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意外】完全無視世間人情常理的可惡受害者家屬和聲援者



本來期望這部電影的調性可以維持在一個理性的基礎下去呈現或探討「世事無奈」「不要為了發洩憤怒而遺忘了可以讓自己人生繼續走下去的機會」「讓神/因果/宇宙大意志去處理這些惡人吧!」(例如【蘇西的世界The Lovely Bones】)。

但,警長和母親的這番談話完全打破了我所有的預想。(對話在文章中間......)


對,警局裡、甚至小鎮中,充滿各種奇怪的人和難堪的事,但他們的行為或許是醜惡、或許是粗鄙,但他們並沒有像受害者一樣用自己遭遇的不幸將深藏自己內心的瘋狂偏執甚至惡毒給合理化。

甚至...這些受害者表面上總能講出一些很體面很冠冕堂皇的隻言片語來掩飾這些瘋狂偏執甚至惡毒,但前後的整個情境來看,那些話根本毫無道理、邏輯也對不上。

「我們已經比對了所有的DNA,當地和全國資料庫都沒有符合資料,我們也找不到目擊者,現階段,我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做的事了!...你那幾塊牌子對我的指控很不公平!」「那,我們就建立一個全國的資料庫,把所有男人的基因都蒐集起來,不停蒐集,直到找到符合的資料為止,然後我們就可以OOXXGGYYOOXX...」「幸好有人權法案阻止我們這樣做。」「你有時間跑來這找我抱怨這些,為什麼不去認真做點事情!」

大家可能不太懂這些話背後的意思,所以我試著釐清一下.......

「我們已經比對了所有的DNA,當地和全國資料庫都沒有符合資料,我們也找不到目擊者,現階段,我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做的事了!(我們只能耐心等那傢伙因為別的原因落網,)...你那幾塊牌子對我的指控很不公平!」「那,我們就建立一個全國的資料庫,把所有男人的基因都蒐集起來,不停蒐集,直到找到符合的資料為止,然後我們就可以OOXXGGYYOOXX...」「幸好有人權法案阻止我們這樣做。(我們不是在討論發生在這個小鎮上、發生在妳跟妳女兒身上的悲劇嗎?)」「你有時間跑來這找我抱怨這些,為什麼不去認真做點事情!(不要給我講道理,不然我就是要平白無故嗆你是個沒在做事的廢物!我敢不理你身上的悲痛、而且我還要吃定你不敢反過來也這樣做,就乖乖給我嗆就是了!反正就做點事,例如生出這套資料庫來給我!)」

不知道母親的這種說話邏輯是滑坡,還是斷章取義。總之她先是跟警長好好地坐下來、看似好像準備理性的溝通,但警長用符合普世常理與人情人性的標準邏輯講完話,她第一時間的回覆則是完全無視、甚至顛覆普世常理與人情人性,但卻是用「你是白癡嗎?」的口氣或角度。

警長並不是無言以對,而是不忍心傷害一個悲傷的母親,所以輕輕點到,結果母親繼續完全無視警長背後要承擔的責任與限制,反過來丟出一番好像很高明、很「貫穿盲腸」的話來反教訓人。

兩人之間的互動已經從溝通轉變為「單方向的教訓別人」。如果旁人不深入問事情的因由,──警長根本沒有必要來找她,也別浪費那個口水勸她不要把心思時間花在埋怨自己上,也就是說如果不看警長這番舉動深入後的善意,──那警長真的就是在「浪費時間」。

其實這種模式的對話,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例如在網路鄉民或SJW的言論中。)遭遇災難或出身帶有某些受害者/被歧視者特質,但這些人完全無心去超越災難帶來的悲傷,或是觀察社會施予的輔助好讓自己超越出身的限制,而是一心一意的沉浸在某種無法言喻的瘋狂、偏執、甚至是惡毒中........

電影內容雖然很豐富,但我覺得這段對話背後的瘋狂(用著絕佳冷靜的智慧去反理智)是本片的精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