真的重要嗎?
因為我們這掛人本來在意的就不是那件事 而是九把刀和朱學恆的處理方式與立場是否恰當
就算今天陳同學真的有抄襲 九把刀跟朱學恆也不應該這樣做

他們要是真的那麼有正義感 為何不發表投票 要求政府不需要等待司法程序 也不用審視實質證據 直接將馬英九 陳水扁 李登輝等人 通通依貪污瀆職等罪名 丟到街上讓憤怒的全群眾亂棍打死?

事情的開端真的不重要


AM 1:44 (2/27)

哇塞!無腦無見識到真的問我要怎樣才可以改善教育。
這世界上真的有完全不看報紙的人存在嗎?學者專家發表的言論,是一則都沒讀過嗎?
還需要我幫忙整理嗎?

難道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著解決方式,就表示朱學恆的這招是黃金、是良策?
濫步就就是濫步,好人就算死光了,也不代表壞人會升格成好人,頂多就是變成「沒那麼壞」罷了。

好、壞不是存在實質,而是存在人心!


況且,都說朱學恆這招不但沒有好處,還會害慘大家,有那個心力去執行又如何?



AM 10:58 (2/27)

如果我這篇文是在亂批一通,朱學恆、九把刀兩人也是在亂搞一通。

如果我這篇文是偏見,那朱學恆與九把刀也是充滿偏見,還兼具狂妄。

但是,這篇文中的錯誤訊息肯定很多,感謝大家的指證。

1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可是面對九把刀、朱學恆這等「大人」,用這種傲慢的態度,躲在粉絲的背後,用著許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作出這麼多讓人幾乎是驚駭的舉動和言行,還得意洋洋、完全無視那麼多批評者的聲音,有句成語叫做夜郎自大,我不知道是否有更貼切的成語可以形容他們?

..........................

您認為「剛愎自用」可以嗎?

Joseph 提到...

雖然講得太激烈,把人或文字工作/翻譯都扁得太低,不過大體上您講得實在太精彩了,希望九把刀與朱學恒那種不可一世的傲慢(也不知道為何能如此傲慢?)能因此謙虛點。

CITYWALKER 提到...

沒理念的創作者只是個「寫手」
對於自己的言談舉止沒有任何期許與規範的文字工作者是廢材

超齡の民歌手 提到...

關於您說的:"用膚淺科幻超能力結尾,理所當然的結合了許多風馬牛不相及的領域寫作方式,可是卻又缺乏這些領域的精髓,例如對於恐懼的深思,對於科技文化的反省‧」這種寫作方式,後人群起而效之的結果,就是一堆空有惡搞、毫無內含的作品,沒事就放個卡通動漫人物或情節,寫的潦草就說是惡搞,寫的尚可入目就說是向名作致敬。"完全使我想起我深深後悔買的一本名大概叫做"國民武林學校"的書-_-!!有空我再逼自己痛苦地回憶並評論一下,不過您這段話已十足說出這本書的內容,內容卡通也就罷了,就當作滿足卑微台灣人希望有個自己本土的武俠世界,但是內容空洞前後不貫,痛苦地讀完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表達什麼,唉
我說,對岸的盜墓系列看來還優了點(很大的點)

匿名 提到...

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加油,好嗎?

我哭了 提到...

給樓上的匿名:

請問你父母千辛萬苦給予你本應用於思考、辯證、論述的腦袋只能運作出"加油好嗎"這四個字嗎?

普小姐 提到...

為什麼女王沒有上榜?
期待您寫篇女王的評論:D

CITYWALKER 提到...

女王沒有特色

公幹女權暴力就是在批評女王

而我已經公幹前者不知道公幹過多少次了

匿名 提到...

看完這一篇文章...讓我想到一個吸血鬼的故事(暮光系列)..真的不知道他紅在哪裏..只讓我回想起以前看過的日本漫畫,是創作難還是有欣賞購買好書的能力難練呢??

匿名 提到...

想請教你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

http://www.twbbs.net.tw/3119259.html

CITYWALKER 提到...

大家都在罵的事情

我沒興趣

謝謝

mark7931 提到...

哈哈哈

你的文讓我看的很爽

(豬觷胻到底是誰?)

起初我也是看完"樓下的房客"

對九把刀五體佩服

那本確實經典

也就對他自詡"網路經典製造機"不見怪

但在拜讀過其他幾本力作之後

不禁對其自吹自擂感到好笑

這種作品也敢拿來出書

(恐懼炸彈、綠色的馬、魔力棒球)

而在去年抄襲事件爆發後

我對他的好感已跌到谷底

他已經在支持他的群眾裡迷失了方向

無時無刻都得躲回他的部落格

去接受那些安慰 讚美

以上只是不才的拙見@@

CITYWALKER 提到...


























你.......



小心被他的粉絲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