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聶隱娘】........不評電影,評一則別人的「評」(這是政治文,不是電影文,閱讀前請注意。)

從侯孝賢的聶隱娘談台灣對藝術電影的誤解 2015/5/27 費文侯

侯孝賢的「聶隱娘」在坎城獲獎。 圖片來源:東森新聞


先不提電影的功能到底是什麼。

自己國內對一個「題材」(晚清以前的「江湖傳奇」)的態度會有這麼大的差異,我想才是問題所在。

其實「江湖傳奇」在今天來看就是武俠小說。「俠」這個字是中國獨有的,但它的正確解釋很簡單,就是「以武犯禁」,而這個精神並不獨特,西方也有!像美國的憲法修正案「允許人民有武裝自己的自由」就是類似的精神,(只是晚了我們中國老祖先好幾百年。)

當初發明這個字的人很明顯的也看出了「法治社會」與「國家」這些體制的虛假,──它們都是握有集團武力的狂人/寡頭意圖讓「群眾」按照自己的期望與方便行動與生活而產生的概念。

但看出來了又如何?為何要對比這個概念而發明一個詞去鼓勵大家效法或尊崇?

想想官商勾結這種東西,因為官商為政治核心集團服務,所以要在體制內反貪官與奸商,不管哪個年代都象徵著漫長的訴訟過程,中間還要面對各種暴力威脅。

所以即使我們的社會價值觀鄙視商人,也認為「民意大如天」,可是說到跟官商對抗,向來是種「社會禁忌」,而且是大家會積極維護、跟主動遵守的禁忌。

有辦法憑個人本事挑戰這類禁忌的人,大概就是「以武犯禁」。(不要忘了即使禁忌再怎麼無理,人性就是有辦法說服自己去遵從這些無理而幫自己省麻煩。)

早些年的武俠小說或江湖傳奇雖然不明說這樣的故事背景和動機,但其實主題就是這麼回事。一個人有沒有能力憑個人本事遂行其意念?「能」就是「了不起」!「能」就是俠!武藝高低、門派高低什麼的都是屁話!

至於他/她的意念為善為惡,......自己造的業自己擔!不譴責、不批判!悲劇英雄跟喜劇英雄就是這麼簡單!(真正的罪惡只有「不將自己的能力用在遂行自己的意志,而是主動賣給其他人」上,所以為了生活去當鏢師甚至搶劫...行!但為了榮華富貴去當有錢人甚至朝廷的鷹犬?.......不管幹了些什麼就是賤!)

大家都忘了這點,(可能都被金庸以後的「俠之大者」給洗腦了,)才會對這類題材有錯誤解讀。

今天文字式微了,所以大家都忘了探討題材的根源,然後再在這些二手成品的優劣上打轉,有點悲哀。



但更悲哀的問題是......楊鴻江的《侯孝賢坎城得獎又怎樣?》就是今天台灣人言論思維錯亂的典型例子。

台灣人的思維怎麼個錯亂法?簡單來說人們口中發表出來的言論,不管內容為何,但這些言論都是為了某個與言論內容完全無關的目的而服務。譬如?大家討論教育,但其實可能是為了經濟目的,例如說服大家使用某套教材,這樣特定商人可以大發利市,諸如此類的運作模式。

所以,楊鴻江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去中國化和反國民黨!

不是說國民黨好,但是要反國民黨大可以誠實說,........關於「國民黨的好壞」這部份等一下再討論、甚至乾脆不討論,先解釋一下為何我認為他是要去中國化和反國民黨。

「侯孝賢是國民黨栽培的政治電影導演」...但請問侯孝賢曾經用自己的電影為國民黨做過任何意識宣傳嗎?或是他的電影觀點內容會導致國民黨得利嗎?...

 如果有人可以論證,或提出半點可行的解釋,...那絕對是台灣電影評論圈的一篇的絕作。

可這樣的作品不存在,能講的就是「他是紅衫軍倒扁要員」,...顯然藝術家不是人,不可以有政治立場,不可以表達政治立場,更不可能實踐自己的政治立場!

「自己栽培出來的東西倫理上、潛意識上絕對會遵從自己的意志,」即使侯孝賢真的是國民黨威權時代就成名的導演,要說人家是政治導演,唯一能夠支持的思維只有這點。

我說這才是真他媽的威權到了極點!那麼相信威權,哪有資格對國民黨反感?(這話有點狡辯,我自爆。)

但關鍵是大家都知道孝子都會有跟老爸唱反調的時候,為什麼因為成名的早就要被冠上政治導演的頭銜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要突顯國民黨這個機器的強大!

「看哪!人家栽培的政治導演竟然在國際影展得大獎!(即使邏輯上完全不成立,)這表示國民黨這台邪惡機器至今依然是多麼的強大!」真正精采的恐怕在下半句,「相較之下,我們屬於人民的本土意識和民進黨和無黨籍人士就只有可憐的蔡英文、花媽、柯P而已,我們怎麼可以因為選舉大勝就鬆懈!大家一定要更團結、更不擇手段批鬥國民黨!」



這樣解釋人家的動機好嗎?

先不提他也是這樣看待侯孝賢的創作,只是如果不這樣解釋,就表示這個完全不尊重藝術價值的王八蛋只是白癡,而且文章還被還頗有規模的網路媒體採用。

這種結果我無法相信,想了更覺得不舒服。因為那表示這個社會的理性水準已經到了全面潰敗的程度,更本沒有挽救的機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