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非常命案Twisted】「我可以騷,你不許擾。」


大家(愛抓劇情漏洞的人)都會以為【星際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中,如果芬恩的計畫成功、反抗軍成功逃脫「第一秩序」的追擊,故事就可以結束。但其實「第一秩序」只是換個地方殲滅反抗軍而已。反而是靠著電影中一連串的「失敗」,最後竟引來史諾克被殺、主艦被摧毀、最後反抗軍在天行者路克的掩護下逃亡...這才是對「正義一方」來說最正確的選擇。


影評普遍對本片評價不高,因為劇情太拖...但我覺得這反而是本片最精華最有巧思的要素。

在懸疑面來說,本片並不算高深複雜,但相對的也幾乎沒有破綻。 可是這種電影如果不搞得高深複雜基本上就失敗了一半,因為寫影評的人大多不懂推理和邏輯,愛抓劇本漏洞的人絕大多數也不擅長應付真正複雜的情境關係。(像最上面【星際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的例子。)

所以......沒什麼好所以,劇情的懸疑面沒有太多值得評價的地方,本格派推理從來就不是電影主流正道,因為電影要考慮片長、而剪接師未必懂推理的流程和線索呈現,真要照本格標準去拍電影是不切實際的事情,所以懸疑偵探冒險才是王道。(以上所說根本片一點必然關係也沒有。)


這部電影劇情其實很完美的反轉了舊式警匪偵探片在性別上的設定。

硬派、生活頹廢、但專業機敏的偵探在追逐真凶尋找真相的途中不停和各種美艷、別有心機的女士交手或發生豔遇。只是在本片中主角是個女性,和她發生豔遇的就變成了男性。

如果主角是男性,和他有過性關係的女性死了兩個以上,就算沒有任何證據他也免不了被其他看他不順眼的警察剝掉三層皮(好逼他承認),但在本片中...眾男士們都必須要冷靜地承認「對!我們沒有證據!」

所以職場的性別歧視文化算是救了女主角......不是在開玩笑。

雖然這些年關於「性騷擾」或「尊重女性身體自主權」這類的意識興起,這部電影的內容看似也在迎合這樣的內容而對職場文化做出無聲的控訴,但請仔細想想.......

新搭檔麥可是「只要說聲停就絕對停下來」,轉任辯護律師的雷則是「看準/認定了女主角也是個玩咖、只要情境對了絕對不會拒絕自己的要求(但如果自己錯了...那丟臉的也只是自己而已)」,吉米看似「主動侵犯女主角」,但其實他卻承受了女主角「毫無必要的反擊」...我知道有人聽到我說「毫無必要」,馬上會「開心的」認為「我在主張女人在面對男人的性騷擾時應該採取忍耐」,(所以我故意把他擺在最後,)但大家這樣想吧...今天如果偵探(男)開門後發現是曾經跟自己有過一夜情而非常渴望和自己繼續發展下去的女人闖入自己家中,他應該怎麼做?強硬地把對方請出去?還是哪天等對方受不了、拿出武器要逼自己就範時反過來用武力將對方即倒在地後還壓在對方身上賞對方兩拳?

吉米象徵得不但不是男性對女性的侵略本性,反而突顯了這個年代的男性不管是情感上或實體上,經常被女性傷害的事實。


打死不肯承認這些的人一定打死不肯承認。就繼續主張「犯錯的男人被擊倒在地不夠,最好還要壓在他們身上把他們活活打到死」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