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

【屍速狂殺 WYRMWOOD】社會秩序崩壞的如此容易



【終極警探4.0】中,年輕駭客Matt清楚的指出了一個颶風怎麼癱瘓了紐奧良的政府機能。【衝鋒飛車隊/瘋狂麥斯】系列本身也是在想像「人類必須要有能力獨自面對政府與秩序消失的景象」。數不盡的殭屍電影,或是80年代好萊塢許多帶有社會批判性質的電影,更是對於想像政府公權力如何被遍地四起的小事件耗損殆盡、可能導致最後失去功用。

所以人民有權力保有「當那種景況發生時,仍有存活餘力」的機會。


哦......我在說人民合法擁槍的權力。


但這個角度還不夠好,已故的喬治羅密歐本人立刻注意到這點,所以他終其一生都不停的用殭屍電影思考這個議題。

這個角度怎麼個不好法?

因為公權力並不是保障不變的!一旦失去了更大的框架指示與規範後,警察可以是流氓、軍隊絕對是土匪、整個政府就是法西斯或麥卡錫主義者的走狗、本該保證人民不被司法程序侵害的無罪推定原則在「性侵」面前完全不被尊重.......這不是空想!而是空想以現實作為依據後進行改編讓觀眾好接受。

所以人民有權力保有「當那種景況發生時,仍有存活餘力」的機會。


當然,很多人渴求的並不是這種機會,他們很多只是空洞沒有方向目的的「泰勒德頓」,現有公權力的好壞與存廢並不是個客觀判斷,而是自己的主觀渴望就能決定的問題。

很多時候,癱瘓了政府公權力的人,正是那些「無端害怕」政府公權力侵犯他們、或不按照他們標準行事的人。


如果硬要區分雞生蛋、蛋生雞,那這些「無端害怕」政府公權力侵犯他們、或不按照他們標準行事的人絕對是先到位的人。

就好像【醉後末日】中幾位主角高唱著「人類就是愛搞爛自己人生」「我們有權搞爛自己的人生」一樣,大家並不會真的在乎自己搞爛的其實不是只有自己的人生而已,只是就算「本來無一物」,也會「何處惹塵埃」,萬一這種搞爛自己人生的衝動不知道收斂、或數目太多太普遍,這個社會就會被癱瘓。

所以【醉後末日】固然在嘲笑那些自以為有理性就賦予自己權力去干涉人、指正人、把人便成唯物思想下與草物無異狀態的威權體系,但難道我們應該要肯定衝動不負責任的主角嗎?

這部電影看似是很狂放隨興另類、想要在殭屍片題材中加入大量惡搞元素的另類喜劇,但恐怕它是想要告誡那些正被體系限制與規範所保護的人,不要那麼沉溺在自己的不滿(然後整天用憤怒武裝自己)、或是以為自己的幸福得來理所當然。


(也是有人天生就愛干涉人或指正人,但生物結構導致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會轉向控制自己的子女,或是往科層體系發揮,而不是去追求武力暴力。所以我認為這些人反而跟這個議題無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