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姊姊妹妹殺起來】人存在的意義




兩個女主角分別演過【死恃】中的「Negasonic Teenage Warhead」和【X戰警:天啟】中年輕的「暴風女」,──跟漫威都挺有緣的。(或是說:漫威其實在選角上並不會只看明星魅力,其實也很重視演員的基本能力。)


雖然預告把本片形容得像是在惡搞兼破壞「Slasher」B級恐怖片的模式,但其實內裡出乎意料的認真嚴肅。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以前宗教告訴我們:「我們該為死後的「另一段生命」做準備」。接著是理性主義告訴我們: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自然也無法討論。然後就出現了愛國主義、享樂主義、犬儒主義、博愛與人道精神、功利思維(不是功利主義)......

但這些或多或少都還有點宗教形式(要人放棄討論直接相信),接下來就是完全捨棄了宗教形式的唯物論或所謂的無神論:根本就沒有「另一段生命」!幹嘛那麼執著於當好人或當壞人呢?


所以很快的,人活著該追求的目標不知從何開始變成了「留下紀錄」「留下事蹟」「留下隻字片語」「留下影像」......就好像「新聞就是要追求收視率」一樣......(這不正是我現在也在做的事情嗎?)

這荒唐嗎?仔細想想,一點也不荒唐,反而非常理所當然。

如果人停止「認為」自己跟其他生物不一樣,也不過就是一大團比較複雜的化學反應與電子流的集合體,如果DNA的功能是負責複製與延續化學反應,那整體的行為負責將電子流記錄下來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所謂的良知只是一種假象。

對殺人的恐懼反映的不外乎是「如果被殺的人是自己」或「殺人不成反被殺」的想像。 一旦拔除了這些想像的空間,例如把殺人轉化為單純的使用不對等的武力,或是坐在辦公室內下指令,或是如兩個主角一般自信心過度膨脹.......殺人一點都不邪惡。

喔!剛好是228,講些應景的話做結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