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之廁 Stalled】被卡在廁所中的人生(「超級笨蛋」出現在娛樂為主要訴求的戲劇中之必要)




很「聰明」的英式喜劇。繼承了血腥冰淇淋三部曲的首部曲【活人牲吃】的傳統:利用殭屍嘲諷當代人的文明水平低落,──【活人牲吃】利用活人茫然、缺乏目標與生氣的眼神表情和殭屍竟然如此相似來達到嘲諷,這部片則是用殭屍的缺乏專注力、判斷力來「隱喻」...為何大多數的人終其一生都庸碌無為?



但除了英是殭屍片的新傳統以外,這片也兼顧了美式殭屍片的原點特色。

在殭屍末日中,「人」才是最可怕的!──本片則是點明了:對許多人來說,人吃人的職場更可怕。(「人」的可怕是【活人牲吃】中完全缺席的觀點。反而比較像是藉著殭屍危機讓魯蛇們可以一槍打爆殭屍來發洩生前的不滿。)

喬治羅密歐(和查克史奈德多年後翻拍)的【活人生吃】利用「殭屍都往大賣場集中」諷刺現代人把工業化社會的實體生活布局(用大賣場滿足人的購物和休閒需要)寫進了自己的生物特性/DNA中,所以死後的本能除了撕咬跟殺戮以外,竟然還有「去大賣場」。

這部電影則是反過來,用「廁所」重新演繹了這個經典要素。

(同時海報上的那句「當馬桶屎滿為患,死人將重返人間。」其實也是在向【活人生吃】致敬。)




但生還者躲在賣場中「展現」的是現代人根深蒂固的物質消費特性,廁所卻是「誘發」人們回憶或反思自己生命中逃離不了、或正令自己身陷其中無法脫身的失敗與羞愧。

所以這不是部「如何從廁所殭屍危機中逃生」的電影,而是人總是不停地想要反省、改正、尋求精進...但最終要徒勞無功的預言和笑話。

所以人生只剩下...走進廁所(發洩工作的苦悶)、走出廁所(累積工作的苦悶)...再走進廁所(發洩工作的苦悶)、再走出廁所(繼續累積工作的苦悶)...這樣的簡單循環。



台詞很精妙,或許是編劇(兼男主角)從別的地方學來的,但真的很精妙...

(某位一起躲在廁所中、預告沒有揭露存在的女性)「我想要打耳洞,就趁著一起布置聖誕樹時求我父親...聽完我的請求,我父親很為難地確認了窗戶外面沒有人,順便把窗簾拉上後,告訴我可以...但是我要幫他口交......(主角差點崩潰).......我想了想,確認...這樣做是對的!為了打耳洞!這樣做是值得的!所以我蹲下來、拉開我父親的褲拉鍊、掏出他的老二開始吸......吸沒兩下後,有種強烈的噁心感讓我把父親的老二吐出來......我忍不住抱怨:爸比...你的雞雞怎麼都是大便味!...我父親笑著說......(恕刪...保留點樂趣給大家。)」



這些年看電影,經常被戲劇中某些腳色(特別是主角)愚蠢的行為給激怒!

像預告中有剪入的片段:主角攀附在摺疊梯上想要爬到洗手台上.......

如果能夠爬到,是不是應該把握機會順便逃出去?而不是拿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後還要爬回自己的小隔間呢?

但如此一來,電影的格局就勢必要大上許多,布景要多很多。

所以這種電影從一開始的製作要能夠成立,「一堆笨蛋」是必然的、必須的、(這票人再怎麼笨都是)很合理的!



主角受不了無聊再廁所裡吞了顆迷幻藥...耐心看到後面三分之一,會忍不住為本片的劇本豎起大拇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