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索命半徑Radious】文青用恐怖片



跟電影內容本身無關:

我們沒什麼道理的就是會認為主角們的性命比配角們重要,配角們的性命又比路人重要,當電影因為商業需要而要加入刺激甚至殘忍的內容時,我們的人性反應強度是可以明確定義出等級標準的。

但這現象不是只存在電影中,也存在現實裡。親朋好友們的性命重要一些些,這沒什麼好計較的。但是我們會覺得「親朋好友說的話比較有說服力」、「親朋好友遭遇的不公不義比較值得關注」、「親朋好友所要面對的惡意比較邪惡」........

就戲劇來說,這部電影並不是在講故事,而是藉著觀影來刺激觀眾展現自己所具備的這種人性特質。



如果說恐怖片的目的都是種隱喻,那這片隱喻的「東西」還真是曖昧且虛偽的噁心。(不是說電影本身,而是那個「東西」。)

基本上,它就是文青最愛看的獵奇型藝術電影,攝影很棒,節奏彷彿是首詩,還在故事中把當代人生命的孤寂扭曲與荒唐矛盾轉化成主角的「奇特處境」,但表面上又跟孤寂扭曲或荒唐矛盾一點關係也沒有。

很不喜歡這種電影。感覺像是脫褲子放屁,或是要強迫自己(或說是被片商騙進戲院)去看一堆人怎麼無病呻吟還要觀眾/自己去「感同身受」,(例如型男怎樣夜夜笙歌但卻哀嘆自己很寂寞、沒人懂沒人愛、跟自己的父母關係很差......或富二代怎樣怨恨自己的空有無法投注熱情的家族事業,但其實自己渺小且「貧乏」的天分卻沒有人關注......)

但不是說這部電影很糟,因為戲劇效果(懸疑與緊張感)都營造得不錯,也不會硬要去坳一個毫無說服力可言的答案來解釋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就是電影竟然不知不覺地走到了收尾,竟然只是看到一男一女之間的關係怎樣從疏遠拉近、拉近後建立的認同與情誼竟然註定要崩潰。這既不淒美、更不感人,只有讓人感到驚慌和隨之而來的豆頁痛。
張貼留言