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

【證人】開放的保守文化



兒時看這片只覺得劇情突兀而且「主軸」不夠精彩,當時並不懂「主軸」只是本片的表層,而且也沒有能力去領悟片中警察長官稱呼警察自己也是一種「有自己獨特文化的組織」這樣的對話之精妙,現在來看頓時理解:這其實是在嘲笑(甚至是很嚴厲的抨擊)那些將阿曼人/阿米許文化簡化成「獨特文化的組織」的人其實跟這些窩在體系中啃食體系價值的警察敗類沒兩樣。

阿曼人/阿米許的文化並不「排斥」先進科技。從爺爺吃飯時坐的那張椅子上竟然有輪子就知道:他們其實也很懂得享受先進科技。甚至前去送行的追求者還很開心的告訴小男孩「你一定會大開眼界」。

但他們終究選擇了抗拒絕大多數的先進文明,因為他們抗拒的並不是文明本體,而是這個世界的主流文明並不畏懼「形式上的惡」的這種態度。

功利主義尚且是小事、甚至是思考主流習慣(只是大家不自覺或不知道自己正在使用功利主義),厚黑學更是顯學,不具備基本道德良知的天才(可以隨心所欲的冷眼旁觀它人思緒行為進一步操縱影響它人好達成自己的目標)變成一種令人嚮往的都市神話,「殺一百個人是謀殺,殺一千萬個人只是數字,」這類教條更是許多人朗朗上口。

追求個人慾望變成了一種道德標準,手段並不重要,不要失敗才是根本造成差別的關鍵。


就連男女之間的情慾或追求這種事情也是。

當代的流行文化,譬如汽車上撥放的音樂一事,製造男女「交流情慾」的機會也是它的主要功能與目的之一,商業形式、流行文化、娛樂文化......或多或少都是如此,(它除了原始主要功能以外,或多或少都有在製造這種機會。)

但,對阿曼人/阿米許文話來說,女人應該選什麼樣的男人?很會跳舞?很會賺錢?非常帥氣?.......女主角的選擇其實跟世間主流文明中的男女沒什麼兩樣,就是臣服於自己最簡單基本的情慾,(雖然電影也暗示那是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後爆發,)但其實在臣服的好長一段時間,她看到的卻是一個擅長木工、工作認真、勇敢負責、和他人合作融洽的「好人」。

(若非主角明確的表達了「自己並不願意留下來」,否則這種爆發是沒有必要的。「只需要他是個好人就夠了。」)

對!好人。不僅僅是個性和善而已,還要能夠與他人有著良好互動關係,這才真的配的上好人。就好像其他追求者即使視他為情敵,但當下也要專心在工作上,也要建立起良好的合作關係,──因為大家都在努力的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雖然到了【終極警探】中,他搖身一變成為整天喊打喊殺、讓領袖頭痛不已的狠腳色)


那些整天抱怨「好男人死哪去了」的女人,其實她們在抱怨的是「願意犧牲自己的需要轉而把金錢時間力氣拿來滿足我的男人到哪裡去了」。(所以這些女人找到的男人最後終究會變成「不是好男人」。)

(那些靠北「沒有女人看上我這個好人」的男人更是虛假的字以為自己表淺的行為形式可以印證自己是個「好人」、可以成為實質代表。)

我們可以用一個人品味音樂然後跳舞的方式判斷這個人是好人嗎?我們可以用一個人的穿著和座車、或是消費時結帳的大方程度判斷這個人是好人嗎?......還是我們可以用一個人工作時競爭致勝手段的俐落與「致命」程度來判斷這個人是好人嗎?......

阿曼人/阿米許文化顯然認為不行,所以男人工作時女人專心觀察,(不是因為要把女人剔除、避免女性競爭,)──這種制度當然不完美,但比起主流文明所建立並宣揚的「資本主義下的自由戀愛形式」來說,它至少目的、過程、與結果都一致。

一個目的、過程、結果...無一不在欺騙活在其中的人的文明文化,為什麼不該抗拒呢?...不!為什麼順從它、努力壯大它是在追求進步?但發現它的欺騙本質而進一步抗拒卻是保守呢?


至於為什麼主流文明要建立起這樣的形式........拜託!其實答案大家都曉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