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1日 星期日

【綁的不是人/柳樹街鬼屋From a House on Willow Street】不是什麼事情都能講邏輯講規則的


劇情最有趣的反差在於:神父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放火燒死被惡靈附身的肉票,反而是幾個綁匪們基於良心而選擇「把她留給警察煩惱」。

所以結局雖然很牽強、突兀的讓觀眾很出戲,但其實誰應該得救、誰應該慘死、誰應該下地獄,是可以被客觀衡量的。



【死神地窖】是很有趣的恐怖片,它把一個很單薄的鄉土恐怖傳說擴充為一個完整的恐怖故事題材。

但導演同樣的手法用在已經有點老掉牙的「驅魔」「邪靈附體」上,就暴露了自己的基本技巧與經驗被嚴重侷限在特定的「恐怖」題材上。所以雖然劇本框架乍看之下非常有吸引力,事實上前半段的懸疑鋪陳確實也做得很好,但後半段開始解釋發生的事情時,就會發現原來導演所準備的內容是如此單薄,而且經常莫名其妙的拖戲,而且是用各種膚淺的手法拖戲,不管是慢動作、還是讓演員在那做出各種意義不明的肢體扭曲表演。

故事的整體性邏輯很差,但它的類型本來就是不能講邏輯的種類,偏偏這年頭的電影都喜歡用邏輯架構來取代故事,用電影交代一套自己虛構的邏輯來讓觀眾有種自己正在觀看什麼大部頭經典作品的錯覺。

上次【死神地窖 】也是這樣做,但因為那本來就是很冷門的題材,所以有很多導演可以插入自己想像的空間,但「驅魔」和「邪靈附體」並不是,所以當導演要再次使用同樣的手法時,整體故事就變得很突兀,不但無法為故事加分,反而破壞了整體的觀影感受。

簡單來說,就有點像是導演(兼編劇)搞不懂科幻怪物片與邪靈恐怖片的差異,結果不小心把兩者混著拍。



只能為那些曾經花錢花時間進戲院看這部片的人哀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