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遊戲夜殺必死 Game Night】成人也只是放大版的小孩子而已



這部片硬把很多經典的劇情模式湊在一起,像...舉些比較冷門的:「多路人馬比賽分別從不同的路線出發去追趕最後的目標,但一路上有人發現比賽的真相、有人卡在原地哪裡也去不了、也有人一路往前卻越走越遠,(【瘋狂世界 the rat race】)」或是:「啥都不知道的外行人卻因為很外行、因為啥都不知道,反而誤打誤撞地把一票專家唬得團團轉。(【糊塗福星闖倫敦the man who knew too little】)」(還有些更經典且使用同樣劇情模式的電影,只是電影的中文譯名一時很難找到...)

除此以外,這依舊是傑森貝特曼的電影:講述正常小人物的人生其價值是何等閃耀。──正常來說,小人物涉入大事件中,然後在這些事件中變成英雄,這才是一般電影的主要目的,而他們原本面對的生命挫折與困境就像是加分獎勵一般,但傑森貝特曼的電影向來不這樣搞。

各種模式湊在一起,故事每個轉折的巧思和品質良莠不齊,但非常豐富且編排良好的戲劇性掩蓋了這點,(當劇中腳色要互相留露真情時,故事的整體氣氛節奏竟然不會被打亂,反而藉此讓觀眾一路上都保持非常入戲的情緒而不會彈性疲乏,又能豐富腳色的性格、還有讓彼此間的關係獲得成長。)

整體來說這是很不簡單的劇本,野心很大,雖然失敗了,只是個充滿匠氣的平庸之作,但這樣的野心本身就是近年少有的,而且其它有著同樣野心的作品大多淪為笑話,本片罕見的維持了娛樂性跟內涵。


這是個很奇妙的年代,同樣都是「好勝心很強」(女性主義者會說「男性鬥爭本性」),但男人會發現自己其實根本沒有從中獲得成長,(而女人會挫折的發現自己根本不了解男人,)所以不管人生從遊戲中累積了多少的成就或挫折,但絕大多數的男人都還在掙扎著想要長大,(絕大多數的女人也都還在狐疑跟恐懼著「男人到底是怎樣的生物」。)

然後...大家矇著頭遊戲繼續玩,人生除非像這樣(讓某個有錢大佬拿著自己的白花花鈔票亂入),否則通常不會有改變。

啊!把話這樣說出來,我的挫折感跟壓力這下又更重了!



題外話:鬥爭心並不是如女性主義所說那樣,是那麼糟糕且負面的一件事。

畢竟女主角自己本身也是個鬥爭心很強的人,正因為有鬥爭心,所以她找到了合作的對象並且最後和這個人成為一對,而且這也是她維繫一票好友感情的方式,(正因為有著遊戲夜中用遊戲互相競爭發洩的傳統,所以大家的感情才會這麼好,)──相較之下,那些極度「仇視」鬥爭心的人可能就好像「因為遊戲玩不好就敵視贏家」般的幼稚不成熟。

因為電影委婉地改用了「好勝」這樣的詞,而且刻意不使用帶有侵略性的鬥爭或競爭,所以可能大家都忽略了電影所使用的題材在本質上就是講述「人怎麼愉快的享受鬥爭」。

但其實電影確實也有正面描寫「鬥爭心」惡質且黑暗的一面,所謂的「遊戲夜」對市井小民來說是指在自己家中愉快的享受朋友的陪伴,但有一票人卻是擠在封閉的豪宅地下室中揮灑金錢享受扭曲其他人意志、並且從中滿足噬血破壞慾的快感。

兩者的關鍵差異應該是所謂的「侵略性」,桌遊道具、各種猜謎遊戲的輔助紙筆...人無法從「支配」這些東西本身獲得成就感,可是地下室裡的有錢人遊戲本身不需要道具,直接用金錢去操縱其他人本身就是遊戲目的。重點是:追求這種侵略性的人也有男有女,性別人種外貌並不是他們的共通點。

所以.........這只是題外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