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一拳超人】132回:神創造的藝術品登場(無圖但有劇透)

(這文只是在嘮叨碎碎念...不喜勿入...)

被沼泥怪人讚譽為「宛如神的創造品一般」的第一位幹部「被養太大的(斑點狗)波奇」已經在第131最後兩頁登場。

沒看過原著的人可能會搞不懂那是什麼東西,「那麼大支,竟然只會站在那地方盯著惡狼和鼻涕雄流口水?」

但不要懷疑,這就是「波奇」、一隻「養太大的斑點狗」(本人習慣稱牠為「地獄的看門口」)。──顯然波奇屬於「從其他生物轉化而來」的怪人,而且還保有原來生物的某些特性,(不說明、給大家保留一點驚喜,)所以只會站在那邊流口水、盯著惡狼和鼻涕雄看,甚至還可以讓他們「不要製造威脅、安靜地後退離開。」

網路上說「智商太低是它的硬傷啊!」──聽了很想罵:「幹!等殺人水(Evil Water)等場,是不是要重新定義『智商太低』?」

真一開打,會發現波奇的攻擊方式(除了那招類似哥吉拉火焰的波奇咆嘯彈(我取的名)以外)跟傑諾斯和蜈蚣長老時選擇的策略如出一轍,「纏繞、遠距離轟炸、製造干擾小幅度傷害後在逼近,」也就是說──如果波奇的智商太低,那傑諾斯也太低。(其實網路這樣評論也沒錯啦!畢竟不管是傑諾斯與蜈蚣長老一戰,或這裡波奇的打法,都是作者村田雄界原創,而不是採用One原著的內容,如果只評論One版的波奇,我也會說「智商太低真的是硬傷。」)


在村田版中,此戰的意義非凡,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提出,──這是一直在以人類英雄目標進行獵殺戰鬥的惡狼第二次對上犬型敵人,上一次是S級英雄警犬俠(疑似也有單挑龍級怪人實力)還被打得落花流水,但這次硬是拚了個出彩(讓波奇不能順利拿下獵物)。

顯然,惡狼已經開始掌握到克服「流水碎岩拳」缺點(同時也是常年在銀色獠牙指導與訓練下所欠缺的能力)之辦法,開始慢慢摸索出屬於他自己的「怪害神殺拳」之第一步。(對了!這是他最後完全成為怪人以前所領悟出來的武功。(對了!他已經開始怪人化了!那異常發達的生命力、紅眼睛、可以吞吃怪人血肉的胃口,都是怪人化的特徵。))


在怪人協會的幹部群中,波奇的破壞力也是一流的,除了靠體積取勝以外,蜈蚣長老跟它完全不是在同一個檔次。

如果說到防禦力,蜈蚣長老更是和它沒得比──不想暴雷爆太明確,但光是人類的「武術」就有能力重創蜈蚣長老,但同等級的武術卻傷不了波奇。

就是「越打越大支」的特質讓蜈蚣長老在龍級怪人中有著無人能夠匹敵的能力與地位吧!畢竟就算眾能力皆輸波奇,但波奇絕對沒有一拳徹底擊殺蜈蚣長老的能力,所以戰局只要拖到三輪以上,蜈蚣長老一定會勝利。──難怪大炯眼敢派蜈蚣長老出去搗亂。(金屬球棒當下都認為「這東西不就是大支而已,」真的開打還貼著蜈蚣長老、威風了好一下,但最終也要在「無法徹底擊殺」上吃大虧。)

但這是「分出勝負」嗎?原著惡狼和波奇此戰在概念上就是這樣,惡狼硬是用智慧找到波奇的死角盲點打出全力一拳中止了戰鬥然後來到大炯眼面前。

在看過原著的讀者之間,大炯眼的評價普遍偏低。但我覺得這是因為大家給擊敗了大炯眼的英雄評價太低的原因。大炯眼擁有徹底摧毀一座城市的能力,只是看要怎麼做而已,而且城市是物,但英雄是活的,打起來當然不一樣。

同樣評價太低的另一怪人和英雄是深海王與性感囚犯。性感囚犯是S級英雄,也就是說他「應該」早已經有單槍匹馬擊敗鬼級怪人的實績,(這是英雄協會的判定標準:能夠單槍匹馬擊敗鬼級怪人的英雄,)但他卻被深海王擊敗。也就是說:若不是深海王實際上為龍級,那至少也是鬼級中上上段的怪人。

(說「應該」,因為我這番說法沒有考慮到性感囚犯成為S級英雄是在假面甜心成為A級第一位之前或之後;但反過來說,囚犯應該沒有時間精力去迎合協會的規定爬上A級第一位,所以他必然是靠擊倒鬼級的方式成為S級,跟假面甜心的存在無關。)


在「電玩遊戲」的架構思維邏輯「凡事都用等級來定義跟表達」非常興盛的今天,【一拳超人】對於強弱高低判定方式的思維其實也很獨特。

人要變強,靠的並不是像鍛鍊肌肉那樣的一點一點累積,而是要累積許多乍看之下跟「能力」無關的經歷。

例如怪人是因為承受了很多的痛苦挫折,最後在某個節點上讓累積的痛苦挫折爆開而一口氣跨過了自己原本的屬性成為全新的生物。

關於這套邏輯,具體但簡單一點的說法是:能力或「強」這種東西的提升是種質變、而不是量變。

絕大多數主流的日本王道漫畫要真正獲得成功就必須要參透這點。最淺顯的方式就是讓主角獲得「新的必殺技」,譬如櫻木花道獲得新的得分或防守技巧,(不管是小人物上籃、或籃板球,)譬如漩渦鳴人的「螺旋丸」和「螺旋手裡劍」。──但也不是沒有逆向而行的作品。譬如幽遊白書與七龍珠,主角們靠的絕大多數都是概念上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強、越來越硬,明明都是拳頭或靈彈,但本來打不死的怪物敵人忽然都被打趴了,可是這只是我在這段落開頭所講的:「凡事都用等級來定義跟表達」。

(但也有完全避開這個層次、不去比賽個腳色間的強弱成長,只是很無奈且殘酷的呈現結果的漫畫,例如神行太保這類校園暴力漫畫,或是無限助人之流。)


所以.......雖然這是部很破格、很不受潮流拘束的漫畫,但它的本質(不是素材)卻是很傳統的。

偏偏就是因為它努力的堅守某些傳統,反而讓他有非常卓越的創意。也許那些追求創意的人都該嘗試思考一下「如何先遵守傳統」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