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她們的顫慄故事/女劫XX】女人自己的觀點

如果還在以為「要歌頌女人」「要讚揚女人」「要理解女人的困境」「要同情女人遭遇的苦難」是所謂「女性主義」或「兩性平等」的唯一選擇,那這樣的觀點真的已經太落時、也太主流且制式(而囫圇吞棗)了。(偏偏這還是台灣普遍的水準。)

一般大家以為內容最典型且草率的第三段「非請勿入Don't fall」在我看來反而是最能展現主流觀點的空洞膚淺。

幫沒看過電影的人簡單介紹一下劇情:一對兄妹和兩個友人(一男一女)開著一台露營車去保育園區爬山健行兼露營,(為了方便介紹劇情,所以分別就以哥哥、妹妹、書蟲、朋友來代表四個人。)爬到山頂上時,朋友在石塊上發現了壁畫,本以為是古早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傑作,但書蟲認為這東西的歷史應該更早。當晚妹妹做了個噩夢,夢中發現自己在一個都是壁畫的山洞中醒來,然後有惡魔爬入山洞中吃掉了自己......接著半夜被妹妹痛苦的呻吟吵醒的書蟲在露營車外發現已經轉化成惡魔的妹妹......

有些東西的源頭非常的古老,即使我們想要否定它的存在、或創造一個不同的東西來取代它的地位,但它時不時還是會出現,而且造成的影響(破壞)非常強大!──今時今日,很多人思考或理解體制的瑕疵與活在裏頭的人遭遇的困境時,經常否認這一點,他們的思維角度非常的簡單:有人犯錯、有人要為我承受的不便、痛苦、或單純的不舒服負責!

這種思維背後還隱藏著一個預設的價值觀就是:道德上,我不應受此罪,我也沒有必要忍受那些沒有道德高度的人帶給我的不便或難受。(例如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失德的事情沒被抓,所以就會覺得現在遭遇的難堪是宇宙大意志給自己的處罰,或是如果眼前乍看下在對自己無理咆哮的人是某個在公領域的聖人領袖,那基於尊重宇宙大意志的運作軌道,自己就要選擇隱忍.......)

但這些東西的運作模式經常無關道德。這樣的故事一旦轉成長篇化後,總愛幫「怪物/惡魔為何會甦醒」找個道德上的契因,例如貪功求快,或是不懂得尊重先人歷史與它人風俗.......

這類劇情片段經常是讓觀眾吐嘲的地方,由此可知這些片段經常都是用工業化製作的手法硬要編劇坳個說服力很低的人為因果邏輯來做為交代解釋。遊客經常會莫名其妙地聽響導解釋「某地方是禁地」,科學家總是會莫名其妙地被上級或金主羞辱一番後抽銀根........

回來講一開始提到的女性主義或性別平等。 其實造成不平等的原因歷史之長之遠,往往已經超過所謂「不平等」中權力有高有低的雙方。用表淺的「道德」作為解釋,去說「男性有某某某傾向所以OOXXOOXX」,這就跟拿著編劇硬坳出來的片段說:「這是要告誡我們OOXXOOXX」好像沒什麼不同。

大膽的捨棄這種東西後,故事呈現出來的畫面變得很簡單:有些人會變成傷害別人的怪物,真的不需要什麼理由。(相對的,如果原因不是從外而來,那也不該找理由幫傷害別人的人開脫。)


這部電影對今日女性或女性主義做出的陳述大多很中立,畢竟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各種主義思想,鮮少沒有落的悲劇收場,民族主義造成歐洲內陸的戰爭,啟蒙運動(追求思維的解放)最後帶來法國大革命和反向的政治威權打壓(更強大的思維對立與封閉),資本主義(追求資源的高效利用)最後是異化、貧富差距擴大、資本家與政治家勾結(反而導致天然資源與人力資源運用的低落),更不要提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甚至麥卡錫主義。

這些悲劇大多不是因為這些主義思想本身的本意,但他們大多沒有拒絕被檢討,甚至很多主動接受這些檢討而選擇步出歷史舞台、或選擇改變自己讓自己可以繼續留在歷史舞台上,那憑什麼已經走了快百年的女性主義還不該迎來一波檢討的聲浪,甚至生出新的東西取代它呢?


但說這部電影的內容都很中立,可能很多看過的人會覺得格格不入,──因為相對地用中立的文字去描述,那這些電影的內容描繪的都很負面,如果意識到了這種負面卻還硬要用正面角度去思維去解析這部片,就會覺得這部片很平庸很彆腳。

像第四段【她的獨生子】來說,這片就是在痛訴女性對子宮和撫育的權力之大,幾乎左右了每個孩子的上半生。(除非大家認為「過去千百萬年來每一個女性都是因為非自願非自主的理由而懷孕」「從古自今父權社會中誕生過的每個人類都是強暴產物」,不然正常情況下,「今天」的我們應該要接受一個事實就是:跟誰、何時、如何懷孕,都是女人在單方面決定的,男人只能被動接受女人的決定。)──成年如果說是件值得慶賀的事,與其說是慶賀某人長大到一定年歲,不如說是慶賀某人終於可以合理擺脫母親的掌控。

 所以看這部電影要「看出樂趣」可以算是種女性主義者(或任何願意理解兩性平等思想的人)對自己的挑戰。

接受挑戰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